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我呼吸。 CASE 3 - 願 - WANTS

Submitted by sdx on Sun, 2006-04-23 00:00

無責任提要:

我是個卑鄙的大人。
因為我明白自己的弱點,而且利用那種弱點,將自己推往那個沒有呼吸的世界。


因為我自私地認為,世上不再有人值得我留戀。
-------------------------

 

+ +
2.03

 

 

 

八點半。
在餐廳就坐以後,浩學長還是很專心地看著參考書籍。

 

解讀人的行為這方面,他的確在我之上。

但我卻完全看不懂他這些行為背後的意味。

 

為什麼要我跟他一起進餐。為什麼卻在我面前,利用書籍避免交談。

 

「你今天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我叫了杯茶後,問道。

「……」他移開了書本,微笑著,「我想跟你說的,只是『生日快樂』。」

 

 

「……」我再次沉默。

 

「為什麼從來不問我和由葉的事情?」他放下書,把雙手放在桌上,交叉握著。


                          腦子裡飄過一堆方程式。
                          我算不出正確的答案。


「我知道由葉很喜歡你。」我不自然地望著四周。

                          我等的那杯茶,還沒來。

 

「跟我在一起你有很大的罪惡感?」他眼角的笑意,令我毛骨悚然。

「……」

                          為什麼要那麼自以為是?

                          有罪惡感的人,不應該是我吧?

 

我從位子上站起,逃出了餐廳門外。

 

 


——八年前。

由葉的喪禮。
酒。白色的酒。

夜。酒店。
我。和他。


房間裡,回響著浴室的水聲。
我。和他。

陽光。九點。
床上,做愛的痕跡。


我。和他。

 

酒店。


我拿起壞掉的手錶。
他關門,走了。

 

同一天。
他來電。他闖進門。他抱著我。他抱了我。他上了我。


由葉。
由葉死了。他死了。我死了。

由葉……
由葉不在了。他不在了。我不在了。

 

由葉。
他是由葉的男人。他是由葉的戀人。

 

可由葉不在了……
葉航。

 

葉航。

 

 

但他來了。他又來了。
他闖進門。他抱著我。他抱了我。他上了我。


我沉默。
很痛。我知道這會很痛——

但我忍住了。
我忍著。我得忍住。

 

葉航。

 

 

葉航。

 

 

 

——

那些年。
獨處時,很快就被他找到親熱的機會。久了,就變成見面只有SEX的關係了。


但我累了。

所以,我偽造了AIDS病歷。
他相信了。我也相信了。

從那天開始。
他不需要再來找我了。

 

我消失了。
離開故居,跑到陌生的都市。獨自生活。

 

 

但只過了平靜的三年。
我。和他。

 

又在同一個心理治療診所,遇到了。

 

重新見面的那天,我在酒店,被他處置了一個晚上。
他冷漠的眼神。還是一樣,沒變。


然後,我一直忍耐到今天。

 

 

 

陷入回憶中的我茫然地站在餐廳的門旁。

我在那裡站了好久。想了好久。

 

「進來吧。再這樣下去你會感冒。」從餐廳出來的浩學長,想要拉我進去。

「我想回去了。」我退後一步。

 

「你還有別的話想說吧?」他沒笑。看起來像是在生氣。

「別煩我,我現在很混亂……」我又退後了一步。

他往前跨出一步,抓緊我的手臂,把我拉到餐廳後的停車場。


「葉航。你給我看清楚——活著的,就只剩下我和你而已。」他將我推到地上。

「……我沒喝酒。我很清醒。」我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這才發現,我的手早已凍得麻木了。


「那你告訴我,你現在到底想要什麼?」這大概是他的最後一次讓步。

「……我想要……」

 

                          由葉。

                          一個人真的很孤單。


「我……」

                          我想回家。

                          回去一個有人等我的家。

 

「現在的我,一個人上班、一個人下班……偶然跟你上床——做愛?」

                          我仰起嘴角,望著他越來越有殺氣的雙眼。

 

「我見過噢。見過你跟由葉在床上親熱……在你們跟我坦白以前我就知道了。我真的好震驚。原來我竟然一直沒發現由葉和你
早就是那種關係……」

「夠了。別再說了。」答非所問的話,似乎令他更加惱怒。


「你是我最後的朋友。所以我可以應酬你。直至你厭倦為止。」我無力地笑笑,回答著。

                          在我的心中。我希望他是我的朋友。

                          就像在大學的時候,那種一起笑一起煩惱的簡單關係。

 

