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INCAN hotel。異人酒店 III.

Submitted by sdx on Sun, 2007-06-24 00:00

無責任提要:

 

異人酒店。
依然平靜地佇立在這灰白色的城市中。

 

這是,一個21歲的畢業生,和一位父親的微妙故事。
---------------------------------------------------


地點:玄関。

今天,是父親節。
也是你第一次,穿上黑色西裝的日子。

                        垂直的線條,利索的設計。
                       白色襯衣,配合純黑色的Tie。

                        你想象著,這樣的自己,或許能讓他遲鈍的心再次為你萌動。
                        再重新認識,你這種男人。


在現實裡,你有很多種身份。

一枚設計系畢業生。ABCDE君的好兄弟。XX君的死黨。OO君的競爭對手。
IZINCAN集團屬下的新人設計師。

 

                        但你最想得到的身份,只有一個。
                        並且與他有關。

 

從兩年前開始,不再染髮。
單純,是因為那個正直的大男人,對你說的九個字。

 

                        【以前的你,不是這樣的。】

 

餐廳的約定時間,是七點鐘。
今天,你打算,做一件瘋狂的事情。

如果幸運的話,你能結束這五年來的單戀和暗戀。

 

                        時間,六點零六分。

 

【——終于畢業了,我。】你笑了,笑得像個陰險的大人。

 


■ 01。

 

以前的你,是個怎樣的人呢。

 

                        馬路的對岸,就是異人酒店的正門。

 

那熟悉男人的背影,在等待著21歲的兒子。
但,被等待的你,卻突然有點猶豫。

 

灰色的馬路,就是那條不可超越的線。你和他,早就被這樣,劃分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裡頭。
但你壓抑不了,自己對他的妄想。奢想。

 

他每次,輕輕拍著你肩膀的手。
他每一個,不但有任何邪念的微笑。

 

                        你想擁有這一切。佔有他的一切。
                       呼吸著他,擁抱著他,侵犯他。再侵犯他。

 

或許心理學之父Dr. Freud也曾經像你一樣掙扎。
突然在16歲的時候,發現自己愛上了父親。


然後,為了證明自己的正常,便假設全世界的孩子,都想和自己的父母做愛。

                        扯遠了。
                        你笑,那怎麼可能。

 

總而言之,雖然不能真的侵犯他,但你還是很愛這個被你稱作父親的男人。

 

眼前的馬路,並沒有縮小。
的確,人生中,總會有些事情,是必須要跨越的。

 

就算一旦超越了這條界線,你和他,將要負上【不倫】這種道德分類字眼。
也罷了。

 

                        沒有他。
                        這個世界也不會有你的存在。

 

 

燈,綠了。
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邁出了第一步。

 

那個背影,離你越來越近。
高速跳躍的心臟,在警告你,這很危險。

 

【爸爸。】你努力地,維持著男人的理智。
他轉身過來,用褐色的雙眼,對你一笑。【噢,你來了。進去吧。】

                        啊,不行了。
                        他太懂得如何刺激,你的妄想。

                       進去……

【……爸爸你還是一樣,遲鈍得讓我有點火大。】你壓低著聲音,告訴自己要鎮靜。
【……嗯……】爸爸很努力地沉思了三秒。【——你想跟我介紹女朋友?】

                        噢。買。嘎。


【老爸你不准再結婚!!】黑線、青筋、冷汗——集中于一身的你,突然覺得自己的戀愛之路很膽戰心驚。
【噢,哈哈。】說錯話之後用笑容避開話題的習慣,依然讓你覺得可愛得討厭。

                        他,在工作上不會有絲毫差錯。
                        卻喜歡在你的面前,不停地犯錯、撒嬌。

                        你痛恨著他的遲鈍。
                        卻又愛著,被他依靠的感覺。

 

是的,好不容易,連跳好幾級。
終于在今天,在學業上畢業了。


感情上,也祝願,你能在今天,同時畢業。

 


■ 02。

 

父親。
他已經照顧了你,二十一年。


理所當然的經濟支柱、防衛最鞏固的避風港。最近,還一不小心地成為了你戀愛的對象。

他看起來太年輕了。
你每過一次生日,和他之間的距離仿佛就縮短了365日。

 

                        終于,你21歲了。

 

微薄的燈光。浪漫的爵士樂。
深綠色桌布。紅色蠟燭。純白色花瓶。金色向日葵。

餐廳的四周,以及桌上的一切,都很浪漫。
就除了,你,和你眼前的老爸。

【老爸,今天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說。】你握著手中的刀子,胃部緊張得在發抖。
【……嗯?】他的牛趴還只切了第一刀。看了看你,又微笑著聞了聞牛趴的香味。

                        老爸到底愛你還是愛牛趴!

