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偏離 II——聽覺 ※ 10 - 糖 - CANDY

Submitted by sdx on Tue, 2012-07-31 21:06

無責任提要:

——轟隆轟隆轟隆……

床單。浴袍。毛巾。領帶……
在床上使用過的『道具』,正在白色的洗衣機中順時針打轉。

換上新的睡袍,我,茫然地站在洗衣間的一角。
聽著轟隆轟隆的旋律。
癡呆。
---------------------------------------------

■ 39。SOIL – 塵土

 

今天,病房裡的窗,被鎖得緊緊地。
白色窗簾,慵懶地地掛在窗邊,熟睡。

淺金色的陽光。
悄悄地灑了進來。

塵土。
在空中旋轉。

 

——禮拜天。
十點。

 

白色病床上的壤,靜靜地把手移動到鍵盤上,開始敲字。

『怎了。你今天沒吃東西嗎?這麼安靜。』
坐在床邊發呆的我,忽然驚醒,回道:「……啊……沒有、我有吃早餐。」

『睜大眼睛說假話。』壤默默搖頭。
「……。」我扁起嘴,想不出更好的解釋。

『怎了,被誰欺負了嗎。』壤的鍵盤,傳來啪踏啪踏踏的聲響。
「……哪有。」

『你眼睛有點腫。』壤用手指點了點自己的眼皮。
「——!」我立即舉起手想眼睛——

眼睛?
有、有腫起來嗎——

『呵呵呵。你真的很單蠢。』壤莫名感慨地笑了笑。
「……。」

『所以很多事情,林石,你自己看著辦吧。』壤轉過頭,略帶凝重地望著我。
我靜靜地,迎接著壤的視線。

壤深褐色的眼眸。
映出了我困惑的臉。

雖然,壤說的不是甚麼鼓勵的話。
但我很高興,他看出了我的不安。

「……謝謝你。」我微微地低下頭。承認了自己的無力。
壤沉默了一陣,才慢慢合上筆電,放到旁邊的櫃子上,結束了今天的『談話』。

【好了,你快回家。我想再睡一陣。】

啪啪啪地放好枕頭的壤,拉起被子,鑽進被窩。一連串的動作,輕巧地像是一隻貓。

愛睡的失語作家。
喵~。

 

■ 40。KEY – 關鍵時刻

 

手裡。
銀色的鑰匙。在日光下閃閃發亮。

深褐色的大門。
這是昊與訣的家。

我望著手中的鑰匙,莫名地躊躇。
要開門嗎。要走嗎。

要開嗎。
要走嗎。

……

 

昨晚的情事過後。
昊,和我,和訣,無言地進行了晚餐。

然後,我把碗碟收拾好。
洗淨。

訣,彈了一陣鋼琴,就回房間休息了。
昊,接了一個電話,就出門了。

我,等客廳都靜了下來。
才慢慢地,靜靜地,坐在沙發上,整理著複雜的思緒。

昊忽然吻了我的脖子。
昊忽然侵佔了我的身體,和我做了愛。

昊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昊想要的是甚麼?

昊和我,過去是甚麼關係?
現在,是甚麼關係?

……

自問自答了一整晚。
問題,沒有解決。

我唯一能做的,只有接受自己和昊做了愛的這個事實。

然後。
現在。我該打開面前的這扇門嗎。

訣——

 

正午的日光。
一個男人的輪廓,映在了門前的小路上。

我倏地回頭。
看到了問題中的人物。

 

「——不開門嗎?」昊,穿著深灰色的外套,逆著光,凝視著我開始動搖的表情。
「……這、……我、我剛剛在想事情……。」心跳聲,逐漸清晰,碰咚碰咚地敲著我的耳膜。

昊往前走了一步,帶著可怕的表情,忽地捉起了我的左手。
「——痛、痛耶!」我被嚇得握起拳頭——手中的鑰匙,應聲落地。

——昊的手,好冰。

 

「你不怕我嗎?」昊捉緊我的左手,絲毫不打算放開。
「?……咦?我——不、我……。」舌頭在打結。

昊,是個可怕的人嗎?
訣,我應該,覺得他可怕嗎?

可怕和不可怕。
要如何判斷?

 

我真的不知道。

 

「——時間到了。」昊,不耐煩地劃下終止號。
「……。」我愣住,等著判詞。

「——過來。」昊扯著我的左手,索性把我扔到大門旁邊的那塊牆上:「我,給你一個提示。」
「……呃?提、提示?」無路可退的我,此刻只感覺到後腦勺貼著的那塊牆,像是冰塊一樣寒冷。

昊冷笑著,用他的額頭抵著我的。
右手,緊壓著我的心臟。

「你跟我的第一次認識,是在十二年前。」昊,用指尖,鎖定了我微弱掙扎的心臟。
「……?十、十二年前?」我、我們的……認識?

