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INCAN hotel。異人酒店 I.

Submitted by sdx on Sat, 2007-05-19 00:00

2007.05.13日。

夜晚九點半了。他一個人,在鬧市中步行著。


咖啡色的外套,已經有三年的歷史了。右肩的部位,還有些許破損。

五彩繽紛的鬧市裡,他從早上,等到晚上。

他的過去,緊緊地鎖在雙眉間。29歲的秘密主義。

 

                        鏡頭漸漸飄向街道的遠方。

                        穿越無數人的肩膀,最後,一名十九歲少年的背影,闖入了鏡頭的焦點之中。


                        是他。

 

暗紅色的燈光之下,被三個青年包圍的少年,卻顯得很自在。


【就算你們三個合起來,那麼一點錢根本不夠買一件衣服。】少年的雙眼輕蔑地掠過眼前這三個不速之客,有點惋惜地望向對面馬路的
高級HOTEL。

                        栗子色的頭髮,在暗紅的燈光下,變得更加鮮紅。

 

「前兩天聽說你跟四個男人在高級餐廳進出,那還不滿足?今天我們可沒打算要付錢。」帶頭的一個青年伸手想摸少年的臉,卻差點被咬。
「——哼,就看你等下能兇成什麼樣子。把他帶走。」

 

                        少年冷冷地一笑,一拳打歪了青年的臉。

                        其餘兩人立刻將少年按在墻上。

 

【啊哈哈。】少年得意的笑聲,令路過的幾位上班族發現了這場毆鬥的主角的存在。

 

                        但誰想被牽連?

 

                        對面的街上,那高級的HOTEL,依然屹立不倒。

                        既雄偉,又輝煌。

 

一臉憤怒的青年從地上爬起來,抽出一把小刀,抓起少年的頭髮,一刀一刀地割掉。

少年看著地面上一圈一圈的頭髮。嘴角卻依然在笑。

                        一年半了。這頭紅髮。


【給我適可而止。】29歲的神秘男子,從冷漠的人群中脫離開來。

                        馬路上,一輛黑色的BMW,一閃而過。


將少年的頭髮虐待得很痛快的青年轉過頭,看到對方領口的徽章,表情立即凍結起來。

少年品味著來人的穿著。心裡偷偷地打了個九十九點九分。

 

                        滿分二百。

 

被放開的少年用手擦了擦被弄髒的臉,再狠狠地踩了身後的青年一腳。

【——還要鬧事?】29歲的男子,冷冷地喝止了想要報復的欺善怕惡三人組。

                        鏡頭又回到了少年的臉龐。

                        街道的繁忙,只是他背後的一種平淡布景。

 

【在巡邏嗎?警察叔叔。】少年用手指梳理著已經殘破不堪的頭髮。眼神,只有不屑。

【你從早上在這裡俳徊到晚上,又目的何在?】男子冷淡地敍述了今天的第二句臺詞。

                        早上,打架鬧事了三次。

                        午後,在人際稀罕的街角,跟一名中年男子吻別。

 

                        傍晚,從一名9歲的小孩子手裡,買了一朵白色的康乃馨。

                        然後,在小孩面前把花丟到地上,狠狠地踩了兩下。


【下了班就回家吧。何必管我。】少年端詳著對方的臉,又暗自給了個五點五分。

                        滿分六分。


【夜了,你該回家了。】二十九歲的男子,毫無表情地念了第三句臺詞。

【——】少年遠遠地看著馬路對面的高級HOTEL,有點惋惜地一笑。
【難得你終於願意從黑影裡走出來,不再當個令人不愉快的跟蹤狂。卻什麼表示都沒有啊。】

 

                        十九。二十九。

                        相差了一個十年。


【你想要什麼?】目前單身的二十九歲男人,並不介意花一個晚上的時間在這無家可歸的少年身上。

少年把手擧高,對著夜空微笑。【——那裡。】

 

                        最高層。

 


■ 01。


電梯裡,兩人沉默不語。

窄小的空間,凝聚著強烈的壓迫感。

 

                        2007.05.13日。

                        夜晚十點零一分。


                        沒有母親的孩子,在内心,喊著寂寞。

 

【你結婚了?】少年背靠著電梯,斜眼盯著沉默的警察。

【曾經。】語氣平淡。

                        24歲的時候,在雙親的辱駡下,和一個男人結婚。


【離婚了?】少年挑起眉。

【不是。】雙眼並無特別感情。

 

                        26歲的時候,那個男人,失蹤了。

                        找不到屍體。

 

【……沒有孩子嗎?】少年的直覺認為,眼前的男人,有點不尋常。

【有一個。】二十九歲的男人,擡頭凝望著少年的雙眼。


                        兩年前,有人送來一個沒有父親,也沒有母親的小孩子,交給他照顧。

 

【多大了?】少年繼續追問。

【……】二十九歲的男人,突然沉默。


                        電梯的聲音,平靜得令人覺得煩躁。


【——死了。】

                        一絲光線射在男子的肩膀上。

                        電梯的門,漸漸敞開。

 

                        男人走出電梯。

                        少年,看著他的背影,滿足地笑了。

 

又一枚,無名無姓的浪人。

 

 

■ 02。

 

接近咖啡色的燈光。

十九歲的少年,將自己抛了上了雪白的床。

 

                        享受著,失身之前的一霎那平靜。

 

二十九歲的警察,站在落地窗旁的一個角落,低頭望著下方燈光璀璨的馬路。

 

                        在最高處,凝望著這黑色人間地獄

 

在高級HOTEL的最高層。

少年轉頭望著窗外,凝望著,另一種黑

 

