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the i. INVISIBLE。

Submitted by sdx on Tue, 2006-10-10 00:00

這大概,

是我能看見他的最後一天,
的最後一分鐘吧。


法庭上。
一堆陌生人。

素未謀面的陪審團。用情色的眼光盯著原告受傷表情的法官。
為了錢財而為陌生人辯護的律師。

 


雙手被銬上。
站在冷冰冰的牢籠之中。我沒有什麼罪惡感。

我,平起視線。
無視這仿佛很神聖、正義的判決。

專注地望著,原告的青年,那因為距離而被縮小的,失落背影。

 

                        他一定很傷心吧。
                        或者是很憤怒?

 

                        我不知道。
                        被陌生人強暴的人又不是我。

 

審判持續了快一年了。終于要有個了斷了。


那天把他軟禁在我房間的時候,
沒有什麼多餘的時間去欣賞他的髮型。

我沒傷害他。只不過是想脫掉他的衣服,想溫柔地擁抱他而已。
但他一點都不聽話。

 

本來是想放他走的。
他卻諷刺我、踐踏我的自尊。

 

沒想到要親近一個陌生人,竟然可以如此困難。


                        暴力。
                        我又何嘗,不厭惡這種做法呢。


【軟禁、暴力、捆綁、鞭打、辱駡、雞姦。】
這樣的控詞,可真讓我無言。
而且,毛骨悚然啊。

沒關係。無論你說什麼,我都認了。
因為我還是很愛你。

                        不知道幫他驗身的法醫,有沒有猥褻這可憐的原告呢?
                        應該有吧。

                        那法醫的供詞,聽起來就像個性變態的自白。

 

什麼『原告肛門内的精液經過化驗確認是屬於被告』。
聽起來真恐怖。


                        可是啊。我那天並沒有做到最後。
                        能檢驗到精液還真稀奇。

看著我親愛的他臉色一陣發白。
啊啊……真可憐啊。陪審團皺眉的表情一定傷害了他。

我什麼都認了。
就求你快點處罰我。讓他出去,離開這個人間地獄吧。


                        判詞宣讀過程之中。
                        他都盡量用背影面對著我。

他的同性戀人,就在他背後不遠處,聆聽著一切。
有時,會跟我四目相投。

                        只不過是上床,
                        換了個人,情況卻可以相差那麼多。

 

這位戀人應當恨死了我。

 

法官的碎碎念安靜下來之後。
我的這份戀情,也宣告結束。


                        I love him
                        我愛他。
                        More than he did
                        我可以比他更愛他。

                        But I, a stranger
                        但我,只是一個陌生人。

 

我愛過的他,那孤單的背影,依然是那麼遙不可及。
全場沉默在一片嚴肅的氣氛之中。

他似乎不怎麼高興。
很被動地讓親人和戀人擁擠在他的四周。

 

而我身邊,只有素未謀面的警衛。
親人,一個都不在。

 

                        我合上眼睛,深呼吸。

 

THE END。
落幕。

 

通往監獄的門在眼前打開。
往前邁了一步,沒有回頭。

                        手銬的聲音,算是一種冷淡的安慰。


祝願悲傷的王子和他失責的騎士,
有個美好的未來吧。

 

導演,
你說對嗎?

 

 

                        Even if the door in front is an exit,
                        就算前面是退場的門,
                        someone like me will just keep on going.
                        還是得往前走自己的路。

 

路人哲學。
THE i. Philosophy

 

---------------------------------
+ Free Talk +


受到加拿大蠻出名的小說家,Margaret Atwood 的一個短篇,[ Unpopular Gals ] 一文的刺激。
而寫了這個, [ 路人 ] 角度的極短篇故事。

一時衝動。
所以設定也沒好好想過。


但S.D.想大家或許能想象到,經常看到的  [ 路人強暴主角 ] 等等行為的故事吧。
雖然不太常見。但這位 [ 路人 ] 自願被抓到而且在審判中相當冷靜。

這一幕,是審判的最後一分鐘,路人 的内心獨白。
嗯。S.D.果然很擅長獨白啊。囧

 

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真的不知道耶..
或許出獄之後,被告和原告又再相見。樂觀地看,可能會覺得,他們還有做朋友的可能吧。
做一輩子敵人很痛苦的。~  ~

悲觀一點地看,
或許,原告心中的創傷還在,沒能跟當時的戀人好好相處。
接下來可能產生什麼極端個性,然後被告出獄之後,被復仇什麼的....[……有點黑暗]

嗯。
啊啊……胡思亂想了太多可能了 XD”

 

路人,哲學。


補充:
故事的大概觀念,在昨天睡覺之前就想好了.. 今天實在忍不住,於是就寫了。XD
構想之中,本來有王子[?]會到監獄看路人[?]——的想法,
可是氣氛跟實在的稿子不太合,所以沒辦法加上去。

很難的才有這麽一次~~~~2個小時内——把草稿寫好然後馬上排版貼出來啊。XD
最近的《請讓我呼吸。》都讓S.D.思考很久。。草稿寫完了通常必須大幅度修改..
文章寫到後面果然越得注意細節、越複雜啊。。~  ~..

 

PS. 記得自己曾經想過要寫短篇讓潛水的人現形啊。XDD
不過這篇文如果還是很難回,那….. 恐怕不會看到很多熟人了 OTL..

嗯。[回想]
沒關係。

或許還有下次 XD”
2006-10-10 01:12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