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偏離 I ——視覺 ※ 09 - 任 - DISCRETION

Submitted by sdx on Wed, 2012-09-26 23:26

無責任提要:

diving deep。
下沉。
------------------------------------------

 

■ 50。雪。

 

冰箱。
緩緩吹出了一陣冷風。

伸手。
取出一罐可樂。

罐子,開始滴水。
拉開,拿起,喝下。

——卟沙……

只剩一半的可樂。

 

——哢嚓。
正門,鑰匙收入口袋後,嚴楷的腳步聲,進入了客廳。
燈光,照出了人的影子。

「——……你回來了?」手中的可樂罐子,滴著透明的H2O。
「嗯。我回來了。」淡然地,嚴楷鬆開領帶,走近身旁。

                   若哪天,他死了。

「現在,幾點?」思索。
「七點。要吃點什麼?」嚴楷的雙手,摟上我的腰。

                   雪做的骨。
                   會很美。

「……。」微笑。
「——……你身體很冰。」嚴楷的氣息,從左耳輕輕地,擦身而過。

                   snow

「……嚴楷。」拿著可樂,把身體的重量,靠上嚴楷的心臟。「——我想,去旅行。」
「——旅行,去哪?」左手梳著我的頭髮,魔王悠然地問。

「有雪的地方。」擡頭,往高空,伸手。「——像這樣,等著雪,停在手中。」

                   黑色的世界。
                   輕輕地,靜靜地,降下了,雪。

                   snow.

「……。」嚴楷沉默,輕輕地,親著我的頭髮。
點觸中,印下了,他的顔色。

 

■ 51。行李。

 

下午的陽光。
從狹窄的玻璃窗,反射到睡房。

打開衣櫃,是沉澱了兩個禮拜的灰塵和氧氣。

書桌。
講義、筆記、法律字典。一件不差——
與兩個禮拜前,一模一樣的設定。

 

「拿要用的東西就好。」嚴楷,打開空空的行李箱。
「……嗯。」其實,也沒什麼。

身體,不自覺地,往書桌的方向移動。
許久沒翻的筆記和課本。沾上了薄薄的塵埃。

                   LAW。
                   法律。

還剩一年。
就能完成的學業。

「這些書,要嗎?」嚴楷在書桌的旁邊,隨手拿起了一份講義。
「……你覺得,會用得上嗎?」厚實的稅法課本封面上,還印著,紀衡的指紋。

                   紀衡。

「——衣櫃裡的東西呢?」
「……隨便。」

「……。」無言地,嚴楷走向衣櫃,摘下了幾件毛衣和長褲。
我走到睡房的門外,靠著牆壁,聽著這一切掃蕩的進行。

突然。想抽菸。

 

擡頭。

 

天井上的燈。
靜靜地,眨眼。

 

 

§

 

——叮鈴。
轉角處,咖啡廳的門鈴,跟著開門聲震動。
一名顧客,走向了咖啡店的櫃檯。

嚴楷拿起杯子,靜靜地喝下一口熱咖啡。
左手的婚戒,在暗光中沉默。

                   marriage。

「……你今天沒事嗎?」我靠著椅背,望向窗外。
嚴楷看著我,放下了杯子。「——11月之前,暫時,可放鬆一下。」

「……。」那還真閒。
「旅行的地點,想好了嗎?」嚴楷的直接,來得像雨一樣突然。

                   窗外,是晴天。

「……。」一眨眼的沉默。
「你以前,去過什麼地方?」嚴楷的聲音,沒有猶豫。他不是,躊躇的男人。

「……。」望向嚴楷。
仿佛答案,在他肯定的臉上。

                   ——叮鈴。
                   那一名顧客,還在咖啡店的櫃檯。

                   接過蛋糕盒後,他轉身,發現了窗旁坐著的嚴楷,與我。
                   瞬間,緘默。

                   盒子裡。
                   乘著的蛋糕,在空中,疑惑。

「我沒有,離開過。」我收起了左手,誠實地回答。
「——」並不意外地,嚴楷悠然地微笑。「是嗎,難怪你的世界這麼小。」

「你的車,也沒多大。」理屈。
嚴楷隨性一笑,回答。「——一個人,用不著那麼多氧氣。」

「……。」我望著嚴楷的戒指。沉默。

                   一個人。

「——兩點了,走吧。」嚴楷站起,離開了位子。
「嗯。」我點頭,跟上。

                   沒有,回頭。
                   不敢,回頭。

 

