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呼吸。 CASE 11 - 沉 - WORDLESS

Submitted by sdx on Sat, 2006-09-16 00:00

無責任提要:

如果心是鐵做的。
那麼,就能簡單地沉到海底裡去了吧。
---------------------


■。DAY 10

今天。
行程表上,記錄著DAY OFF。

已經兩天沒有進食,缺水超過40個小時以上。
乾裂的嘴唇開始流血了。

 

大概是在故居逗留了太久。
變得有點想家了。

                        思念一些不存在的東西,
                        會讓靈魂越來越空。

我似乎空著一個外殼跑了出去。
回來的時候,只有一個更加殘舊的空殼。

至於靈魂……
我沒見過那種東西。

只能感覺,他站在很遠的一個角落。
低下頭,望著腳下的浪花。


                        已經中午了。
                        還是,沒有人。

不知道自己還想呆在這裡多久。
由葉的房間,鋪滿了名叫思念的塵埃。

 

窗外的陽光,真有點不太適合現在的心情。
點了點嘴唇,看著手指上,鮮紅的血跡。

 

每一個人的體内都有的顔色。
生存的證據。

 

+ +
10.01


二十四小時便利店的年輕人,很迷惑地看著我。
我不敢再微笑了,怕嘴唇再裂開。

他把我要的東西裝好,遞給我。「歡迎下次再來。」
「……」我琢磨著這句話,若有所思地離開了現場。

 

經過公園的時候,我找了張長凳坐下。
樹蔭下很涼快。

喝著一罐藍色的飲料,咬著一塊白色的麵包。
一個人。


下午一點正。
地上的光點,在微風中輕輕地搖擺。

我觀察了許久,最後。撿起了光圈中的一片金色的枯葉。
吹走上面的灰塵。仔細觀察著它的傷痕。


遠處有人起跑的聲音。

一陣風劃過我的指間。
手中的葉子,碎了,散落在地上。


                        為什麼,會是浩呢?

「好好照顧自己、是那麼難的事情嗎?」浩熟悉的呼吸頻率,又一次侵入了我的世界。
「……你怎麼會來這裡?」我平靜地看著地面。不想相信他在我眼前。

                        浩的腰,正對著我的下顎。
                        令人沉默的高度。

「那小子昨天從淩晨開始就打了二十次電話來煩我,還以為你被我軟禁。」浩哼了一聲,笑了。
「……」在酒店的房間不辭而別,的確不太好嗎?

                        剛說到這裡,浩的手電又響了。

「你煩不煩啊。我不想聽到你的聲音,你自己跟他講。」浩還沒講完就把手電甩到我面前。
「……嗯。」我接過陌生的金屬物,低下頭『喂』了一聲。

                        從浩的手電聽到小草少年的聲音……怎麼想都覺得是個奇跡。

『——葉航!!』
「……嗯。是我。」

                        浩移動了,坐在長凳的另一邊,伸出一只手擱在凳背上。


『那冷血動物果然把你軟禁了!』
「沒有。我在公園……我也不知道他會來找我。」偷偷看著浩的側臉。

                        浩望著遠處,沉默著。
                        為什麼在少年的想象中,我會被這個男人軟禁?

『在哪個公園?我馬上過來!』
「呃?你也坐火車過來了?」我緊張了一下,心虛地望著灰色的地面。

                        腳下,是深灰色的陰影。
                        還有枯葉的碎片。


『火車?葉航你到底跑去哪裡了?』
「……沒事。我只是來散心。」我買的是單程票。

                        原本的目的,說是『人間蒸發』,或許更恰當。

『真的沒事?』
「……我晚些會回來。不用擔心。」想有事也不行了。

                        浩就在我旁邊,虎視眈眈。


『葉航。快點回來。』
「嗯。不會讓你等太久的。」我笑笑,說了半句實話。

                        小草,再給我一點時間。


電話講完之後,我回頭,失神地望著坐在右邊的精神科醫生。
浩轉過頭來,沉默地看了看我手上的電話。

天氣很晴朗。
浩和我,滿臉都是男人的痕跡。


                        八年,的確是一段很長的日子。

「喝點水吧。又流血了。」浩終于接過手電,執著地消滅掉小草的來電痕跡。
「……嗯。沒事。好多了。」聽著風穿越葉叢的聲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都已經這樣了。
                        浩,還會因為小草的電話,來找我。

                        這是不是可以證明些什麼。


「沒事的話那就走吧。」浩把身子往前傾、離開了長凳。
「……去哪裡?」我望著浩的背影,難以沉默。

                        一條挂著數字牌的鑰匙淩空飛來。
                        我防禦式地伸出手擋住。


「酒店的地址也寫在上面了,浴室隨便你怎麼用。」往前走了一步的浩,回頭俯視著我。
「……」聽到『浴室』這個字眼,我反射性地抓起衣襟,聞了聞身上的汗味。

                        ……兩天,沒有換衣服。

「必要的東西我會去買。手電拿去。不准關機也不准弄丟。」
「……」好一個完美的跟蹤器。

「一個小時之後,在酒店還給我。」

然後。
浩得逞地笑了笑,揮手暫別。

然後。
我握著被留下的鑰匙和手電。舉起曾經割傷的手,確認現在的時間。


                        下午,一點十八分。

傷痕,藏在錶帶之下。
我似乎再次把自己的未來,交到這個男人的手上。

 

Have a Nice Day。
天氣,真的很晴朗。

 

+ +
10.02

 

溫熱的清水,有種微微的甜味。
灑下的水粒集合成雨點,沖洗著身體。

我望著透明玻璃外的世界,聆聽著水的頻率。

                        溫度適中。
                        很舒服。

一天,一次的親密接觸。

我換上浴袍,安靜地坐在床上。
不時還有些水珠順著頭髮滑落到脖子,有點冷。

想吃點什麼東西。
又餓了。

懶洋洋地趴倒在床上。
看著已經持續四十五分鐘沒有動靜的手電。

                        浩現在在哪裡,做著些什麼?

