Do you love me?

Submitted by sdx on Sun, 2002-03-17 00:00

The first writing ever published online--something to remember.


++Do you love me?++

<上篇:說謊者>

 

「你愛我嗎?」


+-------+ +------+--------+--+ +------+-----+

一個冬天的凌晨,古老的公立公園中,岳冰披著一件淺藍色的大衣在黑暗中慢慢地沿著小路向前走著。

他沒有穿什麼保暖的衣服,看樣子應該是剛從室內匆忙地跑出來。

寒冷的風像刀割一樣疼啊……


在一棵古老的榕樹下,這單薄的身影停了下來。
回憶著剛才發生的一切,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再一次掉了下來……

連最溫柔的月也缺了一角……


「我不想離開你……我真的不想離開你啊……」
岳冰嗚咽著,把自己纖細的右手狠狠地砸在樹上。

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了緩慢的腳步聲。


一個高瘦的俊美男子慢慢地走到榕樹附近,但是卻沒有再往前靠近那脆弱的身影。
他就是寧歷。

寒冷的空氣中突然增添了一股詭異的氣氛。


「你還愛我嗎?」 岳冰無力的聲音打破了沉默,他低下頭,勉強地提高聲音,問道:「你還在愛我吧?」

「是的。」 寧歷很坦然地回答。

聽到這句話,岳冰突然轉過身,然後抬起頭盯住寧歷的臉,大聲地再次問道:「為什麼要離開我?為什麼要拋棄我?」

寧歷沒有說話,只是無表情地凝視著岳冰。


我無法愛你……
可惜的是……我不能說……

「說話!你說話啊!我--!」


寧歷沒有理會岳冰的話,就這樣轉過身子想要離開,而且還冷淡的丟下一句話:「我不想看到你……」
我不想看到你傷心的樣子……
難道……你真的不明白嗎?

「……站住!」 眼淚隨著顫抖的聲音掉了下來,岳冰跑了過去死死地捉住對方,無力地說著:「……不要……不要……
不要丟下我……」

被少年捉住而停下腳步的寧歷冷冷地說了一句:「放開我……」
看來我真的要說出那句話--「我討厭你!」

「我討厭你!」 最簡單直接的4個字輕易地撕碎了岳冰脆弱的心。

他突然渾身無力,鬆開了捉住寧歷的手,然後無力地跪了下來,充滿恐懼的瞳孔放得很大:「所以……你要離開我……?
就這樣……丟下我一個?」

「是的。」 寧歷沒有理會身後的岳冰,仍然沒有感情地念著那相同的臺詞。
但是其實他也並不好受。


冰,我真的……不想讓你痛苦。

岳冰的瞳孔放得更大,他什麼話都沒有說,安靜的跪在這冰冷的地上……

今年的冬天……真的是出奇的冷啊……
連輕柔的雪也不禁飄了下來……
但是為什麼?
這一次的雪是那麼地殘酷……

經過了漫長地一分鐘,岳冰把自己的眼淚輕輕地拭去。
然後慢慢地站起來,嘴邊發出無力的聲音:「為什麼……?」
岳冰抬起頭,哀傷地凝視著寧歷高大的身影。

寧歷慢慢地轉過身,沒有感情的雙眼直直地盯著岳冰那誘人的臉龐。
那明亮的淚珠順著岳冰的臉緩慢、溫柔地流了下來……

「為什麼我偏偏……這麼喜歡你……」 岳冰嗚咽了一下,然後馬上衝上去吻上了寧歷冰涼的唇。

寧歷沒有抗拒那溫柔的吻,只是稍微皺了一下眉頭。

幾秒鐘後,岳冰離開那冰冷的唇,把雙手輕輕地放在寧歷的胸前,然後緩慢地低下頭,發出顫抖的聲音:「……我曾經
承諾……如果你……你討厭我的話……我就消失……」

說完,岳冰含著淚望了寧歷那冷峻的臉龐一眼,然後馬上轉身往公園門口衝了出去。

寧歷一直凝視著那匆匆離開的背影……直到消失……


「冰,其實……我仍然愛你……」

--無人的公園中,響起了寧歷寂寞的聲音……


<待續>


++Do you love me?++

<中篇:被騙者>
在安靜的音樂室中,岳冰茫然的坐在鋼琴旁邊,好不容易彈出了一個音,卻又馬上停了下來……
他的思緒回到了一年前,在那相同的地方--那高大、寂寞的榕樹下……
遠處,那高大的榕樹下坐著一名少年--岳冰。

