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I thought...

Submitted by sdx on Fri, 2005-02-04 00:00

A.發呆的他

 

「剛才數學課的筆記可以借我一下嗎?」

是那個熟悉的聲音。
我抬頭一看,他又像是發呆般地看著我。

——伸手,把筆記遞給他。

就像是無意識般地,他接過筆記,視線卻仍然放在我臉上。
就那樣維持了那固定的三秒。

——?

我歪著頭,像是固定動作般地疑惑著。
——還有什麼別的事情嗎?

「謝你了。」
——原來是想說謝謝嗎……?

「不謝。放學之前還給我就好。」放鬆了臉上的肌肉,禮貌式地笑笑。

剛才問我借筆記的男生,是我的競爭對手之一。
感覺很奇怪的人。

因為他每說一句話,都要思考三秒鐘——至少我每次見他都是那樣。
並不是單純的遲鈍……好像是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所以才會有那段『三秒的空白』。

不過為什麼他總是在想其他事情呢?
好奇怪……


我趴在桌子上。
睡過了一堂自習課。

B.微笑的他

「不謝。放學之前還給我就好。」相同的微笑。

最初看到的時候,覺得他很爽朗。
但是經常會看到他一個人趴在桌子上睡覺,或者一個人在發呆。

有時候我會覺得,那個微笑是不是裝出來的呢?

無論上學跟放學,沒有見過他跟其他人走在一起。
除了功課以外絕對不聊其他東西的奇怪的人。

他的微笑,越來越覺得是一個習慣。

「……嗯。」

不知不覺,又在他那相同的笑容面前發呆了三秒。

回到座位打開他的筆記,看著那不算工整,但是絕對能看得懂的字跡。
他寫字的力度很輕,完全不會印到另一面之上。
這讓我想起他的手,感覺很細。
除了筆以外什麼東西都沒碰過的感覺。

筆記的內容都沒看,我就把本子放回了他的桌面之上。
他似乎睡著了。

很累的樣子呢。

A.專心的他

一覺醒來,發現桌子上多了一本東西。
他已經用完這本筆記了嗎……?

自習課還在繼續,我揉了揉眼睛,知覺有點遲鈍。

我回頭看看坐在身後不遠處的他,是預想中,努力讀書的模樣。
真不愧是我的對手……

我也不能輸才行!

對著那不遠處的身影笑了笑。
然後回到自己本應完成的作業海之中。

實在是很累。
我總是在想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盡快從這地方逃出去。
但是逃出去以後,我還可以去哪裏呢?

每次想到這裡,表情就會僵硬。
其實我已經盡量避免自己想起這個問題,但一個人安靜下來的時候還是會……

好啦,這裡是學校。
不完成作業,就更加麻煩了。

 

B.神秘的他

 

他終於睡醒了。
不是發呆就是不停地寫作業。
他沒回頭過,也沒發現我注意著他。
也許他曾經發現過吧?

今天放學的時候,他還是會一個人走嗎?

他大概還不知道其實我跟他放學走的路是一模一樣的吧?
要不是上次在外頭清掃樹葉的時候看到他經過,我還不知道他竟然就住在那麼近的地方。

他是三年前突然來到這個城市的。
因為無意中知道了他的住所,才開始留意他。

如果我們認識了,一定會是很好的朋友吧?


想到這裡,就覺得莫名的興奮。

A.奇妙的他

天黑了。
終於算好了最後一道題目。
正當我抬起頭補充氧氣的時候,才發現四周的安靜有點不平常。

啊……對哦,早就放學了。


前面整齊的桌子有一種莫名的壓迫感。
我趕緊回頭一看。

「……啊。」驚嘆地發出了聲音。

他注意到我,從手裏的書中抬起了頭。
動作很優雅——果然是強敵。

「怎麼了嗎?」他似乎覺得課室裏面沒有其他人很正常。
「沒。原本我還以為整個課室只剩下我一個,原來你還在。」從位子上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好累……」

「……」他又來了,那三秒鐘的『石膏狀態』。
「你還沒走嗎?」

「我在看書。」他舉起了手上的書。封面很白,設計感也很不錯。
「嗯?是什麼書?」對文字向來情有獨鍾的我想也沒想就靠近去看。

「……」
我拿走他手上的書,自言自語著:「這本書我真的沒聽說過……」

「嗯……」
「啊……」又發現了一樣很有趣的事情了。

我放下書,拿起他的手。「哇……你的手指很特別。雖然前端不是很長……但是彎曲起來的時候感覺很漂亮。真的很特別!」

「是嗎……」他抬起頭看著我,「把手指砍下來送給你好了,要嗎?」

——啊?
他說的話是哪一個國家的語言?

