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偏離 I ——視覺 ※ 08 - 落 - FALL

Submitted by sdx on Wed, 2012-09-26 23:22

無責任提要:

路,黑色水泥。
雨,水泥平面上的湖泊。
-------------------------------

■ 45。冷卻。

 

一個人。
在街上,漫無目的地前進。

車輛,在馬路上駛過。
消失。

雙腳,機械性地抬起,移動。
雨,順著頭髮,淌下。

                   ——沙沙、沙沙沙……

沒有缺口的,長方形的黑色街道。
黑色的格子電影。

 

第一格。
街頭。冷清的,Love Hotel。

第二格。
24小時,經營的便利店門口。

第三格。
關閉的餐館,和喝醉的男人。

第四格。
淩晨。車禍。視覺喪失。

 

冷冷的風,划過。
轉角處,迎面撞上,一名陌生的路人。

 

「擋路。」對方冷淡地斥責。
「我看不見。」低著頭,回答。

路人,抓起了我的手,質問。「——要去哪。」
「……放開。」試圖甩開,卻又被路人緊緊抓住。

僵持中,我低著頭,努力地想看清,地面上的雨點。

「你,低著頭不說話有用嗎──?」路人,耐心地站著。
被雨,淋溼的外套。變了顔色。

警車,快速地駛過。
街上,沒有人煙。

路人,仍然緊緊地抓著我的手。
婚戒。

我沉默了半晌,開口道。「──……你,是……嚴楷?」

「廢話。」
「我看不見。」

「我知道。」
「我看不見。」我皺著臉,重覆。

「——我知道。」

 

沉默。
雨,慢慢地,覆蓋著,這個世界。

 

「夜了。你回去吧。」沉默的路人,放開了,我的手。
「——嚴楷。」手,失去了嚴楷的體溫,馬上冷卻。

 

                   嚴楷。

                   嚴楷。

                   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嚴楷……

 

「……菸。」心臟,變冷了。愣愣地,捉著嚴楷的衣角。想要一點火光。
「……。」嚴楷,沒有回應。

頭,倚在嚴楷的胸前,歇息。
「……。」嚴楷的胸,靜靜地,隨著呼吸起伏。

「嚴、楷……。」短暫的,昏厥。冰冷的四肢,遙遙,墜在地上。
膝蓋,在湖泊的粗糙表面上降落,掌心的肉,踩著水中的碎石——

「……、——咳、……。」雨,很冷。

「我想,做愛。」低頭,用顫抖的指甲,抓著地面,刻下,我的指紋。

                   濕透的上衣。
                   勾勒出背部的輪廓。

                   雨,一直下。

 

「夏晨。」嚴楷,依舊的口吻。
「……。」沉默。

 

「起來。」依舊的,命令。
「……。」

 

麻木的四肢,一抖一抖地從地上爬起,往前方的黑暗,望去。
嚴楷的存在。

 

「……。」

倏地。

嚴楷,把我拉近。
單手,抱著我的頭,深吻。

木質古龍水的淡香味,漸漸充滿了呼吸。

舌間的溫熱,暖了我的身體。
我舉起沉重的右手,抓著嚴楷的背,把全身的重量,靠在了他的身上。

 

「……還覺得冷嗎。」離開的唇,質問。
「……。」我調整著呼吸,有點困惑。

 

「……一點。」

 

嚴楷,摟著我的腰,再一次,把舌頭,伸進我的唇裡。
被雨沾濕的手,是冷的。

 

但心臟,終於。
沸騰了起來。

 

BURNING。
燙。

 

■ 46。沸騰。

 

雨夜。
密室。糾纏的皮膚,蒸發著透明的熱氣。

雨和汗,弄溼了床單。

「……啊。」下體,傳來酥麻的溫熱感。我抓著被單,伏在嚴楷的股間,仔細地,舔著嚴楷的硬物。
大腿間,嚴楷的舌,舔著我冰冷的皮膚,手,執拗地套弄著我勃起的陰莖。

「——……。」手指,插入。
「……嚴、楷──」我皺眉,感受著內臟,被侵入的觸覺。

「有感覺嗎?」潤滑劑,一點一點地,沁入。

                   ──!

