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偏離 I ——視覺 ※ 01 - 緣 - CAUSE

Submitted by sdx on Mon, 2008-10-20 00:00

THE DEVIANT SOCIETY SERIES——世界偏離系列



DEVIANT

n.不正常,反常者

-------------------------------------











世界偏離 I ——視覺 ※ 01 - CAUSE









凌晨。



——嘀嗒。嘀嗒。嘀嗒……



我的房間裡。

只亮著一盞檯燈。



木桌上,鋪滿了講義、筆記、法律字典。







凌晨。

木桌上,鋪滿了講義、筆記、法律字典。







凌晨。

木桌上,鋪滿了講義、筆記、法律字典。







這兩年,我的房間裡。

只有過著,詛咒式的生活。





凌晨。







——轟隆——





雷聲。撕裂了黑夜。

我驚醒了。把頭抬起。



白色的檯燈,照在木訥的臉上。

照入開始縮小的瞳孔中——靈魂,正開始萎縮。





——凌晨——





這是,黑夜。











■ 01。站牌。





公車站上,只有我一人在等待。

清晨的陽光下,黑色的身影,沉默地站在街角。



我抬起頭。

望著站上的數字。



突然覺得,這個世界很陌生。

很陌生。











■ 02。葉子。





正邁入秋天。

葉已開始轉紅。

我大步地跨過楓樹走道,衝進了,法學院圖書館的大門。

然後,急速越過大廳,在大書架之前的長桌前,喘著氣,停下。



「——」長桌旁,身穿咖啡色毛衣的中年男人,抬起頭,笑了。「是你啊,早安。」

「……嗯。」我凝視著男人,緩緩地平復自己的心跳。「——哥,現在,幾點了……?」



流著相同的,父親的血。



「七點五分。」男人的手邊,還堆著幾本厚重的資料。

「……今天,不用趕回辦公室嗎?」我擦了擦額上的冷汗,放下背包,在男人的隔壁,坐下。



男人沉穩地笑著,「還有些案例要查,大概,沒辦法那麼早回去吧。」

「是嗎……」我藏起笑容,直直地望著男人所看的資料。



「你想看?」男人把桌上的書,推到我面前。

「想。」我低著頭,深深望著,男人溫柔的右手。



「——你的頭髮上,沾著樹。」男人輕輕舉起手,摘走了一片葉子。

被手指劃過的頭髮,傳來沙沙的聲響。我愕然地抬起頭,對上了男人的視線。「——!」



兩年前。

我和這個男人,曾住在同一屋簷下。



「……記得,好好照顧自己。」年過三十的男人,再一次笑了。

「……」我低下頭,抿起了嘴唇。





七點正。

男人一定會在這個位子上讀著甚麼資料。



七點零五分。

我一定會氣喘吁吁地來到這裡找這個男人。



這是我與他之間,每一天,唯一的交集。





「我聽說……你有小了。」我悶悶地皺眉。

「——啊,你也知道啦。很快,就要滿一個月了。」男人快樂地笑著——結婚兩年,第一個小孩。



好想吐。



「他一定,很可愛吧。」我露出溫順的臉,淡淡地笑著。



小孩。

骯髒的小孩。












■ 03。牆。





傍晚。

我匆匆離開大學,趕上了公車。



七點。

回到家。放下背包。倒上床。睡著了。





凌晨一點。

被雨聲吵醒的我,從床上緩緩爬起。



隔壁,傳來男人與男人做愛的聲音。





「……又來了。」捂著半隻耳朵,我沉沉地離開了睡房。

拎起鑰匙。



出門,散步去了。









■ 04。光。





雨,瘋狂地降落。

我半睜著眼睛,在無人的街道上遊蕩。



街道的燈光,越來越熟悉。

隨意地抬頭。才發現,兩年前和男人同居的地方,就在自己眼前。



「……」我咬起嘴唇。恨恨地瞪著房子的入口。





五分鐘後。

轉身,逃走了。





我無法辨別方向,只能一直往前跑。

在黎明來到以前,到達,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





