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偏離 II——聽覺 ※ 14 - 聽 - PIANIST

Submitted by sdx on Fri, 2012-11-09 22:10

世界偏離 II——聽覺 ※ 14 - 聽 - PIANIST

無責任提要:

記憶中,第一次參加教堂的禮拜。
是在五歲時候的秋天。

在那裡。
我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台鋼琴。

古老的褐色琴身,褪色的木紋——和沉穩,卻有穿透力的琴聲。

可是。當天夜晚。
那台鋼琴就在一場大火中,消失了。

不是說。
得不到的東西,就越叫人想得到。

——鋼琴和我之間。
就是,那樣的關係。
-----------------------------

 

■ 46。1月22日

 

發燒的時候。
常會看到這一個夢。

身體。
躺在硬硬的石頭上。

山坡上。
會有一個白色的,像車子一樣大的大圓球。向我滾來。

大圓球每次,在滾到我面前之前。
就會,突然消失。

然後,一個新的大圓球。
就會從山坡上滾下。

如此地重複。
直到我醒來。

 

——林石……

有甚麼東西。
壓著我的手。

我迷糊地睜開了眼睛。
看到了昊的臉。

 

和我的。
貼得好近。

 

幾乎是。
零距離。

 

奇怪。
昊不是說,今天很晚才回來。

 

——林石。

 

「……?」——我動了動被壓住的手腕——這是,現實? 
「……『小草』是誰?」覆蓋著我上半身的昊,冷不防地丟來一句問話。

「——……唔?」我眨了眨沉重的眼簾,喉嚨沒力地吐了一個字。
「林石——」昊壓著我的手,另一隻手扯著我的頭髮——「你還沒睡醒嗎?」

「……吾……。」我的靈魂還在九天雲外,搞不懂昊在說甚麼。
昊臉一黑,往我的右耳奮力咬下去。

「哇嗚——!」痛醒的我在昊的下面手腳亂舞了一陣。
「……終於醒了嗎?林、石。」昊一字一句咬得非常清晰。

 

我迷迷糊糊地望著昊,再望向茶几、電視機、落地窗、和天花板。
狀況是,我還在客廳的沙發上。窗外,還是金橘色的陽光——

 

「……昊?……怎麼……了嗎?」帶著沙啞的聲音,我問道。
「……。」昊狠狠地瞪著我,沒有回答的意思。

 

客廳裡。
只剩下秒針的聲音,和昊與我的呼吸頻率。

 

——到底,怎麼了?
昊的表情。有那麼一點惱怒。

 

 

片刻。
昊的臉突然又湊近。

 

唇上。
有一種溫熱的壓迫感。

濕熱的舌頭,硬是鑽入了我的口腔。
纏繞著我的。

堅硬的牙。
像懲罰似地,暴力地在我唇上,留下刮痕。

 

——很痛。

 

「……。這樣,就受不了了嗎?」暴力的吻結束後,昊舔了舔我眼角的淚水,拉開了一點距離。
「……。」我缺氧似地輕聲喘息著,腦袋一片空白。

 

「林石……你真的知道,【1月22日】,的意思嗎?」
「……誒?」

 

昊,陷入了沉默。
最後,離開了我,一個人站在,寂靜的客廳。

 

——1月22日。

 

昊,為甚麼問。
【1月22日】的事情?

……

我想了半天。
只想到睡前發的一封 Email。

我拿起手機看著今天寄出的信件。
才發現。

收件人那裡寫的不是小草。
而是昊!

