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呼吸。 CASE 14 - 菸 - BREATH ※ 完結篇

Submitted by sdx on Sun, 2007-05-13 00:00

 

無責任提要:

那天傍晚,下著雷雨。
浩在暴雨中,站了四個小時。

他的指甲流著血。雙手,沾滿了泥。
他想見由葉。
---------------------------------------------

+ +
11.04

 

藍色的起居室。
落地玻璃窗外,是一片綠色的後院。

 

微型的深綠仙人掌裝飾。白色的小圓桌。
一個寧靜得出奇的世界。

 

綠色的葉子。在風中輕輕擺動。
季節,是春天。

 

「葉航。今天,你要走嗎?」小草拉開了落地窗,將花園和起居室的空氣相融在一起。
「……」我望著玻璃窗外那披滿綠葉的圍牆,再看看小草年輕的側臉,不知作何反應。

                        這裡,是小草的家。

 

小草跳進了後院,俯身觀察著那白色圓桌上的三葉仙人掌。「臨走之前,可以再陪我一陣子吧?」
「……」我凝視著白色圓桌旁的小草,卻回憶起了由葉。

 

「——葉航。」樹蔭下的十八歲少年,左轉三十五度,平靜地望著我。


                        一陣風劃過了整個後花園——
                        葉子的聲響。樹蔭下閃爍的金色小圈。陽光底下。小草的清淡一笑。

我怔住了。
彷彿親眼目睹了,這世上的另一個由葉。


視覺上的衝擊,奪去了我的言語能力。
往前移動的腳步,伸出的手,什麼都還碰不到。

                        妄想,是一種無法實現的幻覺。

 

手指碰到落地窗的時候,卻突然有人從背後扯住我的頭髮。「——葉航。」


                       ……!

我仰起頭,望著陌生的天花板。
陌生的少年。


                       由葉……

「……你到底想幹嘛。」一陣怒氣湧上心頭,我立刻往施暴者的手給咬下去。
「你才是,沒事別亂咬人。」浩把手收回,不滿地皺頭。「——今早的那個咬痕,被看到的話你想我怎麼解釋?」

                        ……這不像在徵求意見。

 

「不想解釋就自己想辦法遮住。」編造理由不是我的專長。
「沒問題。」浩優哉游哉地把雙手交叉在胸前——脖子領口上方的暗紅色咬痕,刺眼得很。


                        教訓一。
                        下次要咬的時候,找個容易遮住的地方才能下手。

我下意識地地移開了視線。「……你就說是被鱷魚咬的。」
兩秒之後,浩,補充了四個字。「——鱷魚?你嗎?」

                        我握起拳頭,想揍人。

 

浩突然牽起我的左手,將手指舉到唇邊。


                        咬。

「——!」我用力地吸了一口氣,下意識地伸手抓緊了浩的手臂。

                       
                        疼。好疼。好疼好疼好疼好疼好疼痛死了!

 

「放開葉航。你這虐待狂。」表情嚴肅的小草已經回到了起居室,還握緊了拳頭。
「……」將我的手指握在掌心的浩,緩緩地回頭看著小草。「……又是你。」


「別以為我不存在。」小草,的確不是個透明人。
「……」浩哼地一笑,難得地將我釋放了。

                        左手。第三根手指。一道暗紅色的咬痕。

 

按摩著還在隱隱刺痛的手指。想不通浩怎麼會突然咬我。

 

                        傷害一個人,或許並不需要什麼理由。

 

白色的沙發,藍色的天花板。
這裡是,小草家的早晨。

 

浩乾脆地坐上沙發,從茶几上的水果籃中拿起一個紅色的蘋果,『喀嚓』地咬了下去,又馬上停下。

 

「——真難吃。」浩鎖起眉,不滿地吐出了三個字。

「不想吃就乾脆點把它給扔了。」輕描淡寫的字眼,小草的抗議——「雖然缺了一口但至少還算是個蘋果——我寧願它
早點離開你的掌心,也好過被你,折磨到蘋果不像蘋果。」

                        缺了一角的蘋果,還會有屬於蘋果的尊嚴。

 

小草湊到我背後將我推往廚房。「走,葉航,我們去吃蛋糕。」


                        背後的那雙手,
                        似乎想要撫平,我這缺了一角的蘋果心。


水果籃中,還剩下一個蘋果,一個橘子,一串葡萄。
茶几上,還有一本有點歷史的古典鋼琴樂譜、一本黑色的硬皮素描本。

                        還有浩。

 

靠在白色沙發上的他,看著右手中只咬了一口的蘋果,維持了一秒鐘的笑容。
——這是,在離開起居室之前,輕輕掠過眼角的最後一幕。

                        蘋果,真的不好吃嗎?


