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 一彥

Submitted by sdx on Mon, 2005-07-04 00:00

◆作    者:SpiritDreams
◆連載日期:2005.7.04~2005.10.04 於 異人館
◆類    別:短篇系列
◆關 鍵 字:菸  x  男人
◆背景製作:搜索回來的圖片 + Photoshop 拼合修改 (大約四小時)

◆感    想:
這或許算是一個習作。
自從連載了《視覺界限》開始,幾乎沒有心思去寫其他的故事。
正巧,當時 F 正在舉辦活動,所以,還是抽了點時間,去思考這個短篇。

這是一個有著微妙氣味的灰色小品。

一些,
可以細細品嚐的文字。
--------------------------------


【菸】· 一彥

 


菸的味道弄醒了他。
眼睫毛顫動了一下,露出了深鬱的淡泊雙眼。

呼吸的頻率改變了。
床邊坐著的一彥將身子往前傾,往前走了一步。


「拿了錢就走吧。」一彥吐了口菸。靜靜地享受著胸口的熾熱感。

床上的男子將被子掀開,一種曖昧而露骨的氣味污染了整個房間。


                        污染嗎?
                        為什麼要選擇這個詞?


「呵……」他翻身下床,坦然地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那赤裸的背影,的確是很漂亮。

                        漂亮                嗎?

                        正因如此,才迷姦他?

 

                        他的名字是——?

 


在夜總會看到的這個男子的背影——很漂亮。燈光絢爛的黑暗中,有節奏地行走在鋼絲上。
扭動的腰肢——線條完美的臀。如果,把他的衣服剝光、用最強烈的燈光照射在他身體的話……

對,用繩子束縛他,用淫褻的硬物塞住他的嘴巴,命令他喝下一彥的精液——
撐開他的腿,讓他瘋狂地顫抖著、害怕著、喊叫著。

狠狠地刺入他,讓他生不如死,讓他乖乖地聽話——接受一彥的擺佈。
配上完美的酒,音樂,燈光——

在柔軟潔白的床上,在最華麗的地方,侵犯這淫褻扭動腰肢的男子。讓他在高潮的邊緣喪失自我——要他自己張開腿,勾引一彥。

 

要他不停地喊想要——騎上一彥的腿,將身體的最深處奉獻給這個男人。


...

                        一彥開始介意浴室的水聲。
                        為什麼,洗一個澡,要這麼長?

                        菸,燒到了盡頭。
                        不是特別喜歡菸。

                        戒過了。
                        戒不掉。

 

                        壞習慣。

 

                        人類最可怕的壞習慣,就是回憶起不能被原諒的事情。
                        那是一種不能被治癒的精神癌症。


                        只是一個字,也足以讓情況惡化。


                        一彥,也會有這種病嗎?


                        菸,燃燒著肺部。                一根就夠了。別再點火了。
                        他好不容易,才真的戒掉。

 

                        為什麼要離婚?
                        一彥……

 

 

菸頭丟掉了。
在灰色沙爍中瓦存。


一彥進了浴室。

水開著。
人,卻站在鏡子前。

赤裸的他看到了鏡子反射中的一彥。                        笑了。

 

一彥再次衝進了他脆弱的肛門。

疼痛得已經站不起來的他,靠在一彥身上重重地呼吸。


接合處的每一寸地方都異常敏感。

在疼痛至極的交合下,他推開了一彥,面對玻璃趴在了洗手臺上。裸露的臀部,依稀能看到剛才被欺負過的黑點。

他望著鏡子中的一彥,輕蔑地笑了笑。

 

「同性戀的男人,就是喜歡這種骯髒的娛樂。」
「真正的娛樂,都是骯髒的。」一彥的手指伸進了他的肛門。

 

「是啊。我很興奮,幹我吧——變態。」
「安靜一點會更好。」一彥轉動著手指,吻上這男子的右耳。

 

「禽獸。」他不屑地撇開頭。
「謝謝你的坦白。」一彥,突然想要寵愛他。

 

                        男人,不喜歡被寵愛。
                        卻不討厭被愛。

 

「錢,在床頭。隨你要不要。」

 

                        並不是一開始就講好的交易。

 

「……」
「要到法庭告我的話,請收下我放在那裏的名片。」

 

                        一彥,迷姦了他。

 

「作為證據,是不是要留下一點我的精液呢?」
「留著你自用吧。」

 

                        一彥,沉默了。

 

 

「我愛你。」

 

 

                        什麼?

 


背上的重量消失了。直腸內的異物感終於漸漸淡去。
浴室的門,被一彥關上。

一塊木板,隔絕了二人的存在空間。

 


                        噁心


                        變態

                        禽獸

                        畜牲


                        下流

                        不知廉恥

 

                        死同性戀。

 

 

 

                        一彥,買了他的『初夜』。

 

 


菸的氣味,漸漸消散。

 

 

2005.07.04
一彥 END
---------------------------------------------------
++ Free Talk ++

HI..~

一彥的名字.. 取自菸的諧音.... 結婚又離婚的男人。
他最後留下的 我愛你  這三個字..還真是.. 奇妙啊……

究竟該怎麼解釋呢..? [也許續篇會提到?]

..那個他.. 沒有名字的男子.. 個性很有趣。[?]
其實他是在夜總會工作... 然後偶爾要應付一彥這種客人。


...有發現第三個隱藏角色嗎?
這是.. 突然之間想到的角色。

變成奇妙的三角關係了.......O O
目前在趕《視覺界限》的20,偶然換換空氣,來寫這篇的續篇也不錯...

預定是.. 3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