額上。
冷汗和熱汗一起飆。

今天的腦子果然轉得比較慢。
在我想到怎麼開口之前,手已經自己跑去抓住了昊的衣角。

 

「那……那……」我張著嘴巴,拼命想著我此刻應該說的話「——那那……【1月22日】……是甚麼……意思?」
「……。」昊沒動。

 

……。

 

僵持了一陣之後。
昊把我連人帶毛毯拉了起來。

天旋地轉了一陣之後。
我發現自己被塞到鋼琴凳的一角。

昊在我身旁坐下,掀開了琴蓋。
捲起了袖子,露出淡橘色的手臂。

 

——♬ ♩ ~  ♬ ♩ ♯ ~ ♬ ♯ ♬ ♩ ~ ♩ ~

 

黑色和白色的琴鍵上。
是昊淡橘色的雙手。

 

一個接一個的鋼琴音符,顫動著我的血管。
敲打著我的心臟。

 

 

——♬ ♩ ~  ♬ ♩ ♯ ~ ♬ ♯ ♬ ♩ ~ ♩ ~

 

一段,接一段的低鳴。
演著。

昊的,愛情。

 

「——【1月22日】。」昊微微低著頭,望著鋼琴上的琴鍵,淡淡陳述,「——那是,你的生日。」

琴聲。
靜止了數秒。

再響起。

 

——鋼琴凳的角落裡。
我靜靜地呼吸著。靜靜地,望著昊——望著昊彈琴的動作。望著昊呼吸的起伏。

聽著。
琴聲裡的,我自己。

——♬ ♯ ♬ ♩ ~ ♩ ~♬ ♩ ~  ♬ ♩ ♯ ~ ……。

琴聲,憂鬱地結束。
昊的手,離開了鋼琴。

捧起了,我的臉。

 

一字一個節拍地,在我面前重複——「1月22日,是你的生日。」

 

是嗎。
原來那是。

我的生日嗎。

 

昊的臉。
又靠近了。

這次。
是溫柔的親在我唇上。

我閉著眼睛。
感受著昊的氣息,和體溫。

 

昊的第三次靠近。
是帶有掠奪性的,深吻。

我伸手,摟著昊的背。
感受著昊的濕熱,忍著想哭又想笑的衝動。

 

——林石。
昊想要的,是我,這個人。

 

「……那個、昊……」我全身都在發熱,似乎病的更嚴重了——「昊你……、……你、……喜歡……我——嗎?」
「……。」昊的沉默,沒有持續太久。他拿起了我的手,舔著我的食指,嘴角,揚起了20度——「你覺得,不是嗎?」

 

我慌亂地把眼睛放到別處。
昊忽然跪在我腿間,拉下了我的褲子,把半勃起的我,含入。

 

我難耐地悶哼了一聲。
引來了昊的手和舌頭更淫亂的滑動和水聲。

 

「……、——嗯……別這、樣、……啊、……!」

 

我把手按在昊的頭上,想推開昊的臉。
昊的手指,探入了下方的洞口。

 

「!……喂、——!」

 

濕熱的擠壓和深處傳來的異樣酥麻感。
讓血液集中到了腿間。

 

「等、等等——會、會射到……啊啊!」

 

下午的日光。
照亮了白色的窗簾。

我抓著窗簾的一角。
虛脫地望著,跪在腿間的男人。

和他嘴角沾著的,白色體液。

 

 

■ 47。2月28日

6: 20 PM。
禮拜六。

從印刷廠直接回家。
外套上,還沾著淡淡的印刷紙和墨水味。

一進玄關。
就聽到昊和訣在飯廳的爭執。

「……喂?你們在吵甚麼?——、……咦?」我脫下外套,放下公事包,走入了飯廳——被撲鼻的烤肉味和餐桌上豪華的鐵板燒陣容給嚇到。
「……?」站在餐桌旁的訣,咬著一塊剛燒好的牛肉片,歪著頭,頂著一個問號。

「嗨……今晚是燒肉噢?」我愣愣地站在飯廳的入口。
「……你,過來。」昊沉默地抓著我,把我按到他旁邊的椅子上。

 

「昊、你還沒吃嗎?」我觀察著桌子的盛況和餐具——隔壁的那雙筷子,還非常乾淨。
昊無言地看了看訣,再無言地望著我,道:「……,原本要等你。」

 

