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偏離 II——聽覺 ※ 06 - 昊 - FruitsBasket

Submitted by sdx on Wed, 2011-05-04 23:58

無責任提要:

 

『林石,我買了藍莓貝果噢!』
「……又是藍莓?」


『笨石頭,這是買給你的早餐呀!快給我去泡兩杯熱茶。』
「……。」

十分鐘之後,訣咬著剛烘過的藍莓貝果,在沙發上研究著新的曲譜。
我坐在沙發的另一邊,皺著眉頭,慢吞吞地啃著貝果。


『嘿,以後你就會知道他有多好吃了。』

訣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臉上,露出一個勝利者的微笑。
-----------------------------

 

■ 22。牛仔褲

 

二月十九日。天晴。
沐浴在早晨的陽光中,站在床邊,望著打開的行李箱,從衣櫃中整理出幾疊需要帶走的衣服。


啊啊。
這件藍色的橫條襯衫,是訣送我的生日禮物。

還有——
這條紫色牛仔褲

 

『林石,你還小,就要穿多一點明亮的衣服!別一直老買黑白灰。
OKAY,從今天開始這條紫色牛仔褲就歸你的了!明天給我穿這條回來上課。』


『這不是你上個禮拜才剛買的……Size太小穿不進去的那一條。』
『少囉嗦!再說要罰你錢!』

 

那天,訣看我真的穿著到學校,開心了大半天。
還有合照紀念。

 

「……」我放下手中的牛仔褲,環視了房間一圈。

——不知不覺,就在這住了快九年了。
當時,訣看中了這個套房的風格,而我只是頂替朋友的朋友的租約……。兩個不相識的人,最後在同一天搬入。


第二天起床,才發現兩人上學的路線是一樣的。
訣瞪起眼睛看著我。直到查完我的學生卡和課程表才相信我並非有意跟蹤……。

諸如此類的事情。
好像,還發生了很多。

 

「呼……該做早餐了。」


我擦過臉頰上的汗,望向窗外,那逐漸昇起的太陽。
金色的火球,燃燒著早晨的天空。

 

 


■ 23。水

 

街口的花店。
飄著紫羅蘭的味道。


我望著外頭的一片花海。
努力想認出這是什麼品種。

背後,吹來的一陣風,吹落了手上的文件夾。
蹲下,撿起掉在地上的原稿的時候。


櫥窗內,一籃彩虹色的水果,在花叢中,
懶洋洋地曬著太陽。

衝動之下,我踏入了花店——
把水果籃子抱了進壤的病院。

 

 

——
請了半天的假,來到病院三樓。
壤的門外,依舊掛著『請勿打擾』的牌子。

我抱著一籃水果,在壤的門外罰站了數分鐘。最後,巡邏病房的護士說,壤今天得做好幾個身體檢查,叫我改天再來。
我只能默默點頭,抱著水果籃,默默回到三樓的樓梯口。

 

——當禮物送不到本人手上。
原來,會有點不甘心。

 

——
早上十點半。不遠處,傳來了小鳥的鳴叫聲。
春天,快來了嗎。

 

忽地,水果籃中的一個蘋果,滾下了樓梯。
蘋果,一直滾到了站在樓梯下方的少年的腳邊。

 

——紀晨。

 

「啊……嗨,紀晨。」難得他會離開房間,出來散步。
「……。林石。你掉了東西?」紀晨抬起頭,認出了我的聲音。

 

「嗯。沒事,一個蘋果而已,我來撿就好。你一個人嗎?」我抓好水果籃,一步一步地下樓梯。
「……。」紀晨低著頭,望著地板,思索。


「怎麼了?」
「……。」下一瞬間,紀晨彎下腰,抓起了腳邊的圓球狀物體,遞到我眼前。

「……咦。」
「……不是這個嗎?」紀晨遞出的手腕,是沒有日曬過的白皙。


「麻煩你了……。啊,對了,你喜歡吃什麼水果?我今天買多了。」我拿起水果籃,開始從籃子中挑水果。
「……蘋果,還有嗎。」

「當然。」我從水果籃中抽出一個鮮紅的蘋果,塞到少年的手裡——「吶,給你一個。」
「……嗯。謝謝。」紀晨用雙手捧著蘋果,仔細地摸著,蘋果的紋路。


紅色的蘋果,在白色的指尖中緩緩地旋轉。
最後,滾落在灰色的階梯上。

 

「紀晨——!?」

 

少年的眼神變得渾濁,搖搖欲墜的身體失去支撐,往樓梯的下端倒去——
我來不及抓住紀晨,睜著眼睛,望著他的身體——慢慢地浮起、慢慢地跌落。

 

 

——碰,咚!!

 

 

少年的身體,在樓梯的底端,完全沉默。
黑紅色的血,從他的髮絲,一滴滴地落下。

 

 


——紀晨!!