——碰。
咖啡廳的門。在背後,沉沉地關上。

 

——叮鈴。
那一名顧客,還在咖啡店的櫃檯旁。

拿著要送人的蛋糕的他,沉默。
沉默。

然後。
……。

 

 

■ 52。不響的電話。

 

角落的行李箱,靜靜地聽著。
從浴室。
傳來的水聲。

我拉上,露台的窗簾。
披著睡袍,回到床的左邊,按摩大腿內側的肌肉。

髮上的水。
滴落到赤裸的腿上。變冷。滑下。

 

                   ——

 

安靜地。
浴室的水聲,消失。

 

「……。」我停止手中的動作,望向,站在浴室門外的男人。
「——怎了,睡不著?」嚴楷擦著頭髮,關上,浴室的燈。

                   嗒。

「……沒。」挂在腿上的睡袍,在挪動的途中,滑下。痛。
嚴楷沉默地,走近。「——腰,還在疼?」

「……。」思索。點頭。
「給我看一下。」床的邊緣,壓上了嚴楷的重量。

                   嘀嗒。

「……。」未乾的頭髮,仍在滴水。
擡起,有點遲鈍的腰,轉身,在冰涼的被單上,沉下。

嚴楷,剝開我上半身的睡袍,開始,在僵硬的腰椎上工作。

                   按。

「……。」痛。
「——放鬆。深呼吸。」嚴楷抓著我的後頸,揉著,不知名的穴位。

                   嘀嗒。

髮上的水,沾濕了枕頭。
沉默的按摩師,專心地工作,沉默。

                   不響的。
                   電話。

「暖一點了嗎?」嚴楷,繼續無言地工作。
「……嗯。」我點頭。閉上眼睛,禁止思考。

                   床頭櫃的角落。
                   不響的。
                   電話。

 

體內的血管,漸漸發熱。
溫度,沁入了皮膚。

 

角落的行李箱,靜靜地聽著。
被褥上的呻吟。

 

Pretend。
入眠。

 

 

■ 53。日光。

 

——叮鈴。
十一點的陽光,照入咖啡廳,曬暖了桌布。

墨鏡下。
眼睛,望向,玻璃外的光。

平靜的街景。
不相干的陌生人。

 

——嘀嗒。
他,走出黑暗。陽光,把他的輪廓,烙在地毯上。
影子,逐漸拉長,在餐桌旁,停下。

【要點些甚麼嗎?】餐桌的右上方,傳來冷質的低沉音調。
「……。」回頭,望向聲音的主人。

【……若你想好了,來櫃檯找我。】轉身的瞬間,一陣淡淡的咖啡味,從他衣袖的方向傳來。
「——」墨鏡下的眼睛,思索,眨動。

                   ——昨天。

【——對了。】不遠處,他停下了腳步:【昨天,還剩一枚,抹茶蛋糕。】

【不能賣。但可以,送你。】

話畢。
腳步聲,消失在櫃檯的門後。

——嘀嗒、嘀嗒、嘀嗒……。

被曬暖的桌布,在安靜的咖啡廳中。
眷戀著,離開的塵。

手指,撫著不安的桌布。
畫著,雪花。

 

 

