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呼吸。 CASE 7 - 傷 - KIZU

Submitted by sdx on Fri, 2006-06-23 00:00

 

無責任提要:

雨。
因為有雨,這個世界才有森林。
----------------------

 

+ +
5.02

 

7:05 AM
衣服變得沉重。體溫漸漸和雨水融合。
我閉著雙眼,微笑著、感受著自己漸漸失去體溫的肢體。


   忘記了這個世界。

   短暫地——

 

「葉航。」浩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背後。

 

   ——沙、沙沙、沙沙沙……

 

我微微地張開眼睛,跟少年拉開一點點距離。
然後我轉身,呆滯地望著,這今早還調戲過我的男人。

 

「……浩。」

 

   我知道,我一早就知道。
   我對這個男人,有一種特別的依戀。

 

「把傘留給你了,結果你不要是嗎?」浩踢開水泥地上那把咖啡色的傘。
「……」我聼著傘碰到地面而發出的細小悲鳴,苦笑著。


   雨的阻隔下,浩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微怒。

浩沉默地望著我。
我望著他,沒有說一句話。


   雨點降落的聲音,充滿了我的世界。背後的少年,仿佛消失了一般。


「你就是那麼討厭我嗎?」浩並不會憐惜一樣死物。但我會。
「……我沒有討厭你。」我說的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

   但我連自己的生命也可以拿來撒謊了,
   浩早已不再相信我了吧。

 

「那你為什麼不承認你喜歡我。」浩犀利的目光和字句,仿佛是一支箭、穿透了我的心。
「……」我感覺著胸口的刺痛,又一次無力地低頭,「那你呢?我可以在你身上期待些什麼?」


   他和我,都見過什麼叫做死亡。
   他和我,都明白有些人走了,就不會回來。

   他和我,都成為了心理專家,卻在私底下,發生過無數次曖昧。

 

「你期待的東西太多了。」浩彎下腰,撿起那把咖啡色的傘。
「……你太吝惜了。」我反駁著、望著天上飄下的雨點,雨點之下的浩,「我不可能一直這樣假裝著沒所謂,跟一個不會為我付出的男人上床。」


   我可以千依百順地留在浩身邊,只要他付出一點點關心。
   我可以無條件地接受浩,只要他願意讓我自由。

「你要我為你付出什麼?你以為自己什麼也不用說,我就能聰明地設想到一切嗎?」浩收起了雨傘,擱在牆邊。

「……我的確不想你知道我要的是什麼。但起碼,你一直都知道我根本不想要這種不正常的關係吧!也許你可以把做愛看成一種遊戲、
一種消遣——但我不行……!」

   我一直都在想,為什麼做愛之後我會那麼痛苦、我會那麼恨自己這樣毫無節操。
   然後越是怨恨,就越是離不開浩的掌心。

 

   眼前是地獄,背後是天堂?

 

「……」浩握緊拳頭,一拳打在右邊的牆上:「我從來沒有把它當作一種遊戲。」
「天知道什麼時候你會『厭倦』。」雨中的我,冷眼望著這高傲的男人。


   【我的確很累了。】四天前的那個晚上,我真的在想自己會過勞死。
   【你不愛我了嗎?】浩說的話,既諷刺,又傷人。

   【……已經不是愛不愛的問題了。】我已經不會再等他明白我的任何可能了。
   【那就直至我厭倦為止。】他那晚說這句話的時候,是那樣深刻地凝視著我,
   那樣地充滿了殺氣。


   那樣地,令我的心,停止呼吸。

我自虐地笑了,仿佛這些事情早就被寫上新聞、早就變成毫無價值的黑色墨水了。
浩帶著同樣充滿殺氣的眼神,往前跨了幾步、然後一拳打在我臉上。

   受到衝擊的我側身倒在地上,濺起了一身灰色的水花。
   少年再也無法旁觀,在地上抄起一塊石頭,往浩的臉丟去。

 

浩沒能避開,一道血痕清晰地划在他左臉上。
看著他臉上的傷口所流出的血液,我的臉所受的痛變得更加刻骨銘心。

 

   浩完全沒有理會少年的攻擊,沉默地看著我、對著我冷笑。

 

「很好。今晚你不用出現在我的房間了。葉航。」浩一個180度轉身,霎那間便奪走了我辯解的可能。
「……」我聼著那不可能再打開的門,沉重地在我面前關上。

 

   我年紀不小了。
   我的心已經痛了十年,不想再痛了。

 

這是一個有錢就能買到想要的東西的物質世界。
可以在瞬間擁有全世界,也可以在一霎那變得一無所有。

 

如果我現在感覺到失去了什麼,那麼其實——
也許我曾經,擁有過什麼吧。

 

   你說是不是?
   我的浩。

 

 

+ +
5.03

 


聼著洗衣機轉動的聲音,我的思緒又從剛才的那場雨,回到了現在。
已經過了半個小時。可我還是沒有心情去想任何事情。

少年乖乖地洗了個澡,換了我借給他的衣服,在客廳的沙發讀著我的藏書。
可以的話,我不想他進我房間。

 

自從浩打斷我唯一解脫的時刻開始,我就知道自己會忍不住對他說出不想開口的話。
然後,就變成了這樣。

 

   我的體溫還沒恢復,手依然那麼冰冷。

 

我擦了擦眼睛,告訴自己要振作。
然後我深深地吸了口氣,離開了洗衣房,走出了客廳。


少年沒有回頭看我。

我去拿了個杯子,為他倒了杯熱茶,放在他背後的白色餐桌上。
這個單人套房的客廳不算小,可是我實在沒有那種雅興去買一個不可能用得上的茶几來佈置這根本不被我認為是家的地方。

來到這裡之後,算是特別添置的,只有一臺電腦和一個大書桌來放我的紙張和文件。
浩不曾來過這裡。

他每次到了門前,我都堅決不讓他進來。
在幾乎想要威脅他說我會自殺的那種眼神之下,浩的確沒有侵佔過這塊地方。

 

「……洗衣機會把衣服烘乾。」我看著牆壁,仿佛牆上會出現由葉的臉。
「……」少年沉默不語。

「我請假了,想回房間休息一下。你走的時候把鐵門關上就可以了。」除了這幾句交待,我實在沒有力氣去想其他的臺詞。
「……葉航……」少年在我離開的時候叫住了我。

「你沒錯。不用放在心上。」真好笑,我連自己也無法安慰卻想安慰起別人了。

   有點好奇現在少年臉上有怎樣的表情。
   但我始終沒有回頭。

 

沒讓少年反應過來,我就逃入了房間。
反鎖著門。

 

   看著床頭上的相框,勉強支撐到現在的我,終于崩潰了。

 

照片中的我和浩,搭著肩膀,在陽光下對著我們最愛的攝影師由葉愉快地微笑。
十年前,浩跟由葉認識的第一天。

 

   這也是為何我無法丟棄這張照片的唯一一個理由。

 

再一次被我摔壞的相框。 想撕成碎片卻連看也不敢看的照片。
側身倒在藍色單人床上的我。用被子蓋住的眼睛。


   我想哭。我沒在哭。
   我不想笑。卻突然覺得一切很好笑。


He fell in love as if I was only a passenger。
他愛上了由葉,而我只是個路人。

 


CASE 7 - 傷 - KIZU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