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INCAN hotel。異人酒店 II.

Submitted by sdx on Mon, 2007-06-18 00:00

無責任提要:


昨晚,他們相遇了。
浪人一般的29歲警察。活在情色世界的19歲的少年。

IZINCAN HOTEL,等待著,他們的光臨。
-------------------------------------------------------

 

■ 03。

 

晨曦的陽光,照耀著灰白色的城市。

異人酒店的最高層,29歲的男人,親吻了床上19歲的少年。

裸露的軀體,在被子的包裹中,相互交纏。


19歲的少年一手推開壓在上方的男人,心情差到極點。【你這變態。到底還要玩到什麼時候。星期一不用上班嗎?警察大叔。】

【不用。】今天,是三年來的第一個假期。

 

【哼。真逍遙自在。】少年翻身下了床。

【……】沉默的男人,將『逍遙自在』翻譯成『孤獨』,再鎖進了心裡。

                        他,已經逍遙自在了好多年了。

 

少年回頭,大方地伸出左手。

男人放眼過去,沒反應。

【不懂嗎?】少年開始失去耐心了。

【……】男人也下了床,拿起手邊的浴袍放上少年的左手。

 

                        少年冷靜的神經【啪】地一聲斷掉。

 

【誰說要這個!!】少年將浴袍扔回男人身上,氣得雙眼開始發紅。

 

                        昨天他一上床就用手包住少年。

                        内心掙扎了很久才讓他繼續下去,沒想到他卻放手還將自己的東西刺入少年的體内。

                        疼得不行又不願意投降的少年,結果就這樣被強上了三次。

 

【那你要什麼?】男人平靜地看著少年眼眶中搖搖欲墜的淚水。


                        一種令人心疼的快感,蔓延了全身。


【好笑,我不說你就不懂嗎?】要侮辱人也要有個限度!

【先穿上再說。】男人再度拿起浴袍,將少年強硬地拉過來給他披上。

 

                        浴袍的溫度,還算有點暖。

                        但少年的心卻被更強烈的寒意所侵襲。

 

【……】少年失聲地站在男人的前方。自嘲地哼了一下。

【要在下面的餐廳吃個早餐再走嗎?】男人不打算再重覆剛才的問題。

 

                        這場戰役。
                        誰也沒輸。誰也沒贏。

 

【哼。】少年往前直走,進了浴室。暫時休戰了。

男人拿起自己的衣服,看著床單上淩亂的痕跡,想到了,自己並不是他的第一個男人。

 

                        一種熟悉又陌生的鬱悶感,在胸口揮之不散。

 


■ 04。

 

已經穿戴整齊的少年,在浴室的鏡子前整理著自己的頭髮。

原本已經稍稍過肩的紅髮,已經在昨晚被殘殺了。

 

重新將頭髮梳了很久,卻還是很不滿意。

長相,是他一直以來最自傲的地方。也因為這張臉,這幾年來沒有一天找不到男人。

 

這世上最讓他厭惡的女人,是那個生他下來的爛女人。

自從她逃了以後,將近五十万美金的債務就落在了自己頭上。

 

這筆債已經在去年的昨天還清了。

但他也已經沒有力氣和意願,去回到正常的世界。

 

他的世界裡,所謂的正常,就是在男人的床上賺錢。

所以,他討厭昨晚,這個讓他想起了自己第一天被男人侵犯的淒慘場景的男人。


少年扯亂了自己的頭髮。一拳捶在了右邊的門上。

 

【有什麼事情嗎?】門外的男人擅自把這個聲音當成呼喚。

【沒事。】少年低喃了兩個字。

 

                        男人打開了浴室的門,注視著少年一頭淩亂的紅髮。

 

【……有什麼好看的。】少年想把他趕走。卻被他搶過了梳子。

【昨天,我來晚了。】男人望著鏡子中的少年,專心地用手指理順著他的頭髮。


                        鏡子中的少年,望著男人臉上的鬍渣。

                        鏡子中的男人,望著少年眼中的寂寞。

 


【……】少年默不作聲。

男人撥起少年頸後的頭髮,輕輕地按摩著他的頸部。

 


少年轉身,望著男人。

                        一秒。

                        兩秒。

                        三秒。


Kiss。
輕輕的一個吻,落在了少年的唇上。

 


■ 05。

 

已經中午十一點了。

在IZINCAN餐廳中享用早餐的,只有少年和男人兩個人。

 

大提琴的古典音樂。黑色STEINWAY三角鋼琴。

深紅色的桌布。白色的花瓶。鮮紅的玫瑰。

 

少年放下手中的黑咖啡,一個人望著窗外。

男人不太適應這種高級的場所,一個人喝著淡褐色的熱奶茶。

 

                        桌上的東西,全部,都是少年點的。

 


【別在那裡看。動手吃啊。】少年沒想到連吃個早餐也那麼花時間。

【不用了。拿走就好。】男人只想喝奶茶。

 


【隨你。】少年看著他的臉,有點後悔剛才在浴室的情不自禁。

【……】男人輕輕笑了,結了賬。

 

                        總算,要結束這場不愉快的相遇了。

 

少年突然站起,要離開。

男人追了上去。

 

在餐廳外的走廊上,他抓住了他。

 

【又想幹嘛。別浪費我時間。】少年真想一巴掌打在他毫無表情的臉上。

【你還沒告訴我,之前你想要什麼。】男人知道,這是在自掘墳墓。

 

                        少年臉色一黑。

                        揮起手,送了他一巴掌。

 

 

無人的走廊上。

沒有聲音。

 

【玩夠了。不要再煩我。】手很疼,但總算消了口氣。

男人的臉,有些發紅。

 

                        上床,付錢,永別。

                        對這個男人來說,這恐怕不算是常識。

【算了……你不會懂。】少年已經不想追究了,卻突然變得有點哽咽。

男人抱起他的肩膀,將他擁進懷裡。

 

【沒道理,為什麼要哭的人是我!!】少年不甘心地流著寂寞的眼淚。

男人笑了笑。讓這個會令他心臟刺痛的源頭,再靠近一點自己的心臟。

 

                        CLOSER。

 

【給我說話啊!】少年討厭這種一個人在演獨角戲的滋味。

男人又笑了。【哭完之後,一起去買點東西吧。】

 

【還要我陪你!?】少年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哭完了,就起程吧。】男人牽起少年的手,一個人,對著走廊的燈olor=sandybrown]光微笑。

 

 

29歲的男人的笑容。

是如此的,深不可測。

 


2007.05.14.的夜裡,少年的右手被手銬鎖在了男人家裡的床上。

從此,29歲的警察,和19歲的少年,開始了爭吵不斷的同居生活。

 

 

華麗的IZINCAN HOTEL。
在黑夜中,點亮屬於自己的燈吧。
-----------------------------------------------------------------------
++ Free Talk ++


突然想起了這篇,就趁在父親節,把續篇給補完了。
這次寫的人物個性對SD來說頗新鮮。

一個逍遙自在[?]的單身警察。
一個不肯聽話的要面子少年。


最後兩人同居了..........默[?]

自從少年被監禁[?]在男人的家裡,沒過幾天之後就習慣了這種生活,
最後就一直住在一起了。囧"


但恐怕兩人還是大大小小地爭吵不斷吧。
真是熱鬧哇。XD"

大概可以想象到少年可以為了一張單人床和警察先生大吵大鬧了半天最後兩人都累了所以又睡在一起了。[?]
等等莫名其妙的畫面XD

有空想到什麽其它的,再來補充一點之後的事情吧。XD

母親節後的又一個月了,
曾經是爸爸的警察先生,父親節快樂~

Tag 

短篇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