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偏離 II——聽覺 ※ 09 - 燒 - FEVER

Submitted by sdx on Sun, 2011-12-18 05:29

無責任提要:

 

熾熱的白雪。
落入赤裸的手心。
凍結。融化。
------------------------

 

■ 36。RAIN FOREST – 熱帶雨林

 


 

——沙沙沙……

濕潤的熱氣,輕輕敷在臉上。
層層的白霧,朦朧了昊的輪廓。

 

——嘩嘩……

「過來。」昊的肩膀,微微右轉,下令。
「……。」我揚起嘴角,退後半步。


「……。」昊,伸手鉗住我肩膀,把我丟到雨下。
熱帶雨迅速劃過身體,濕透的布料緊貼著皮膚,沉沉地壓住我的呼吸。

——昊。
冷漠的眼神裡,看不出任何意圖。

 

「昊、那、那……我、我一個人洗就可以了。」水,是熾熱的。卻使人不禁冷顫。
「……。」昊,沉默。


靜謐的熱帶雨林。
只剩兩個男人的軀體。


 

「——林石,你怕我嗎?」


獅子王解開領口上的紐扣。
一步一步地。

靠近獵物。


待宰的我呆呆遠望逐漸逼近的昊。
心臟像是倒數的計時炸彈一般狂跳不止。




「——咯?!」

褲子不知何時被扯下。
怕冷而縮成一團的海綿體,被昊緊握在手中。

昊掌心的紋理,和龐大的包圍感,支配著我的思覺。
靜止了半秒後,昊的手,開始野蠻地上下摩擦。

「……、——啊、喂……!」

層層白霧中。
不足三平方尺的窄小視覺範圍裡。
是昊的右手和名叫陰莖的棒狀物。

「!……喂、……停、停停停、啊……!」

眼皮下,被支配的橘紫色海綿體以驚人的速度成長。
浴室裡濺起的水聲,急促的呼吸聲,男人與男人間的摩擦聲,侵犯著聽覺。

「……、——唔!」


欲墜的身體,被夾在牆壁與昊的中間。
止不住的快感。
和越漸滾燙的摩擦。

我,默默地接受支配。
昊,靜靜地進行侵犯。


透明的水。
淡白色的精液。

混合。
融化。


墜落。
罪證。


■ 37。FIRST MEETING - 認識

——滴答……


我縮在浴缸的角落。
把半張臉泡在熱水中。面壁思過。

昊背靠著琉璃台,黑色長褲,滴著剛才被淋的水。
視線,鎖定在我肩上。

「……林石。」昊低沉的聲音,穿過白霧,沉入浴缸的熱水中。
「……。」我背著昊,咽了一下口水。

「你記得,我們第一次認識,是在哪?」昊突然問起。
「……?」我不可思議地沉默。


……第一次?

第一次是在哪?


我楞了數秒。
回頭。

穿過白霧。
對上昊的視線。

把昊的輪廓。
和腦中的碎片逐一對照。

昨天凌晨。是昊把被雨淋的我,抱回了公寓門內。
前田。是昊在公寓,等我收拾行李。
大前天。是昊開車,把我送回公寓。
四天前。是昊在客廳的沙發上,等著我從訣的房間出來……


在那之前是?

更早一點的三年前……
訣被推進手術室的那天,我見到,昊了嗎?


跟訣一起念大學的時候?
我是在哪,見過昊?

影片一段一段地跳過。
畫面里,昊的眼神依舊冷淡。嘴角依舊是那沉默的弧度。

訣並不常提起昊。
我對昊的認知和記憶,將近是零。

「……怎了。想不起來嗎?」昊搶了我的臺詞。
「……呃、哈哈……」


「你幾乎不認識我。」昊會讀心術還是怎樣……。
「……、抱歉……。」我低頭認錯。

「……。」昊淡淡地,歎了口氣。
「……那、那、那那昊記得嗎?」——看,我是把五個字說成八個字的天才。


也許。
自己沒有的記憶,能從昊的身上補回。
我天真地。
這麼想。

「……。」昊的身體,輕輕往右傾了五度。
銅色的腹肌,勾出立體的輪廓。

思考。

「……呵。」昊的嘴角微微上揚了三度。
是的。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在笑。

「不重要的事——我也都忘了。」昊的聲音,沉沉地再沉入水中。
濃濃的白霧。朦朧了昊的臉。

我望著霧中的昊。
仿佛。開始,有點,離不開昊的視線。

 

——噗通。

 


■ 38。LET IT SNOW – 下雪


——嘀嗒。

髪尖的水滴,墜落在沉沉的眼皮上。
我微微睜開左眼。


輕輕抬起,右手。

——被夕陽染上一層深橘色的臥室,半掩著的窗簾,咖啡色地毯。
溫熱的棉被,緊緊地壓在肩上。
午睡。

 

——……咦。
這、這不是我的……房間。


忽地。床的另一邊。
傳來即陌生又熟悉的重量。

「……!」我睜大睡眼,望著自己身上的浴袍,再望向昊的背影,說不出半個字。
昊裸著上半身,側過身子,回頭——「醒了?」


「……嗯——我、睡了很久?」最後一個記憶,是在浴室。
「沒很久。」昊爬上床,扒開棉被,把膝蓋頂入我胯下。

浴袍遮蓋下。
大腿內側的皮肉,被膝蓋骨緊緊壓住。
透不過氣。


「……昊、……這樣、會疼誒。」我吃疼地抬起上半身,維持著有點怪異的坐姿,無辜地望著床與棉被的主人。
「……。」昊像是沒有聽見我說的話,把膝蓋再往三角區頂進。

「!……」停停停、停啊!喂!