 

【老爸……你不覺得這個地方有點『特別』嗎?】你耐下性子,給了他一點提示。
【……很貴?】他切開一塊牛趴,塞進了嘴裡。


                      浪漫得過頭的燭光,此刻仿佛在譏笑你的努力。

青筋浮起的你,用力地握住左手的叉子,和右手的利刀——【父親,您沒有注意到,我們四周的客人,全都是『男人』嗎!?】
【父親節來說,正常?】擁有高度文學修養的他,依然在品嘗著他最愛的牛趴。

                        英俊瀟灑的你,居然比不上一塊特級肥牛肉?

 

【跟我講話的時候不准吃東西!!】就算是父親節也容不下老爸貪吃的毛病!!
【……是。】三秒後,他在你兇狠的目光下,依依不捨地放下了刀叉。


                       又,一時衝動了。

【爸爸,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千萬要冷靜。】其實你更希望自己能冷靜。

                        你、要、告、白!

 

【爸爸,我決定要——】鼓起勇氣的你,握緊了拳頭。


                        但,
                        一束巨大無比的超華麗白玫瑰花束,擋在了你和老爸之間。

【……囧。】親愛的老爸,四十多年來第一次親眼看到什麼叫做『白色恐怖』。

                        這個看起來很貴的物體,到底是哪來的!?

 

【父親節快樂。】一枚西裝打扮的陌生帥哥,將一封白色的信,遞給了遲鈍的老爸。
【……】老爸被動地接過了信。打開,再抽出黑色的信紙。

 

                        父父父父親你不要看!!
                        訂這束玫瑰的人不是您的兒子啊!!

 

【這束花送錯地方了——喂!!】情況實在不妙,你趕緊站起來解釋。但送花的男子,已經溜到一百尺遠。
同時,老爸已經攤開了信紙,並開始閲讀上面的文字——【……囧!!!】


                        囧!!
                        那上面寫了什麼!!

你搶過信紙一看,也跟著一陣黑綫——【爸爸,這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這束玫瑰——】

                        解釋解釋解釋,你到底要如何解釋!!

 

【打擾一下,咳咳。】染了一頭紅髮的年輕人,突然站在白玫瑰的背後。【這些東西是我的。】

 

【……】囧囧的老爸,無言了。
【……】囧囧的你,更無言。

 

                        ——不愧是父子。
                        反應都是囧。

 

年輕人拿走你手上的黑色信紙,然後把大約99朵以上的白玫瑰一手捧起。
回到你背後的餐桌上。

 

                        好奇的你和好奇的老爸同時往後看——

 

一只面無表情的男人,正兇狠地盯著那束白玫瑰。

 

「你的。我幫你搶回來了。」年輕人把整束白玫瑰丟給男人。
「花粉過敏。」男人無情地把花束推回去。


                        可憐的白玫瑰就這樣被推來推去了一陣子。

「……你知道這束東西要多少錢嗎!! 」年輕人將黑色的信紙丟在男人臉上。
「你最近不都是用我的卡結賬。」男人撿起膝上的黑紙,表情相當平靜。

                        沒錯,這才叫男人的穩重啊!!
                        從今以後,你決定了要對這位前輩看齊!

 

「……」男人看著信,沉默。

 

                        嘀嗒。

 

                        嘀嗒。

 

                        嘀嗒。

 

                        嘀嗒。

 

                        嘀嗒。

 

                        十秒過後,信紙被揉成一團、丟進酒杯中。

 

「——!! 你幹嘛啊!! 看完之後也不用這樣對他吧! 」年輕人生氣了,憤恨地拿起桌上的餐刀架在收信人的脖子上。「……你、你這木頭!!」


                        等等等等,他…………哭了?