他穿的衣服不多,單薄的黑色毛衣外只披著一件咖啡色的大衣,除此之外就只有一條深藍色的牛仔褲。
不管氣溫已經到了零下,岳冰仍然坐在那棵高大的榕樹下。
雙手放在彎曲的膝蓋上,那纖細的手臂把岳冰的臉遮住。
他一直低著頭,好像在想著些什麼。


寧歷雖然從遠處就看到這名陌生的少年,但是他仍然走到榕樹的另一邊。
沒有絲毫感情變化的臉真的很帥--真的很難想像出這樣的男人居然是一名小提琴演奏家。
冬天的風很冷,兩人隔著一棵榕樹,共同分享著這冰冷的風。
完全靜寂的空氣充滿了不安。
兩分鐘後,岳冰稍微抬起了頭,嘴裡發出了顫抖的微弱聲音:「你是誰……?」
寧歷沒有回答。

他慢慢地走到榕樹的另一邊,站在岳冰跟前。
岳冰驚訝地抬起了頭,快要凍僵的他連站起來的氣力也沒有。
寧歷低下頭盯住岳冰那白皙的臉龐。
岳冰再仰起頭驚訝地望著寧歷--此時,兩人的視線相互交迭。

寧歷什麼都沒說,猛地拉起岳冰,捉住他的兩隻手臂,溫柔地吻著岳冰。
岳冰被逼得靠在樹上,他驚訝地愣住,心頭小鹿亂撞,完全沒有反抗的念頭。
這是我的初吻啊--他怎麼……

寧歷感覺到岳冰沒有反抗,於是鬆開捉住岳冰的手,然後輕輕地抱著他,把舌頭也慢慢地伸進去。
在寧歷溫柔的擁抱中,岳冰感覺到異常的溫暖……連那個深深的吻……也是……
在他的懷裡很安心……
他的吻也很舒服……
我喜歡這樣的感覺……


一陣溫柔的風吹過,那銀色的天空下起了溫柔的雪……
寧歷離開了岳冰的唇,把自己的臉貼在岳冰那冰冷臉上,輕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岳冰……」 岳冰的視線不自覺的對上了寧歷,岳冰馬上羞紅了臉。
「冰,我要你永遠記住我的名字--寧歷。」

寧歷再次吻了岳冰。

月下,在那溫柔的雪中,以及那榕樹的守護下,兩人相擁、接吻……
……

短暫的回憶結束,岳冰仍然在鋼琴旁坐著,久久也彈不出一首歌。
「歷……」 岳冰清脆的聲音充滿了哀傷……
回憶起寧歷的笑容,那冰冷而迷人的眼神,那高大而寂寞的身影,還有……那充滿磁性的聲音……
岳冰陶醉、溫柔地笑了。

歷,你想起我了嗎?

你說過你仍然愛我……那是真的嗎?
--昨天的記憶突然一閃而過……

但是……其實……你討厭我了吧?
想到這裡,岳冰的眼神充滿了憂鬱,淚……總是在這個時候缺堤……
然後,岳冰閉上那憂鬱的眼睛,雙手輕輕地放在琴鍵上,腦子裡充滿了深情而哀傷的旋律……
我喜歡你……
你知道嗎?擁有你的世界,充滿了美妙的旋律……
至今,那旋律不曾停止,所以我知道……我仍然愛你……
所以……


「我……一定會遵守約定的……」
眼淚……仍然無法停止……

含著淚,順著心裡不斷傳來的旋律,那修長、纖細的手指慢慢地在琴上移動,尋找著最佳的觸覺。
短暫的黃昏,寂寞的音樂室中,那被晶瑩的淚裝飾著的鋼琴,還有……那優美而哀傷的旋律……
「我愛你,歷。」