進入我行我素模式的昊,忽地抓起我小腿,抬高七十度。
浴袍下的景觀,隨即落入昊的眼裡。

……!
最後一條保險絲燒掉。
臉頰爆熱。

「——林石。」昊伸出左手,把我的頭髮,撥到耳後。
「……。」我抿起唇,不敢動。

「林石——告訴我,你想我對你怎樣。」

——?
0.3 秒。
我抬頭,反射性地望向昊的臉。

我?
我想昊對我怎樣?

我想?


我皺起眉,埋頭苦思。
昊揚起嘴角,扒開我的浴袍,俯身貼近我的臉。

「想不到的話,就讓我決定。」

 

——碰嗵。

 

昊的手。往下方探去。
我低頭。睜著眼,目睹侵犯的過程。

銅色的食指,漸漸沒入我的胯間,消失不見。

排泄處被侵入的痛覺。
緊接著膨脹和熾熱感。

昊丟下長褲,露出勃起的硬物。
把下半身,逼至我腿間。

挺入。

 

「——……!!」


昊緩緩吐出一口氣。
使著腰,一下又一下地把濕熱的硬物插入我的身體。貪婪地,索求侵犯的權力。

被摩擦的部份,像火燒一樣疼。
像刀割一樣熾熱。


軟軟地掛在腿間的海綿體。
顫抖著,流著透明的粘液。

「——……這邊,也要嗎?」騎在上方的昊,自然自語著。
伸出右手,套住濕成一片的海綿體。


「!……別、別碰……!」想縮起的雙腿,卻使不上力。

在溫熱的手中逐漸蘇醒的海綿體,漸漸膨脹。
被貫穿的身體,跟上了昊的頻率。

獅子的呼吸。
和我的喘息,漸漸同步。

恐懼與抗拒。
漸漸麻痹。腿間尖銳的刺痛和酥麻的快感,殷切地渴望釋放。


「……開始,有感覺了?」昊望著我的臉,再度往深處挺入。抽出。挺入。抽出——
「……嗯、……啊、……啊——!」

雙眼,朦朧地望向,名為昊的男人。
被捕獲的身體,沉浸在被侵犯的快樂。


還不夠。
啊。再深點。啊。再貪婪、再更火熱些。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痙攣的身體。
掐入被褥的指甲。

白色的雪,射出完美的抛物線,融化在胸前。

 

膠著的肢體,交疊的喘息。
餘韵從指尖,湧上腦部。

支配者抱起我的上半身,換我騎上。

「感覺,怎樣?」獅子輕輕地親著我的左耳。左手扶著我的腰。
「……呼、……嗯……」我輕輕靠在他肩上,虛脫般地喘息。

「再陪我玩一陣。」昊輕咬了咬我的唇,抬起我的臀部,再把我深深地拉入懷裡,連根沒入。


「林石,把腰抬起。」昊揉著我的頭髮,輕道。
「……。」我把手搭在昊的肩,使力把腰抬高。讓硬物漸漸離開身體,到達昊滿意的高度。

昊輕輕舔著我的耳朵,再將我擁入。
從下方,貫穿。


猛烈的痛。
伴隨著猛烈的快感。

飢渴的肢體配合著昊的頻率。
上下抽動。摩擦。搜刮痕癢不已的內臟。

「昊——、昊……」眼淚失控地流出。
高亢的情緒,溢滿了雙眼。

昊舔著我的耳朵。
用溫熱的舌頭,佔有我的身體。

讓第二次的雪。
射入我體內。


——未滿足的掠奪者,再度壓倒我的身體。
我失去平衡,墜入被褥。後方,是昊戳熱的抵觸。

 

「林石,你想我從哪邊進來?」昊再把我的頭髮,撥到耳後。
輕輕地,耳語。


乾渴的喉嚨,耐不住時間的煎熬。
沙啞地輕吐。

 

 

「全部……」

 

 

 

話畢。抵著後方的硬物,撐開臀間的細孔,抽離,再深入。
難以預測的角度。
貫穿著內臟。


從腿間滴落的透明粘液。
滲入雪白的被褥。留下灰色的斑點。

 

「啊、……啊、——啊——!」

 

 

 

 

未下完的雪。
呲呲作響的床。

 

糾纏。
麝香。

 

支配。
被支配。

 

 

Oh the weather outside is frightful,
噢,窗外的天氣是這樣可怕,

But the fire is so delightful,
但壁爐中的火是這樣歡樂,

And since we've no place to go,
既然我們無處可去,

Let It Snow! Let It Snow! Let It Snow!
雪下吧!雪下吧!雪繼續下吧!

Free Talk 

迎接聖誕氣氛,昊與林石重新演繹【Let it Snow】w

36。Rain Forest

一切的起點皆因稍微越界的接觸。
昊終於成功邁出破冰的第一步。雖然方式有點野蠻。
林石並未完全抵抗的反應也讓人在意....

37。First Meeting

林石,沒有第一次認識昊的記憶。
昊,含糊地避開了回答。

這部份是為了《世界偏離 VII ——思覺》所作的鋪墊。
效果滿意。

38。Let it Snow

Snow = XXX 的 Paradox 效果相當滿意!
自 2003 年執筆依賴仿佛還是第一次使用【雪】來借代。

昊。林石。雪。

話說連續寫三場果然是不可能的任務。
這次真的是非常 RARE 的極限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