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呼吸。 CASE 1 - 病 - ILLNESS

Submitted by sdx on Fri, 2006-04-14 00:00

十歲的時候,他被侵犯了。

被侵犯的那天,他鎮靜地從那個陌生男人的腿上爬下。


他一步一步地走向大門。

騎上腳踏車。

 

回家。

 


鎮靜地打開房間的門,鎮靜地躺在床上。

鎮靜地思考。

 

房間的門被推開了。


他知道是誰。

「晚餐做好了——在睡覺?」

                        他很喜歡這聲音的主人所做的菜。
                        他肚子的確很餓。


『嗯,我想睡一陣子。』


                        他很驚訝地發現了自己的鎮靜。

                        他很驚訝地發現他人並不知道他在說謊。

 

                        就像世界被切開了兩半。

                        他所住的世界,原來只有他自己一個。


                        也許,只要什麼都不說的話,日子還是會像平常一樣。

                        將剩下的另一半的世界,維持原狀。

 


他將門鎖上。

趴在書桌上。望著窗外的綠色芒果樹。


靜靜地哭了。

不能見任何人。

現在的他,沒辦法正常地笑。

 


腦子並沒有很亂。也並沒有一片空白。

往後該怎麼辦?

 

                        手變得好冷。

 

不能說出來。

到死也不能說。

答應我。

從今以後你還是跟昨天一樣。


無論有多麼寂寞也不能說出來。不要讓今天這件事情成為任何事情的藉口。

他討厭,這無力的自己。

 

『……。』


                        離開書桌。爬上床。
                        蓋好被子。

漸漸變黑了。

門窗都已經鎖上。沒有任何聲音。

                        ——DEAD SILENCE——
                        ——死亡般的寂靜——

但總是,有些『嗡嗡、嗡嗡』的聲音……

 

                        ——病症:耳鳴。        遺傳。

 

■。DAY 1

 

假若告訴他們發生了這件事情,會怎樣?

找對方理論嗎?

打官司?


最後自殺?

 

眼前。


十八歲的他,簡單地笑了:『還好那時,我什麼都沒說。』

                        身邊的人知道嗎?


他搖頭。輕輕地笑了笑:『都過了那麼久了。我不想被安慰。』

                        這件事有其他人知道嗎?


他別過頭,望著書櫃。沉默著。

                        ……


他的嘴角輕輕地揚起來,『有。在MSN……我開玩笑的時候。』

                        什麼樣的玩笑?

他微微低下眼睛,回想著:『其實我不太喜歡用這個藉口來讓他們理解我。』

                        為什麼這麼說?

 

他笑了,『他們擔心的反應是蠻有趣的。但過了那麼久,我已經習慣了自己打理這種負面的情緒。說得越多,他們安慰的方式就更加
層出不窮。令我覺得好笑又無奈。』

                        為什麼好笑?

他沉默了一陣子:『不好笑嗎?他們不希望我難過,但結果,他們的話令我毫無感覺。』

                        那你為什麼,要告訴他們?

他恢復了認真的表情:『很有趣啊。他們的反應。就像是踫到絕種動物,那樣的感覺。

        實際上,十歲的時候那天發生的事情,對比現在,已經沒什麼大不了。

        當時我被侵犯的地點離家很近。因此每個星期回去的時候,都需要花費一點功夫來調整自己的心情。

        搬家了之後,少了正面的衝擊。於是我漸漸淡忘了那種鬱悶感。

        我想,要是現在重新踏足那個地方,鬱悶感還是不會消散吧。但是,我不會再為此而變得更痛苦,或者更快樂。』

 

                        現在的你看起來,滿快樂的。


他笑了:『十歲的那天,我還以為,自己不會再明白什麼是快樂。』

『在那個男人侵犯我以前,我已經很喜歡身體刺激。他摸我的時候,更多的,我是覺得自己的秘密被發現——從小我就很怕別人碰我。
但我並不討厭自慰。只是覺得,那樣很舒服而已。』


他歪著頭,玩味地笑著:『醫生你臉紅了?』

                        ……


他進一步攻擊:『醫生你也喜歡自慰嗎?』

                        ……我回答你的話,你才滿足嗎?

 

他皺著眉頭:『當然啊。你不說我會心理不平衡啊。誰叫你知道我那麼多秘密。』

                        ……不討厭。

他開始笑了,『經常做嗎?』

我停止了錄音。

他毫不客氣地笑著:『不好意思。我有點太興奮了。這種話題平常也不能說吧?』

                        忍了好久……的意思嗎?