--眼淚,再一次順著那白皙的臉龐悄悄地掉了下來……
數個鐘頭前,在寧歷的別墅……
岳冰站在別墅門口,抬起頭,望著寧歷的房間……
「歷……我等你……」

留下了這麼一句話,岳冰馬上轉過身離開……
房間裡,整晚失眠的寧歷陷入了夢中……
寧歷認出了這裡是那個公立公園……還有,遠處的那棵榕樹……
突然,榕樹下,一個纖細的身影映入了寧歷的眼簾……
是岳冰……他在這裡幹什麼?
寧歷不自覺地走向了岳冰。

岳冰發現了寧歷的靠近,對著寧歷溫柔的笑著。
「歷……我等你……在這榕樹之下……」
說完,岳冰化成了一尊透明的冰雕,然後在瞬間粉碎。
寧歷突然明白了什麼,抬起頭,茫然地望著那高大的榕樹。

「我愛你。」 岳冰那溫柔的聲音在寧歷的腦海中不斷響起。
彷彿聽到了岳冰正在身旁輕聲的呼喚,寧歷猛地一睜開眼,卻只能看到這寂寞的房間。
夢中的片段再一次閃過,想起那誘人的微笑,寧歷皺了一下眉。
幾分鐘後,寧歷慢慢地下了樓梯。

「歷!我做了早餐哦!」 岳冰溫柔地對著站在大廳的寧歷微笑。
寧歷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突然,岳冰的影像突然消失。
冰……
零碎的記憶像電影般在腦海中閃過……
「冰,我真的……好想忘掉你……」
寧歷皺著眉頭,瞇起那憂鬱的眼睛。

他背靠著牆,任憑身子慢慢地滑了下來,曲起右邊的膝蓋坐著,雙手無力地放在地板上,閉上眼睛的他低著頭沉思。
沒有了你的世界,真的好寂寞……
我不想失去你……真的……
我……還是頭一次發現……原來……
我無法再失去你……
--明媚的早晨,在那安靜的大廳,寧歷獨自一人坐在大廳的地板上……

 

 

後記:
「被騙者」 有兩個意思。
第一是被歷欺騙的冰
第二是自欺欺人的歷
同樣,上篇中,「說謊者」 也有兩個意思。
第一是說了「我討厭你」 的歷
第二是說了「我會消失」 的冰

 

++Do u love me?++

 

<浪漫終結篇>

 

今天是你的生日哦,冰。

寧歷坐在鋼琴旁邊,凝視著一個小提琴的箱子。

「我等你……在這榕樹之下……」
這是夢中,岳冰說過的話……
從那一天,他確實每一天都在那裡等我……那笨蛋……


想到這裡,寧歷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往日的記憶……突然湧現了出來……


記憶中,岳冰孤獨的站在榕樹下。

那個人……還是不來嗎……?
自從上次……
自從上次見面之後……就再也沒有看到他了……
他還說……要我永遠記住他的名字呢……

雪再一次,輕輕地落了下來……

岳冰伸手捉住了一粒雪,當自己打開手的時候,那粒雪已經融化,在他的視線中永遠消失……
然後他低下頭,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