——

【抹茶蛋糕。】純白的陶瓷,優雅地落地。
「……。」墨鏡裡,映著一片深綠色的葉子。

【試一下吧。】他後退了一步,觀察。
「……。」頭,輕輕一點。

握起叉子,切出一小塊綠色蛋糕。
送入,嘴裡。

濃郁的茶味,滲入舌頭。
數秒後,甘澀的茶香,湧入味覺。

這是。
葉子的味道。

                   ——你的頭髮上,沾著樹葉。
                   紀衡輕輕舉起手,摘走了,一片葉子。

「……現在,幾點了?」
【十一點二十七分。】

黑色桌布上。
缺口的葉子,曬著橘色的陽光。

他轉身,離開了桌子。
他坐著,什麼,都看不見。

 

白色的雪。
在陽光中飄浮,旋轉,墜落。

 

 

■ 54。離境。

 

沾上蒸汽的鏡子,映著朦朧的世界。
披著浴袍,離開濃密的濕氣。

手心,划過乾爽的空氣。
早晨。

「先把頭髮擦乾。」嚴楷,把毛巾丟到我頭上。
「——。」被毛巾蓋住的臉,失去了七分之三的方向感。

「早餐在外面,現在七點五十一。」左手,拿著咖啡杯,嚴楷靠在牆邊,觀察。
「……嗯。」把毛巾挂在脖子上,我伸手,抓起床上的衣服,換上。

嚴楷安靜地看了一陣。
突然,靠近。

「……!」毛巾,突然壓上頭頂,暴動。
「——這頭髮太溼了。」嚴楷的力度,擬似暴力。

「……」眯起眼睛,在毛巾下,忍著痕癢的感覺。

晨光。
透過窗簾,在臥室的地板上,映出了透明的影子。

 

§

戴上灰色的圍巾,捉著嚴楷的衣角,踏出公寓的正門。
行李下的滑輪,在地毯上留下清晰的溝痕。

 

——哢嚓。
鑰匙,逆時針,九十度。

「護照,還記得在哪吧。」嚴楷抽出鐵門上的鑰匙,放入口袋。
「……嗯。」點頭。

「那,走了。」嚴楷轉身,拉著行李,往走廊另一端的電梯口移動。
「……。」嚴楷的衣角,在步行中晃動。

「右手,給我。」嚴楷,遞出左手。
「——。」停步,有點愕然。

                   ——Touch。
                   手指,被嚴楷的手掌包住。

                   ——我捉到你了——

「好好跟著,別走丟了。」厚實的溫度,傳到了手中。
「……——。」微妙,金屬感。

                   ring。

 

「……——戒指。」條件反射。
「習慣了。」嚴楷,維持著不變的表情。

                   used to。
                   認定。

「……。」我低著頭。
思索、記憶、咀嚼、計算、沉默。

行李下的滑輪,在地毯上平穩地滑動。
鐵門,退得越來越遠。

轉角處,嚴楷拉著行李,走入了電梯。
我回頭。望向走廊的地毯上——

那兩行筆直的溝痕。
漸漸消失的痕跡。

 

DISCRETION。
離開,世界偏離。

 

 

 

 

 

 

 

 

 

 

 

 

 

 

 

 

【世界偏離 I ──視覺】
THE DEVIANT SOCIETY SERIES──世界偏離系列 …to be continued

Free Talk 

 

夏晨、嚴楷、紀衡,暫時,將會離開《世界偏離》。
長達一年多的連載,也終于在聖誕夜,正式宣告一個故事的完成…。

這一切,
得來不易。

作為作者而言,能把自己的想法完全貫徹至這個程度,真的非常滿足。
不知道閲讀本文的讀者們,是否也能從這個作品中,得到一些什麼。

回顧第一篇時…
那時偏離還未開始,世界仿佛很正常。

而現在的這個世界…
有點偏離,也有點扭曲。

但這就是夏晨的偏離。
是他的人格一部分。一個很重要的部分。

話說一開始是想寫個不太一樣的故事而已。
結果——?!