                        如果連這種話題也不能說的話,恐怕他身邊的確是沒有親密的人。

                        這樣不是很孤單嗎?

 

重新將錄音繼續。

「其實我沒有什麼能幫上忙。為什麼要來見我?」我並不是對每一個人都這麼說。但他給我一種很強烈的違和感。

『……』他沉默了好一陣子。

 

「沒關係。你不需要回答這個問題。我並沒有要逼你找出個理由的意思。」也許我的解釋太遲了。

『無所謂。我也暫時不想回答。』


                        ——第一次的面談錄音。        結束。

 

+ +
1.01

 

然後。

我和他之間出現了一段不平常的沉默。

有點尷尬吧。

                        現在,我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男人。

 

『我對男人有好感。』他清淡地說。

                        只要說話對象是男性,他就會不自然地提高興趣。
                        語氣也變得親切。

                        值得注意的是,有危險、挑逗的傾向。


『但我最不相信的,也是男人。』他矛盾地繼續說著。

                        嚴格來說,他並不喜歡,性的接觸。


『我不討厭你。』他不自在地移開目光。

『但我和你之間談話的時間,每一秒,都是錢。』他開始凝望地板。


                        一切,都是他要求的。

                        要求來見我。

 

                        他的錢只夠他來三次。

                        我的工作,也只是聆聽。分析。再聆聽。

「午餐時間了。不介意跟一位大叔到樓下的快餐店一趟吧?」我合上筆記本。

他抬起頭,燦爛地笑著。

像是一直等著陽光的小草。

 

 


+ +
1.02

 

午餐的時間中,他似乎不自覺地對四周的環境提高注意力。因此不太願意說話。

 

那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本能反應嗎?


隨時隨地地監測著、觀察著靠近自己的是誰。留意自己所在地是什麼……


不……

他只是單純地,喜歡觀察四周的環境而已吧。


那不是警惕,而是好奇的神情。

 

『這個世界很普通。』喝著飲料的他,望著杯中的冰塊,轉動著白色的吸管。


                        ……說實在我有時候會無法跟上他的思路。

                        他總是做著很普通的事情,然後在想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因為普通,所以這個世界才封閉。每個人的心都被某種牆隔住。小時候我總是不肯說話。因為我很討厭這種必須用聲音才能溝通的方法。』
他望著桌子。沉默。

 

                        非常地沉默。

                        我也有好奇心。我是真的想聽,他內心的聲音。


『……真慶幸,你無法聽見我剛才在想的話。』他抬起頭,狡猾地笑著。


眼前。

十八歲的他,用笑容掩蓋著他一切的秘密。

 

                        在明白他如何孤獨之後,

                        看著他微笑,卻覺得有點辛苦。

 

「要杯雪糕嗎?」我提議。

 

                        請原諒我只是個普通的大人。

                        有時候我真的無法拯救任何人。

                        但少許的寵溺,我還是負得起的。

『對我太好可是會很危險噢。』他調侃的語氣令他的微笑變得曖昧。

                        他是個單純的孩子。

                        只是想法太複雜、太多面具而已——他到底經歷過……什麼樣的事情?

 

「巧克力的可以嗎?」?這種時刻不應該太深入研究,轉移話題才是上策。

『GOODo。CHOCOLATE ISu MeY FAVOURATE。』他故意用奇怪的英文語調回答。

                        還好我聽得懂。


『3Q。』他又狡猾地笑了。

這次我看明白了。他是在高興。

我也算是有點進步吧?

 

 

-----------
午餐的其他談話不是記得很清楚。但我終於稍微理解他的說話習慣了。

普通情況下語調平淡到沒有一絲波浪。很難捉住他話語之間的重點在哪裏。

但他的心情並不壓抑。


可是,如果這是後天養成的習慣的話——他童年的時期可能很孤獨。

沒有人聽他說話,所以更加不肯開口講話,更加不肯表明自己的喜怒哀樂。

 

但至少他對我很坦白——這點可能是因為,我的職業。

 

還剩下兩次面談。我不清楚他什麼時候會突然跑上來找我。

或許,他永遠都不會再來了。

 

Have a Nice Day.
好好地,跟今天相處吧。

 

 

2006.04.14
病 - ILLNESS -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