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呼吸。 CASE 9 - 墳 - GRACE

Submitted by sdx on Thu, 2006-08-03 00:00

 

無責任提要:


我很快樂。
真的曾經很快樂。
有一個可愛的弟弟,還有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學長。

但我們三人的故事沒有在那裡結束。

真羡慕一些故事中的人。可以讓故事結束在一個完美的時刻。

不需要去在乎,這個世界上。
其實有很多生離死別。
---------------


+ +
6.03

由葉。
我曾經拿起你那蒼白的手,深深地咬下去。
吸吮著你的氣味。

因為我是這樣地嫉妒你。又愛你。

但我沒能咬出血來。
醫生說,已經太晚了。 浩,默不作聲地邁出了白色的房間。


                        It’s too late。

這算什麼?

數不清的白色綳帶,染滿了暗紅的血跡。
讓我看看你的傷痕吧。

然後,總有一天,我也要遍體鱗傷地爬到你身邊。

                        Fair Enough。
                        總算公平吧?

「葉航?」從早上一直陪我到晚上的少年把頭鑽進浴室。
手中的剃刀已經擧到來者面前,我皺起眉頭,觀察著來人。

                        不是他。


「呃——!」門外的少年見我裸著下半身,急忙把視線轉向走廊。
「……等我一下吧。」我把剃刀收回。

                        浴室的地面上,還有些碎毛。
                        是被我削下來的。

「……為什麼要這樣做?」少年雖然想看,卻不敢看。
「沒有原因的習慣。」我繼續著手中的動作,「嗯……雖然最初並不情願。」

                        我望著鏡子那邊的那個男人。
                        不予置評。


「……葉航。」少年斜著眼睛偷偷瞄著我。
「怎麼?」我悠閒地說。「要看的話,在這裡我倒是沒所謂。」

                        只要不見血,也不算是什麼恐怖的事情。

「……又是那個人。」少年的表情一半是嫉妒、一半是憤怒。
「嗯。又是那個男人。」我笑笑。低頭看著手中沉默的刀刃。

                        做這樣的事情的時候,提起他,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我放下剃刀。
用清水沖走我的淚。還有下身的白色泡沫。

「……你覺得,他愛我嗎?」
少年愣住,最後無奈地搖搖頭,「——愛。他愛你。」


                        由葉。
                        他愛的,只有你。

我換上衣服,無力地笑笑。「他會這麼回答嗎?」
「……」少年鎖著眉,「那是你希望的答案?」


我沉默著,看著少年,想著由葉。
「——葉航?」

我伸出手,將少年壓到走廊的墻邊。聞著他脖子上的香水氣味。
「……?」少年的身體順著牆壁、滑到地上。

我順著少年滑落的速度,一點又一點地將少年壓住。
我把頭埋在少年的腿間,把手伸向他的腰。

「……!」少年臉色頓時變了。
「已經……不是第一次?」我笑了。

在混亂的掙扎和壓制之中,
將少年的長褲一點、又一點、逐步地、緩慢地、用著令人心跳、妄想的速度扯下。

「——、……——!」少年將自己的聲音完全淹沒。
誰也不會聽到你的呼喊。

                        這樣好嗎?

                        明明是最信賴的親人,
                        為什麼在自己最脆弱的時候,成為最想逃避、最想傷害的對象?

「噢,看見了。照顧得很好啊。」咬下去的話,他會有怎樣可愛的反應?
「……」少年舉起手臂把我的肩膀推開。「……一點也不好!」

                        好不容易覺得不要緊的事情,
                        其實,還是一直放不開。自欺欺人。


「就算你不討厭我。也不可能會覺得這是正常的行為吧?」

                        我離開了少年,站在走廊的另一邊。

「他卻可以做著這樣的事情,還覺得這樣很正常。」

                        我聽著少年憤怒地槌著牆壁的聲音,自虐地笑了。


「更加異常的是。我還是想見他。現在、馬上、立刻。想見得不得了。」

                        那個死心眼,濫用暴力又自私得欠扁的男人。


主動去接近一個人,難免會有些不純潔的目的。
我的確從不抵抗他的進攻。

                        我的内心,又何嘗不是有些不能說出口的邪念。


這樣的相處方式,的確有點脫軌了。

邪念也好,不純潔的目的也好,再進一步的禁忌也好。
在一起的時候多少帶點邪惡的心情,就能輕易地抛開理性,允許自己墮落。

 

安靜下來的幾分鈡之後。
我斟了杯綠茶,遞到還坐在走廊上的少年眼前。

他安靜地抬起頭,帶著微怒的表情,看著我。

「葉航……我想原諒你。但我想不到理由。」灰暗的表情,灰暗的聲音。
「……我不需要你的原諒。你需要。」我把杯子放在他身邊。

                        一個他看得見的角落。

「……」少年咬著唇,「我還是很喜歡你。」

                        我沉默了數秒。

「別想太多。晚安。」我轉身,進了臥室。

關上了燈,爬上了床。
門還開著。

                        要毀滅一段關係。仿佛就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但我做不到那種殘忍。

                        暫時。


■。Day 7

4:00 AM。
我聽見烏鴉在靜寂中的乾啞叫聲。


身體被埋入了某种土壤之下。
從土壤的另一邊傳來細小而緩慢的腳步聲。

                        一陣風吹響了遠處的風鈴。
                        有人趕走了那隻孤單的烏鴉。


風的寒冷,仿佛能透過泥土,拂在我臉上。

                        黑暗。
                        安靜得令人發狂。

有一雙手突然穿越了土壤,將我拉出泥土。
看見光亮的那一刹那,黑色的羽毛,從空中降落下來。

一棟被荊棘包圍的城堡出現在我眼前。
背後,我聽見野獸逼近的腳步聲。


而當我轉身過去,我卻看到了一面鏡子。
鏡子中的我,是一只飢渴的野獸。

                        同一個夢,可以有很多種版本。

我沉默地睜開了眼睛。
側頭看著身旁少年的無辜睡臉。

                        我是不是有點過分?