——





十字路口。

白色跑車,在雨中瀟灑地擺著186度的飄移架勢。



失去視力前。

我所看到的,只有一片白色的閃



車門打開了,白色跑車的主人,似乎下了車。

一切,只能從聲音確認。



「……小子,你沒事吧?」跑車的主人,和那個男人,是一樣的聲音。

「你是誰……」我伸出手,卻抓不到東西。



「你沒事那我走了。」跑車的主人,開始跨步離開。

「等一下——!」往前方的黑暗一抓,我總算抓到了男人的手臂。「——等一下、……」



男人試圖甩開,卻又被我緊緊抓住。

僵持中,我抬起頭,努力地想看清男人的臉。



「你瞪著我不說話有用嗎——?」男人不耐煩地站著。

我沉默了半晌,開口道。「——你,看得見我的臉嗎?」



「廢話。」

「我看不見。」



「——」

「我看不見。」我微笑著,重覆。







這一天。

倒楣的男人,撿到了一隻雙眼看不見的小孩。









■ 05。時計。





身份,住所。

一切不明。



我以失憶為藉口,寄居在跑車主人的家。



失憶或許並不是真的。

至於我的雙眼——





——視力神經沒有受損。很可能是,精神所引起的失明。

恢復的可能性呢。



——這,就不能確定了。






「嚴楷,現在幾點了。」我裸著身子,躺在男人的床上。

「……你發燒還沒好,給我把衣服穿上。」嚴楷把衣服丟到我身上。



「嚴楷,幾點了。」我抱著衣服,轉身,望向嚴楷。

「——你那麼在意時間嗎?」嚴楷坐上床,準備休息了。



「嚴楷。現在幾點?」我惡作劇地笑著。

「你自己看。」男人把自己的手錶脫下,丟給我。



摸到手錶之後,我好奇地往手中心看。「現在幾點——(七點五分)。現在幾點——(七點五分)。現在幾點——……。」



像是催眠的魔術一樣。

第三次,我一定睡著。





「……真是麻煩。」嚴楷從睡著的小孩手心抽回自己的手錶,耐悶地自言自語。

「……」不知名的少年A已經睡著。在做著,誰也看不見的夢。









■ 06。馬克杯。





隔天一大早。

趁嚴楷還未清醒,我爬到廚房摸到了他的咖啡。



——新鮮的,咖啡豆。



「……現在,幾點?」我偷偷地,瞄著睡房敞開的門口。





咖啡滾開了。

我把耳朵靠近,聽著水泡的聲響。



「喂,誰讓你碰我的咖啡!」嚴楷衝進了廚房,發出一陣怨氣。

「──嚴楷,早安。」我捧起嚴楷愛用的馬克杯,遞到本人面前。「──試一下味道吧。」



和平常不一樣。他沒有回答。



「……」嚴楷沒動靜。

「——?我又拿錯杯子了嗎?」我把杯子放下,忍著燙,確認著杯子的形狀。「……真的不是這個嗎?」



「誰讓你亂碰我的東西。」嚴楷抓起我的手腕,用力地擰著。

「……」我沒有掙扎,認真地望著前方。想看清嚴楷生氣的臉。



看不見的陌生人。



「你,給我滾出去。」嚴楷自私地甩開我的手,冷冷地命令道。

「……」我安靜地聽著。失去了笑容。







沉靜的空氣。

沉默的大人和小孩。



秒針重複轉了四圈。

我才開始用手扶著桌子,往正門走去。





關上門的那一霎那。

我依然不忘自己的口頭禪。



「嚴楷。現在,幾點了。」







——碰。





少年A,被趕走了。









■ 07。散步。





摸著牆壁,好不容易,離開了嚴楷的公寓。

馬路上的雜音和人群的腳步聲,是我無法融入的世界。



皮膚有灼熱感。

是陽光。





「……」我伸手,想往前捉住些甚麼。

「哇噢,危險!」隔壁,突然有拉住我。



陌生的,聲音。



「——你是誰。」我愕然地回頭,無法用雙眼確認陌生人。

「你沒看到前面是電燈柱嗎?」聲音很年輕,不像大人。



「我看不見。」

「誒?」



「現在,幾點?」

「八點~!」對方理直氣壯地回答。



「……為甚麼,你的聲音會那麼高興?」我想不起來,人的笑容是怎樣的形狀。

「?需要為甚麼嗎?」



「……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臉嗎?」