我不要就這麼消失……
我……不要成為雪……

這時,寧歷從岳冰身後悄悄地走到榕樹的另一邊。

岳冰小聲地說著:「歷……如果你不願意看到我,那為什麼你還要吻我……」

「因為你漂亮啊。」 相隔著一棵榕樹,寧歷微笑著說。

「歷……?!」 岳冰愣了愣,竭力地四處張望卻不見一個人影……
「歷……那是……幻覺?」 岳冰失望地低下了頭。

寧歷忍不住笑了,悄悄地走到岳冰身後,用雙手輕輕地摟著他的脖子,低下頭吻著左邊的耳環。
「你覺得呢?」 寧歷充滿信心地笑著。

岳冰享受著寧歷帶來的溫暖,感覺到自己冰冷的身體好像快要融化……
「不是……這絕對不是幻覺……」

寧歷繼續吻著岳冰那白皙而富有彈性的肌膚,臉上露出了少見的溫柔。

一滴溫熱的水珠突然掉在了寧歷的臉上。
「冰,你哭了哦……」

岳冰低下了頭……
「……你愛我嗎……?」

寧歷沒有作聲,鬆開了一直摟著岳冰的雙手。

岳冰驚訝地轉過身子,雙眼睜得很大。
「……歷……?」

「……」 他面無表情地注視著岳冰。

岳冰愣在了那裡,一陣風吹過,使脖子上的餘溫全部消失,他不禁縮起了身子。
然後,害怕失去寧歷的岳冰衝上去緊緊地摟著寧歷。

「歷……如果你討厭我的話,我就馬上消失……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岳冰顫抖著擠出一句話。

寧歷用那溫暖的雙手捧起岳冰那迷人的淚容,他凝視著岳冰那迷惑的神情,陶醉地笑了。
「我要是討厭你的話,打從一開始,我就不會讓你再出現在我眼前……」


如果我討厭你的話,你就馬上消失嗎……
冰,就這樣約定吧……
為了,我不會傷你太深……

寧歷再次溫柔地吻了岳冰。

 

回憶的畫面……再次悄悄地消失……

這個約定……你真的履行了……冰……

寧歷站起來,熟練地拉起了一首著名的曲子「The Devil\'s Trill」

他瞇著眼睛,右手快速地拉著琴弓在弦上快速地跳動,左手不斷地震動著,使小提琴發出世界上最有魅力的顫音。

The Devil\'s Trill...
這是你最喜歡的曲子……
冰……祝你生日快樂……

我的生日禮物……你收到了嗎?


同一個晚上,冰趴在了自己的床上。

「今年的生日好無聊……嗯……說起來……我連歷的生日都不知道呢……」
「他……什麼事都不跟我說……我好像笨蛋……」

分手後都已經三個月了……我仍然……忘不了他……
從第一次的邂逅開始,我心中的旋律未曾停止……
好想把這個旋律寫下來……
因為……這個旋律好美……

在另一個地方,充滿回憶的寧歷的私人音樂室裡開著燈,放在白色的大三角琴旁邊的黑色小提琴箱被打開,

裡面放了一把深綠色的小提琴。

琴上還刻著一個字:冰

在小提琴身旁的寧歷,彈起了一首陌生的曲子……
冰……這首歌,是為你而寫的……

 

在岳冰的房間,他無聊地坐在計算機旁,等待進入Windows XP系統。

這是你在分手的前一天送給我的計算機……歷……可是……這臺計算機我一直沒用……
連這棟房子……也是……
你把一切你能給我的都給我了……但是……

岳冰嘆了口氣,望了望放在窗臺旁邊倒下的木製相架。

以前……我怎麼沒有發現這個相架?
岳冰逐漸地看得出神,伸手把相架拿起來。
相架上穿著淺藍色服裝的少年在白色的鋼琴旁邊陶醉地彈著,一名穿著黑色晚禮服的男子在一旁深情地拉著一把
深綠色的小提琴。

這是……我!?
怎麼會這樣?這是我一年前的照片……當時我還沒有認識歷啊!
慢著,旁邊的這個男人……我記得當時……有一個人要求和我合奏……
我記得了……那個人……就是歷啊……

冰想了想,把相架放下,小心翼翼地打開背後的那塊正方形的蓋\子,發現照片的後面寫上了幾個字:
「生日快樂,冰。還記得那個地方吧?我的禮物放在了那裡。」

岳冰突然覺得自己的視線被一層薄薄的霧遮住……
「歷……」

這時,Windows 開機的聲音引起了岳冰的注意,他轉過頭望著計算機屏幕……
計算機的桌面上……擺\放著相同的照片……

岳冰放下照片,急忙地批上一件白色外套,然後衝出了房間。

 