「——啊!」電流,從脊椎傳至腦部,勃起的部分,變得滾燙。
「……——又溼了。」嚴楷,輕輕刮著龜頭滲出的體液,笑。

「……唔。」我忍著被侵入的不快感,繼續著口交。
手指抽插的頻率和深度,漸漸超出我預想的範圍。

「——、……嗯!」緊閉的雙眼,忍著射精的衝動。
「——腿,張開。」嚴楷把手抽離,換了體位,從正面抬起我雙腿,刺入。

「──唔、……啊!」被侵入的強烈壓迫,促使了射精的生理衝動。粘稠的精液,噴入空中,撒落在下腹。
「疼嗎?」嚴楷彎下身,開始了更深地插入。

「——……嚴楷、……。」我睜開半只眼,伸手,環上嚴楷的脖子,皺眉。「……、……——啊!!」
「……晨。」嚴楷,低喊著我的名字。

「——啊、啊……!」體內的硬物,亢奮地侵犯著我的內臟。
「——夏晨。」嚴楷笑了,滾燙的汗水,滴落到我胸膛。

「啊——、……!」痙攣的身體,在嚴楷身下興奮地掙扎。
嚴楷的精液,一次又一次,射入我的身體。

                   不夠。
                   還不夠。

「嚴楷——啊、阿、啊……!」

佔有。撕裂。啃咬。施暴。爪痕——
身體瘋狂地索取著,嚴楷的每一次插入,每一滴精液。

補足。
四十八小時的飢渴。

 

FLAME。
火熱。

 

 

§

浴後。
迎面吹來,一陣薄荷感的空氣。

披著襯衣,我伏在露台的鐵欄上,吐出一口菸。
指尖的白色紙卷,燃燒著橘紅色的光。

嚴楷靜靜地站在身後,望著我的背影。
一言不發。

 

「……。」自然的,沉默空間。
我眺望著遠處,什麼都沒在想。

「——」嚴楷無言地,捉起我還未吹乾的頭髮,撥弄。

月光。
靜靜地,降落在城市。

淩晨十二點零四分。
黑色深夜。

 

■ 47。咖啡 II。

睜開眼。
在嚴楷的床上,迎接了早晨。

翻身。
雙人床。殘留著嚴楷的體溫。

「……。」伸手,摸著那一小片溫熱的床墊。思索。
「九點了,今天星期二。」嚴楷繫上領帶,凝視。「——身體,沒大礙吧。」

「……還好。」上半身,爬起,發呆。
「醒了,就出來吃早餐。」嚴楷的手指,抓亂了我的頭髮。離開。

「……。」頭髮,留下了嚴楷的指紋。
抬頭,目送著離開的腳步。

——喀嚓。

關門的震動。
從牆壁,傳至天花板。

窗簾,簌簌地搖擺著。

晴天。
寂靜。

 

 

——

餐桌上,擺著牛奶和吐司。
嚴楷端著咖啡,在飯廳的一角,站著。

「……。」啃咬著吐司,重覆著吞食的動作。
「味道怎樣?」咖啡杯,在空中靜止。

「……還好。」啃咬。
「還想吃點什麼?」杯子,靜靜移動。

「……咖啡。」吞入。
「——」半晌,空中的杯子,安靜地,降落在餐桌。「拿去。」

「……。」猶豫著,伸手。拿起杯子,喝下一口,嚴楷喝過的藍山咖啡。
「在笑什麼?」

「……。」皺眉。
「……——要加點,牛奶嗎?」嚴楷的手,又抓了一下我的頭髮。

——嗞嗞嗞……。

震動。
餐桌上的手提電話,有誰來電。

嚴楷伸手,按下通話鍵。
距離桌面10 cm。

『——喂,我是紀衡。』

手機網絡的另一端。
傳來一種,冷冷的聲音。

『晨,我要見你。』

辦公室的陰暗角落裡,紀衡,對著沉默的回音獨語——

 

 

■ 48。楓葉。

玄關,嚴楷,換好了鞋子。
木質的古龍水。

「——我走了。傍晚就回來。」嚴楷拎起鑰匙,拿起公事包。
「……。」站在門口,凝望。

「累了,就再睡一陣。」嚴楷伸手,在我的左耳,留下若干的指紋。
「……。」我站著,木納。

「……夏晨。」
「……。」

                   ——!