「嘿,可以啊~」



我伸出雙手,把他的臉捧在手心。

暖暖的。像個小太陽。



……好暖。





「——你……身體哪裡不舒服嗎?臉色有點難看噢。」小太陽提問。



「我看不見。」

「笨蛋誒,沒有人會看得見自己的臉啦。」他伸出溫暖的手,好友式地輕拍著我的肩膀。



「……?」

「反正是假日,陪我去散步,怎樣?」還沒等人回答,他就牽著我,進入了人潮中。











■ 08。紙。





在診所的房間裡坐下。

接過一杯熱茶後,我抬頭,望向一名叫做『葉航』的醫生。



「葉航,今天下午我們再去看電影好不好?」坐在隔壁的少年,很開心地開始計劃假日約會行程。

「……現在,幾點了?」我轉過頭,和少年竊竊私語。



「十一點~!嘿,肚子餓了嗎?」小太陽報時。

「……」



離開了,三個小時。



「那中午,想吃點甚麼——?」叫做葉航的男人,在對面的沙發上,翻著一本感覺很厚的書。



木桌上所鋪滿的講義、筆記、法律字典。

凌晨




「……」我捂著耳朵,右腦疼了起來。

「哪裡不舒服嗎?」少年湊近著,扶著我的肩膀。



「聲音……我不想聽,這個聲音。」我緊閉著雙眼,在黑色的世界裡,全身顫抖。







我害怕。

紙的聲音。







Nothing in my eyes。

我看不見。







to be continued...

THE DEVIANT SOCIETY SERIES——世界偏離系列

-------------------------------

++ Free Talk ++



好久沒寫短篇系列了。XD"

等了好久[?"> 終於出現了靈感。其實原本是想寫個快活的故事……結果怎麼還是這樣嚴肅。囧"

咳,現在,既然決定變成系列,當然還有計劃其他主題 XD" ——

世界偏離 I——視覺

世界偏離 II——聽覺

世界偏離 III——嗅覺

世界偏離 IV——味覺

世界偏離 V——觸覺 * 2008.11.13新增

世界偏離 VI——痛覺 * 2008.11.13新增

世界偏離 VII——思覺

順序可能會有改動,目前暫定這 7* 個大方向。

S.D.想應該也有讀者發現,《世界偏離》和《請讓我呼吸。》是平行世界。雖然劇情交叉點並不多...^^; 只希望不會造成未來編劇衝突 囧"

預計在未來的劇情中,會和《視覺界限》開始平衡。XD"

各種不同角色——或許會逐一出現?



■ 人設檔案

——世界偏離 - 視覺

主人公 - 約22歲。失明的主角。原法學系大學生。

圖書館的男人 - 約31歲。主人公的哥哥。同父異母。已婚兩年,有一子。

嚴楷 - 開跑車的男人。愛喝咖啡。



——請讓我呼吸。

小草 - 18歲。高中畢業 → 大學新生

葉航 - 32歲。心理治療師。





■ 靈感來由



也許是跟最近所念的中文文學有關係吧。

一直在閱讀魯迅的作品,多多少少被感染到,那種想把人性醜惡挖掘並引起讀者和公眾所自覺的——啟蒙式手法。

寫這個偏離系列的同時。

會去思考,是甚麼,造成主角失去了視覺。失去了視覺以後,他的生活,有何變化。

就是這些問題,引起S.D.的好奇心。

所以,出現了這篇作品 XD"

目前所寫的還只是開始.. 還有許多奇妙[?">的東西,想嘗試加入。

另外,這篇也算是補足到,《請讓我呼吸。》之中的心理輔導部分。

(雖然詳細過程還是忽略了)

總之,到底這個雪球會滾到何時?XD"

就不得而知了。



■ 最後感想



原本其實想用第三人稱寫。

...........................但最後還是選用了第一人稱.... 這樣比較有瘋狂的效果 Orz [?">



一起,偏離這個世界吧。XD"





無責任預告:

※ 02- PROGRESS

. .. 病情加重...



- 2009年1月26日 - 02 節奏性調整。

- 2010年1月29日 - 錯字修正(檯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