 

我拿起手電。無聊地查著通訊錄。
名單上的人寥寥幾個。

最後一行:

                        由葉


遲疑了十秒鐘。
按了『察看』。

                     【 由葉
                        聯係電話:
                        住址:                         】

 

我沉默地看著空白處。
試圖回想,那曾經和由葉一同呼吸的羅馬數字。

                        已經八年,沒能打通的號碼。

我寂寞地笑了。
手指移動著,想關機。

橄欖色的熒幕,卻浮出了幾行新鮮的文字。

                     【 葉航。

                        聯係電話,正確。
                        住址,沒寫。

                        備註:生日,0430。 】

我皺起眉頭。
視線離不開屏幕。


                        浩,你到底……在想什麼?


+ +
10.03

酒店的房間。

下午。二點十八分零秒。
約定的,時刻。

我坐在床上,頭挨著牆。手上握著,浩的手電。
心情很複雜。


如果我不認識小草,小草沒發現我失蹤,浩沒找到我,我沒看到通訊錄。
我現在,又會在做些什麼。

                        現在這樣的結果,會比較好嗎?

 

二十秒之後。
浩,來電了。

 

「……嗯。」我沉重地吐了口氣。
『……』對方沉默了十秒鐘。『——你真的沒關機。』

                        算是吧。

「……不知道。」本來是想關的。只是按錯了。
『不問我在哪裡嗎?』浩似乎笑了。


                        我不想知道。

「……你知道自己在哪裡就好。」更不想過問。
『葉航。這真是冷漠的回答。』

                        冷漠嗎?我。

「彼此彼此。」
『……是嗎?我很冷漠。』


                        不是。

「你很殘忍。」
『……』浩沉默了一陣。『這個世界,誰不殘忍呢?』

                        有時候,真的很好奇。這冷血的男人,怎麼會是醫生。

「……誰又不殘忍呢?」我灰暗地反問著。
『……』手電的那一邊,又是熟悉的沉默。


                     【 我無法傳達我自己
                        從何說起
                        要如何翻譯我愛你
                        寂寞不已                        】

「浩……」我寂寞地嘆息著。
『怎麼?』浩,有在認真地聽嗎?


                     【 我也想  能與你  搭起橋樑  建立默契
                        卻詞不達意                        】

「沒什麼了。」沒有終點的省略號。
手電那頭的浩又笑了,『那就等見面再說吧。』


「……嗯。」我吐了一個單音,聽著對方掛電話的聲音。
並不是毫無感覺。只是沒什麼知覺了。

放下了手。手電也跟著墜落在床褥上。
一個人。

 

                        浩,我到底……又該想些什麼?

 

+ +
10.04

 

酒店的門,傳來了三下敲門聲。
已經沉默了三十分鐘的我爬下了床,開門。


門外的浩,嚴肅地看著我。
嚴肅地微笑了。

穿著白色浴袍的我退後了一步,沉默地讓出了一點空間。
浩筆直地凝望著我,關上了背後的門。

 

這昏暗的四角空間裡,
就只有我和他,兩個男人。


浩悠然地伸出左手、按著我的後腦、將我抱進他的懷裡。
我沉默不語。呼吸著他身上的清淡菸味。

「……你又抽菸了。」
「我沒說要戒。」浩的掌心,緊貼在我的背上。

                        我十分在意,那只手傳來的溫度。

「那我陪你抽。」我順著話題走下去。
「你抽一支。我就抽十支。」浩的語氣,輕描淡寫。

                        如果戒菸可以忘記你。


我笑了。「這又是要挾?」
「看你怎麼認為。」浩沒否認。

                        那我寧願抽到死。
                        然後遇上你。


「我不討厭這種味道,只是……」話題又變得沉重了。我轉頭看了看別處。
浩也跟著沉默了。

                        房間很安靜。

他伸手蓋上我的雙眼。
我抬起頭,卻依然什麼都看不見。

                     【 我們就像隔著一層玻璃
                        看得見卻觸不及

                        雖然我離你幾毫米  】

浩呼吸的聲響,近在咫尺。
我伸手,確認著他的輪廓。


                     【 你不會知道我有多著急
                        無心的坐視不理
                        我尷尬的沉默裡  淚水在滴   】

浩一直沉默著。
有些微熱的雨滴,從我的臉頰,滑落。

                        小草。

「在我身邊不好嗎?為什麼要這樣。」浩的聲音,很低沉、很低沉。
「……」我止不住眼淚,不發一言。

                        由葉。

浩又沉默了一陣。緩緩地拿開了手。
光線一點一點地射入。

浩嚴肅的臉,
像是一塊堅硬的石頭,狠狠地砸碎了那塊不應該存在的玻璃。


我沉默著。躊躇著。
佇立了良久。

                        浩——


我的心中沒有一個答案。
只有一堆連不起來的片斷記憶,一個無法呼吸的靈魂。

                     【 我無法傳達我自己
                        從何說起
                        要如何翻譯我愛你
                        寂寞不已                        】

 

我累了。
轉身,坐在床上繼續沉默。

浩坐在床的另一邊。
比我更沉默。

Have a Nice Day。
窗簾另一邊的天空,仿佛很清澈。

 

CASE 11 - 沉 - WORDLESS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