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偏離 II——聽覺 ※ 07 - 雨 - MOVE

Submitted by sdx on Mon, 2011-07-04 01:27

無責任提要:

 

「……晚安。」站在新房間的門後,有點不安地抬起頭。
「——早點睡。」昊關上走廊的燈,轉身離開。


「那個……謝謝你,昊。」
「……。」昊停止了腳步,回頭,望著我,沉默。

「……怎麼了。」緊張地躲在門後,吞口水。
「明天早點起床,我送你上班。」說完,昊的背影,消失在昏暗的走廊中。

 

我望著空空的門外,
摸不著頭腦地呆了好一陣。


——二月二十日。
林石開始了新的寄宿生活。
------------------------

 

■ 27。TIE

 

二月二十日,禮拜五。
早上八點。

淺藍色的窗簾,透著一層金色的陽光。
趴在柔軟的床墊和溫暖的被子裡,躺在夢中的沙灘上睡懶覺。

海鷗。
在空中劃過。

 

——喀嚓。

 

「林石,起來。」

 

海浪聲逐漸消去。
金色的沙灘,漸漸變成卡其色的床墊。
藍色的海洋,變成了藍色的被褥。

 

睜開惺忪的右眼,望向白色門前的——
一個朦朧的咖啡色影子。

 

……訣……

 

咖啡色的影子一步步靠近,刷地一下扯開了大海。


「——啊。」
怕冷的我睜著半隻眼睛努力伸出右手,夠不著。

「你幾歲了,還賴床?」訣的哥哥冷冷地吐槽。
「……好冷。」我蜷縮在床上,小聲地抗議。

「冷就把衣服穿上。」


從空中飛來一件灰色襯衣。
罩在我頭上。

「給你十分鐘時間。」昊下了最後通牒,轉身把被子丟到床腳。
「……唔。」我緩緩爬起,重新抓起被子,包住自己的身體。

二月,還是有點冷。
昊,似乎不好惹。

 

 

——
一手提著公事包,一手抓著外套,咬著領帶,砰砰砰地在九分半鐘之後衝下樓梯。
昊嚴肅地坐在餐桌旁,交叉手臂,從手提電腦的螢幕抬起頭。


「……唔。早——哇啊啊!」嘴裡叼著的領帶,應聲著地。
「……。」昊又神秘地歎了口氣,刷地一聲站起,走到我跟前。

我拾起地板上的領帶,退後一步說:「……嗨。對不起,我睡過頭了。那個——訣,訣呢?」
「他還沒醒——領帶,拿來。」凶神惡煞的昊搶過領帶,刷地一下把領帶圍上我脖子,神速地打了一個結,再刷地一下套緊。


「……、……咳。」呼吸困難。
「——剩下的自己弄。你沒時間吃早餐了。」昊轉身拿起自己的電腦、行李和鑰匙,往後門車庫的方向走去。

我呆在原地。
摸不著頭腦地垂下頭,望著只繫了三分之二的領帶。
思索。


——就算只有三分之二,昊繫的領帶,還是蠻好看的。
讓人有點嫉妒。


——呼。

嫉妒的火苗默默自然消滅後,我披上外套,踏踏踏地往車庫的方向跟去。

 

——訣,早安。

 

 

■ 28。BMW

 

昊把車,停在了編輯部大樓的正門口。
我受寵若驚地爬下車,告別時還在窗口接過昊給的大門鑰匙。

 

「冰箱裡沒什麼東西,想吃什麽就去買。」昊放下手刹,望向倒後鏡。
「……噢。」點頭。


「十點後我會回來,晚餐你一個人搞定。」
「……噢。那,訣呢?」

「……。」昊望著倒後鏡,沉默了一陣。
「……怎、怎了?」


「他餓了的話,就順便煮點東西——」昊轉過頭望向馬路的另一邊,車子慢慢往前移動。
「……路上小心,昊。」我舉起手,用力擠出一個笑容。

「……。」昊又莫名地歎了口氣,對著馬路的另一邊淡語——「林石,明天不准賴床。」
「……是!我、我知道了!」立正。

 

路邊的落葉,被吹起。
昊和昊的白色寶馬,在不遠處的綠燈前左轉,消失在玻璃大樓的後方。


我握著昊給的鑰匙。
有點不捨地望著他離開的軌跡。

有人陪自己上班的感覺。
真的很不一樣。


嗯。
很不一樣。

 


■ 29。RUN

踏出編輯部的時候,已經晚上八點。
慢吞吞地走出渺無人煙的大樓,抬頭,望向市中心數十層高的玻璃大廈,和那間隙中的黑夜。

黑色的雲,覆蓋著整個天空。空氣裡,飄著熟悉的泥土味。
片刻,灰色的人行道上,冒出了濕潤的黑點。

 

——嘩沙沙沙……

 


大雨。
嘩啦啦地敲響了用玻璃和水泥築成的大地。

剛才還在人行道上的西裝、藍衣、校服、短裙,一霎那從視野中消失。
熱鬧的市中心,轉眼化成無人城市。


反應慢了三拍的我小跳兩三步,抱緊公事包躲到編輯部大樓門口的屋簷下。
逃過了大雨的洗劫。

 

