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呼吸。 CASE 12 - 點 - CHEMISTRY

Submitted by sdx on Mon, 2006-12-04 00:00

 

無責任提要:


缺少養分的葉子,
漸漸變黃、飄落、乾枯、回歸塵土。
滿天的楓葉和橘黃色天空融合成一體。
在這片葉子鋪成的地毯上,我躺在下方,凝視著上方的浩。

失去了由葉的我,和浩。
在這枯黃世界的中心,一聲不響。
仿佛,
要被埋葬在這片橘黃色的葉海之中。





----------------------------------

 

+ +
10.05


                        太陽的花瓣。
                        向日葵。

十年前的那一秒。

海邊的咖啡店門前,坐在樹蔭下休息的由葉。樹的另一邊,看著手電屏幕的通訊名單,等得不耐煩的浩。
海灘上,聽見手電在響的葉航。


                        一張名叫『過去』的照片。

那天,由葉和浩,在同一棵樹下,初次遇見。
而我站在遠處。
遙遠地看著。


無法加入。

                        浩。由葉。
                        陌生人。 敵對者。 戀人。

                        訣
                        別
                        。


                        墓
                        碑
                        。

                        酒
                        。


                        性
                        。

                        關
                        係
                        。

 

太陽的花瓣。
向日葵。

十年前的那天,浩和由葉在我面前的第一次爭吵,就是為了搶奪,這可愛的蛋糕。

這是一份深受由葉所愛的甜點。
也只有他,會如此珍愛這份向日葵蛋糕。


                        喜歡。

十年了。


在沒有由葉的咖啡店。
正方形的餐桌上,是一朵孤零零的向日葵。

                        喜歡……?


沉默不語,
孤單一人。

                        我                         他。

 

「又是,向日葵。」浩,在餐桌的另一邊。鎖著眉頭,揚起一絲感慨的微笑。
「……嗯。」我別過頭,透過格子玻璃窗,看著湧上沙灘的海浪。

                        餐桌上的向日葵蛋糕。
                        也能知道太陽在哪裏嗎?

「不試一下?」浩拿起綠茶,聞著茶香。
「——可以帶走嗎?」我腦子裡,有個愚蠢的想法。


                        換上了浩買來的衣服。
                        還借來了一輛跑車。
                        來到了這片土地、這個海灘、這個咖啡店。

                        今天,我似乎給了浩很多麻煩。

「葉航,你笑什麼?」浩放下了茶杯。
「嗯?有嗎?」我伸手摸了摸嘴角。

                        我剛才有笑?


「或許沒有吧。」浩曖昧地結束了話題。
「……」我沉默。一個人,在生氣。

                        狡猾的男人。

「葉航。」浩突然從桌子上抓起我的左手。「去看海嗎?」

                        ……海。

                        我望向格子玻璃中,被分割成方塊的海灘。
                        現在,是日落前的一個小時。

「……嗯。」臉上苦澀的笑,是我的回答。

                        由葉。
                        真想把眼前的這個男人從你的世界搶走。

                        據為己有。

 

+ +
10.06

 

海浪。
一陣一陣地湧上、退去。
金色的沙子,變了顔色。


有些已經失去了顔色的貝殼。
還有一些,沒有名字,也沒有惡意的碎石。

荒涼的海灘,卻能望得很遠。
現在不是觀光的日子。但還是有人會來。

浩站在我的前方。左手的指間,是白色的菸。
我能聞到,那寂寞的味道。


「浩。」

浩把手一甩,將單薄的菸,投入了海洋。
地平線。


沙子的顔色更深了。浩回頭,沒笑。

                        十年前,我和他,在這裡。
                        最後一次,平凡的友情。


「……嗯。」我從沙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褲子上的沙粒。
彎下腰抓起一把淺沙,握在手中。