20分鐘後,岳冰終於來到了寧歷的學院。

他急忙地跑在寧歷所在學院黑色的走廊上,按照記憶中的路,跑到了那閑熟悉的音樂室門前。
寧歷常常帶岳冰來這裡,所以岳冰對這裡一點也不陌生。
但是,那一年前的記憶,在今天才得以解放……

岳冰輕輕地推開了虛掩著的門。
黑暗的音樂室歷擺\滿了蠟燭。
在燭光的照耀下,那白色的三角鋼琴發出鬼魅的金色光芒。

岳冰驚訝地踏進這神奇的音樂室……
他努力的四處張望,卻找不到歷的身影……
走到那白色的鋼琴旁邊,岳冰發現了一本厚厚的琴譜和一把深綠色的小提琴。
岳冰拿起琴譜,翻開第一頁……一行秀麗的字映入了眼簾:

「給我最愛的--冰。」


岳冰翻開琴譜,仔細的看了看,嘴角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他把琴譜放下,捧起那深綠色的小提琴。
在琴的邊上,刻著一個模糊的字--冰。
岳冰笑了,小聲地說著:「笨蛋!」 嘴角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他說過這是他最喜歡的琴……那麼,他一定還在這裡!

岳冰放下琴,回過頭,看到了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落地窗上。
他愣了愣,突然意識到那只不過是自己的影子。
他笑了笑,走向了落地窗,伸出右手,撫摸著影子中自己的臉。
那冷冰冰地觸覺,讓人討厭……

室外,隔著一層薄薄的玻璃,寧歷走近落地窗,把左手放在了岳冰的手的另一邊。
音樂室中的岳冰把自己的額貼近玻璃,低下了頭,抽泣著,嘴裡喊著相同的字:「歷……」
寧歷一言不發,隔著一層玻璃,吻了吻岳冰的額頭。

突然,岳冰看到了玻璃的對面似乎有人站著。他猛地抬起頭,呆呆地望著自己的影子,同時也凝視著窗外的人。
寧歷知道岳冰發現了他,把放在玻璃上的手放下,溫柔地笑了笑……

時間剛好是十二點鐘,音樂室裡那古老的落地鐘響了起來。

岳冰急忙打開身前的落地窗,寧歷站在玻璃的另一邊,視線一直放在岳冰緊張的臉上。
「冰,你又哭了啊……」 寧歷溫柔地把岳冰擁入懷中。

岳冰抬起頭,對上了寧歷溫柔的視線:「為什麼不告訴我?那張照片--」
「因為我想去確認……」
「確認……?」

「我想確認在我愛上你的那一天……」 寧歷用自己的右手輕輕地撫摸著岳冰,「你是否也愛上了我……」

那一天,岳冰不小心闖進了這個音樂室,早就在學院迷路的他一看到這臺白色的鋼琴就立刻對它一見鐘情。
他慢慢地走向這臺鋼琴,不自覺地彈起了自己剛剛完成的新曲。
一曲結束,耳邊突然傳來了清脆的掌聲。

「不錯,來個合奏吧。」 寧歷拿著一把深綠色的小提琴走到鋼琴旁邊。
岳冰滿臉通紅,不好意思地望著寧歷溫柔的笑容,點了點頭。
「他……真的好帥……」

岳冰的心在瞬間已經被寧歷的溫柔俘虜了。
他的心跳得很快,他很怕讓對方聽到自己的心跳,所以在合奏結束以後,岳冰頭也不回地跑掉了。
但是……原來從那時候起……寧歷就已經……


「嗯……嗯……我……」 岳冰很奇怪地磨蹭起來。
寧歷撲哧一下笑了,捏了捏岳冰的臉蛋。
「啊!疼耶!」 岳冰皺了皺眉,發出了撒嬌般的聲音。
「冰,我只說一次--我愛你。」 說完,寧歷往岳冰的唇溫柔地吻了下去。

燭光被溫柔的風悄悄地吹滅,那黑暗的音樂室,被明亮的月光批上了一層神秘而幸福的銀色。

 

 

Do you love me?