他沒笑的樣子,看起來有點可怕。

我全身發冷。

我很怕他又會強硬地要我和他上床。更怕他從此以後就在我眼前消失。

我不能自拔地喜歡他。

 

                          但我並不是想成為他的情人。

 

「跟我進去。」浩抓起我的手臂,把我拉進了餐廳。

我自虐般地笑著。


                          被感情所捆綁,被性慾所控制。

                          我冷冷地恥笑著,這沒有掙脫可能的關係。

 

                          由葉。

                          死去的人,永遠停在最美的地方,讓人回憶。

                          而我和他。

                          這種不見天日的日子,怎麼會持續那麼久。

 


在他的床上,在他的擁抱中失去意識以前,我還是無法,得到答案。

 

+ +
2.04

 

 

我總是覺得,能夠犧牲自己的意願,而全心全意地做一件事情的人,很偉大。

但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在那樣的過程中,沒有快樂的存在。

 

在床上熟睡的男人,是我的學長。

被他一次又一次進入的人,是我。

他的一切,由淺至深地佔據著我的思考、我的意識、我的理智。

這就是『執著』吧。

 

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能讓自己快樂的也只有自己。

現在,我卻放棄掙扎。


繼續這樣下去很悲慘。

但至少,他會稍微滿足吧。

 

我又自虐般地笑著。

離開了他的公寓。

 

 

■。DAY 3

 

今天 DAY OFF。
難得的假期。

 

除了那十八歲少年的CASE準備結束以外,還有部分資料要重新整理。

沒有什麼特別地方想去。


好像每過一年就會少一樣興趣。

這幾年來我深居簡出,一個人生活著。

 

大學,畢業,工作……

從小開始耳邊就只有這三個詞。

那麼之後呢?

 

大概沒有什麼之後了。

我只是在等死而已。


                          由葉……

 

我又低下頭,整理著桌面上的紙片。

 

 

■。DAY 4

 

今天的行程表一片空白。

空閒的我在診室翻著新買到的資料,等著時間的過去。

電話好像壞掉了,完全沒有響過。


                          好安靜。

 

門突然被打開了,那十八歲的少年闖了進來。

 

「今天天氣不錯啊。」他舉起可樂,跟我打招呼。

「……」我有點呆滯地看著他的笑容。

「幹嘛?」他乾脆地坐在沙發上,審視著我,「醫生你今天特別陰沉耶。」

「……我沒想到你今天會來。」我早就忘了他會來。

 

「你現在不是有空嗎?所以我就來了啊。」他搖晃著可樂。

「……那麼今天你想說怎樣的話題呢?」我放下書,從檔案中找出了關於這少年的資料。


「要說的我已經說完了。我只想聼聼你想說的話。」少年依然微笑著。

「……這樣啊。」我有點困擾地看著紀錄。

 

                          我不喜歡跟他人說起我自己的事情。

                          他這種要求,令我茫然。


正在我無言以對的時候,少年再次開口了,「我見過你。」

「……?」我抬起頭。

 

「在醫院。我見過你坐在長凳上哭泣。」少年繼續說道,「在八年前。」

 

                          八年前——由葉在醫院急救失敗的那天。

 

他又繼續搖晃著可樂,「不知怎麼的我很想再見你一次。幸好你的名字夠特別,八年後,又被我找到你。」

「……為什麼?」我不能理解他這種行為。


「因為我很心疼,你的孤單。」他放下可樂,漸漸地走近我的桌子。

「因為那天,我遇上了第一個在我面前哭的大人——可憐又可愛的醫生。」他爬上了桌子,跪在我面前。


                          我,被一個小孩子,認為可憐?

 

「讓我成為你的朋友吧。」他伸出溫熱的雙手,抱住我錯訛的臉。

 

 

                          陽光照射在他的臉上。

                          看起來好像由葉。

 

我安靜地望著他。一名不可思議的少年。

他繼續靠近,在我的額上,留下一個淡淡的輕吻。

 

然後,露出小惡魔般的溫暖微笑。

 

 

由葉,

今天,我笑了。

 

Have a Nice Day。
我想要快樂。

 

 

願 - WANTS -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