                        由葉的骨灰,比這些沙子更軟、更細膩。
                        更蒼白。

世上,沒有一模一樣的兩粒沙子。

「這也帶走吧。」我擡頭。
「……你喜歡沙子?」浩質疑著。

                        浩,沒見到由葉的骨灰。

「不是。」只是我擅自,想要佔據,回憶。
「……隨你。」浩沒追問。

                        孤單的海浪聲——輕描淡寫的配樂。

                        由葉的死。
                        卻是我和浩的開始。

                        不可思議。


讓最愛的人,
化成一堆無法命名的灰燼。

那到底,
又會是怎樣的感受。

 

+ +
10.07


晚上八點。
火車平穩地走著,沒有停過。

現在,已經徹底離開那個古城的區域了。
四個小時的車程,也只剩下四分之三——180分鐘。

坐在窗邊的我,還有點迷惘。
這次,竟然有浩,陪我離家出走。

                        感覺不太一樣。


膝上的白色紙袋之中,
裝著沙子的小玻璃瓶,特別包裝過的向日葵蛋糕。

                        莫名的組合。


我抬起頭,想聊天。
身旁的浩無聊地拿起手電,似乎在看照片。

「——這些是剛才在酒店的偷拍吧?」我別過臉,不太想看。
「好像是吧。」浩笑了。


「再玩就沒電了。」我皺起眉頭。
「沒關係。不講電話還可以用上很久。」浩拿起手電對著我的臉。「這幾天睡不好嗎?」

「……嗯?」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在我身邊不好嗎?」浩,第二次問了同樣的問題。


                        我困惑地低下頭。

浩沉默著,把臉靠近,再靠近。
我退後,再退後。直到整個頭給撞上火車的牆壁。


在輕輕搖晃的車廂中,浩第一次親吻了我。

而我,
其實滿喜歡這種尷尬的感覺。


                        啊啊。
                        自虐。

「……你還真亂來。」我低下頭。

                        從浩的領口中,
                        突出的鎖骨,露出自然的弧度。

「再來一次?」浩握起了手電。

                        逆著燈光,
                        拍下了我和他的側影。

 

+ +
10.08

 

晚上,十一點的火車站。
灰色的石柱。寬闊的星空。淡橘色的燈光。
越遠、越窄的走道。


離別,和相遇。

「……有點冷。」我提著白色的紙袋,站在月臺上,望著火車站的出口。
「燒退了嗎?」浩舉起一只手,摸著我的額頭。「……還蠻暖和的。」

                        ……廢話。

「沒事的話。我要回去了。」此地不宜久留——我大步大步地閃人。
「就這樣一個人等BUS?」浩悠閒地笑了。追了上來。


                        猜中了沒獎品。

「那又怎樣?——!?——幹嘛現在要擋在我前面?」急刹的後果,就是撞到浩的懷裡。
「沒什麼。」浩把手搭在我右肩上。「乖乖站好。」

                        ……?

「……」汗。我幹嘛要那麼聽話。
浩突然貼近我耳朵:「葉航。你之前有跟那位小白提到『火車』吧。」

「……小白?」這誰?
「呵。」浩摟住我脖子,「個子小的人真可愛。」

                        這是在說我?


「什麼跟什麼?」我擡頭抗議。浩卻在看別的東西。

                        別的東西 = ……?

我好奇地轉身。
才看見背後,那身穿鮮草色、目露兇光的十八歲少年。

                        咦?


我愣愣地看著神出鬼沒的小草,才剛想往前走,背後的一雙手突然環在我脖子上——「嗯?」
浩……?

「好久不見。礙眼。」

                        呃?

「啊啊。大叔。」


                        耶?

嗯……
這也算是一種——

                        打招呼的方式?


