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呼吸。 CASE 5 - 浩 - VAIN

Submitted by sdx on Sun, 2006-05-28 00:00

 

無責任提要:

浩,是由葉房間的常客。
我一次又一次地經過房門,一次又一次地經過,沒有勇氣停下。

最後,我抄起一本書,坐車到大學的圖書館,埋頭苦讀。
而當我回來的時候,就會看到由葉擔心的臉孔,還有浩沉默的神情。

過幾天有小測——這種藉口大概騙不到浩。
但他一次也沒有揭穿我的謊言。而由葉,也從來不讓我知道他是否在懷疑。


而當我開始習慣這種自修的生活的時候,
浩,給我的第一個留言,就是叫我去醫院。

這是八年前的事情。
我很少提起的回憶。
--------------------

 

 

+ +
4.06

 


念心理學的時候,一直很討厭要做實驗。
在某個燈光很刺眼的地方,一手抓著白老鼠,一手拿起針筒。

我看著針筒之中的透明液體,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對不起。可我不得不為了一份報告,犧牲一只老鼠的自在。

我仿佛能聽見它痛苦的尖叫,喊著不公平。
可是,我還是決定要主修臨床心理學。

 

                        現在,我的名片上,寫著『心理治療師』。Psychologist。

 

可是現在,我似乎在重演著,當時被我抓住的那只白老鼠的精神狀態。
它是那麽害怕地想要逃走,又無法逃走。


但,為了某种東西。
我心甘情願放棄自己的自在——就算我知道,注射進入身體的並不只是一种液體那麽簡單。

 

                        浩。

 


11:30 PM
睡不着的我,站在浩的門前。
望著那淺綠色的手把、咖啡色的門。

                        進去以後,就會見到大魔王了。


自丟下一句『謝了,明天見』以後,他就沒有再聯絡我。

                        明知道得不到的東西,卻還是不死心地走到櫥窗久久地凝望。
                        每次在床上望著他的時候,就是帶著那樣的心情。

                        現在,也還是這樣。

 

只剩下半個小時,就到明天了。
浩,我就站在這裡,等著你。

左手上的表,已经好久没换了。
在有點昏暗的走廊中,我不小心打了個噴嚏。

咖啡色的門突然打開,那披著白色浴袍的浩將我拉入了門内——一切進行得太快,我只記得現在已經很晚了這件事情。

 

客廳中,浩什麼都沒說,把我撲到沙發上就是一陣狂吻。
他頭髮上的水滴落在我的臉上、脖子上。


                        混雜著薄荷的味道。

狂跳不止的心臟開始發疼。
我閉上眼睛,乖乖地任他擺佈。

 

                        是我不好。
                        是我給了你機會,卻沒有接受過你。

 

「葉航,你是來引誘我嗎?」浩擡起我的下顎,俯視著我。
「……我今天不想回去。」我的思考中,掠過了『別讓我一個人』這句話。


                        浩沉默了一陣,把手伸進我上衣輕撫但又沒有繼續。

「隨你喜歡。」他的身體離開了沙發。
「……?」我錯愕地看著他走進廚房。


                        幾分鈡後,走出廚房的浩,面無表情地把一個橄欖色的杯子遞給我。

「拿去。」浩的頭髮還在滴水。
「……嗯。」我舉起雙手,接過了杯子。

這時候,我才留意到客廳裡播放著某种陌生的純音樂。
浩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銀色的金屬物在他的右手上冒出火光。


                        一陣淡灰色的煙霧,從浩的指間升起。

我捧起杯子。
在菸味的催化下,杯中的茶葉緩緩地沉入了杯底。

一種陳舊的記憶卻漸漸地浮出浅绿色的水面。


                【        太濃了吧
                        否則怎會  苦得說不出話

                        每次都一個人  在自問自答
                        我們的愛到底  還在嗎                                】

 

我有點悲傷地微笑著,用綠茶的溫度撫平胸口的感動和感傷。

 

                【        已經淡了吧
                        多放些糖  也很難有變化

                        不如喝完這杯  就各自回家
                        別坐在對面  欣賞我的掙扎                        】


我把杯子放在茶几上,拿起了杯旁的那根菸。
浩拉過我的手。

「這種重口味的菸,不太適合你。」浩一直不喜歡我碰任何菸類的物品。
「……聞著你的菸,也不見得舒服到哪裡去。」我知道浩的菸癮,是從八年前開始的。


                        你相信一根菸可以減少五分鐘的生存時間嗎?

「——真沒意思。」浩把菸丟到橄欖色的杯子之中。
「……!」我睜大眼睛,看著那杯、還沒喝完的綠茶、被灰色的醜陋碎塊所污染。

                        菸,滅了。茶,被毀了。
                        ——『真沒意思』。

 

「為什麼要糟蹋這種毫無罪過的死物?」我抓緊沙發,看著那杯已經不能喝的綠茶:「這又是什麼意思?」
「沒有意思。」浩沒看我一眼。


「……」我沉默著、懷疑著。
「我都說沒有了你聽到沒有。」浩終于回頭看我——厭煩地、怨恨地。

                        ——『離開我』。


浩沒開口。
但我確實聽見了。

「……」我低下頭什麽也不說,但我無法冷靜。
浩把視線挪開,沒有動靜。

我用盡全身的力氣離開那張沙發,邁步、走向咖啡色的大門。
在我背後的浩,卻緊緊抱住我的雙肩。

我忍住憤恨的眼淚,深深地吸入一口氣:「不想我走,就不要露出那種不想看見我的表情好不好?」

「葉航、我的確是無法忍受跟你在一起。但我更受不了你那種一走了之的態度。」浩身上的菸味,曖昧地刺激著我的感官。

                        最後的談判。

 

