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呼吸。 CASE 13 - 是 - AFFIRMATIVE

Submitted by sdx on Wed, 2007-02-14 00:00

 

無責任提要:

Affirmative。

葉子的季節。
會讓我更加頻繁地,想起由葉。
-------------------------------------


+ +
10.11

 

這是,11年前的秋天。
我,21歲。

 

——楓葉的季節。一片紅海。
清爽的風,捲起地上的橘色楓葉。推得更遠、更遠。


                        更正。
                        ——楓葉,旅行了。


城市的軌道裡,聞不到泥土的味道。
一天又一天,活在灰色的牆壁中,拒絕外頭的血紅世界。


有些時候。
靈魂需要隔絕一切干擾,才能思考更深入的問題。

                        Individual。
                        單向。思考模式。


一個封鎖的世界,總會遇上一個特定的入侵者。

                        ACCIDENT?
                        純屬意外。


【葉航。】走廊的後方,有人扯住我背包。
【……?】二十一歲的我,左轉四十五度。幾乎迎面地對上,一個陌生男人的胸膛。

                        11年以前。11月11日。
                        大學。圖書館。深藍色走廊。

                        正午,12點。

【小熊貓,報告不要了?】他左手握著一份白色的文件,右眉輕輕往上挑。
【——!】我皺眉、跟他手上的白紙黑字互盯了三秒鐘。

                        啊。

 

【還你。】他用九頁紙的重量敲了敲我的頭。
【你……看過了?】我搶回自己熬夜的成果,往後退了一步。擡頭,愕然地正視著他的臉。


                        ……。

【看了。錯字不少。文法也有點問題。】他有點認真,又有點不認真地看著我。
【……謝了。】我。皺眉。

                        默。

 

【給我電話。】他不知從哪裡抽出一支黑筆,開始在右手心上寫字。
【……為什麼?有用嗎?】我看不見他在寫什麼,有點在意。


                        他,突然停筆。

【不然我怎麼好好地糾正你?葉航小學弟。】他舉起右手,用力地把我的頭按下,恨我反應太慢。

                        抗議。
                        『小』是多餘的。

 

【去死。】 我甩開那只沒禮貌的大手,再加三個字。【爛學長。】
他低頭一笑,從咖啡色的菸盒裡挑了一根菸,作勢要抽——【小葉航說的『爛學長』是不是這樣?】


                        好笑。
                        會抽菸的,並不見得盡是壞人。

【隨你。跟我沒關係。】我沒興趣分類一個陌生人是好是爛。
【是嗎?】在他指間的那根菸,散發著淡淡的尼古丁味。

                        讓人有點不爽。

 

奪走他唇邊的菸。提起筆,在白色的紙卷上寫了幾個數字。
然後,把菸塞回他嘴裡。

 

【還你。告辭。】確認了報告在手的我,立刻閃人。

 

                        GOOD BYE ALIEN。
                        再見,陌生人。

 

 

他還給我的那份報告,
最後一頁的下方,寫上了一個淡灰色的漢字。


                        浩。

筆劃淺淡而清晰。一個極其平凡的名字。
謎。

                        平凡的陌生人,每天都能遇到。
                        有意思的人,卻千載難逢。

 


寫了電話號碼的那根菸,之後,似乎被他收藏在某個地方。
幾個月之後,就不見蹤影了。


                        所謂的大學回憶,盡是這些瑣碎的事情。

 

 

DAY 11

 

晨曦。
小草家,空置的房間。

雖說是空置的,一整牆的書櫃卻塞滿了一塵不染的書。

 

翻身避開日光的刺眼光線,就馬上瞄到了書櫃一角的《犯罪心理學辭典》。


                        『犯罪心理學』——?

「……巧合?」這種資料在浩的書櫃,似乎也有不少。
「的確很巧合。」背後,有人。

                        ……人?

 

「……!!!」我轉向背後的途中,被坐在床上的男人嚇得動彈不得。
「幹嘛那麼驚訝。昨天我可是被你扯上床的。」浩正在合理化自己的存在。

 

「……你說反了吧。」我不認為是那樣。
「不信?」浩突然躺下,還把手潛入被子。

 

「喂!……那個手!」已經好幾天沒被碰過,現在額外緊張。
「噓——別吵,隔壁還有一個小炸彈。」浩的手已經潛入了危險區域。


                        小炸彈 = ……小草?

「……、——!」情急之下我閉著眼睛衝著浩的脖子咬了一口。
「你、——!」浩立即彈開——半徑1.0米之外,受傷的野獸,深深地盯著我。

                        被小草聽到我不用活了。

 

「……你不要太過分。我從沒答應說隨時隨地都可以做。」我一邊喘氣一邊抗議。
「那什麼時候可以?」浩一臉嚴肅地挑眉。


                        原則上,什麼時候都不可以。

「……」我抓緊床單,不肯回應。
「不然今晚?」浩不打算讓我繼續沉默。

「沒空。」理性的堅決回覆。
「葉航,那個……」浩突然一笑,「——你在害羞?」

                        浩伸手將我的頭髮撥到耳後。

 

「……」我愣了,用冰冷的手摸著自己發燙的臉。


                        ……
                        由葉,我好想挖個洞把浩踹進去!