--Why not?

< The End >

這是SD第一次po上網絡的作品呢。^^
因為當時的SD對寫文沒有什麼概念……所以第一次寫的文,是劇本形式的。
然後再改編成為小說。
後來……我的劇本愈來愈像小說形式了……所以這個故事的劇本,我寫到一半就放棄乾脆寫小說了……(汗)
因此劇本……並不完整……~__~
不過,這也是我的文開始形成的第一部呢。^^
從這篇文上,我學到了要控制字數的要領……還有我完全明白了……原來SD不適合寫描述的部分……
愈寫愈彆扭……(汗)

 

 

不完整的劇本——永遠的未完曲子——
++Do you love me?++


<上篇:liar>

地點:公立公園
時間:凌晨12點正。


你還愛我嗎?
你還在愛我吧?

--是的。


為什麼要離開我?
為什麼要拋棄我?

--[沉默]
……(我無法愛你)


說話!
你說話啊!
我……!!!

--[轉身離開]
我不想看到你……(傷心的樣子……)


……站住![淚]
……不要……不要……
不要丟下我……![死死捉住他]

--放開我……[看來你非得我說出那句話]
「我討厭你!」


[無力地跪下]
所以……你要離開我……?
就這樣丟下……我一個……?

--是的。
(我不想讓你痛苦)


[驚愕]

< 1分鐘完全的寂靜 >


為什麼……
[慢慢地抬起原來低下的頭,走近他]

--[無表情地盯住對方]
[沉默]


為什麼我偏偏……這麼喜歡你……
[嗚咽了一下就馬上衝上去吻上了他的唇]

--(我……愛你……)
[皺了一下眉]


[離開他那冰冷的唇,把手輕輕地放在他的胸前,
低下頭。]
……我曾經承諾……
如果你……你討厭我的話……
我就消失……
[說完,含淚抬起頭望了他最後一眼,
然後馬上轉身衝了出去]

[深情地凝視著那匆匆離開的身影直到消失……]

--其實……我仍然愛你。

<待續>

 

++Do you love me?++


<中篇:被騙者>

「我愛你。」

--------------+--------------+------------+---------+-----
《劇本版》

 

<追憶--邂逅>

地點:公立公園
時間:1年前的凌晨

[岳冰坐在那棵高大的榕樹下,把雙手放在彎曲的膝蓋上,用那纖細的手臂把臉遮住,他低著頭,好像在想著些什麼。]
[寧歷面無表情地走到榕樹的另一邊]

<往後2分鐘是完全的寂靜>

「你是誰……?」
[岳冰抬起頭,發出了輕柔的聲音]
[寧歷沒有回答,慢慢地走到榕樹的另一邊,站在岳冰跟前,低下頭盯住那岳冰那白皙的臉龐。]
[岳冰仰起頭驚訝地望著寧歷,兩人的視線交迭]
[寧歷什麼都沒說就猛地拉起岳冰,捉住岳冰的兩隻手臂,強硬地吻著岳冰]
[岳冰驚訝地愣住,心頭小鹿亂撞]

<一陣溫柔的風吹過,那銀色的天空下起了溫柔的雪>

[寧歷離開了岳冰的唇,把自己的臉貼在岳冰的臉上]
「你叫什麼名字?」
「岳冰……」 [岳冰的視線對上了寧歷,羞紅了臉]
「冰,我要你永遠記住我的名字--寧歷。」
[寧歷再次吻了岳冰]

<月下,在那溫柔的雪中,以及那榕樹的守護下,兩人相擁、接吻……>

<回憶結束>
-------+-----------+--------------+-----------+----------+-------------+

<鏡頭切換>

<現實:旋律>

地點:音樂室
時間:黃昏

[岳冰在鋼琴旁坐著,久久也彈不出一首歌。]
「歷……」
[回憶起寧歷的笑容,那冰冷而迷人的眼神,那高大而寂寞的身影,還有……那充滿磁性的聲音……岳冰陶醉、溫柔地笑了]
[然後,岳冰閉上那憂鬱的眼睛,雙手輕輕地放在琴鍵上,腦子裡充滿了深情而哀傷的旋律……]
「我……一定會遵守約定的……」
[順著心裡不斷傳來的旋律,那修長、纖細的手指慢慢地在琴上移動,尋找著最佳的旋律。]