——嘩沙沙沙……

 

雨勢不停地增大。
憤怒地沖洗著地面的油漆、煙頭、和人類踩踏的痕跡。

 

伸手拍掉粘在頭上和肩膀的雨滴,望著連綿的雨,和2公里外地下鐵站口的方向,淺淺吐出一口氣。


不過五秒,街上開始出現了零星的尼龍雨傘,
和冒雨奔跑的身影。

 

——嘩沙沙沙……

 

氣溫,仿佛驟然下降了兩三度。
我再退兩步,望著灰濛濛的天,苦思冥想如何全身而退。


雨,會停嗎?
會吧。現在不過是二月——


蹲下身子,坐上大樓門前的樓梯口上。
從公事包翻出工作用的筆記本,記錄尚待完成的工作。

筆記本寫滿了一頁時。
黑雲變得更黑了。

第三頁時。
人行道上,只剩小貓兩三隻。


第十頁時。
已經九點半了。


……

 

「好像,不會停了。」聞著雨的味道,自己對自己說。

 

——咕嚕嚕……

 

「啊……肚子餓了。」揉著抗議中的小腹,苦笑。

 

「好吧。也是時候回家了。」從大理石階梯上站起,拍拍麻痹中的雙腿和外套上的塵埃,收拾行李,勇敢地望著地鐵站口的方向,數著一、二、三——

 

——碰!

 

男子個人兩千米賽跑,開始。

 

 


■ 30。AWAY


輾轉了四十五分鐘。
拖著濕透的外套,披著一頭滴水的頭髮,回到公寓的正門。

翻開公事包,掏出鑰匙,插入——

「……咦。」轉不動。

 

我眯著雙眼,拿起鑰匙,看。


銀色鑰匙扣上,掛著不屬於我的皮革吊飾。
……咦?

 

「……啊啊!這是——昊的、鑰匙。」


打開公事包,翻出所有證件筆記本和隨身物品。
——唯獨看不到公寓鑰匙的蹤影。

「……糟糕。現在幾點了……」拉起左手的袖子,望向手錶——十點五十分?!


——嗞嗞……
躺在地上的手機突然震動。

昊的名字,在螢幕中閃著紫光。

「啊、喂、——這是林石。」極力裝鎮定。
「……。」昊長長地歎了口氣。

「我、我現在馬上回來。其實我已經快、快到了。」動搖。
「你在哪。」昊的聲音,依舊冷冷的,淡淡的。

「……沒,我——」望著公寓門口的門牌號碼,話梗在喉嚨。
「……。」話筒的另一端,是等待。

「……我、忘了昨天剛搬家。又忘記帶公寓的鑰匙……」伸手,摸著門上的號碼,突然,有種想撕下來據為己有的衝動。


也許可以的話。
其實我並不那麼想搬家。

雖然。
這裡已經沒有訣的存在。

 

「你等著,我來接你。」昊的那一頭,遙遠地,傳來移動的腳步聲。
「……嗯。」猶豫著,點頭。


「……我找到你的鑰匙了,今晚順便再拿點行李吧。」昊淡然地發出指令。
「噢……也好,謝謝。」點頭。

「你有帶傘嗎?」電話另一頭,傳來了淡淡的雨聲。
「……沒、沒有——咳、楸——!」穿幫。


「……。」思索的沉默。
「……剛剛,被雨淋了一下。」告白。

「……。」遠遠地,又傳來一口長長的歎氣聲。
「……昊?」


「記得把濕掉的衣服脫掉。」叮嚀。
「……噢。」

「就這樣了。二十分鐘到你樓下。」
「嗯……不用急。」

 

——嘟……

 

放下手機,緊張地吸了口氣。
昊,是個讓人緊張的存在。

 

舉起手,擦擦臉上的雨水。
另一隻手,按在心臟上方,靜靜地數著越跳越快的心跳。

 

距離昊的登場。
還有十九分鐘。

 

 


■ 31。GENTLE

 

——嘩沙沙沙……

 

忙碌了一整天,有點累。
在深夜的公寓門前坐著,數著綿羊,淺淺入睡。

 

悠然地,從電梯的方向,傳來皮鞋的腳步聲。
腳步聲越走越近,直到我身旁。

 

「……。」皮鞋的主人,悠悠地歎了口氣,掏出鑰匙,解開公寓門上的鎖。


沉沉的身體,突然被抱起。
右手下意識地,抓緊了皮鞋主人的外套。

從大門口,被移動至某個房間,身體漸漸往下沉。
沉入了鬆軟的被窩中。

 

朦朧地,聽見了浴室的水聲。
朦朧地,意識到上半身有點涼。


朦朧地,聽見了窗外的雨聲。
朦朧地,抓住了皮鞋的主人。
朦朧地,從皮鞋主人的手臂,傳來了厚實的溫度。


包裹著身體的被子,漸漸地溫暖起來。
第一百四十五隻七彩的小小綿羊,在無數星星的照耀下,跳過了草原上的小欄杆。

跑向了,
草原另一邊的紫色牧羊人。

 

Two beds and a rainy night.
兩張單人床的雨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