瞬間,嚴楷的重量,把我壓至牆壁。
說話的能力,被奪去。舌頭,入侵。手,無法使力。

                   該死。

「——、……咳、……。」被放開後,我大口地,呼吸。
「走了,晚點見。」嚴楷輕笑著,鬆開了環在我腰上的手,離開。

背影,消失在了關門聲後。

                   『——夏晨,那是你和紀衡的問題。』
                   『……。』

                   『不是我的。』

 

 

 

——

正午。十二點二十分。
晴。

咖啡廳的角落。
反覆播放的音樂,低沉的談話。四角空間的回音。
桌子的另一端,沉默。

「……好久沒見。」紀衡放下咖啡杯,微笑。
「——。」安靜。

「餓了嗎?想點些什麼?」紀衡拿起MENU,閲讀。
「……今天,工作不要緊嗎?」

「拿了半天的假。」紀衡,自然地抬起頭。
「——……。」思索。

                   這是。
                   紀衡,和我的問題。

 

「……紀衡。世界,偏離了。」我說。

                   咖啡色的燈光。
                   照著我的臉。

「從第一天,認識你開始,世界,就偏離了。」

 

 

§

手握著,咖啡的紙杯。
樹下,陰涼的風,吹過。

生銹的韆鞦架,在人群中靜靜地搖晃著。
秋天。

「晨,你頭髮,沾著樹葉。」紀衡舉起手,摘走了一片葉子。
被手指划過的頭髮,傳來沙沙的聲響。

我抬起頭,對上了男人的視線。

「……很久,沒回學校了。」背靠著的楓樹,有點硬。
紀衡拍拍我的頭,低聲回應。「——休學的手續,還沒辦理吧?」

「——嗯,還沒有。」擡頭,望向遠方的天空。
「那……後天,我們一起去。」紀衡,靜靜地,用手指,梳著我的頭髮。

「——嗯。」杯子傾斜,咖啡,灌入了喉嚨。
紀衡靜靜地,繼續沉默。

一陣風,拂過。
楓葉。開始降落。

 

 

■ 49。木門。

 

——哢嚓。
鑰匙,順時針,九十度。

「……哥,你還有工作吧。」第一層鐵門,UNLOCKED。
紀衡,低頭看了看手錶。「——對,一個小時之內,要回辦公室準備資料。」

                   ——哢嚓。

                   寂靜的走廊。
                   塵埃。

「……。」第二層木門,開鎖。

 

                   unlocked。

 

——碰!
剛轉入19°的木門,被用力蓋上。

門上,是紀衡的右手。
沉默。

「——晨。」紀衡的低語,無限地靠近,我的聽覺神經。「——他不是,結婚了嗎。」
「……。」理論上,正確。

「為什麼,偏要是他?」質問。
「……嚴楷的聲音,和你一樣。」回答。

                   sameness。

「——這不成理由。」紀衡,對這個答案。不滿足。
「……。」停頓。呼吸。

                   recalculation。

「人的選擇和決定,是基於情感,不是理智。」抽出門上的鑰匙,放入口袋。開門。
進入。

「——紀晨!」

背後。
紀衡的手,用力地,扯住了我的手臂。

——碰咚。
碰咚。碰咚。碰咚。碰咚……

心臟,微快的,頻率。
我靜靜地,笑。

                   smile

「——嚴楷。他是我的男人。」
「……。」

下午。
走廊的陰暗空氣中,氧氣含量,漸漸降低。

灰塵。落在肩膀。
紀衡,仍未放手。

 

——寂靜的玄關。
沒有聲音。

——碰咚。
碰咚。碰咚。碰咚。碰咚……

「……是嗎。」輕聲地,否定地,紀衡,放開了手。
「……。」手臂,留下青紫色的勒痕。

「……後天,我再來看你。」語畢,身後的門,悄悄掩上。

 

——碰咚。

心跳,遮蓋了。
最後的,關門聲。

unlocked。

無人的玄關。

氧氣。
和紅血球結合。滲入,我的生命系統。

 

Life’s like this。
世界偏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