 

 

 

 

■ 24。果

 

白色白床上,剛縫了二十四針的紀晨,仍未蘇醒。
護士剛離開。


從樓梯上昏迷到現在,
他身邊,沒有出現過一個親人。

想著至少在他醒來的時候,得有人在身邊。
所以我再多請了半天的假,呆呆地坐在病床邊,聽著他平靜地呼吸,默默等著他的蘇醒。

 

看了看錶。
已經下午三點了。

 

……昊,今晚會幾點過來呢。

 


——喀嚓。
病房的門後,出現了一個身穿卡其色西裝的男人。

男人沉默地望向紀晨,再沉默地望向我,低聲質問:「……你是誰。」
「……我、我叫林石。之前來、醫院的時候見過紀晨幾次……」緊張之餘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他的情況?」
「噢,他今早突然摔下樓梯……剛縫完針。醫生說沒有傷到骨頭和神經,不會有大礙。」


「這裡現在只有你?」
「……嗯。你是,紀晨的親人?」


「不是。」
「……咦。」


男人走至少年的身邊,單手掀開被子,抱起紀晨,給他脫掉粗糙的病人服,換上乾淨的長袖襯衣和長褲。


過程中,緩緩蘇醒的紀晨,模糊地喊了兩個字——


嚴、楷……


被叫做『嚴楷』的男人停止了動作,望向紀晨的表情。
「……好久,不見——唔」還沒說完的話,被嚴楷的吻堵住,紀晨無力地抱住嚴楷,伸出舌頭索求。


KISS——

 

我扭過頭,不敢直視現場。

 

剛換上的衣服又被脫了將近一半,最後嚴楷扶起紀晨,在他臉頰上啄了一口又繼續穿著作業。


「有什麼東西要帶走嗎?」嚴楷靜靜地問。
「……。」紀晨抱著嚴楷,沒有回答。

「……夏晨?」
「……。」少年眯著眼,偎依在嚴楷的肩膀,小憩。

 

嚴楷沉默了數秒,最後拉起不說話的少年,走向病房門口。
我離開椅子,往前踏出了一步。


「等、等一下……臨走之前——要不要先叫醫生來檢查一下……?」
「……。」嚴楷回頭,一瞪。


「……。」不敢動。
「今天,你沒有見過我。」嚴楷從口袋裡掏出一枚白色卡片,塞到我胸前的口袋中。「——若真的有事的話,找這個人,他是夏晨的學弟。」

 

                        ……學弟。

 

——喀嚓。
病房的門,被打開,再關上。
『夏晨』被一個叫做嚴楷的男人,從病院擄走了。

 

而我。
成了這案件的唯一一個目擊證人。

 

 

 

■ 25。籃

 

回到公寓的時候,剛好四點半。
把沉沉的水果籃放上餐桌,翻出昨天買的藍莓貝果,切開一半,丟進烤箱。


兩分鐘。
香噴噴的貝果,新鮮出爐。


拿起一枚紙巾,包住熱騰騰的兩片藍莓貝果,送進嘴裡。
貝果的碎片,零星地落在紙巾裡頭。

以前,常和訣兩個人,坐上沙發,一邊啄著簡單的茶點。
一邊,研究訣所寫的曲子。


訣很喜歡藍莓。
他說,這是大自然最神秘的紫藍色。

 

——
我掏出口袋裡的手機,找出昊的號碼。
開始打字。


『嗨。我剛回家。冰箱裡還有點材料,今晚有時間在我家吃點東西再走嗎? PS. 有什麼想吃的東西嗎?今晚可能會做咖哩。』
SEND。


訣喜歡吃咖哩。
希望昊也不討厭吧。


兄弟的口味會差很遠嗎……?

 

 

■ 25。小石

 

——滴答、滴答……


時針,指著十一點。
飯煲,維持保溫狀態。咖哩,在鍋子里暖著。

飯桌上,擺好了兩個碟子,兩隻叉子,兩塊紙巾。
手機,從下午開始就沒有響過。

 

我躺在沙發,拉起毛毯,望著電子壁爐中的火苗,發呆。
……


客廳。
安靜得,似乎可以聽見秒針移動的聲音。


只要今晚是咖哩。
無論多忙訣還是會第一時間趕回家。


這一招,
對神秘的哥哥,似乎沒有用。


……
我從沙發爬起,望向餐桌上所擺著的水果籃子。
突然,感覺胸口刺刺的。


「……這麼晚了,訣有記得吃東西嗎。」

 

啊。
那張卡片!

 

我跳下沙發,抓起掛在沙發另一邊的外套,從口袋中抽出那張神秘的白卡。
白色的紙上,是用綠色墨水筆所寫的『小草』,和一串數字。

 

「……小草。」

 

『小』是姓氏嗎?……筆名?
拿起手機,逐字逐字地按下那一串數字。通話。

 

——嘟……嘟……


『Hello?』小草君的聲音,聽起來比夏晨年輕許多。
「……嗨,請問是……小草嗎?」 我抓緊毛毯,心跳加速,仿佛回到第一次電話面試一樣。

『你這號碼我沒見過噢,我認識你嗎?』
「應該……不認識。啊、我不是什麼奇怪的人!」


『噢?那你是誰?』
「我、叫……林石。」

『嗯~沒聽過。』
「……。」呃。


『騙你的啦。小晨學長之前有跟我提起你噢。我就說紀衡絕對不會給他買可樂~』
「……咦??」

『今天嚴楷魔王跟我說他拐走小晨學長的時候被你目擊,怎樣,沒有被嚇到吧?』
「……是、有一點不可思議。」

 