早晨,序幕。

 

 

+ +
11.01

 

四月六日。今天。晴。

在同一張床上,並排地坐著。
寧靜。


想說點什麼,卻又沒什麼話題。
以前,明明一見面,就有完全說不完的事情。

                        可惜,那不能持續一輩子。

 

凝望著浩的側臉,似笑非笑——這個男人的想法,依然解讀不能。
在這麼和平的城市,又何必挑撥戰爭。

 

浩,依然沉默。
陽光突然暗淡下來,他的輪廓,緩緩地被遮蓋。

                        消失——


不知為何,我似乎變得比以前更執著。
沉默地伸出手,按著浩的肩膀,將毫無準備的他壓倒在床上。

                        我瘋了嗎。

 

「——怎麼了?竟然推倒我。」浩從容地笑著。
「沒事。有點暈而已。」我爬起,掠過浩的眼神,又低下頭,笑自己白癡。


                        我想瘋下去。

「不繼續嗎?」浩曖昧地摟住我的腰。
「不可能。我又不是你。」我低著頭,看不見浩的心在哪裡。

                        理智,不允許。

 

「那你到底推倒我做什麼?」浩將我摟得更緊。


                        推倒一個男人,到底還可以做什麼?

我停止了呼吸。注視著浩的鎖骨——沿著脖子的弧度,戰慄地碰上了浩的眼神——

                        melachonly。
                        憂 鬱 。

 

我很想瘋下去。
就算知道這很絕望,卻還是想繼續做一些沒有未來的事情。

 

表面上,是我不吭一聲地聽他的差遣。是他暴力性地佔據我的世界。
暗地裡,是我只顧著自己,將他囚禁在身邊,克制他的自由。


                        一個人的時候,我不懂該怎麼面對我自己。

讓他輕易地接近我,輕易地得到我,輕易地離開我。
重重覆覆了八年。

我到底,得到了什麼。

 

我平靜地看著浩。「……自由一點,不好嗎?」
「一個人的所謂自由,叫孤獨。」浩,不滿足地回答。


                        自由。

                        想要自己一個人。
                        不想自己一個人。

                        離開。
                        留下。


                        由葉。
                        浩。

                        葉航。

 

「我……」臺詞有限,我不能猶豫。

                        浩冷漠地,輕輕一笑。
                        我自虐般地喜歡,他那憂鬱的笑容。


在這咖啡色的床上。
我抓起床單,對上了浩的視線。

 

 

「——我,愛你。」

 

                        這是,第一次的正式,告白。
                        沒能將這句話送進棺材,有點可惜。

 

被告白的浩,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看著浩有點愕然的表情,内心實在有點爽。

 

                        LIGHT。
                        光。

 

Have a Nice Day。
我所迷戀的,是一種被稱為『關係』的魔法。

 

 

+ +
11.02


走廊的末端。
打開的窗、咖啡色的簾、把頭往外探去的小草,沉醉在一個人的世界裡。

陽光,勾畫出少年的輪廓。
一個人。

 

往前直走,將窗前的光之少年擁進懷裡。
他緊張了一下,但沒逃走。

 

「早安。在曬太陽?」我摟著小草。
「被吵醒了。」小草仰起頭。「那壞蛋呢?」

 

「去買早餐了。大概。」浩,在……那個之後,一直沒跟我講話就出門了。
小草握緊拳頭。「沒買毒藥回來就好。」

 

「——大概吧。」我乾笑著。不知不覺開始接受了這種微妙的關係。
「……」小草將身子的重量,壓上我胸口。


                        走廊的末端。
                        小草,和我。

「怎麼?」小草不重,但氣氛有點微妙。
「葉航……我不是很喜歡這樣。一個人,什麼都做不了。」

                        聯想一、寂寞。

 

「所以我知道,葉航一個人時候的心情。」小草,握起我的手。「我不想你總是孤單一個。」
「……」這八年,的確,是有點苦澀的日子。


                        這小子,在擔心我。

「我的意思是,只要葉航你不後悔,就算對象是那個大壞蛋也無所謂!」小草突然對著窗外大吼。
「……」呃?!

                        ……小草,這種事情不用大聲喊出來的。

 

大聲吼完的小草少年,仰望著天空。
似乎在笑。


                        溫和的蔚藍色。金色的陽光。

                        底下。
                        微風小草。

 

「葉航,我也不要只有一個人。」小草的聲音,是這樣傳向天空的。

 

                        Glamorous Sky。
                        天氣,真不錯。

 

Have a Nice Day。
天國的由葉,早安。

 

+ +
11.03

 

浩拿著早餐回來的時候,我和小草正在筆記本電腦上研究網絡遊戲。

「竟然不鎖門,你們兩個一點安全意識都沒有嗎?」逆著光的浩,看起來有點恐怖。
我停下手上的動作,望著前方似乎要噴火的黑影,相當愕然。

                        HP – 10000。
                        啊。屏幕上的那個我,死了。

 

小草在胸前畫了個十字之後,將筆記本電腦合上。
「哼。殺人兇手。」

 

浩將我拉走,凜然擋在小草跟前。
「哼。幼稚。」

 

                        然後,另一場戰役。

 

Have a Nice Day。
由葉。這就是,在我眼前的景色。

 

2007-2-21
CASE 13 - 是 - AFFIRMATIVE ※ 肯定的、懷有希望的。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