「……林石,你幹嘛坐在昊旁邊?」訣咬完了一塊,又拿起筷子從鐵板上夾起一隻紅色的大蝦——「等會被昊吃了別怪我沒事先警告你噢~」

 

「……!?」剛夾起的牛肉從筷子上滑走,我怔怔地望著隔壁的昊。啞了。
「……。」昊面不改色地拿著筷子,夾起了剛才我夾漏的牛肉,給它沾了一層薄薄的燒肉醬,放到我跟前,才開口,「——先別管訣,林石,把嘴張開。」

 

儘管疑惑。美食當前。
我沒想太多,就張著嘴,叼走了那塊肉。

有點燙燙的。鹹鹹的。
甜甜的。

「……。」訣有點不滿又有點困惑地,望著我跟昊。
「……誒……這、這邊的牛肉燒好了噢。」我拿起筷子再夾了兩塊牛肉,放到自己的碗裡,啟動平常心模式。

「唔~原來昊你不討厭林石這種類型?」訣托著下巴,咬著嘴裡的東西,盯著我和昊不放。
「……。」昊比我更平靜,夾了一些生牛肉放到鐵板上,完全無視訣刺人的視線。

「……林石,當心你旁邊那隻野獅子。祝你好運。」訣挑著眉,又從鐵板上夾了些牛肉品嘗。
「……啊、呵呵。」我乾笑著默認,過去這幾天的確沒怎麼睡好……。

「林石,別理他。」昊不停往我的碗裡塞東西,企圖撐飽我的胃。
「太、太多了吃不完啦!」我拿起自己的碗,把它高舉到三尺外。

「……不要的話,算了。」昊黑著一張臉,放下碗筷,離開了餐桌。
望著昊離去的背影,我知錯地小聲喊——「……啊、……我、我會乖乖吃完的啦。」

昊,在中途停下,回頭。
望著我裝無辜的臉,露出了,勝利者的微笑。

 

Alas, I just can’t beat him。
昊,果真有你的。

 

 

■ 48。Grand Pianist

 

——咯咯。

 

8: 45 PM。
我停下打字的動作,摸著手提電腦的鍵盤,在床上,望向敲門聲——「……進來吧?我還沒睡。」

 

——喀嚓。

 

昊,拿著一個黑色的大盒子,進了房間。
我默默地望著那個黑盒。完全呆住。

 

「……這是給你的,拆開來看看?」

 

黑色的盒子,靜靜地坐在書桌上。
我點點頭,下了床,打開了盒蓋。

 

拆開好幾層包裝紙和泡沫。
手中出現的是,一個有籃球這麼大的黑色鋼琴模型。

小小的琴蓋下。
是 88 個細緻又整齊的小小琴鍵——仿佛按下去,就會有聲音。

「……咦。這是甚麼,好像真的一樣!」我把書桌上的小鋼琴用各種角度觀摩了好一陣。
「……。」昊,則另外從盒子裡拿出一個小小鋼琴凳和小音箱,最後給小鋼琴接上電源。

——電源?

「雖說小了一點,但這 88 個琴鍵是可以彈的。」昊拿起我的手,讓我按了按小小的鋼琴鍵。

——♬ ♯ ♬  ……。

咦!
是鋼琴聲!

——♬ ♬ ♬  ……♬  。

「……好神奇。」我用雙手的食指在琴鍵上亂戳了一陣。
「……。」昊沒說話,只是在一旁靜靜地看著。

「不過好難喲。」我呵呵地抬起頭,望著昊。
昊趁機親了我的眼角一下下,然後移開鋼琴蓋上的滑板,操作著控制盤。

——♬ ♩ ~  ♬ ♩ ♯ ~ ♬ ♯ ♬ ♩ ~ ♩ ~

鋼琴的小琴鍵。
在無人操作的情況下,上下擺動。

我嚇了一大跳,抓緊了昊。
過了半秒,才意識到這是一台會自動演奏的鋼琴。

又過了半秒,才確定這台鋼琴演奏的曲子,是【1月22日】。

 

