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呼吸。 CASE 6 - 雨 - RAIN

Submitted by sdx on Sat, 2006-06-10 00:00

 

無責任提要:

曾經,是一個很曖昧的詞語。
我曾經這樣地愛過,是不是代表我今後不可能再去愛任何人?


很多很多時候,承認自己的缺點,卻比低頭認錯還要困難。
也許我太懂得什麼叫做堅持和忍耐,忘記了什麼叫做放棄和釋懷。

也許,是時候放棄了。
但到底,我可以放棄些什麼?
----------------------

 

+ +
5.01


6:40 AM
嘀嗒——沙、沙沙……下雨了。

我有點懊惱地下車,在雨中的停車場佇立。
浩在車旁展開了一把咖啡色的傘。


我能夠感覺到他的視線。
從頭髮、頸後、領口、到嘴唇、鼻尖、眼角——一種代表憂心的輪廓。

「過來吧。」他換了另一隻手撐傘。

   傘下的那個空出來的角落。

 

「外套溼了沒關係。」我喃喃自語,沒在乎浩會否聽見。
然後,我握緊公事包、起跑。


   由葉。
   那一直是你的位子。 為什麼現在偏偏空了下來。

   為什麼?


我沒跑多久,就被浩抓住。
現在還很早。街上沒有什麼人。我毫無顧忌地被他抓住,享受著被捕獲的快樂。

「雨太大了,別亂跑。」浩的傘被雨點打得很響。
「……」外套早已溼了一半的我下意識地抱住公事包。

   足足有五六分鐘,我能聽見的只有這瘋狂的雨聲。
   浩緩慢的呼吸聲。

   還有我們兩人一快一慢的腳步聲。

有時候我會停下,望著灰色的天空。
浩便不得不停下腳步。然後,沉默著凝視我仍然憂鬱的臉。

   浩,他在觀察我。

 

傘下的我和浩之間,有一種寧靜又曖昧的氣氛。
我恍惚地想著自己是個頽廢的貴族,而浩是擺佈了我的生命的魔王陛下。


   我的弱點浩都一清二楚。我的情緒被他的存在左右。
   浩,卻總是在殘酷地微笑。

 

在診室的摟下,我看見一把草綠色的傘。
傘的主人轉身過來,他手上的那杯可樂不高興地扭曲著。

 

「……葉航、你跟他——」少年咬著牙、憤怒地吸入一口氣。
「……」我回頭望著身旁的浩,但他拒絕給我任何指示。


   在雨聲之中,
   看著浩的側臉,我又感受到那種被用完就丟的感覺。

我用公事包壓住自己的胸口。
很快地又冷靜下來。

「……早安。」我心疼地望著少年,被少年雙目中的火焰所灼傷。
現在,我站在浩的旁邊,沉默地宣告著我和浩的關係。

「早安!」少年不客氣地把可樂全倒在浩的外套上。
浩不高興地檢視著身上的咖啡色污跡,然後把傘留給我,自己一個人消失在診所大門的另一邊。

   深咖啡色的透明液體在雨水的沖刷中漸漸變淡。
   我回頭,對著少年微笑。

這個小小的報復,突然令我恢復了一點點的心理平衡。
雖然在下雨,但是現在一點也不會讓我覺得孤單。

「……等了很久?」我盡量找了個話題。
「還好。」少年並沒有太在意剛才所犧牲的可樂,一直凝視著我的臉。

「……昨晚睡得好嗎?」我再次握緊手上的雨傘。仿佛那上面還殘留著浩的體溫。
「還不錯。」少年把雨傘往左轉過45度。

「嗯……我剛從停車場那邊過來。」我挑了最接近的時間點開始説明。
「昨天去電影院我們可是坐公車。」少年在跟我玩掃雷遊戲。


   真希望我沒踩中他的地雷。

「嗯……有人載了我一程。」我不喜歡撒謊。但也不喜歡直接。
「有人被我潑了可樂。」少年繼續把玩著文字。

「他是我大學時期的學長。」我更加努力地避開關於今天早上的事情。
「那麼是認識超過十年了。」少年的數學成績……大概不錯。

   原來已經十幾年了。
   我人生的三分之一。

 

「……我倒是沒有這樣精確地算過。」我看了看馬路上漸漸增多的車輛,再回頭看著少年。
「……」少年沉默著。等待著我下一句臺詞。


   我很想說——浩,是我的朋友。
   但當由葉這兩個字出現在我的邏輯中,『朋友』這兩個字,就會馬上被覆蓋為『由葉的戀人』。

「我……、唉。」我深深地吐出一口氣。


   我很想坦白。
   這八年以來,在我的心中一直浮現,卻沒辦法表達的『迷失』。

由葉。
我仿佛覺得現在站在我眼前的就是你——活生生的你。

由葉。

   有時候,我就像一個人站在最高的懸崖邊。
   沒有人看見我。

   就算我跳下去,跌得粉身碎骨,也沒有人聽見。

 

「我……」


但現在,有那麼一個人站在我面前。
他熱切地凝望著我。他期待著我對他說任何一句話。

「我……」我冷靜下來,平靜地望著少年:「昨晚……我在他的家過夜。」

   恭喜你。少年。
   地雷爆炸了。

 

「……」少年把傘往右轉九十度,陷入了沉思。


   雨點依然瀟灑地敲打著世界。

「今天的雨可能不會停了。葉航。」說完,少年突然意識到些什麼,沉默了三秒鐘。
「……」我被動地等待宣判。

「有時候我會想象,這些雨滴在天上漂浮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然後我在想,那些沒有降落下來的雨滴,會變成彩虹吧。」

   少年擡起頭,越過我、望著我背後的世界。


「那些到達了地面的雨滴,也終有一天可以回到天上。葉航——真希望我能像雨滴那樣,能到達你的心,明白你的想法。」

   少年緩緩地吐出了一口氣,歪著頭,看著我。


「如果我是雨的話,就能像把兩端的天與地相連一般——連接起人的心吧。」

 

   我已經抓不穩雨傘了。
   我好想丟下所有的重量,融入這場灰色的雨中。

少年把雨傘收起,擱在診所的大門旁。

他抽掉我手上的傘,丟到水泥地上。他拿走我的公式包,放在自己草綠色的傘旁。

 

   他握起我的右手,將我拉入了雨中——

 

在風雨之中的十八歲少年,對我伸出雙手,將我容納進入他的小小世界。

 

雨點敲打在他的臉上,落在我的肩膀上。
我們互相擁抱、交換著彼此的體溫、感受著彼此的溫暖。


   我想吻他。


我低下頭,像個初學者那樣笨拙地尋找著他的唇,卻撞上了他的鼻子。
他『哈哈哈哈』地笑著,輕輕地捏我的腰以示警告。

   這棵小草,真的很可愛。

 

眼眶溼了。
我仿佛有了勇氣去原諒自己過去的一切懦弱和自私。

 

   我不是頽廢的貴族。
   我只是一個寂寞的男人,用著最寂寞的方法來得到他人關心的傻葉航。

 

少年緩緩地靠近。小心翼翼地讓他的鼻尖,貼上我的鼻尖。
感受著雨滴的重量、交換著彼此的呼吸。


他的手,和我的手,十指交合。
我閉上眼睛,和他一同接受這場雨的洗禮。


   雨點依然瀟灑地敲打著世界。


在這渾濁的世界,

我終于呼吸到絕對純淨的空氣。

 

 

You Can Still Be Free。
由葉,你是否依然自在。

 

 

雨 - RAIN -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