                        KISS——
                        雙手無力地抱住嚴楷,伸出舌頭索求,的夏晨。

 

『哈,嚴楷魔王是有點偏離正常啦!不過,謝謝你今天留在醫院陪小晨學長噢。如果他都只有一個人,我跟葉航都會不放心啊。』
「……葉、航?」


『葉航噢,他是我這世上最愛的人~!』小草爆發了。
「……。」

『咳。先跟你說,小晨學長現在在嚴楷魔王的家休息,葉航今天去看過他,給他換了新的紗布——啊~我也想要葉航幫我換紗布啊!』
「……。」插不了話。


『咳咳。至於其他的,我暫時不方便說,如果你還是很擔心,不然下次我們一起潛入魔王家直接跟小晨學長面對面弄個明白吧。』
「……咦?小草你知道他住哪……?」

『嗯?這個當然~!』
「……那,等紀晨好一點的時候,我可以再約你一起去嗎?」


『……紀晨?』
「嗯?……啊,其實他叫夏晨嗎?」


『是小晨學長說他叫「紀晨」嗎?』
「嗯……。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他是這麼說的……。」


『……唔。我明白了。』
「……嗯?」

『趁嚴楷魔王最近比較忙沒有時間管我們,我們早點去會比較好噢!』
「……咦?是這樣嗎。」


『嘿。那我先去葉航跟嚴楷魔王那邊打個招呼,確定好幾個時間之後再用簡訊覆你。你隨便選一個就行。』
「嗯。我知道了。」

『那先掰掰,地點我晚點再傳給你噢。』 
「好,不好意思麻煩你了,小草。」


『小石,那我改天再找你啦。』
「……小、小石?」

 

 

 

石化。

 

 

——嘟……。
話筒的另一邊,傳來斷線的回音。

 

 

 

 


■ 26。子

 

子時。

雲霧似的熱蒸汽,從浴室的門縫,漸漸溢出門外。
我穿著一條四角褲,踏出浴室,拿起毛巾,擦著頭髮。

 

忽然。
從客廳的遠方,飄來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鈴聲。

 


——叮咚。

 


——叮咚。

 

 

……門、門鈴?

 

「啊、現在馬上來!」我抓起浴室門上掛著的浴袍,簡單地穿過左右兩邊的袖子,衝到大門口,啪地一下把門打開。

 

門外,是男人即將要離開的背影。

 

「……、嗨、昊……」還好來得及。
「……。」昊一轉身,就皺眉:「……你這是什麼裝束。」


「啊哈哈……。昊,先進來吧,我馬上換衣服。」我退後,讓出空間讓昊進入。
「……那你快點。」昊歎了口氣,踏入了訣與我曾共有的空間。

「昊、肚子餓了的話桌上的東西隨便吃噢!」我用手指了指桌上的水果籃子後,丟下昊一個人在客廳,小跑幾步到房間換衣服。
「——我不是叫你不用煮我的份嗎?」昊好像是看到桌上的兩套餐具。


「有、有嗎?什麼時候?」我光溜溜地站在房間,抓起內褲。
「林石,你沒收到我的簡訊?」客廳裡的昊,似乎溫怒中。

「……咦?你也沒收到我的簡訊嗎?」下半身搞定之後,再從床上拿起一件黑襯衣。
「……。」客廳突然一片沉默。


「——昊?」

情況不妙。
我趕緊一邊把手穿過襯衣,一邊往客廳的方向跑去。

 

「……啊。」


當我從走廊探頭出來的時候,昊正站在餐桌旁,拿著刀子切蘋果。
藍襯衣的袖口被拉到手肘,淡銅色的手臂和手指關節,細微地在蘋果上操作著。
尖銳的刀刃,平均地把兩個紅蘋果切成了十六塊。

買了大半天都沒有實際用過的水果籃子。
現在落在昊的手上,有種莫名的緊張和安全感。

 

「你還沒吃東西吧,去盛飯。」
「噢。」遵照命令,拿起桌上的碗,往電飯煲走去。

 

剛做完一天工作的昊,從水果籃子再拿出一個橘子,問:「這要嗎?還是你怕酸?」
我左手拿著半碗飯,回頭望去昊手上圓圓的橘色水果:「……嗯?橘子嗎?不、不會啊。如果昊喜歡的話……」


「……。」昊又莫名其妙地歎了一口氣,開始切水果的作業。


飯桌上,飄來了橘子的酸味。
心裡,甜甜的。癢癢的。像是頭皮瘙癢似地讓我嘴角不自覺地往上揚。

昊回頭,瞪了我一眼。
再一個命令。

「坐下,咖哩要凉了。」

「噢……嗯!」

 

我搖著尾巴,往主人的餐桌擠去。

 

 

 

Two men and a dinning table.
兩個男人和一個餐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