許多從未想過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這個結局也是09年12月初的時候,突然萌生出來的畫面…。而非原本就有的設定。就從這點而言,這樣的無計劃連載,其實風險不少。

真的。
謝謝小編們和讀者們一路陪伴偏離,直到現在。

希望世界偏離 II,也能儘快送上給大家!

 

◆ 導演講評

■ 50。雪。
這是在紀衡離開之後,小晨晨獨自一人在廚房的畫面。
可樂。
與小晨晨搭在一起,顯得非常憂鬱。

嚴楷的摟著小晨晨的手,雪做的骨。
這些畫面,講出了一些無法用文字,表達的情感。

——我想,去旅行。

小晨晨不經意的一句話。
設定了全篇的基調。

 

■ 51。行李。
打開衣櫃,是沉澱了兩個禮拜的灰塵和氧氣。

這裡是小晨晨過去的房間。
嚴楷在房間裡頭整理,小晨晨在門外等待。

接觸到小晨晨過去的空間。
不知嚴楷是不是有什麼新發現(?)。

往後咖啡廳中。
加入了微妙的第三人稱補敍。

兩個世界同時進行的感覺。
一邊是紀衡,另一邊是小晨與嚴楷。

其實原本想要讓嚴楷和紀衡之間有點對話……
最終還是沒有這樣寫…。

嗯。
氣氛就是容不下紀衡的存在 XD”

 

■ 52。不響的電話。
另一個嚴楷與小晨晨的日常畫面(!?)
這種鏡頭其實頗珍貴吧!!

難得能安靜地相處……
不過整個氣氛還是有點… 寂寞(?)

小晨晨看來還是心事重重。

 

■ 53。日光。
小晨晨一個人。來咖啡廳點蛋糕。
在這裡,曾經有過紀衡的出現。

也許他一開始就沒想到要特別點些什麼。
不過,K.Z.(沒錯,就是呼吸和他一定很愛你的那只K.Z.!),卻送了他一枚《昨天的蛋糕》。

葉子形狀的綠茶蛋糕。
和第一篇之中,在圖書館的紀衡,有微妙重疊到的地方。

嗯。
心情複雜。

■ 54。離境。
最後的錄影了。
一早,洗完熱水澡的小晨晨。
然後是嚴楷,在給小晨晨擦頭髮。

接著,提起行李,兩人一同離開公寓。
沒有明確的目的地。只是單純離開。

回頭,望著走過的痕跡。
單純地看著。沒有特別感想。

——這一系列畫面,都是夏晨人格的特寫。
他就是這樣的一個存在。

而嚴楷。
直到最後,他仍然帶著那一枚戒指。

原本曾經寫的是,他把戒指留在公寓。
但重新審稿的時候,還是發現——帶著婚戒的魔王,才是真的嚴楷。

把婚戒丟了之後才握起夏晨的手,
還是就算帶著婚戒仍然握住夏晨的手——

兩者相比
感到嚴楷,會是後者。

而紀衡,永遠做不到那樣的後者。

所以。
黑馬才會落入魔王手裡。

就是這樣,
對吧。

 

 

■。任 - DISCRETION

任:任性、責任、任務、任命…
DISCRETION:慎重,辨別力,考慮,處理權。決定的能力、行動的自由;判斷的自由。

兩者加起來。
會有很多種不同的解讀方式。

舉例說的話,
它可代表,任性又慎重的決定能力。

《09 任 - DISCRETION》是一個小晨晨自己決定的結果。並非一個他人早已設定的劇情。
紀衡的存在,仍然是他心中的一塊黑色缺片..。

但至少在離開時畫面中的那一秒鐘。
夏晨的身邊,有站著一個嚴楷。

至少,還有他。

小晨晨也總算嘗到…
在自己最虛弱的時候,有人陪伴的感覺…

總之這故事雖然不長。
但,很點到S.D.心中的那根刺。(?)

世界偏離 II 你趕快出現吧!
等不及要看啊!!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