男人握起他的手,將刀子移開了一點。「那你原本寫了什麼?」
「笨蛋! 你剛才不都看了!! 」年輕人收起刀子,立即退後兩步。

                        男人伸手,將他的耳朵拉近。

 

「XXOO#%#*%#%@#OOXX*%##$@%^#$%^#^#%@^@&$XXOOOOOXXXXOXOXOX#^#^#^#^#^ ——這些是你寫的嗎?」
不愧是前輩! 他竟然把信紙上所寫的變態色情字眼全都背下來了!

「…………」年輕人的臉一陣紅一陣白一陣青,最後丟下刀子用雙手遮住耳朵。「你好下流!」

                       嗯,受。

「我以為你一個月前就知道了。呵。」男人一笑,輕輕地親了一下少年的臉。「你可以跟我說,原本你寫了些什麼嗎?」

                        喔喔喔!! 他們已經是『那個』關係了嗎!?

 

【爸爸,我猜他們一定是——】踫到同類有點興奮的你回頭望向老爸,瞬即失去笑容。


                        頂級肥牛肉已經被解決了。
                        父親手中的玻璃酒杯,裝著每毫升 = 一塊牛趴價錢的紅葡萄酒。

【一個月的工資、一個月的工資。沒關係。沒關係。只不過是一個月的工資。】你咬著牙,一個人回頭觀察剛才那一桌的小紛爭。

                        年輕人重新將白色玫瑰捧起,遞給了男人。
                        男人伸出手,在玫瑰花叢裡,拿起了一枚白色信封。

                        信封上寫了什麼,你無法確認。
                        但你覺得,眼前這個畫面,是一段美麗的愛情。

 

                        唉。
                        只可惜,不是自己。

 

你有點沮喪地回頭,望著遲鈍不已的老爸。
舉起手,撥開額前的頭髮。深深凝望著,在你眼前微笑的罪人。

 

 

■ 03。

 

沉默的用餐時間過去了。
你拿起叉子,虐待著盤子裡的蛋糕。

 

【異君,你之前不是說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跟我商量嗎?】老爸喝酒之後就會變得異常精明。
【……切。說了又能怎樣,還不是沒用。】你也喝了相當數量的酒,但回答得有點力不從心。

 

                       啊,到底要怎樣,才能讓老爸愛上你。

 

【那,就換我說吧。】爸爸笑了。笑得像個專業的談判專家。
【……勉強聽聽。】你按著太陽穴。偏頭痛發作。


                        喂,你是笨蛋嗎。
                        老爸本來的職業,就是個談判專家。

【我想,也是時候告訴你。關於這件事情的真相了。】爸爸凝視著你。帶著一種男人的威嚴。
【有什麼真相不真相的。直接說就好。】長篇大論你現在聽不進去。

                       其實老爸他不是你的老爸?
                        還是說你其實不是他兒子?

 

【這件事情比較複雜。我們換個安靜的地方再說吧。】他已經站起,並前往櫃檯結賬。
【……?】偏頭痛再次發作,你只能乖乖地把錢包收好。

 

                        胖胖的錢包,減肥失敗。

 

 

■ 04。

 

電梯的門,打開了。
他先進去了,按了個數字。

還是有點頭痛的你,決定將一切交給現在處於『精明狀態』的老爸。
但,電梯開始移動的時候,你突然大驚。

 

【為什麼電梯是往上走的!?】這個酒店的設計你也有參與過,自然很了解往上走就只有套房。
【這樣比較安靜。】電梯中的另一個男人,把手搭在了你的肩膀上。【不是嗎?】


                       什麼!
                       老爸要和你開房!!

【回、回回回回回家也不是一樣嗎?】偏頭痛從左邊轉移到右邊,你一時適應不良差點要撞上電梯的牆壁。
【嗯,可是這種事情已經不能在家裡做了。】開始了。精明老爸的 S 機關已經啓動了。

                       這種?這種事情?
                        這種事情是什麼啊!!!