「……咦。」我整個人貼在昊的身上,整張臉爆熱。
「……還記得那天,做到一半你就昏過去了。」昊摟著我的腰,伸出濕熱的舌頭,侵犯著我的聽覺。

 

「昊、昊你你的手又想幹啥!」我在昊的懷裡小小地掙扎著。
「噓……我可沒鎖門。訣會聽到。」昊壞心眼地在我耳朵上咬了一口。

 

——幹!
昊你就是想要訣聽到吧!

 

我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推開了昊,衝到房門把門給鎖上。
……不對。

 

我鎖門幹嘛。

 

脖子上。
傳來獅子王,溫熱的飢餓氣息。

我來不及逃跑。
被昊拉到床上,扯掉了浴袍。

 

——♬ ♩ ~  ♬ ♩ ♯ ~ ♬ ♯ ♬ ♩ ~ ♩ ~

 

黑色的小鋼琴。
演奏著低沉而寧靜的,夜的旋律。

 

 

§

 

「腰,再靠過來一點。」昊的手,扶著我的腰,把頭,埋進我的胯間。
「……唔。」我含著昊勃起的性器,把腰,再往昊的臉方向移動。

後知後覺的。
側著身子躺在床上的我,現在,和昊組成了【69】的字型。

「……昊、……?」

下體,沒入了昊的口腔內,尖端的部份,被濕熱的舌頭粗暴地舔吻著。
我嘴裡的味道更是濃郁了,昊的性器,比剛才更大了一些。

 

「……、……手指,要進去了。」
「——!?」

 

臀間的小孔,被昊的手指侵入。
溢出的潤滑劑,滴著滾燙的情欲。

 

「——、……!唔……!」被昊侵犯的嘴,溢出間斷的呻吟。
昊的舌頭,舔弄著我的根部,再插入了兩根手指。

敏感的身體。
痙攣似地抽動了一下。

一種名為快感的熱流,走遍了全身。

 

「……好了,林石,坐上來。」昊把手指抽出了我的身體,示意我轉身。
我從床上爬起,活動著四肢,扶著昊的性器,從正面坐下。

 

「——!……嗯、……。」昊的溫熱,在我體內點著火花,我輕輕擺著腰,擴大著摩擦的範圍和深度。
「……林石,你這表情。」昊摸著我的臉,用手,套弄著我寂寞的股間。

 

「……嗯!……?」我小聲地悶哼了一聲,加重了腰的動作。
「——比昨天,更淫亂了。」昊讚賞似地笑著,把臉靠近我的脖子,在我的鎖骨周圍,留下了雨點般的吻痕。

原想反駁的我,被昊反壓在床上。
逆轉了主導權。

「……等、等一下……。——啊、……啊!!」

昊熱情的猛擊,是一種甜蜜的拷問。
我抓狂似地喊著昊的名字,求他讓我解放。

「……林石,感覺怎樣?」昊的手滑到我的股間,按摩著臨近結合處的皮膚。
「……、嗯……。」我咬著唇,默默地,跟隨指示,呻吟道「……嗯、……很、……舒服……啊、——!」

侵略式的交合裡。
昊的溫熱,時而充滿時而消失,仿佛,已經開始漸漸在我體內融化。

「……要射了嗎?」昊抬起我的下半身,動作更是猛烈了。
「嗯、……啊、……要、……要——!」我抓緊身下的枕頭,在昊的侵犯中陷入了短暫的痙攣。

白色的液體。
灑在了腹部。

我虛脫地望著身上的男人。
等著,喘息的機會。

昊俯下身。
輕輕地啄了我的唇一口,把唇貼近我的耳邊——

「……林石。」

只是單純地。
叫著我的名字。

我喘著氣,輕輕擦了擦昊額角的汗水——「……先去,洗個澡吧。……會著涼。」
昊回握著我的手,撥開我額上的頭髮,靜靜地,摟著我。

「……昊?」疑惑。
「……。」 沉默。

「昊?……怎麼了?」我皺著眉頭,再問。
「沒甚麼。」昊微微地揚起嘴角,露出滿足的神情「……只是以前都沒發現。你會這麼可愛。」

……可、可愛?

