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呼吸。 CASE 8 - 訣 - CLOSER

Submitted by sdx on Tue, 2006-07-11 00:00

無責任提要:


拒絕,和被拒絕的唯一分別。
就是拒絕的人,早已決心將過去的一切化零,而被拒絕的人,注定要帶著過去和悲憤離開。

* * *
邏輯上,『拒絕』和『失去』毫無關聯。
但感情上,這卻像是一面鏡子。


鏡子中所看見的是拒絕,
靈魂所感受的,是失去。

這是一道永恆不變的對等式。
--------------------------

 

■。Day 6

 

2:00 AM。
我聽見烏鴉在靜寂中的乾啞叫聲。


身體被埋入了某種土壤之下。
從土壤的另一邊傳來細小而緩慢的腳步聲。

                  一陣風吹響了遠處的風鈴。
                  有人趕走了那隻孤單的烏鴉。


風的寒冷,仿佛能透過泥土,拂在我臉上。

                  黑暗。
                  安靜得令人發狂。

有一雙手突然穿越了土壤,冰一般的手指包圍著我的脖子。
我講不出一句話。喉嚨就像被火燒一樣熾熱。

                  你要殺我嗎……?


我等待著。
等待著那雙手,將我的脖子扭斷。

可突然,另一雙溫熱的手撫摸著我的胸口,然後撕開了我的上衣。
我痛苦地仰起頭,想要拒絕想起這個人的名字。

                  【我從來沒有把它當作一種遊戲。】

「……!」我張開嘴,幾乎要喊出他的名字。

                  【你期待的東西太多了。】

我凍醒了。


玻璃窗外,雨的聲音將我拉回了現實。
乾涸的喉嚨非常難過。
呼出來的空氣是乾熱的,可全身冷得在發抖。

                  我是發燒了吧。


我並不討厭生病。

想稍微賴床一陣卻發現腰很疼。
怎麼睡都不舒服。

在床上掙扎了一番,最後才爬起床,用電子郵件送了一封請假條出去。
接下來,在客廳倒了杯水,抓起一些叫做『藥』的白色粒狀物吞下。

                  我並不討厭生病。


經過餐桌的時候,我才發現少年留下的紙條。

  【 給我可愛的葉航:

                  原本只是想在上課之前來見你,沒想到卻遇上那麼震撼的一幕。
                  很抱歉。不能跟你親自說再見。

                  上次你請了我吃雪糕,這次我也請你吃一口。

                  (畫得不好看你可以笑但是不能抱怨! 屮 =  -  =)

                  BY 已經逃去小草星的謎之少年  】

「嗯……小草星少年。」我寂寞地笑了笑。

                  少年的字,並不是工整的類型。潦草的字跡看起來有種灑脫的感覺。
                  就像他的個性一樣活潑。

突然狠想見他……
最近我真的太寂寞了吧。


才剛放下紙條,就看見少年昨天所坐的沙發上,放著疊好的衣服。
我往前走了幾步,摸著少年曾經疊過的衣服,仿佛能看見那棵小草的微笑。

「少年。對我太好,也是會很危險的。」拿起杯子,把最後一滴水喝進肚子。


站在走廊,背靠著牆,看著臥室的門空蕩地敞開著。
走廊的燈下,只有我一個人的影子。

                  另一種寂寞的輪廓。

+ +
6.01


早上十點的時候,雨停了。
窗外很晴朗。

我坐在飯桌前,看著桌子上熱騰騰的方便麵和一雙木筷子。
久久都沒有食慾。

於是我回到冰箱,隨手拿了一個盒裝的牛奶,卻又放下。

                  白色的液體 + 男人的手 = ……


「……」把手背壓在自己發燙的額上,這個時候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聯想力。

室內的熱氣感覺很不舒服。
正想說不如到門外透透氣,卻發現『少年』和『浩』站在門外面對面地僵持不下。

「……Hello?」我猶豫了一陣,把右手舉到肩膀前擺出半個『HI』的姿勢。
門外的一大一小看了我一眼之後又開始互相仇視。

「……」我皺起眉動手關門。

「慢著。」浩轉過頭。
「等一下!」少年的手快被我的門夾到。

「……幹嘛?」我望著他們兩人,矛盾地斟酌著自己該禮貌點還是該強硬些。
「我能進來吧?」少年還沒等我回話就已經鑽進門縫。

我側身讓少年進了客廳,然後冷淡地回頭看門外的浩。

「……」看到浩左臉上的暗紅色傷痕的剎那,我突然心頭一震。
「……」浩嚴肅地皺著眉頭。臉上的表情多少帶著點男人的嫉妒。

                  ……男人的嫉妒啊。

「……我可以進來嗎?」浩最終還是敗給了沉默。


                  今天的世界怎麼有點反常。

「我不覺得今天會有例外。」我坦白地抬起頭,看著浩。
「……是嗎?」浩苦笑了一下,眼中的神色帶著點滄桑的感覺。

                  十年了。那總是溫暖地對我微笑,像樹蔭般存在的學長已經不在了。

「……別來找我了。」我把肩膀挨在門上,昏厥的感覺讓我的視線變得昏暗。
「我知道。」浩他似乎還記得昨天命令我消失的是他自己。


                  ……現在,卻又登門拜訪。

「不想來就別來。」我低下頭,才發現浩的手上有一袋早餐。
「想和事實永遠是兩回事。」浩舉起手中的袋子,露出一抹早晨的微笑:「早安。病人。」

                  浩,你真讓我受寵若驚。

「……」我呆愣地看著浩的微笑,竟然有一種臉紅的衝動。
「這東西我就交給你了。」浩握起我的手,沉默著,凝望著。


                  我已經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看到過這種眼神。
                  這種單純不帶壓力的輕爽視線——

「浩學長……」我望入浩的雙眼,感傷地笑了。一種淡淡的悲傷漸漸透過浩的體溫傳達到我的心靈。
「……」浩低下頭,輕輕地靠近了一些:「……什麼事?葉航小學弟。」


                  浩。我不快樂。
                  就算你如此親切地對我微笑,我依然心如刀割。

「……想和事實的確是兩回事。而現在的事實是,我必須讓你走。」

                  浩平靜地望著我。
                  門縫變得越來越窄,直至完全關上。


他沒說一句話。
靜靜地看著我消失在他的世界。

+ +
6.02

十分鐘以後。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少年在冰箱和爐前一來一回。

我手中的茶,已經冷掉了。

「葉航。你想吃什麼?」少年斟酌了半天,最後還是打算問問主人的意見。
「……過來。」我把杯子放在左邊的飯桌上,對少年伸出左手。

                  少年回以一個充滿陽光的微笑。

站在跟前的十八歲少年,一個比記憶中的十九歲由葉更加年輕的少年。
我伸出雙手抱住少年的腰,將自己的臉貼在他的襯衣上。

他的手腕帶著清淡的草香。
他的手指輕輕按摩著我因為高溫而變得沉重的腦袋。

「葉航,你想要吃掉我嗎?」少年似乎聽見我的肚子在悲鳴。

我輕輕笑了笑。


Have a Nice Day。
病人是很寂寞的。


CASE 8 - 訣 - the door is closed.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