浩,也許一根菸的確可以減少五分鐘的生存時間。


但你的體溫讓我了解到,
無論未來被縮短多少,我早已無所謂了。

 

 

+ +
4.07

 

浩的房間沒有開燈。
我在黑暗中摸索著,緩慢地爬上了他的床。

 

浩還在浴室。
我早已換好了睡袍、無聊地趴在床上、忐忑不安地等著。


床墊,感受到另一男人的重量。
浩已經躺在了我的身邊。

                        如果我是由葉,他一定會很愛我。

我把額貼在浩的背上。
在黑暗中尋找著某种看不見的依靠。

                        如果我是葉航——

浩翻身,仔細地摸著我的臉,仿佛在確認我是誰。
我不敢說話。

                        如果我是葉航……

 

「我知道你是誰。」他親吻著我的耳朵,讓我清晰地聽見這一句話。
「……」我難過地吸了口氣。


                        如果我是葉航。

「……」浩專心地親吻著我、愛撫著我的身體。
我沒有推開他。只是躺著,什麼也不做。

                        我想著由葉,想著由葉和他的關係。
                        也許這樣我就能冷靜,明白我應該是個第三者。

 

他是我的學長。
他是由葉的戀人。


我是他的學弟。
我是他的戀人的哥哥。


跟他相處的六十分鐘裡面,他只給我十八分鐘的時間。
其餘的四十二分鐘,交給了由葉。

他說他知道我是誰。
可是我早已不知道我自己是誰了。

 

這不是人格分裂,不會產生出兩种不同的人格。
但我同時感覺到兩個我,在我的思考中出現。


一個在興奮地享受著浩的熱情,一個在冷靜地分析著自己和浩的處境。

我沒辦法抛開自己的原則,但我確實地墮落在這種無愛的關係。

 

                        愛情,真的是一種奢侈的折磨。

 

我舉起手按住雙眼。

                        真的,很痛苦。

浩輕輕拍拍我的臉,叫我別多想。
這樣的動作喚醒了我遺忘已久的疑問。


                        那天,浩真的喝醉了嗎?

 

由葉。
這個晚上,我又跟浩上床了。

 


Have a Nice Dream。
我很累了。

 


■。Day 5

 

第一個早晨。
當我開始感覺到光線、打開雙眼、看見這一個陌生的天花板的時候,我還真的以為自己終于死了。


                        雖然,只是高興了幾秒鐘。

6:00 AM
浩還在浴室。
洗過澡、換過衣服的我,站在門前等待。

在自然的光線下,看著客廳草綠色的佈置,不期然地感覺到一種清爽的味道。


墻上挂著很多自然系的抽象畫,天花板上也吊著一些青綠色的花草。
茶几、沙發、餐桌、地毯——都有草葉的花紋。

窗臺上,擺放著一盆很可愛的『屮』形仙人掌。
只可惜摸上去會很疼吧。


仙人掌旁邊有一個橄欖色的相框,但框子内沒有照片。
我想起了自己床頭的那張已經十年沒換的照片,不自覺地笑了笑。

                        那張照片,只沖曬了兩份。

記得在大學時期認識的浩,沒有寫日記的習慣。
但他有時候會寫很短又很奇妙的散文。

「葉航。」浩學長已經收拾完畢,站在我眼前。
「……」我停止了笑容,曖昧地避開他的視線。

                        幾個小時前,我又跟他發生關係了。

 

昨晚,決定要來這裡之前,我偶然發現了在八年前,他用信封裝好、親手送給我的其中一篇散文。
其中一句,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朋友』——
                        是一種不能愛,只能喜歡的人。

 

他現在,是否也有那種矛盾的心情?
我很想知道。但又問不出來。

 

我站在玄関,等著浩將門打開。
他的鑰匙還在鎖中,他的人卻把我押在墻邊。

「……」我平視著他的肩膀。


                        這麼多年來,我真的一點進步也沒有。
                        特別是身高。

「你昨天真的很可愛。」他親昵地摟抱著我。
「……我已經不是那種被稱讚可愛的年紀了。」我冷淡地撇過頭。

                        昨晚連燈也沒開。他根本什麼也看不見。


「能這樣挑逗你的機會真是少啊。」他有點享受地笑著。
「你好煩。」我開始厭惡他這種沒惡意卻又煽情的態度。


他緊貼著我的臉,用嘴唇塞住了我準備要講的冷言冷語。


從昨天開始,浩就開始伺機吻我。
可是在他要離開我、把距離拉遠至無法感覺他的體溫的那一霎那,我卻有一種被用完就丟的感覺。

感覺很空虛。


                        這樣的吻,既廉價、又毫無意義。

 

「……我可不想遲到。」我擦了一下嘴唇,把門打開,自己一個人先離開。


在走廊上,我加快腳步。
我按了電梯,卻沒等它把門打開。

我跑下了樓梯,然後在轉角處停下、望著灰色的城市。


                        雨瘋狂地往下灑。
                        洗刷著被污染的世界。


我扶著墻,喘著氣。
我擡起頭,望著灰暗的雲和白色的閃電。
我按著發疼的胸口,一次又一次地把眼淚藏好。

                        浩。

 

I loved you.
我曾經愛過你。

 

 

 

浩 - VAIN -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