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呼吸。 CASE 4 - 草 - LEAF

Submitted by sdx on Fri, 2006-05-05 00:00

 

無責任提要:

我很喜歡草原的綠色。
看到葉子從樹上掉落,得到自由的那一霎那,我就會想到由葉。

有時候,我會在樹下低著頭,觀察著地面上的光點。
尋找屬於由葉的那一個太陽。

然後我會撿起那片葉子,夾在書中。
好好地保存。
------------------------

 

+ +
4.01

 

知道什麼是痛苦的人,就會明白溫柔的價值。

但或許因為所有的東西都有一種價值,才會有這麼一個冷血的世界。

 

只是,沒有價值的東西,該怎麼處理?

 


我的確是很不會處理沒有價值的東西。
就算是已經被寫得亂七八糟的草稿,還是不忍心丟掉。

桌上的紙片,真的越積越多。

 

跪在我桌上的,這個十八歲的少年,有一種草綠色的味道。


「是……香水嗎?」我嘗試冷靜地應對。
「KENZO的竹子哦。我超喜歡的。很好聞吧?」他把手腕大方地放到我跟前。

「……你可不可以先下來?我桌子上的文件都被你壓住了。」除此以外,他這樣靠近,令我有一種難以啓齒的壓迫感。
「可是我蠻喜歡這種角度耶。」他把雙手交叉在胸前,好一個任性的年輕人。

「……可是你這樣跪著有點危險。」我實在是為了你膝下的文件著想啊。
「有什麼『危險』呢?」他更為大膽地把雙手搭在我肩膀上。

                        天啊。我不是說這種危險啊!

 

「……噗。」他這種可愛令我忍不住笑了。
「厚~這種環境下你還笑得那麼爽啊?」他有點憤憤不平的說。

 

「……怎麼辦,我開始覺得其實我才是病人了。」我實在很喜歡他表現出來的這種幽默。
「很好。以後乖乖聼我話。」他雙手握住我的左手——「葉航。」

 

                        同樣的名字,出自不同的人口中,原來會有截然不同的感受。

 

我若有所思地凝望著這只有十八歲的少年。

「怎麼,有點喜歡我了嗎?」他厚顏無恥地問道。

 

                        知道什麼是痛苦的人,就會明白溫柔的價值。

                        只要想到這一點,就會覺得他可愛。

 

「陽光一定會站在你那邊的。」我擡起頭,望著他在陽光下的笑容。

 


                        小草,微笑了。

 

 

+ +
4.02

 

我喜歡潛水。
在無法呼吸的環境中,被淺藍色的液體緊密地包圍,毫無壓力。


水底,是一個緩慢的世界。

在做任何一個決定以前,都有充足的時間讓我思考。

 

但岸上的這個世界,卻沒有這種思考時間。

一不小心,就會錯過很多東西。

 

我是個思想緩慢的人。

這種思想特質,令我很容易變得『優柔寡斷』。

生活上如此。

其實應該不構成什麼大的問題。

 

 

「喂~你到底決定了看哪個電影?」他雙手交叉、站在我桌子跟前,非常不耐煩地問我第二十次。
「……沒有。」我還在查地點、時間、劇情介紹……

 

「……」他無力地低下頭。乖乖地跑回沙發上喝第三瓶可樂。
「其實我也不是很想看電影……而且最近沒有什麼電影特別想看。」我一邊看著電腦屏幕一邊在計算時間、花費、電影的價值、
晚上的安全等等問題。

 

「……那你的意思是不去了?」他挑眉盯著我。
「其實……」


                        其實今晚我要見浩。


「其實什麼?」說完,他又馬上含住吸管。
「……忘了。等我想起再説。」我說話的技術其實不算太好。

                        ……浩會生氣吧。

「決定了嗎?」他見我沒有望電腦屏幕,稍有希望地望著我。
「……大概吧。」我已經動手準備把電腦関掉。

                        約定的時間是晚上七點,大概不要緊吧。


「你速度真的好慢啊。」沒過三秒,他又開始抱怨。
「決定,本來就應該是一種緩慢的過程。」我開始收拾桌上的紙片。

                        了解自己的選項。尋找各種選項的特點。評分。衡量。
                        最後,才是決定。


「我今天可是想都沒想就跑來見你哦。」他終于放下他的寶貝可樂。
「……有時候忘記思考,也是不錯的事情。」我收拾好手邊的東西。

 

2:30PM。
第一次早退。

 

 

 

+ +
4.03

 


剛進入電影院沒多久,就被不少奇異的目光打量著。
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還有一個十八歲的學生……嗯……的確很怪。

「……」看來我還是不應該選擇這種電影。
「你要選這個電影我還真的滿意外的……」他站在我旁邊,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地面。

 

「這……這個很特別嗎?」其實我沒有讀這個電影的介紹就決定是這個了。
「——有點太特別了。」他按著太陽穴,有點苦惱地回答。

 

「……那我們要閃嗎?」眼看就差三個人就輪到我和他買票了。
「現在怎麼閃啦!」他瞪了我一眼。

 

                        一番掙扎之後,還是決定了看這個神秘的電影。

 

「……」不過的確是有點不對路。剛才賣票的人……一看見我們就在偷笑。
「啊啊~~好丟臉。」他把手上的票塞給依然毫無自覺的我。

 