<短暫的黃昏,寂寞的音樂室中,那被晶瑩的淚\裝飾著的鋼琴,還有……那優美而哀傷的旋律……>

「我愛你,歷。」 [淚,順著臉龐悄悄地掉了下來]

+-----------------+----------------+---------------+---------------+----------------+


<鏡頭再次切換>

<現實:早晨>

地點:寧歷住的別墅
時間:早晨

<別墅門前>

[岳冰抬起頭,望著寧歷的房間]
「歷……我等你……」
[岳冰馬上轉身離開。]
<房間裡>

<夢中>

[明媚的早晨,榕樹之下]
[遠處,一個纖細的身影映入了寧歷的眼簾……]
是岳冰……他在這裡幹什麼?
[寧歷不自覺地走向了岳冰]
[岳冰發現了寧歷的靠近,對著寧歷溫柔的笑著]
「歷……我等你……在這榕樹之下……」
[說完,岳冰化成了一尊透明的冰雕,然後在瞬間粉碎]
[寧歷突然明白了什麼,抬起頭,茫然地望著那高大的榕樹]

「我愛你。」 [岳冰那溫柔的聲音在寧歷的腦海中不斷響起]

<夢完>

[彷彿聽到了岳冰正在身旁輕聲的呼喚,寧歷猛地一睜開眼,卻只能看到這寂寞的房間]
[夢中的片段再一次閃過,想起那誘人的微笑,寧歷皺了一下眉]

<鏡頭切換至--一樓大廳>

[寧歷慢慢地下了樓梯]
「歷!我做了早餐哦!」 [岳冰溫柔地對著站在大廳的寧歷微笑]
[寧歷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岳冰的影像突然消失]
冰……
[零碎的記憶像電影般閃過……]

「冰,我真的……好想忘掉你……」 [寧歷皺著眉頭,瞇起那憂鬱的眼睛。然後背靠著牆,任憑身子慢慢地滑了下來,
曲起右邊的膝蓋\坐著,雙手無力地放在地板上,閉上眼睛,低著頭沉思。]
<明媚的早晨,在那安靜的大廳,寧歷獨自一人坐在大廳的地板上……>
-------------------------------------------------------

後記:

臺詞特別少耶……
都是動作……
寫這個劇本寫得我好辛苦……
下一個就是……尾聲……
怎麼結尾好呢……?


++Do u love me?++

<終結的序曲>


《劇本》

《追憶--約定》

地點:榕樹之下
時間:初遇後的第一個月

 

[岳冰孤獨的站在榕樹下]


冰:那個人……還是不來嗎……?
自從上次……
自從上次見面之後……就再也沒有看到他了……
他還說……要我永遠記住他的名字呢……

<雪再一次,輕輕地落了下來>

 

冰:[伸手捉住了一粒雪,當自己打開手的時候,那粒雪已經融化,在他的視線中永遠消失……然後,他低下頭,連上露出無奈的表情]
我不要就這麼消失……
我……不要成為雪……

歷:[悄悄地走到榕樹的另一邊,所以岳冰看不到他]

冰:「歷……如果你不願意看到我,那為什麼你還要吻我……」 [小聲地說]

歷:「因為你漂亮啊。」 [隔著一棵榕樹,寧歷微笑著說]

冰:「歷……?!」 [岳冰愣了愣,竭力地四處張望卻不見一個人影……]

冰:「歷……那是……幻覺?」 [岳冰失望地低下了頭]

歷:[忍不住笑了,悄悄地走到岳冰身後,用雙手輕輕地摟著他的脖子,低下頭吻著左邊的耳環。]
「你覺得呢?」 [充滿信心地笑著]