【……呵、呵呵。——嗚……】被困在電梯的你,揚起一絲勉強的笑容。嘴角上下抽動著。
【身體不舒服嗎?】他又靠近了,伸手,將你的領帶卸了下來。

                        一枚、兩枚、三枚——
                        襯衣的紐扣,一個一個地被解開——

 

——叮。
電梯靜止了。

 

【——!!】立即逃出電梯!!


                        ——嗯?等等、
                        怎麽天花板在旋轉……

                        @    @ ??

 

還沒跑多遠就差點跌倒的你立刻扶住牆壁。【……竟然在這個時候貧血。】
【異君!】父親的聲音,近在咫尺。


                        慘了,父親追上來了。

他的手,扶住了你的。

                        等等,其實你幹嘛要逃走?

 

【老爸……】你回頭,望著這個要和你開房的男人。【——嗚……。】


                        老爸,可不可以改天再做這種事情啊。

【到了。】父親拿出一張卡片,將距離你的雙眼只有一米距離的白色之門推開了。
【……囧!】你怔住,無法再用言語表達你的絕望。

                       接著,就被父親拐進了那敞開的未知空間。

                        然後,
                        背後的門,碰地一聲合上了。

 

■ 05。

 


十分鐘之後,頭痛開始消失了。
你泡在寬大浴缸的熱水中,仰起頭,望著天花板。

                        運動過後泡澡果然是最舒服的啊。

 

【我要進來了。】門被打開了,在蒸汽中若隱若現的男人,正逐漸靠近。
【!!——等、等一下! 】你還沒有做好那種心理準備。


                        他,已經邁出了白色的蒸汽——

——怦慟。


                        什麼嘛,父親還有穿長褲和襯衣。
                       虧你還緊張得滿頭大汗。


【頭痛還好嗎?】他坐在浴缸的邊緣,像往常一樣,卷起了袖子、伸出雙手為你按摩。
【……我沒事。】你有點遲疑地低下頭,開始反省自己是否意識過剩。

【這樣舒服嗎?】他的指尖,是他關切的語言。
【嗯,很舒服。爸爸。】你背靠著浴缸,乾脆把頭墊在爸爸的腿上。凝望著他的臉龐。

                        你知道,這就是被寵愛的感覺。


【別一個人想太多事情了。你還有我。】他的手指,滑落到你的頸部。
【……?】跟往常一樣的步驟,卻不一樣的觸覺。【——爸爸?】

                        他的手再度滑落。
                        再滑落到,你的心臟的上方。


【異君。】他彎下腰。在上方深刻地俯視著你。
你仰起嘴角,從下方眷戀地仰望著他。【——爸爸……。我——】


                        末尾的兩個字,被他的親吻,給奪走了。

 

                        這二十一年來,他無時無刻地愛著你。
                        這二十一年來,你一點一點地變得更愛他。

 


不是純粹的父子。
也不是那種,在外頭隨時都能看到的時效情侶。

 

                        愛情,從你出生的時候起,
                        早已降臨在你身上了。

 

 

【爸爸,父親節快樂。】你還記得,今天這最重要的臺詞。

 

他笑了。
一個很【父親】的滿足笑容。

 

 


■ 06。

 

一趴到床上,就不想再起來。
你是,老爸也是。

 

【老爸你的手壓到我了。】懶人模式發作的你,手腳完全沉默。
【你的頭髮也刺到我了。】懶人模式啓動中的老爸,跟你一樣沉溺在棉被的溫柔中。


                       又暖又軟又粉白的床。

【異君,剛才忘了告訴你,明天要搬到新家去了。】爸爸抓起被子,翻了個身。
【——什麼!?又要搬!?】縱使很驚訝但你的手腳還處於麻痹狀態中。

                       現在的家搬了連一年都沒有誒!!

