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INCAN island。異人之島的童話

Submitted by sdx on Fri, 2006-11-17 00:00

For Izincan

給 異人舘
*  *  *

 

 

在五年前,有一個島嶼從海底中升起。
和平的島嶼上,挂著一個牌子。

『IZINCAN island』
* * *

■ 01。LIGHT——沉沒。

 

I。
我。

之前,在『iClubs』公司旗下的『獵愛』郵輪,做了四個月的雜工。
原本很熱鬧的船,在暴風雨下沉沒了。

不知是誰,把睡夢中的我抱上小木船上。
暴風雨之後的隔天,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還沒死。

                        大家還活著嗎?
                        可是,掉進海里面據說就回不來了。

孤單地在海上隨風而去的日子持續了又四個月。

某個晚上,我看到海平面上還有一個光點。
傳說中的『IZINCAN island』。

 

                        光芒。

 

在小島的沙灘登陸了。
坐在船上的我,一個人,看著遠處,篝火中的人群。


                        有點害怕。

我下船,想要把船推回海中的時候,背後卻突然有人拉住我的手。

——一個人嗎?
嗯。

                        我點頭。

 

——你喜歡說故事嗎?
喜歡。


                        我回答。

——我是魅,你叫什麼名字?
靈魂。

                        這是我名字的一部分。


——靈魂,歡迎你。 ^ - ^
嗯? @  @

                        對方的臉看起來很像符號。
                        連我自己的雙眼也突然變成文字符號。


——靈魂是個好名字。 =  =+
或許吧。 =   =||b

                        就這樣,
                        我得到了新的名字,新的ID。


                        2002.10.19.

 

■ 02。 STORY——故事。

 

隔天睡醒,就要進行住客身份登記。
表上有三個單字,『STORY』、『REPLY』、『LISTENER』。


Story是故事吧。
Listener 是聽故事吧。

那麼『REPLY』是什麼呢?

 

魅看完我填了『STORY』之後,就露出 O/////O 的表情。
我 =  = ? 了一陣子之後,就被撲到在石地上。


                        > ## <
                        SHIT!

                        好疼!

 

■ 03。REPLY——回應。

島上的正中央,是充滿了陷阱和戰火的——戰場。
我站在圍欄之外,觀看著『STORY』和『REPLY』之間的攻防戰。

                        STORY         /        參戰者52人
                        ……這未免太少了。

                        REPLY        /        參戰者352人
                        這也未免太多了……!!

 

——如果今天也是REPLY贏了,是個好事哦。  = v ~ +
REPLY是什麼? O  O;;


——回應故事的人。 ~  -  ~
耶。 O o O !!

——『STORY』的特殊技能就是設置各種陷阱,讓『REPLY』無法超越防綫。可是在戰場上的『REPLY』,他們總會勇往直前。每天都這樣,
非常熱鬧。

好有趣。

                        就算有陷阱,還是勇往直前……
                        『REPLY』的角色,或許也不錯。

 

——不過呢。
什麼?

                        魅擡起頭,望著很遠的地方。

——沒事了。


                        那個時候,我不懂魅為什麼沉默。

 

■ 04。ran——異人舘。

 

今天我收到了 IZINCAN island 的分區地圖。
地圖右下角,有一個小小的簽名。『 ran 』。


                        異人舘。
                        『舘』跟『島』好像不是一樣的東西吧。

《有意見嗎?》
耶? O D O…

                        ……地圖上突然出現的《有意見嗎?》這四個字——
                        該不會就是 『 ran 』 的傑作吧。

《你不用管我是誰。》
…=  =…

                        我已經知道你是誰了。
                        太明顯了。

《嗯?什麼啊。那麼快就被知道了啊。啊啊……靈魂真不好玩。 T – T》
不好意思啦……咦?

 

                        地圖上的字消失了。
                        ran [?] 好像走了。

                        結論:行蹤飄忽。

 

■ 05。 POST——我的字。

 

IZINCAN island。
今天去哪裏探險呢?


『STORY』基本上都只住在一樓。
所以很少能接觸住在高層的『REPLY』。

參考資料上,『REPLY』的註冊人數的確比『STORY』的要多。
自己好像突然變成稀有動物。


                        我的靈魂,
                        現在想去哪裏呢。

前幾天,在『戰場』上的風景,實在很帥。
報名看看?

 

■ 06。NET——文字網絡。

 

今天,作為『STORY』的第一戰役。

真的是苦戰。
我躲在厚厚的石墻背後,握著手中的木棍[?],正在苦思該怎麼阻擋『REPLY』餓狼般的群體性攻擊。

雖然『STORY』的特技是設置『地雷』。
可是地雷的種類太多,大多數『REPLY』似乎都對我所知道的地雷種類『免疫』。

據說另一個究極武器還有……『坑』?
可是,看見那麼大一個『坑』,會有人掉進去嗎??