 

+ +
7.01

 

早上六點的時候,我叫醒了少年。
把他帶到一個很荒蕪的地方。


路上我什麼話都沒說。

正確來說,是他一直跟著我。
我們兩個很有默契地、走走停停,走走又停停。

在目的地。
我看見一個男人坐在由葉墳前的石階上。
像是睡著了。

他的腳邊,堆滿了白菸的屍體。
背後,是白色的十字架。


                        就這樣抽到死吧。
                        我敬愛的學長。

「他,是我弟弟的戀人。」


                        遠處的那個男人,沒有絲毫動靜。
                        能這樣睡在荒蕪的墓地,還真是不簡單。

「……你知道他會來這裡?」少年挑起了眉。
「怎麼可能。」知道的話,我就不會來了。

                        他今天,不應該來這裡。

「那裡的,是誰?」少年平淡地問著。
「由葉。我弟弟。」


                        一個男人,還有一個死人的墓碑。
                        戀人死了,到底是不是等於恢復單身。

「……葉航,你也真是個危險人物。」少年繼續平淡地說著。
「還好。」遠遠比不上浩。


                        早晨的陽光、陰涼的風。
                        我和少年,站在這了無人煙的地方,聊天。

「由葉是一個怎樣的人?」少年望著那塊石碑。
「我唯一的弟弟。」形容詞的話,我只想到『唯一』這個詞了。

                        ONLY。
                        世上獨一。

「那另外一位呢?」
「……路人。」


                        過了十年,我跟他,又回到絕緣點。

真不甘心。
真想馬上走上前去,狠狠地賞他一巴掌,徹底地叫醒他。

問他為什麼不去買個棺材,
直接睡在由葉身邊。

                        跟我上床但又維持著『兄長』禮儀的態度。

腐爛透頂。
竟然還帶著那不負責任的微笑和命令、無視一切後果、跟我做愛。

                        死心眼、濫用暴力、又自私得欠扁的男人!


什麼時候,當他的菸像白雪般蓋滿整個墓地,
而我也成了一具屍體的時候。

或許。
他才終于承認,其實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我幸福。

 

April 2nd。
四月二日。由葉走了。


Have a Nice Day。
一個睡著的男人。一個死人的墓碑。


+ +
7.02

早晨。陰天。
飽經風霜的站牌。帶著黃色斑點的鉄柱,有點傾斜。
站在這裡已經十分鈡,路過的車子,沒有一輛停下。

「你以為你會等他。」少年抬起頭,望著灰色的天空。
「……不會再等了——不會。」我下意識地握了握拳頭。

                        我從來沒有說過要等他。也沒有想過自己到底在等什麼。
                        日子一天過了又一天,心中所剩餘的期待一個又一個地減少。

                        最後,萎縮成一粒塵埃。


地面,出現了幾個黑點。然後瞬間,佈滿在四周。
我將少年的肩膀拉近,將自己脫下的外套當作臨時帳篷。

[i]                        ——沙、沙沙……[/i]

「耶。這種方法……」少年舉起一只手,握住外套的一角。
我審視著雨勢:「嗯。不過這恐怕不能維持太久。」

                        車還沒來。
                        我已經覺得雙手有點無力了。

「不知道他醒了沒?真讓人在意……」少年自言自語道。
「……」我沉默了。

                        墓地就在我背後,可是我不能回頭。


「葉航?你的臉色很不好——」少年歪過頭。
「光線問題吧。」一想起背後的那個男人,胸口就覺得難受。

                        雨天。灰蒙蒙的日子。
                        最配合傷感的氣氛。就像是另一個浩,沉重地壓在我心頭。

「葉航——?」
「……沒事。」假裝著冷漠,把整個心給凍結起來。

                        雪。
                        總是沉默地降落。
                        當窗外蓋滿了白色。
                        以前從沒留心的街道的顔色,再也想不起來了。


                        整齊規律的輪廓。白色的街道。
                        是有點浪漫,是有點美麗。

                        卻再也看不見真實的模樣。

昨晚的『未遂事件』,少年和我,絕口不提。
這種沉默卻讓我想到。

我和浩之間的裂痕,是不是也是這樣漸漸變得深不可測。


He walks in the white city.
他行走在白色城市中。

Snow falls upon him, covering his head and shoulders.
雪的降落,蓋上了他的頭和肩膀。


People stop and watch the snow man pass by.
人們停下,望著,和這雪人擦肩而過。
Children turn and run and laugh.
小孩們回頭看看他,笑著,跑掉了。
He keeps walking.
他繼續行走著。

He never knows what white is about.
他從來不知道什麼是白色。
He is blind.
他什麼都看不見。

There is no snow in his heart.
他的心中從未下雪。

Have a Nice Day。
由葉,再見。

 

CASE 9 - 墳 - GRACE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