我愣了愣。
然後自殺式地點了一下頭。


「……好啊!」
再然後,是一個禮貌式的微笑。

B.可愛的他

放學的時候,他還沒收拾自己的東西。
看他那個認真用功的樣子,又不忍心打擾他讀書。

結果,就拿起一本類似小說的東西讀起來。
書的內容沒看進去多少,因為他的動作比想像之中有趣多了。

踫到麻煩的問題,他就會往後靠幾秒鐘,搔搔頭,然後繼續。
算錯的時候,就會小聲的嘟囔:「太可惡了~」

這就是優等生的怪僻嗎?


直至他捧起我的手,說我的手指很漂亮以前,我一直都覺得自己的手指很短。
個子明明很高,手指就是不長。

他說這些話,讓我很驚訝。而最令我震驚的,就是他最後的那個燦爛的笑容。

笑得很甜。他本人有發現過嗎?
那是相當溫柔的微笑。

A.安靜的他

為什麼他還會在這裡呢?
我在收拾東西的時候,這樣想著。

把背包打斜掛在肩上,我回頭看看那邊的他,「我要走了,你呢?」


「……嗯。」
他好像已經收拾好東西了,卻只是靜靜地望著我。是有什麼東西想說嗎?

「一起走吧?」
原來他是想說這句話啊。


「好啊! 但我們是同路的嗎?」

他又突然靜止了。
對此已經習慣的我,直接拉起他的手,往教室門口走去。


「管他的,反正出門之後就知道了。我是走右邊啦……步行要20分鐘,不過我走的很慢啦。你的話可能只要走15分鐘吧……」

雖然我在不停說話,但心裏只是有一個不敢開口的疑問……

 

他是不是……

 

B.未知的他

我還是沒告訴他其實我知道他家在哪裏。

他原來話很多。
沿路不停在介紹他所喜歡的物件。

他喜歡第二個十字路口,因為那個角落有樹蔭。夏天的時候可以乘涼。
——我倒是從來沒有在那裏停下來過。

然後是某個白色房子對面的某種樹木。
——我只覺得那很普通……

路上的快食店他從來沒進去過,不過他很喜歡經過時候聞到的香味。
——那地方我經常去。

無法從他喜歡的東西之中看出他的喜好。他甚至會喜歡路上的一個紅色的郵筒……
對我來說,他的確是完全未知的生物。


還有那個,有時候顯得很寂寞的微笑。

「為什麼你會喜歡這些東西呢?」我問道。

他有點困惑地抿起嘴巴。

「喜歡……就是喜歡啊。」

 

A.嚮往的他

 

錯覺。
一定是錯覺。

我是第一次那麼認真地去思考一個人。
他。
個子真的很高,平常沉默寡言。
是我一直以來視為目標的競爭對手——其實我的成績在他之上。
但是,他身上的平靜,是我所一直嚮往的——他的悠遊自在,他低沉而略帶磁性的聲音。

不知道那把聲音唱起歌來會怎樣?

對於和他突然成為朋友……這點……
感覺相當興奮。

我終於不再是一個人了。

 

B.好奇的他

 

他有時候,天真得像個沒有見過電梯的孩子。
只見他跑進了電梯。接著,在電梯打開門的時候,驚嘆著:『整個世界變得不一樣了!』

他簡單地接受所有外界的訊息,毫無過濾地將事情寫入記憶。
然而,他無法記得自己說過些什麼。

他每一次的反應,都是我預測之外。
為什麼他會對那麼小的東西產生驚奇的感覺?


那如果他知道了我觀察了他整整兩個月了……
他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呢?

「在看什麼?」課間的時候,他又跑過來了。

我說出什麼樣的話,他臉上掛著的微笑才會改變呢?

「我是Gay。」


這是一句,毫無意識之下所說的話。
或者說,是因為書的內容所影響吧。

 

[情人節賀文] 以為——I thought...PART II.

 

A.難以想像的他

 

這是悠遊自在的他,在悠遊自在的表情之下,悠遊自在地說出了這麼一句簡單不過的臺詞。

 

——「我是Gay。」

 

「……啊?」我的表情有點僵硬。


就算他沒聽到我問什麼……也不至於會誤會成這樣吧?
他簡單地揚起嘴角。

我應該沒聽錯。


但是他為什麼會突然說出這種……玩笑呢?

我突然想到他跟某種穿著西裝的男人擁抱的畫面。


我忍不住。
爆發了。

「噗、噗哈哈哈~~! 好好笑~~對,沒錯,你是!」

 

B.無法理解的他

 

他的爆笑又是我所不能理解的範圍。
但是見他笑成這樣,我也很自然地覺得好笑。

是嗎?我是Gay啊……?

我倒是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


他的笑容好燦爛。
很像一種花……

什麼花呢?

 

對,向日葵。

 

A.枕頭的他

 

二月了。
情人節好像快來了耶。但是手上的作業為什麼還是那麼多呢……
難道老師們都沒有約嗎?怎麼都那麼勤奮地折磨我們啊……

下午的時候我真的好想好想睡。看來還是不應該淩晨四點才睡覺啊。

沒有那個精力去想了,自習課的時候坐在了他的旁邊的空位上。


「好累,讓我睡……」
然後我就把頭靠在他肩膀之上。

我有沒有說叫他放學的時候叫醒我呢?
不記得了……

我只想睡。只想好好地休息……

B.昏倒的他

我以為他昏倒了。
不過這樣睡在我旁邊,也算是……『昏倒』的一種吧?