Have a Nice Day。
浩,我還在等你的一句話。

 


+ +
11.05

 

由葉。
當小草將白色的盒子打開的時候,我在那裡頭,看見了十年前的過去。


                        向日葵蛋糕。

「葉航,這盒子角落所印的【K.Z.】是什麼意思?」小草彎下腰,仔細觀察著白色的盒子。

                        來自海邊。綠色的咖啡廳。
                        店主,是曾經暗戀過由葉的K.Z.。

 

「那是店主名字的縮寫。念法是【Kiz】。他曾經,是由葉的同班同學。」我拿起了餐刀,卻不想切下去。


                        這份蛋糕,是由葉最喜歡的向日葵。

「葉航會想見由葉嗎?」小草咬住叉子。
「……」我輕輕低下頭。「已經,見不到了。」

                        今年,由葉27歲了。
                        應該。


「葉航……」小草把叉子放下,雙手摟住我的腰。「夏天的時候,一起去海邊吧。」
「……」講不出一個字的我,默默地點頭。

                        由葉。
                        我想把自己的心挖出來,然後將心中的你,擁抱在懷裡。


白色小盒子之中的向日葵蛋糕,在餐桌上,懶洋洋地曬著太陽。
刀子、叉子、碟子,圍在盒子的旁邊,沉沉地睡著了。

 

Have a Nice Day。
鱷魚和小草的一分鐘童話。

 

 

+ +
11.06

 

十分鐘之後,我靜靜地,離開了小草的家。
第二次,不辭而別。

 

指上的咬痕,已經開始消失了。
雖然很疼,但其實我並不討厭,這道細小的齒痕。


                        浩。

一個人,坐上了公車。
窗子外,是一個碰不著的繁忙世界。

陌生人。和陌生人。

車子停下了。
五個打扮誇張的年輕人上了車,霸佔了公車的後方。

下一個站,一位行走不便的老人下了車。
上車的,是一名全身黑色的青年。

一秒鐘之後,被這名青年發現了我正在觀察他。
然後,這個陌生人,對我回以微笑。


他在我身旁坐下。開場白是【好久沒見了。葉航。】
【……?】我愣了。

                        黑色的青年,大概看懂了我的表情,苦笑著。

 

【昨天你有來我的店子吧。跟他一起。】聲音的主人,道出了半個答案。
【……】我沉默,明白了他的意思。


                        浩討厭K.Z.。K.Z.不喜歡浩。
                        我甚至以為,他們互相都一直希望著,對方能消失在自己的世界裡。

                        但他們的中間,站著像我這樣的人。

 

【你還是沒變。喜歡沉默。】K.Z.並不常穿黑色。【——是我記錯了嗎?一年前的時候,你還是一個人。】
【……】我躊躇地一笑。【現在,也可以算是一個人吧。】


                        淡然地望向前方。

【……】K.Z.沒有馬上接話。輕輕轉過頭,看著我。
【我沒事的。只是好像有點累。】不想思考,不想說話,不想解釋。

                        沉悶。

 

【送給你。】K.Z.的手心,是一個沒裝沙子的小沙漏。【——來這裡的路上剛好看到就買了。】
我接過沙漏,抬起頭,看著K.Z.平淡的表情。


                        沒有沙子的沙漏。

【又過了一年了。】K.Z.抬起頭,望著遠方。
【……嗯。】我深呼吸了一次,輕輕低下頭。

【生日快樂。葉航。】K.Z.的手提電話,響起了『Happy Birthday』的旋律。
【……噗、哈哈。】像是被點到了笑穴,我笑得全身都在抖。

                        原來這個沙漏,是生日禮物。

 

【再多笑一點吧。不及格的心理治療師。】全身黑色的K.Z.,似乎很滿意今天的佈局。

 

                        『又過了一年了』。
                        再下一句臺詞,是『生日快樂』。

 


+ +
11.07

 

半個小時之後,下了車。沉默地踏上了這片塵世。
灰色的人行道上,我的前方,只有K.Z.的背影。

久違的空氣,帶著一絲清爽的味道。
藍天,看起來很遙遠。很遙遠。

手心上,是一個 10 x 2 cm的微型沙漏。
裡面,是從海灘撿起的沙。

                        視線所能到達的盡頭,是灰綠色的墓地。
                        那裡埋葬的不是屍體。而是活著的人的傷痛。

由葉。
就在這片土地的下方。

                        墓碑上的字,不是由葉的意願。只是我們最後的補償。

 

【好久沒見了。由葉。】K.Z.低下頭,拿出了一張寫滿黑色文字的淡綠色信紙。


                        淡綠色的紙片燃燒了起來。
                        在墓碑的前方,下著黑色的雪。

我沉默地看著這一幕,將手心的沙漏倒轉。
——沙子,靜靜地流動著。

                        Gravitation。
                        地心引力。


在由葉的墓碑之前,深深地低下了頭。
腳邊,是無名無姓的微綠雜草。

                        再過幾十年,
                        這裡或許,能變成一個草原。

                        由葉,
                        那樣的未來,我有點想去期待。

 