+ +
10.09

將近淩晨十二點。
終于把小草送到家門口——牽涉到個人隱私,請恕我無法透露地址。
總之,就是,很昂貴的那種。

                        送君千里終需一別——

小草,卻在我轉身的瞬間拉住了我的衣角:「我真的等了你很久。」
「這是,『不會讓我走』的意思嗎?」我回頭,想問出一個答案。

[i]                        ——沙沙沙……[/i]
                        雨點從天而降的聲音,變成了一種插曲。
                        五天前,在雨中和少年擁抱的時候,我的世界,就是這樣的聲音。


                        【 如果我是雨的話,
                         就能像把兩端的天與地相連一般——連接起人的心吧。 】

「葉航,我不要放你走。」小草冷冰冰的手,緊緊扣住我的手指。

                        明明可以輕易地甩開,我卻動不了。

                        由葉,
                        為什麼你不能多在我身邊一陣子呢。


「那……我可以進去看看嗎?」我把心一橫。握緊了小草的手。

                        正因為認識的時間不長,
                        才更需要了解。

「誰說要讓你進去。」浩扯住我的手。不讓我再往前一步。

                        我緩緩地回頭。
                        將浩的每一個焦急的呼吸,偷偷刻在心底。


「要不,你也一起進來?」我微笑了,附加了小小不安分的味道。
「……」浩整個表情僵住。不答應也不拒絕。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在我身邊不好嗎?」這句話,並沒有多少創意。
「……」浩沉默了一陣。

                        在小草的面前,強吻了我。


Have a Nice Day。
無理取鬧的人,到底是誰。


+ +
10.10

火爐中的紫藍色火焰,柔軟的地毯。
雖然並不是冬天,卻讓人有一種寒冬的感覺。

                        小草一跑進客廳,就開了各式各樣的燈,
                        包括,這個並不需要用木頭生火的火爐。

幾秒鐘之後,從客廳的角落傳來一陣陌生的旋律。
浩仔細聽了一陣,苦笑了起來。

小草跑進了浴室以後,就剩下我和浩,在大廳各自俳佪。


「浩,還疼嗎?」剛才在小草面前的失禮舉動,換來的是小草狠狠的一腳。
「忘了。」浩的臉上,還有留下一些『青筋』的痕跡。

                        我偷偷地笑著——暗爽中。

「在大學,第一天看見你的時候,明明就覺得你不是個好人。」我站在浩的背後,望著他的背影。
「然後呢?」浩沒有轉過身來。

「或許是因為一時好奇,才會玩那種學長學弟的遊戲。想著或許哪天,畢業之後就不可能再踫到了。結果,你就跟由葉在一起了。」

                        然後,從微不足道的學弟,升級成為『戀人的哥哥』。

「那時候的你,明明不抽菸卻把菸盒隨時帶在身邊。我明明膽子那麼小,卻和你……」做,和說,似乎需要兩种截然不同的勇氣。


                        浩終于轉過身來。
                        凝視著我身後的一切。

「——在天國的王子可能會氣死吧。」浩的結語,就只有這十二個字。


「那該怎辦?」雖然跟浩商量肯定沒結果。
「還能怎麼辦?不該做的都做完了。」被浩這麼一說,我突然好像變成笨蛋。

                        笨蛋。

「……完全不後悔嗎?」才剛說完,就覺得自己從笨蛋升級到白癡。
「你覺得呢?」浩把拳頭按在我胸口上。「葉航……就算我想見他,想見得不得了——」

                        被浩踫到的地方,有點疼。


「天國,太遠了。」浩繼續著死者的話題,「要去的話,不把你一起帶走也沒意思。」
「然後呢?」我追問。

                        浩的想法。


「——將你和由葉,據為己有。」浩的回答,是肯定的。

                        確實很貪心。

「有問題嗎?」浩這該死的自信。
「可能有吧。」我這該死的缺乏自信。

                        由葉不在的世界,依然是一團糟。死後的世界,更是一個謎。


十分鐘之後,少年從浴室走到客廳。
浩因為一些更失禮的舉動而被小草轟炸了幾句難聽的話。

我躺在沙發上,聽著兩人越來越粗魯的不幹淨語言,
袖手旁觀。

                        這次,浩總算有個對手了。


偶然觀摩一下別人的吵架,也是不錯的體驗。


Have a Nice Day。
單純地,想飾演一名路人。

 

CASE 12 - 一點一滴 - CHEMISTRY ※ n.默契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