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呼吸。 CASE 10 - 零 - NOTHINGNESS

Submitted by sdx on Mon, 2006-08-28 00:00

無責任提要: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
始終,還是生,和死。
--------------------

 


■。Day 8

 


有點冷的風。灰藍色天空的下方,是冷清的街道。
我望著遠處。

沉思。苦思。


                        古老的爵士樂。深褐色的牆壁。地毯上的血跡。
                        歐洲風格的裝飾畫。迂回曲折的走廊。

                        那是我以前的家。

 

                        淩晨,四點。


在公寓的走廊上,望著外面這一成不變的世界。
真希望能看穿些什麼。

                        少年昨天,離開墓地之後,就不見蹤影了。


給一點時間。一個人獨處。

                        我不抽菸。
                        雖然這種氣氛,會讓我想到浩的菸草在我眼前飄過的畫面。

                        妄想。

 

舉起左手,伸進遠方的深藍色。天空上,沒有我的影子。

 

                        這就是,妄想。

 

+ +
8.01

 

三個小時後,動身,下樓。

 

七點的陽光,灑在熟悉的街道上。
手中的黑色公事包,算是很輕。

 

                        空氣很清涼。
                        但每一口的呼吸,依然那麼沉重。

 

身邊經過的車子,劃破一陣陣風聲。
似乎很瀟灑。


但只要失誤一次,就是廢鐵了。


                        由葉的那次車禍。
                        報告上說他體内的酒精含量超過標準。

                        我看著白紙上的黑字。一點感覺也沒有。
                        浩當下就搶過來,看也沒看就撕掉了。

 

真要追究起來,會沒完沒了。

 

在診所的正門旁,浩右手插進褲袋,左手拿著菸。
等著我過去。

「早安。」他微笑著,把菸放下。
「……早。」我在他半徑兩米左右的地方停下。深呼吸。

                        菸的味道,遲來了兩秒鐘。

「我拿了三天假。」浩這樣說完後,又吸了一口菸。 「——你會想我嗎?」
「——不會。」

                        我側身,背靠著牆,躲著迎面飄來的白煙。

 

浩笑了。
轉身、橫跨一步、擋住我眼前的街景。

 

「三天可以發生很多事情。」浩臉上的鬍渣,有種古典男人的味道。
「……你是在要挾我?」我不客氣地瞪著眼前的男人。


                        帶著紅光的菸頭擦過我右側的頭髮。
                        在墻上點下一個灰色的烙印。

                        烙印。

 

「我是在擔心你——我走了。」浩舉起右手把我的頭狠狠按下。
「!?……」我摸著差點斷掉的脖子。抬起頭。


浩的臉,卻什麼表情也沒有。

                        什麼也沒有。

 

浩把右手插進口袋、轉身。
我跨前一步,左手掐住浩的右臂。


他回頭。
我低頭。

我沉默。
他更沉默。


                        聲音,消失在充滿噪音的城市中。

 

我鬆手了。
浩自由了。

 

                        一個很符合邏輯的鏡頭。

 

浩離開的背影漸漸被人海遮過。看不見了。
我似乎,無動於衷。

 

 

菸的味道,被風吹散了。
把肩膀依在墻上。全身乏力。

 

脖子很疼。心臟也是。

 

                        我這廢物。

 

菸。浩。


浩。由葉。


由葉……

少年。

 

 

Have a Nice Day。
葉航。

 

 

+ +
8.02

 

他,坐在人群中。
一動也不動。

黑色的帽子下,是一張沉默的臉。
白色的線從雙耳垂下,最後收進口袋。

雙手放在兩側,握著木凳的邊緣。

一次又一次地看著手錶。
一次又一次地轉頭,看著車子飛快地閃過。

二十分鍾之後。他站起。
看見了對面的人行道上,拿著兩杯可樂的我。

 

他突然衝進人群中。
飛快地橫過馬路,躍過地上的報紙,撲進我的懷裡。

 


時間。
下午一點整。


                        感人的、重逢——?

 

+ +
8.03

 

酒店。
整潔的雙人床。

我拉上窗簾。將陽光切斷。
少年脫掉外套,把多餘的東西放到角落的圓桌上。轉身倒在咖啡色的床上。


淡黃色的燈光,照在他臉上。
有點模糊的輪廓。


「常來這種地方?」我解下領帶。
「十二年前吧。」他張開眼睛,望著天花板,「爸爸以前常常住在酒店。習慣了。」

                        18 – 12 = 六歲 +  酒店 + 父親 = ?

 

「……」我握著手中的領帶,沉默。
少年『噗』一聲地笑了。「葉航的聯想真可愛。」

 

「……」汗啊。這小子果然超敏銳。
「爸爸是個很正經的人。」他眨了眨眼睛。「他總是住在同一種樣式的房間。有時候我也會在那裡過夜。媽咪也常常把我帶到那裡去見他。」

 

                        母親 + 小孩 + 酒店 + 父親 = ?