一根白色的菸,夾在了我的指間。
K.Z.黑色的打火機,橘黃色的火苗。


                        淡灰色的煙,在風中形成一條永遠延續的曲線。

把菸塞進口中,輕輕地呼吸。

咳嗽。擦眼淚。
再呼吸。再咳嗽。

世界的輪廓變得模糊。墓碑上的字,我已經看不清楚了。
眼睛的熱度一直在上升。

淺淺地呼吸。卻不停地咳嗽。

 

這就是,菸的感覺嗎?
味道好爛。


                        一根菸。
                        可以減少五分鐘的生存時間。


浩,彷彿就是這樣活過來的。
在由葉走了之後。每天,每天。每天。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不知道的地方。

一個人,抽著名叫孤單的菸。

 

                        比窒息還更痛苦的灼熱感。
                        令人有不一樣的存在感,不一樣的味道的呼吸。

 

【那邊,有人來找你了。】K.Z.很平靜地望著遠處——墓地的入口。


                        信紙已經徹底地變成了灰燼。

「一個人,抽什麼菸。」逐漸逼近的浩,直接忽略了K.Z.的存在。
「……浩。」指間的菸被浩搶過,我還來不及多講一句話,就又開始咳嗽。

                        灰白色的菸,墜落在由葉的墳前。

 

【真不溫柔啊。】K.Z.並沒把自己當作局外人。
「……」浩沒接話,捉起我的手,將我拉到自己身後。


                        兩個同樣高度的男人。
                        黑色的K.Z.,咖啡色的浩。

這樣的對峙,有種令人熟悉的懷念感。
那十八歲少年,現在,在哪裏呢。

                        由葉。

背後,一名十八歲的高中生,牽起了我的左手。

                        在這個叫做未來的世界裡頭,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
                        會覺得寂寞。

「葉航真可惡,又突然不見了。」小草將額頭貼上我的後頸,細語著。
「——……」我低下頭,握緊了小草的手。

                        由葉。

 

【葉航,你這樣根本不算是一個人吧。】K.Z.無聲地笑著,替我下了個結論。
小草聞聲從我的背後探出頭來,跟K.Z.互視了三秒。

 

【——問題少年?】K.Z.沒見過小草。
「——墓地幽靈?」小草沒見過由葉。

 

浩突然強行將我拉走,留下【問題少年】獨自面對【墓地幽靈】。「——幽靈,那問題少年送給你。」
「本人對幽靈沒興趣。」小草少年那不滿的表情,有點小可愛。

 

【……噗、哈哈。】K.Z.的幽靈笑聲迎來了問題小草更加不滿的目光。
其實,我好久,都沒看到黑色的K.Z.那樣笑過了。

 

                        由葉。
                        我,浩,K.Z.,都在漸漸改變。

 


蔚藍色。
晴空萬里。

早上十一點二十二分的藍色。

 

 

浩的手,摟著我的肩膀。
擁抱著寂寞。

 

我握著浩的手。
包住了淡淡的忐忑。

 

浩依然望著由葉。
我微微抬起頭。依然追逐著浩的視線。

 

                        聽著浩的呼吸。聽著風的聲音。聽著葉子在飛翔的聲音。
                        呼吸著,心靈的平靜。

 

燒成灰燼的信紙。
只是灰燼而已。

卻又不只是灰燼。

 


「今晚,我不想回去。」我抬起頭,期待著一個,我早就知道的答案。
「——」沉默了半秒的浩,露出了一個奸詐的笑容。「那,我可以綁架你吧?」

                        Repeat。
                        ——綁架。

 

浩握起我的左手,將銀色的鑰匙圈套在了我受傷的手指上。
「……!」我這脆弱的蘋果快要心臟病發了。

 

                        直徑2.5cm 的鑰匙圈,
                        掛著一條銀色的鑰匙。

 

浩觀察著我的手指,再三叮囑。「——給了你,就要用。」
「……」我握緊左手中的鑰匙,肩膀在發抖,眉毛在笑。


                        這樣算『綁架』?


the key in my hand.
手心的鑰匙。

a compromise.
是一種沉默的承諾。

 

 

問題小草和幽靈K.Z.,激烈地在聊天。

浩和葉航,安靜地在一旁,呼吸著同樣的空氣。

 


with him.
浩的世界裡。

perhaps, there is a place that I can breathe.
或許會有一個,能讓我呼吸的角落。

 

                        墓地上的雜草。
                        等到了陽光。
                       

 

Have a Nice Day。
請讓我呼吸。

 

 

CASE - 14 - 菸 - BREATH ※ 完結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