我的右手還是可以寫字,但是他這樣睡了,我不好做太多的動作。
其他同學望了過來,露出頗擔心的樣子。

這位優等生,似乎在男生之間人氣不錯。望過來的都是男生。

那麼說我有很多競爭對手了?

在他的心目中,我會是什麼樣的位子呢?
不得不承認,我對他越來越有興趣了。

A.難懂的他

掙開眼睛的時候,眼前沒有一個人影。

「哇……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怎麼會這樣,我只打算休息半個小時!」

在我產生時間感混亂的三秒之後,他輕輕把我拉回座位,「還沒過五點。冷靜點。」

「……」我乖乖地坐下,心跳逐漸恢復正常。

但是瞬間心跳又不正常起來了。

「又是只有我們兩個呢。」他似乎想起了上次我也是這樣發現教室沒有其他人。
「啊……對呢……」

「我可以……」他說了前面三個字然後就不知道怎麼接下去了。
「嗯?什麼?」

「沒什麼……」
「哦……那個,很抱歉就這樣睡著了……」

「累了自然就會這樣。」他從容地笑笑。
「嗯……」

「我……」他總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停頓。
「……」我深呼吸了一下。

「我做你的朋友沒關係嗎?」


——耶?!

「原來是說這個! 我還以為是……」他沒發現今天是二月十四日吧?


「以為是什麼?」他好奇地問。
「我……以為……」

我以為……

即將浮現的答案恐怖得令我不敢繼續想。
打亂了腦子的計算方程式,再重組自己的思考。

我一直低著頭。


那個時候的我,錯過了他第一次改變的視線。

B.可愛的他

以為……
這是一個可怕的詞語。
『以為』之後所連接的感覺,都是相當自私、片面、而不完全的。

他把句子就那樣結束了。

「我以為……」

——他以為什麼呢?


他一直低著頭,苦思著該怎麼表達。
或者只是單純地逃避。

這時候的他,很可愛。


那時候的我,錯過了第一次追問的機會。


* * *


A.畢業之後的他

畢業之後,我和他依然是朋友。
好幾次那種錯覺又困惑著我。

我很喜歡和他在一起的感覺——什麼都可以說。
但現在因為在不同學校,連聯絡也很少。

偶然會一起出來喝些東西。
彼此都沒有戀愛。

有他在身邊,我沒想過關於感情生活的事情。


「你怎麼不交女朋友呢?」有一次我終於問到了這敏感的話題。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因為有一個人我很在意吧。」

「那怎麼不表白呢?」
「我總覺得他會逃走。」

「為什麼這樣覺得呢?」
「其實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那就試試看啊。」我努力地鼓勵他。順便也鼓勵自己。
「……」


——很久沒有過的,那三秒鐘的時間空白。

我似乎知道他將要說什麼。
也似乎不知道。

我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啊,我還沒放糖呢……」

B.依然迷糊的他

他迷糊的個性沒變。
還是那麼有元氣的『向日葵小子』。

以前雖然不清楚,但現在我已經弄懂了當時自己的感覺是什麼。
只是現在見面少了,我不敢確認他是否曾把我當作重要的朋友。

應該是吧。
因為他每次有問題,第一個想到的都是我。

「那你最近怎樣?」
「我……?我……還好啊。」他迷迷糊糊地回答。

「還記得那次,我跟你說『我是Gay』的事情嗎?」
「耶……那個……當然記得啊。怎麼可能不記得嘛……」

「現在好像變成事實了。雖然那個時候我沒太在意自己說了什麼。」
「……」

他的眼睛睜得很大,好可愛。


「今天好像是二月十四日呢。」
「……嗯……」

他有點支支吾吾的,好像是在猜想我有沒有『那種』男性朋友。


「如果要寫日記的話,我一定會寫:情人節的今天,我暗戀了一年多的朋友喝了一杯最苦的咖啡……然後他還發楞地看著我,因為他聽到了世上最狡猾的告白。」

我微笑著。
然後他的臉漸漸染上了一層紅色。

原來被告白的人,會比告白的人覺得更不好意思啊。

「我……我以為……」
——一年前,他最著名的臺詞。


「你以為什麼呢?」

你呢?

你以為什麼?

I thought…

2005.1.31.
for 2005.2.14. 不太快樂的SD祝願。情人節快樂。
---------------
後記
+ +


這是根據SD所知道的事情改編的...
BL化之後,就完全失去了原來的蹤影了...
為情人節所寫。
也是作為 不快樂的一月 而所寫的緩衝劑...
從中還是得到一點點樂趣啦.. 不刺激,也不煽情...

>>或者說,是因為書的內容所影響吧。
他所看的書是什麼..?
誰知道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