冰[享受著寧歷帶來的溫暖,自己冰冷的身體好像快要融化……]
「不是……這絕對不是幻覺……」

歷:[繼續吻著岳冰那白皙而富有彈性的肌膚,臉上露出了少見的溫柔]

歷:[一滴溫熱的水珠突然掉在了寧歷的臉上。]
「冰,你哭了哦……」

冰[低下了頭]
「……你愛我嗎……?」

歷[沒有作聲,鬆開了一直摟著岳冰的雙手。]

冰[驚訝地轉過身子,雙眼睜得很大]
「……歷……?」

歷:「……」 [仍然不說話,他面無表情地注視著岳冰]

冰[愣在了那裡,一陣風吹過,使脖子上的餘溫全部消失,他不禁縮起了身子]

[然後,害怕失去寧歷的岳冰衝上去緊緊地摟著寧歷]

冰:「歷……如果你討厭我的話,我就馬上消失……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顫抖著]

歷:[用那溫暖的雙手捧起岳冰那迷人的淚容,他凝視著岳冰那迷惑的神情,陶醉地笑了]
「我要是討厭你的話,打從一開始,我就不會讓你再出現在我眼前……」

冰,就這樣約定吧……

為了,我不會傷你太深……

[寧歷再次溫柔地吻了岳冰]

<回憶終結>

---+------+------------+---------+--------+----------+---------+

《現實--》


地點:寧歷的私人音樂室
時間:白色情人節,晚上


歷:[熟練地拉起了一首著名的曲子「The Devil's Trill」 ]
[他瞇著眼睛,右手快速地拉著琴弓在弦上快速地跳動,左手不斷地震動著,使小提琴發出世界上最有魅力的顫音……]
The Devil's Trill...
這是你最喜歡的曲子……
冰……祝你生日快樂……
我的生日禮物……你收到了嗎?

<鏡頭切換>


地點:冰的房間
時間:白色情人節,晚上

冰:[趴在床上]「今年的生日好無聊……嗯……說起來……我連歷的生日都不知道呢……」
「他……什麼事都不跟我說……我好像笨蛋……」
分手後都已經三個月了……我仍然……忘不了他……
從第一次的邂逅開始,我心中的旋律未曾停止……
好想把這個旋律寫下來……
因為……這個旋律好美……


<鏡頭切換至寧歷的私人音樂室>

地點:寧歷的私人音樂室
時間:白色情人節,晚上


<空空的音樂室裡開著燈,放在白色的大三角琴旁邊的黑色小提琴箱裡面,放了一把深綠色的小提琴>

<琴上刻著一個字:冰>


<鏡頭切換至冰的房間>

冰:[坐在計算機旁,等待進入windows XP系統]
這是你在分手的前一天送給我的計算機……歷……可是……這臺計算機我一直沒用……
連這棟房子……也是……
你把一切你能給我的都給我了……但是……

[冰望了望放在窗臺旁邊倒下的木製相架]
以前……我怎麼沒有發現這個相架?

[冰逐漸地看得出神,伸手把相架拿起來]
[相架上穿著淺藍色服裝的少年在白色的鋼琴旁邊陶醉地彈著,一名穿著黑色晚禮服的男子在一旁深情地拉著一把深綠色的小提琴]
這是……我!
怎麼會這樣?這是我一年前的照片……當時我還沒有認識歷啊!
慢著,旁邊的這個男人……我記得當時……有一個人要求和我合奏……
我記得了……那個人……就是歷啊……

[冰想了想,把相架放下,小心翼翼地打開背後的那塊正方形的蓋子,發現照片的後面寫上了幾個字]
「生日快樂,冰。
還記得那個地方吧?
我的禮物放在了那裡。」

冰:[雙眼充滿了淚水]「歷……」

[這時,Windows 開機的聲音引起了冰的注意,冰轉過頭望著計算機屏幕]

寫到這裡,就沒繼續寫了……(汗)然後就開始整理這片尾聲——直接進攻小說……
不過這種寫法並不適合SD……所以會有一種很亂的感覺嗎?真對不起呢……SD偏偏就是喜歡把畫面跳來跳去……像漫畫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