 

【所以,東西麻煩你收拾了。ZzzzzZzz】才剛講完,就睡着了。
【……我才沒空收拾……ZzzzzZzz。】…………………………………。

 

                       不愧是父子。
                        連睡覺也可以同步。

 

 

華麗的IZINCAN HOTEL。
溫暖的父親節快樂。
--------------------------------------
++ Free Talk ++


話說,命名 [ 異人舘 ] 之前,本來 ran 有想過,要用 [ 懶人舘 ] 這個名詞XD
這篇好長啊……

本來打算是要認真寫的。
從 02 開始卻....突然變調了 XD。

主因之一是因為 I. + II. 的29歲警察先生和19歲的年輕人,又一次的出場。
他與他,今後可能會更有趣吧。XD"

或許寫成這樣也不錯。難得自己能幽默一下下...=  =+


異人酒店,似乎要變成系列了。XD'
下一個目標是 兄弟..!!! 曖昧兄弟愛!!

下面來解釋一下文中出現的幾個場景...

 

1。【父親,您沒有注意到,我們四周的客人,全都是『男人』嗎!?】

沒錯,光顧異人酒店的客人,基本上100%都是男人 =  =++

2。【父親節快樂。】一枚西裝打扮的陌生帥哥,將一封白色的信,遞給了遲鈍的老爸。

這位帥哥以後也會出場。=  =+
他是異人花店的店長。XDD"  也是異人集團的相關者之一。[這個集團到底有多少個部門和相關企業啊...]

 

3。ABCDE君。XX君。OO君。

或許這七個人會出場。或許不會。囧"
每個人都要有一個和小異相關的名字這點頗難的... 這次的主角是異君..XDDD"
接下來難道要開始用版工/會員的ID...!?!?

4。十秒過後,信紙被揉成一團、丟進酒杯中。

信紙的内容被某人篡改過了。
至於是誰幹的..目前S.D.也還未查明。[恐怕跟那個帥哥有點關係...]

後來19歲的少年補寫在信封上的内容..嗯,如果有機會寫到再說。
目前保密 = v =

5。【嗯,可是這種事情已經不能在家裡做了。】開始了。精明老爸的 S 機關已經啓動了。

S 機關 = Smart? SM ? 這……全寫沒有人知道。[Secret?]
老爸所說的 [這種事情]...S.D.其實也沒有很準確的概念。會是什麼呢?XDD
話說這位父親真強啊,喝酒之後會大變身.....=  =+

 

6。 運動過後泡澡果然是最舒服的啊。

...嗯,10分鐘内到底可以做什麼運動[?]?? S.D.跑去問問本人看看...↓

異君:……>/////<
老爸:呵呵。

...........................嗯。異君和老爸的反應好像暗示了什麼。XD"
答案,暫時我們是不知道的。XD"


7。「我以為你一個月前就知道了。呵。」男人一笑,輕輕地親了一下少年的臉。

這裡的 [ 一個月前 ] 所指的是 5.13 日。也就是 異人酒店I+II. 所發生的事情。
但最初,似乎會有讀者沒有被發現到這兩位曾經是主角 Orz

不過這樣也好。[笑]
當作新角色出場,從另一個人的角度去觀察他們之間的關係。 = =+

8。眼前的馬路,並沒有縮小。
的確,人生中,總會有些事情,是必須要跨越的。

這兩句話。S.D.很喜歡。
總會有些事情,是必須要跨越的——

一些總認為自己做不來的事情,只要用一點勇氣去跨越、去嘗試、去接觸——這樣才能開闊自己的視野,和看法。
這個年代的年輕人,不像以前那樣,身邊盡是殘酷的身不由己。

但只有自己伸手去抓住這些看起來有點恐怖的東西,才能一點點地 LEVEL UP。
有著小孩子般的心,愛冒險愛接受刺激的大人,才能成長得更快。

讓自己的心年輕一點點,也就能成熟一點點。聽起來矛盾,但事實卻如此。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突然感受到這種衝擊。

希望自己能有跨越一切的勇氣。
也祝願,大家能有這樣的勇氣。


請相信,任何人,都有力量去改變自己和影響自己身邊的一切。
就算是小蝴蝶翅膀的輕輕一下拍動,也有可能會轉變成巨大的龍捲風——Chaos Theory。混沌理論。

只要還活著,就可以相信這樣的可能性。

 

扯遠了......[默]

最後,祝願這對父子,能繼續像今天這樣,有點熱鬧,有點衝動,有點危險,又有點溫暖。
也祝願小異的各位,有一個美麗的夏天。

 

Tag 

短篇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