 

「八歲之後,爸爸沒有再長期住在酒店了。不過,每次來到酒店,都讓我感覺到一種爸爸的味道。我很喜歡這些地方。」他輕然地淡笑著。


                        ……奇特品味的小子。

「有個叔叔喜歡上了爸爸——他們現在,一起住在郊外的某個角落。」少年往天花板伸出右手。
「……」我在床邊坐下,伸手摸摸他的頭髮。

                        寂寞的氣息。

 

「兩年前雙親的離婚,我沒有反對。爸爸跟叔叔的關係,我能理解,也很支持。但媽咪走了之後,現在是爸爸不在了。家裡一個人也沒有。」
他的手指在空中划了一條橫線。雙眼藏在黑影中。

「這幾個星期我情緒一直很顛覆。除了上學,就是把自己流放到外面的世界。」

                【        這個世界很普通。
                        因為普通,所以這個世界才封閉。每個人的心都被某种牆隔住。        】

「今天很難得地跟爸爸一起吃午餐。卻覺得很沒意思。」他自嘲地吐了一口氣。「他們很投契。而我一句話也插不上。很無聊。」
少年含住自己的無名指,用牙齒咬下一道痕跡。

                        有著什麼特殊意味的咬痕。

 

「嫁給我吧。葉航。」少年把手遞給我。
「……」我沉默著,拿起他的手,放到唇上。


                        完美的人。獨立的人。
                        『好孩子』。

 

不是被抛棄。
而是必須選擇離開——為了最親的人的幸福。為了讓最愛的人快樂。

 

草綠色的寂寞。

 

                        我知道這種感受。
                        最清楚不過了。

 

「不願意嗎?」少年繼續向我求婚。

                        沉寂的空氣,
                        令人無法呼吸。

 

我放下少年的手。
躺下。

 

深深地吻著,少年悲傷的話語。

 


                        由葉。
                        你愛不愛現在的葉航?

 

關上的門。
讓一切變得朦朧的燈光。

十八歲的小草少年。
不合規格的心理治療師葉航。


DO NOT DISTURB。
請勿打擾。

 

 

+ +
8.04

 

一個人。
傍晚。六點。

下了火車。
站在月臺上。看著漸漸昏暗的天。

這是我離開診所,失去蹤影的第五個小時。
還沒有四十八小時,不會有人來找我。

 

順著離去的痕跡,一路尋找著源頭。


                        我離家出走。已經三年了。

目的地。
一棟三層的古舊別墅。

很久沒有修剪過的雜草。有點生銹的鐵門。
佈滿塵埃的門把。

鑰匙奇跡般地還能用。
我順利地潛入了這棟被凍結的遺產。

沒有電。
沒有水。
沉澱已久的空氣。

我點起一支白色的蠟燭。
一個人,望著這應該很熟悉的地方。

沒有人了。

 

以前,浩還有來到別墅的外面。
一邊沉默地站著,一邊深刻地望著。

 

                        三年前離開的那天,
                        我什麼也沒帶走。


                        那時候被浩燒掉的AIDS病歷。藍本,是一份真實的記錄。
                        借給我這份病歷的那個人,去年九月開始,就失蹤了。

                        消失得非常徹底。
                        音訊全無。


                        他說,他曾經很喜歡我。只是我太遲鈍。

 

想著一些瑣碎事情的我,爬上了二樓,站在一扇草綠色的門前。
燭光下的影子,奇異地扭動著。


門的另一邊,就是由葉。


門後的世界,沒有想象中的黑色昆蟲屍體。
也沒有蜘蛛網。

預想以外的『乾淨』。

 

拉開窗簾,讓夜晚的月光和街燈的光灑進來。
蠟燭滅了。


                        沒有人了。

我倒在床上,抱著由葉專用的被子,自言自語。
一個人。


                        one night alone。

 

■。Day 9

 

八點。
陽光很刺眼。無論在地球哪個角落。

無所事事。翻身。繼續賴床。

 

由葉的房間擺滿了浩的禮物。
我望著那些鋪滿塵埃的東西,真不知該作何感想。

 

浩曾經帶我去朋友的酒吧,嘗試讓我融入他的玩樂世界。
但我,似乎是個圈子外的人。

手錶下的左碗,有一道暗紅色的線。
已經快五年了,還沒完全消失。

我當時二十七歲。
雙親還有由葉都不在了。


會來陪我的只有浩。


有天,浩在黃昏的時候來到。
而我正在切水果。

他越走越近。
扯住我的手就是要衝進由葉的房間。


爭執之中,浩把我的右手用皮帶固定在床架上。
而我,握著手中的水果刀想把皮帶割斷結果一刀砍中了手腕。

浩擅自給我做的緊急處理,用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完全止血。
在浴室,我倒在他懷裡,第一次知道這種暗紅色的液體原來也有那麼強烈的存在感。

之後的大半年,他對我很溫柔。
帶我去我想去的地方。陪我做我想做的事情。

                        或許這段曖昧期,能叫做『交往』吧。

 

但我並不是只有跟浩上床。
跟大學認識的同學也曾經有過幾個小時的交情。

 

包括曾經暗戀由葉的KZ。
世故。年紀輕輕就很成熟的年輕人——話不多。但很溫柔。

 

我並不特別喜歡男人。
但跟浩以外的男人上床,能稍微減輕被浩獨佔的壓力。


雖然,這讓浩一直很不高興。


HIV-positive。
那個人,曾經在食指割了一道傷口,問我要不要喝。

我想喝。
但這年輕的死神沒讓我這麼做。


                【        你真的特別遲鈍。
                        讓你這種失魂的人在街上跑太危險了。禍及蒼生啊。  】

我沉默。
他就開始說故事,似乎想安撫我。

 

他是我寂寞的時候的避風港。
會說很多故事的AIDS病患者。


最後,是他協助我離開浩。
條件是,只要我承諾,決不尋死。

                【        沒有必要為那個你要離開的人改變什麼,走過他身邊就好了。  】

                        ——這是他唯一的叮囑。

 

                        PERHAPS。
                        我是個信守諾言的人。

 

 

我等著日落。等著世界變得漆黑。
一邊復習積存的記憶,一邊喃喃自語。

 

窗外,什麼也沒有。

 

我笑了。

 

                        晚上,九點正。
                        葉航。失蹤第三十二小時。

 

Have a Nice Day。
由葉的床上,是血淋淋的寂寞。

 

                        two nights alone。

 

 

CASE 10 - 零 - NOTHINGNESS ※ 無責任字典:虛無,不存在。什麽都沒有。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