「還有半個小時,不進去可能就搶不到好位子了。」我看著票上的時間,再次確認。
「……好啦。我知道了。」雙手插入口袋的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氣。

 


在電影的過程中,我漸漸發現他不好意思的原因。

                        原來,這是『那種』電影啊……。
                        少接觸電影的我,還真是被題目的正經給騙得徹底。

                        冷汗。

 

+ +
4.04

 


兩個小時以後,平安無事地從電影院出來。
不過那電影的結局實在有點悲慘。

其實劇情也蠻不錯的。
幽默感也很好。


結局並不是HAPPY END。
可是也不能算是悲劇。

 

「散場了……」他和我站在窗邊,望著逐漸離去的人群。
「……你要走了嗎?」我輕輕地問道,似乎意識到他某種決心。

 

「嗯……我馬上就要回去了。」他抬起頭,望著上方絢麗的燈飾。

我也跟著抬起頭。

 

我沒有說一句話。他也一直默不作聲。
就這樣,站了快半個小時。

 


                        STAND ALONE COMPLEX

 

+ +
4.05

 

 

6:00 PM。
電影院的洗手間真不是普通的大。

 

寬廣的鏡子之中,只照出少年和一個男人。

我低著頭,獨自想著什麼事情。


「……好乾淨哦。」少年靠近,往下瞄著我手中的東西。
「……!」被驚嚇的我差點就讓褲子脫離控制。

                        不想解釋。


「那種地方不好弄吧。又不像鬍子……」這十八歲少年的話題意外地非常十八禁。
「……」我迅速地整裝,洗手。

                        還是不想解釋。


「要看我的嗎?」少年抓起我有點溼的左手,「有心理準備就不要緊。」
「……?」還沒意識到他到底想說什麼,我的左手就被按在他腿間的軟物上。「哇啊啊啊——!」

                        我有一種想把手砍掉的衝動。

 

「……有點冷耶。」他鬆開我的手,看著下方留下的,一個明顯的手指印。

我下意識地扭過頭,卻看見了浩出現在鏡子之中。

                        不妙。

自己已經一把年紀,看到一個『男人』還要動搖成這樣真的是不應該。
可是——


                        我的心臟又狠狠地痛了一下。

 

為什麼會痛?
因為我怕浩會喜歡上這個小子嗎?因為我怕這小子會喜歡浩嗎?


由葉,
我是不是越來越變態了?

 

「真是偶遇。」浩往前走了三步。
「……哼。」那少年很不友善地撇頭。


                        我們三個人,竟然在電影院的洗手間展開第一次會談。

「來看電影?」浩寒冷地笑著,打量著少年的全身。
「早就看完了。」少年往後一步,站在我身旁。

「我可沒問你。」浩冷淡地回答。
「我不覺得葉航會回答你。」才見面三次,他還真是意外地了解我。


「那就要問本人了。」浩伸手抓住我手臂,要把我強行帶走。
我回頭看著少年凝重的臉,淡淡地說了一句「……再見。」

少年突然揮起拳頭,往浩的背部砸去。

浩馬上止住腳步,將我推開,抓住少年的肩膀把他推進廁所的其中一格,然後反鎖著門。

 

「浩!!」我按著發疼的胸口,在門前叫著這陌生的名字。

 

「我才不怕你!——!!」少年的聲音被突兀地止住。


我停止了拍門的動作。

安靜下來的氣氛,令我心寒。


門内發生的事情,清晰地透過聲響傳到了我耳中。

                        我不想理解裡面發生什麼事情。

 

他們兩個人站在同一個空間。而我,卻在這門外什麼也沒做。


我並沒有很想把少年救出來的感覺。
也沒有想把浩殺死的恨意。

我全身在發冷。心跳的聲音越來越清晰。

就像當天我知道由葉在醫院被搶救的那個時候。

 

                        好久都沒有這麼害怕了。

 

我兩方都不想靠近。

 

                        由葉,加上你,我們是四個人。

 

「也許我才是真正的壞人……」我捂著雙眼,明白了自己的自私。

 

如果一切都可以重來,也許我該從三年前開始就徹底消失在浩的人生。

這樣,少年和浩就不會變成這樣了。

 

門在我眼前打開。

浩冰冷地看著我,露出輕蔑的笑容:「謝了。明天見。」

聽見關門聲的少年跟著沖了出來,用水洗了個臉,還漱口了三次。

他沒跟我說一句話。恐怕是在混亂中。

 

見他終于擡起臉照鏡子的時候,我遞給他一塊紙巾。

他臉紅著,笑了笑,接過。

「葉航。閉上眼睛好不好?」他的眼眸,有一種期待的光芒。
「嗯。沒問題。」帶著補償的心態,我乖乖聽話閉上了雙眼。

幾秒鐘後,有種熱熱的東西靠近,壓在我臉上——我沒想到他會吻我。而且還吻在唇上。

「……呃——」我慌張地用手背按住唇。被年下的孩子吻,還是第一次。
「呼——不爽的感覺沒了~」他得意地在我面前笑著,伸了個懶腰。


看著他的笑,我胸口的抑鬱也開始天晴了。

 

我自然地伸出雙手,把他緊緊地抱在懷中。


「你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人。」


                        我再也不覺得,他只是個小孩了。

 

Have a Nice Day。
我聞到青草的味道。

 

 

 

草 - LEAF -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