 

正在我苦惱之際,
一個握著鉄剷[?]還有皮鞭[?]的戰友[??],在我身旁坐下。

 

——挖『坑』挖得不大等於『浪費時間』。太淺最多只會摔個跤,殺不死人。 =  x  =
殺人……?我的目的又不是殺人。


                        戰場中,就是那麼殘酷嗎? OTL

——呵,等你親身看見有人跌進坑裡萬劫不復,你就明白那種爽快感了!* ///// *

                        這位戰友的道德觀念到底是……?

 

——而且啊,戰爭中的究極武器——皮鞭!蠟燭!繩索!H!SM!!
皮鞭?蠟燭?繩索……?H……?SM又是……?


                        這些用在『REPLY』身上有用嗎?

——笨蛋!這些是所謂的『精神陷阱』,讓『REPLY』小攻們意亂情迷,一個接一個往坑裡跳!非常有效~!
哦……可是你有挖坑嗎?


——算是有吧。不過差不多要完結了。
嗯?是哦。那就再挖下一個吧。

——哈,你這新來的還真敢說。
彼此彼此啦。


                        在戰場上,
                        能認識戰友,真有趣。


至於坑,
我還沒想到具體要挖哪一種。

 

 

■ 07。STOP——魅。

 

轉眼間就已經過了一年。
今天,探望魅的時候,看見他在收拾行李。

 

——啊。靈魂。好久沒見。 ^ - ^
魅?你要離開? @   @

                        發生什麼事情了?

——不要問。好嗎?
可是,可是……可是!


                        我又想不到非問不可的理由。

——我只是會變成『LISTENER』而已。靈魂的故事我一定會看哦。
可是,『Listener』沒有表達的能力。這樣我就看不到魅了啊。


                        LISTENER。
                        最近,島上的人,幾乎80%都是『Listener』。
                        沒有名字,也沒有ID的遊客。

                        最近我才知道,『Listener』這個詞,是『竊聽者』的意思。


                        現在,魅也要……

——沒有固定的住所的確會比較難聯絡。可是,我有別的更想去的地方。
魅的坑,還沒完成。

——不打算完成了。沒關係。
可是……

                        這有點不負責任。


——對靈魂來說,或許這裡很重要。島外面的世界,還有很多比島上的東西更讓人興奮。
所以,魅要離開這個島?

                        島外面的世界——
                        我不知道。我並沒有真的存在于魅的世界。

 

■ 08。GHOST——執行者。

 

魅離開之後的IZINCAN island還是一樣熱鬧。
最近,我已經不會再去想要怎樣勸他回來的事情了。


或許我本來就沒有跟魅有什麼特別的關係。
所以他才能那麼容易就離開。而我也那麼簡單,就放棄了把他追回來的念頭。

                        IZINCAN island。
                        異人舘。

                        這或許是唯一一個我不想放棄的地方。

 

一天,在篝火聚會上,一輛馬車突然停在我旁邊。
從車上跳下來的白衣人,沉默地在我身旁坐下。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執行者本人出現。

                        『GHOST』。
                        負責懲戒違規現象的組織。

 

——請注意一下你最近的行為。
耶?

                        我做錯了什麼事情?

——哈。開玩笑的。我是新來的 akilove。常常看到你在pBBS玩呢。 ^  -  ^
嗯……我也常常看到你的作品。

                        akilove。
                        是一個很喜歡畫畫的人。

——我和Ienn想建立一個『技術交流區』。如果成功了,靈魂也一定要來哦。
嗯。我很期待!

 

                        『GHOST』。
                        白衣人再次沉默地上了馬車,消失在黑夜中。

 

2003的萬聖節,
『技術交流區』成立了。

 

親眼看見它的成立。
卻也親眼目睹,akilove 還有 Ienn的離開。


無法忘記那天的白衣人的我,在2004年4月16日,加入了『GHOST』。
獲得了『技術交流區』的管理權。

我也終于明白為什麼自己不想放棄這裡。

 

                        IZINCAN island。
                        這是我存在的地方。

 

 

■ 09。NOW——現在。


現在,2006年。
是我在IZINCAN island的第四年。
除了魅、akilove、Ienn,還有很多很多……很多人,消失行蹤。

                        一旦掉進海裡,就不會再回來。
                        四年前經歷的那場暴風雨,就這樣打散了大家的存在場所。

                        第二天醒來發現什麼都沒有了。
                        那種喪失感,卻同時令我明白了什麼叫做『擁有』。

 

珍惜,自己所存在的地方吧。

 