灰色的城市。
透明的玻璃碎。鮮紅色的血。
割傷的手,和深藍色的馬路——

——TWELVE YEARS——

 

「——當然。那是在如果『你是林石』的假設之下。」昊猛地用力,幾乎扭斷我的手腕。
「痛……很、很痛!」被弄疼的我全身抽搐了一下,以扭曲的姿勢貼在牆上。我不敢呼吸,眼前的景色,越漸模糊——

 

假設,『我是林石』。

 

一個人是不是自己,是可以假設的嗎。
假設的意思是甚麼。

假如我是林石,那我和昊的第一次認識,是在十二年前。

十二年前——
昊說的十二年前是指甚麼?

 

十二年前……

 

十七歲。高中。上下課。考試。小測。考試。
在便利店的打工生活。
在養父母家的日子。

這樣的我,跟昊,可能會有怎樣的交集?

 

——時間仿佛過了很久。
我的手,都凉了。

 

昊,不知在甚麼時候,放開了我。
一個人,站在不遠處的草地上,打著電話。

我愣愣地眨了眨眼睛。
默默等著,昊的轉身。

「……好,沒問題。」昊淡淡地講完,掛了電話。

一朵雲飄過。遮住了昊的影子。
我正看得出神,就被昊扯著左手,拉進了車庫。

白色寶馬,眼前咫尺。

 

「……我、們這要去哪?」我不安地瞄向前方,那應該在十二年前就早認識的昊。
昊停下腳步,無言地轉過頭,伸出一隻大手掌放到我後腦勺。

昊的臉,忽然靠得很近。
我想問話,卻被他,吻住了我的眼角。

我自衛式地舉手要掙脫。
昊固執地鎖住我的手腕。再多親了一陣。

我見他並沒有要動武的意思。
就稍微安分了一點,任他吻。

「……」結束後,昊拍拍我的頭,深深地鎖起眉。
沉默。

——車庫裡的灰塵。
靜靜地,躺在四處的木架子,和紙箱中。

白色寶馬的車頭燈,在閃爍。
車庫的鐵門,逐漸上升。

陽光的裂縫,逐漸擴大。
新與舊的空氣,融合,浸透。

引擎的聲音。
在車庫裡迴響。

這是。
離開,的聲音。

 

■ 41。STORE – 小熊軟糖

二月的下午。
十二點三十五分。

車子,走上了高速公路。
昊沒說,我們是要去哪裡。

 

今天,是禮拜天。
訣一個人在家……可以嗎。

 

「——我安排了人照顧訣,你不用想太多。」昊冷不防地回答了我的疑問。
「……嗯。謝謝。」我半信半疑地點了個頭。

昊輕輕歎了口氣,繼續道——「回來的時候應該是晚餐時間,你到時候可以再跟訣一起吃點東西。」
「……噢。也是。」我小聲回答。

訣——
自從搬到訣的家裡以後,好像只有和他吃過一頓晚餐。

訣有時候很愛睡,起來之後也不怎麼吃東西。
不知,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對了……訣似乎說過,昊在念大學的時候起,就一個人搬到外面住了。
所以,他也不是經常跟昊見面。

不過,昊總是會記得買生日禮物給他。
還有偶爾,來個電話或簡訊。

訣的手錶,就是昊送的。
我和訣一起住過的公寓,也是昊買的。

訣說過的這些,我都還有印象。
但昊說的,他和我在十二年前就認識的部份——我是怎麼也想不起來。

也許,只是昊隨口說說。
也許,是我忘記了吧。
畢竟,事情也都過了十二年。

——在下車之前,我都這麼想著。

 

——
大約四十分鐘後。
昊把車子,停在了某公園的旁邊。

然後,我們穿過幾條小街小巷。
最後,來到轉角處,一家小小的便利店門前。

玻璃門上的英文 Welcome 還是一樣寫錯成『Wellcome』。
營業時間稍微變短了,關門的時間從原來的 1 AM 變成了 11PM。

……沒想到那十多年後。
這家店還是老樣子。

——原來,昊是想帶我來這裡。

 