「……。」我嘟著嘴,有點不習慣。
「……怎麼,不高興嗎?」昊捏了一下我的鼻子,問道。

「……不知道。」29 歲了還被說可愛……心情,很複雜。
昊,揉著我的頭髮,像是知道我在想甚麼,但沒追問——「等下,去洗個澡吧。 」

「……嗯。」點頭。
「……然後,來我房間睡。」命令。

「……嗯。」第二個點頭。
比想像中更需要勇氣和決心。

 

這幾天。
在昊的房間過夜的次數,變多了。

 

我好像。
已經漸漸習慣了,有著昊的味道的早晨。

 

——訣。

我想。
已經回不了頭了吧。

 

Wish me luck.
祝我好運。

 

 

 

※ END

【世界偏離 II ──聽覺】
THE DEVIANT SOCIETY SERIES──世界偏離系列 …to be continued

Free Talk 

2012年 9 月,拿著三萬字的稿子重寫至今,僅僅過了兩個月。
終於又終於,解決了數以百計的問題,把 昊 x 林石 的故事 PART I,給完成了。

接下來的《偏離 III - 味覺》是灰伯爵與沈帝的故事。計劃中途會穿插一些林石的部份。
其實 昊 x 林石 的故事也還沒真的完結。至少在《世界偏離 VII》中,預留著 PART II 的部份尚待公開。

■ 林石 (29) - 某出版社小編

小石石是變化最大的角色。
意外之中,也不意外。天然的遲鈍 & 小笨蛋模式,讓他有時候會變得很可愛。
Good Luck!! 跟昊一起好好生活吧~

■ 昊 (34)

昊其實真的在意林石很久了。終於得償所願了w
他在意的真正原因恐怕要到《偏離 VI》才會揭曉。S.D.也很期待化成文字之後會是怎樣的一種偏離啊~

■ 訣 (28)

沒有了短期記憶的鋼琴師。
就是單純想寫這樣的一個存在。
他不記得最近發生的事情,不過卻還是很樂天。
請一定要繼續這種樂天的態度啊!

■ 小草 (18+)

小草真的幫忙撮合了不少組合w
這次真的太感謝你了 Q口O

PS. 小草除了葉航之外你會考慮其他人嗎?

■ 葉航 (32+)

小草的最愛,也是《請讓我呼吸。》的自虐主人公。
認真但又容易鑽牛角尖的心理治療師。
葉航名單中的病人都真是各有特色啊~

■ 夏晨 / 嚴楷

《偏離 I》最後走到一起的兩人。
和 昊 x 林石 相比的話,這兩人可能沒有那麼多【愛】的成份,而是【彼此需要】的味道更濃郁——其實需要,也是一種愛?w

■ 壤

原本是想多寫一點他跟 BOSS 之間的糾結的。
不過這次篇幅真的容不下太多的 side story……
找個機會在番外篇?之類的來好好寫一寫吧 :)

 

■  接下來的計劃……

《偏離 III》的故事怎樣開始,又怎樣進行下去,目前也還是個迷。但應該,絕對,是短篇!
預計氣氛會緩和許多。也算是進入接下來沉重的《偏離 VI & VII》之前的一個小小的休息吧。

小灰灰我們很快(?)就能見面啦~

各位小讀者們。
謝謝你們讀到這裡。

《偏離 III》再見!

 

SpiritsDreams / S.D.殿

2012.11.03
於溫哥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