IZINCAN island,一如既往地寧靜。絕對安全。絕對自由。
可是,現在的戰火已經沒有往常一般的熱烈。


                        晚上,再也看不到那轟列的火光。

『我不在了,還有很多人會留下。一樣的啦。』
魅走的時候,是這樣安慰我。

                        平衡已經傾斜了。
                        不一樣了。

                        離開的人越來越多。
                        新來的人,越來越少。

 

數不清自己曾經看過多少人離開。

自己的個性也有點拘束。
也無法像當年的魅一樣,對每一位新來的人給一個熱烈的歡迎。

                        是魅讓我從孤獨的飄浮中得到安心。
                        也是這份安心,讓我接受自己在IZINCAN island上,這個新的身份。

 

我很喜歡這個新的自己。
也很喜歡在 IZINCAN island所發生的一切。


但曾經一同上陣的戰友,逐漸變得沉默。
戰火一旦真的平息,IZINCAN island的一切,將會成為過去。

戰場的中央,一個一個大小不一的坑。
挖了出來,卻又不填。

                        這才算是真正的摔死人吧。

 

我丟下用來攻擊的木棍。
在戰場上拿起鉄剷,一點一點地開始挖掘。

 


感覺這戰場的下方,
或許埋藏著什麼秘密。

 


- IZINCAN island -
---------------------------------
++ Free Talk ++

這算是 異人舘 的 island 幻想故事。
根據小異的現狀來說,的確是,有種過分沉默的感覺。

並不是質量不好,只是整體參與人數下降。
這個故事,是星期五的晚上,跟 ran 聊天的時候突然飛出來的感想。

——想把小異的故事,寫成文字。


沒有太多很複雜的想法,只是想要,用一種說故事的方式,來復述,這五年内簡短的過程。
由於S.D.所知道的也不詳細。請原諒中途沒有怎麼詳細地記錄論壇的改版情況。
人數,當然也是大約估計。完全沒有證據支持。[笑]


■ 名 詞 解 釋

如題。
重溫一下這個《IZINCAN island》之中的分類名詞,

IZINCAN – 異人舘的,ran原創的某種拼寫方式。
Island – 島嶼。
STORY。故事。——也就是,發貼的人(作者、轉載者、討論者、ETC…)。
REPLY。回帖。——也就是,回帖的人。
LISTENER。竊聽者。——也就是,看霸王文的人?XDD
GHOST。執行者。——也就是,各位版工。=  =+

IZINCAN。
一個屬於我們大家的地方。

S.D.在這四年裡,有時候也不得不稍微休息。
但作為『STORY』的一員,一直很高興,這段日子無論自己狀態如何,還是會收到很多來自『REPLY』的糖衣炸彈攻擊。
只是,昔日轟轟烈烈的轟炸似乎要開始進入平息期。


這樣的小異,讓人覺得有點寂寞。


                IZINCAN。
                異人舘


正因為有我們的存在,小異才高高興興地過了這五年。
這篇文,算是給小異的,遲來了半年的五歲生日禮物。

很抱歉沒有能將版工們的忙碌身影寫入文中。
不過,歡迎在《IZINCAN island》的背景設定基礎上,盡情想象。XD

 

■ STORY x REPLY

在 IZINCAN island,STORY x REPLY 是一攻一防的關係呢。[笑]
STORY是防守,因為貼出來的東西是等著被挖掘 XDD [也就是,屬性上,是防守]
REPLY 是攻擊,是因為選擇自己想看什麼,想回誰的東西,都是他們的自由。[屬性上,是攻擊]

就這樣籠統地概括或許很亂來 XDD
不過這的確就是S.D.胡亂分類的細節。[汗]

 

■ 感 嘆


將自己的感受,注入到文字之中的最好方式,
莫過於用第一人稱,把自己放入故事之中了吧。

雖然有點過分抽象。


這裡的第一視點,
並不僅僅是S.D.自己。

靈魂的本意,是一種沒有形體的東西。


閲讀這些文字的本來就不只S.D.自己一個人。
所以,這個名字,感覺很適合 IZINCAN island——像童話般的故事。

這是一個正在發生的童話。
S.D.真的很希望,小異越來越安靜的問題 能得到重視。

跟 ran 討論過一些讓論壇復活的辦法。
可是,無論是怎樣的辦法,不解決基本的問題——提高尊重版規並且參與 回帖/發貼 的人數,
是無法讓小異恢復,那和平卻又轟轟烈烈的日子的。

這篇文,是一個記錄,也是一份嚴肅的檢討。
至於這個童話的結局,就讓未來的小異,決定吧。

 

2006.11.17
某個不安的星期五晚上。

Last Edited: 2006.11.18

Tag 

短篇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