【時間不早了。】29歲的警察回過頭來,平淡地看著已經半裸的少年。

【剩下的你要幫我脫掉嗎?】白色的床褥上,少年犯罪般地張開了雙腿。

                        這六年的經歷中,令他成長了不少。

 

【不必了。我的房間在隔壁。】29歲的他,將外套脫下,擱在身後的小木椅上。

【……先生,你說的和做的似乎很不一致。】被壓倒在床上的少年,微笑著對身上的男子抗議。

 

【我不這麼覺得。】他把少年的長褲扯下,觀察著少年的生理狀態。

 

                        昨天,他給一個被親哥哥強姦的十五歲少年做身體檢查的時候。

 

                        對方情緒失控。

                        搶走了其中一名警察的手槍,對自己的身體開槍。

 

【你沒有其他表情嗎?】少年相當不滿。

 

                        昨天,少年的同性朋友。

                        終於自殺了。


【你每天都這樣嗎?】他凝視著少年的臉,嘴角輕輕揚起,露出一個還不算是笑容的弧度。

【你嫉妒?】迴避著話題的少年,縱使内心很火大卻依然表現得很鎮靜。

 

                        他,至今也無法喜歡,每天晚上都要換男人的寂寞生活。

 

【你在意?】這回,29歲的青年,露出了今夜的第一個微笑。

                        他,至今也無法喜歡,每天早上五點就起床的規律生活。

 

他壓倒了他。

他親吻了他。

他分開了他的腿。

他等待著他的進入。

 

                        在華麗的房間裡。

                        做著這世上最骯髒的交易。

 

【多愛惜一下自己的身體吧。】29歲的男人,將少年的腿分得更開。

【……先生,你真的讓我很火大。——……、啊——!】少年握起拳頭,身體在床上激烈晃動著。

                        真想一拳打爆這男人。

 

男人將少年雙腿間的軟物握在手裡,輕柔地、粗暴地、緩緩地、激烈地搓弄著少年。

少年將雙腿擡高,下意識地接受著陌生人的性虐待。

                        十九歲的孩子。

                        在夜裡,又一次販賣著自己的尊嚴。

 

男人突然停下一切動作。握起少年緊綳的手。

【不要緊張。我沒有惡意。】29歲的男子,平淡地凝望著少年。

【……隨便了。】少年也不是第一次發現,他所說的話,欠缺說服力。

 

                        明天過後,又會是另一個男人。

 

【我不覺得這是一種可以隨便的事情。】實際上,他今天是第一次擁抱陌生人。

【那難道你想認真?】少年不屑地撇過頭,望著窗外,喘息著。

 

                        夜晚的城市。

                        燈光,美麗得令人心醉。


【你寂寞?】他讀出了少年的表情,但並不太在乎少年的過去。

【寂寞這種東西不是用來討論的。】少年不耐煩地斜眼盯著他。

 

                        寂寞。

                        放在心底裡就好了。

 

【……】29歲的他,再次握起少年的左手。一言不發。

 

                        他等待了十二個小時。

                        才終於得到這個機會。

 

【十一點了。要做就十二點之前做完,我要睡。】少年換了個姿勢躺著,揉了揉疲倦的眼睛。

【那,晚安。】29歲的男人離開了少年,拿起被子給少年蓋上。

                        突兀的結束。

 

【……】少年咬著牙怒瞪著性冷感的男人。

【——還有什麼事情嗎?】29歲的男人,抓起一件睡袍穿上。

 

【沒有!】少年不滿地翻身,用冰冷的被子包裹著自己。

【……】男人笑了。

                        這只野貓真可愛。


床的另一端,傳來了男人的重量。

賭氣中的野貓,被一雙溫暖的手臂,緊緊地擁抱著。

 

【……你的房間在隔壁。不是嗎?】栗子色頭髮的少年,還沒消氣。

【鑰匙,忘記拿了。】黑色頭髮的男人,在背後,緊貼著少年不放。

 

                        2007.05.13。
                        夜晚,十一點二十一分。

咖啡色的燈光,

照亮了,心中的那片寂寞草原。

 


華麗的IZINCAN HOTEL。
六周年紀念日。
--------------------------------------------
++ Free Talk ++

已經大半年沒有寫過短篇了。
感覺有點生疏……[?]

最近終於把《請讓我呼吸。》寫好,無限感慨……
接下來就要續寫某個黑暗的長篇了……


S.D.最拿手的果然還是黑暗情節。

這次出場的兩個角色。都很可愛……> <
無可否認,這次所寫的臺詞,每一句SD都很喜歡XD

其中有些臺詞,是從一些[特殊]地點得來的。

其中
【寂寞這種東西不是用來討論的。】——這句話,是B君跟S.D.在一次聊天中,從B君身上,學到的一種 [世界觀]。

當時自己聽到了這樣的說法,也有點愕然...
寂寞... 強忍在心裡不好噢...

至於,這個故事後來怎樣S.D.沒寫……也還沒具體想出來。但應該不會是壞結局吧。
這個組合真有趣..XD [警察先生……竟然跟賣春少年...去酒店啊。囧]

黑色幽默...?[謎]


在小異這四年半的日子裡,仿佛就是一眨眼的事情...
雖然這篇故事沒多少紀念性質...[默]

但,偶然來點刺激[?]   也不錯哦XD"
IZINCAN集團,除了擁有無數[?]學校,還有高級HOTEL噢~~ !
歡迎多來光顧 XDD


小異君,六歲生日快樂~ (可是,六歲的小孩子不能看這種級別的文……吧。XD|b)
 

Tag 

短篇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