「昊……你、你也知道這家店?」我有點不希望,昊說的『十二年前』是真的存在。
「那,要進去看看嗎?」昊靜靜地看著我,等著我的答覆。

「……。」我低著頭。不敢去看昊的臉——一張,可能被我忘記了十二年的臉。
「那,走吧。」昊轉身,進了便利店。

我等著門要關上了,才慢慢地跟上。
不知道為甚麼。

心臟,跳得特別快。

 

——碰咚、碰咚、碰咚……

 

玻璃門後,是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小空間。
書架上的雜誌,有好幾本被放錯了地方。冰櫃裡的飯盒,有些都已經賣光了。

 

然後,收銀機後面所站的人,已經不是我了。

 

十二年。
過得真是快啊。

 

高中的我,是甚麼樣子呢。
我好像記得,也好像不記得。

只記得最後一次見養父和養母,是在高中畢業後的七月的一個晚上。
他們給了我一些錢。

然後,我們就是陌生人了。

 

……然後,那一年的八月。
我遇到了訣。

訣那時正在佈告欄的跟前,準備張貼尋室友的通告。
我那時站在他的左邊,順理成章地成了第一個看到那則通告的人。

訣說,那時我的表情像是找到了綠洲一樣地傻。
所以他決定誘拐我。

 

——……這些我都還記得。
那昊呢?他是甚麼時候出現的……

我在『這裡』見過他嗎?

 

我恍惚地站在雜誌欄的旁邊,尋找著昊的背影。
——昊,站在了零食架的跟前,抓了幾包軟糖下來,又放回去,不知道在找甚麼。

我猶豫了幾秒,才緩緩走進,問他想找甚麼。

昊忽然停下手,轉頭看著我,回答:「小熊軟糖。」
「……啊?」我呆住。

「……。」昊望著我,微微歎了一口氣,繼續道:「——沒,只是突然想起,你曾經很愛吃這個東西。」
「……。我、我很少吃甜食……。」小熊軟糖……我、我嗎?

「……。」昊沉默。
「……、昊……怎、怎麼了?」我,有點不知道他在想甚麼。

「——可能吧。那,要吃一下看看嗎?」昊把手伸到架子,抓起了一包七彩的小熊軟糖。
「……咦、呃……那昊你、你也吃嗎?」我不可思議地望著那包軟軟的小熊軟糖。再望向拿著這包軟糖的獅子王。

「……。」昊並沒有回答,只是深鎖著眉頭。
「……我、我沒意見。」我呵呵呵地揚起嘴角,想要化解這僵硬的空氣。

昊無言地瞄了我一眼後,抽起了三包小熊軟糖,到了櫃檯結帳。
那背影感覺刺刺的,像是因為我說了不該說的話。

——小熊軟糖。
會很好吃嗎?

 

昊記憶中的我。
和我自己記憶中的我。

仿佛,是同一個人。
卻又,是兩個不一樣的人。

為甚麼,會這樣呢。

 

 

 

 

to be continued...

THE DEVIANT SOCIETY SERIES——世界偏離系列

Free Talk 

距離上一篇 09 竟然是相距 7 個月之久。
其實寫到這篇的時候 S.D. 還看不到《聽覺》的終點在哪。

從 2010 年開始寫的這篇《聽覺》,兩年累積了約 3.3 萬字。
劇情果真是龜速進行中。

按照《視覺》的長度來說,原本《聽覺》的篇幅預算也只是 2~3萬。
但就目前的情況看來,再寫多兩三篇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對於原本想等結束的時候再看的讀者很抱歉。
請再給 S.D. 多一點時間 m( _ _)m。

原本是想多寫點壤的故事的。
但在第一人稱的前提下,要把目光集中到【他人】身上原來是這麼困難的一件事情啊。
只好亡羊補牢

 

人物點評

 

- 昊 (36)

職業未定/不明。基本上是有錢有房有車有離婚史有孩子的男人。

他其實也不知道該怎樣應對現在的這個【林石】。目前唯一做得到的就是得把他放在自己的領域裡仔細觀察再作打算。

他也似乎知道很多連林石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原因日後……可能有機會能寫到。

S.D. 基本上目前對昊算是頗有好感。

 

- 林石 (29)

低產階級小編輯一名。無父無母的小孩。

他的過去不太好寫所以之前基本上都沒有怎麼提過……但既然昊都把他帶到便利店來了,林石也才開始回憶自己的過去。

他記憶力其實也不錯,但唯獨就是關於昊的事情幾乎沒有自己的第一印象。

感覺這個關於【記憶】的問題能否交代好會變成《聽覺》結束的必要條件……。

來吧,S.D. 寫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