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 · 藍山咖啡

Submitted by sdx on Tue, 2005-10-04 00:00

無責任提要:


一直記得,那個愛喝藍山咖啡的男人。
但七年以前的那個自己所喝的,是一種色彩完全相反,卻同樣苦澀的液體。
---------------------------------------------------

 


。第一年


將鼻子埋進某個男人的腿間。
聞到了一種熟悉的異味。

                        這種氣味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
                        每天,每夜,在男人的腿間吞吞吐吐——

                        我很享受。                        自虐地說的話。

雖然厭倦這種生活,但碰上好對象的時候,連日來的自虐就變得有所價值了。

 

「唔……嗯唔……」我抬起眼睛。卻碰不到他的視線。

 

                        沉默的男人最無聊。


他微微仰起頭。
我用力地吸,他也無甚反應。

                        上下套弄+指尖刺激+舌頭舔弄+嘴巴吸吮 = 毫無反應
                        這男人究竟是什麼喜好。


口中的硬物沒有漲大也沒有萎縮。

                        你再不射的話,我的下巴會脫臼的。

 

『……』


                        什麼?

在我準備投降的時候,他的精液直往我喉嚨灌下。

「咳、咳咳咳……」差點被你的精蟲淹死。


                        不滿地吐出一半精液。
                        但我馬上後悔了。


白色的,完全不美觀的液體,玷污了他黑色的長褲。

 

『你脾氣滿不小。』他將我的臉拉到跟前。
強迫我看清他的模樣——……


                        濃烈菸味的存在,或許是為了掩蓋住這淡淡的血腥味。

我的嘴唇被咬破了。
尼古丁味道的舌纏上了我的。


                        喜歡舔自己精液的男人。
                        真是少有。

我覺得他有點變態。                但也許我本身也是個變態。


我要推開他,他不肯放手。我放棄了,他又突然把我推得遠遠的。

「你到底想怎樣?」已經不收錢你就對我好一點不行嗎?
『不想怎樣。』


                        不想怎樣那幹嘛跟我來酒店!

「……」好無聊。好男人就是無聊。


                        或者,他根本不是什麼好男人。

                        掰掰。
                        我不跟你玩了。

 

但他,卻將轉身離開的我拉住。

 

『別走。一彥。』
「別管我。」我恨恨地回頭盯著他。

                        你早就死了。
                        死在我的心中。

 

『你這樣作踐自己,快樂嗎?』他抓緊我的肩膀。
「不快樂!」我對他吼道。

『……跟我回去。我想照顧你。』算是求我嗎?
「你想禁錮我。」我推開了他。


                        不是我不想愛你。而是你根本不愛我。

『……愛情對你來說真的如此重要嗎?』他的問題總是讓我心情變得更糟。
「才不是。我一輩子都不想要那種東西。」我冷笑著他的遲鈍。

                        跟我打招呼。帶我到你家。
                        然後引誘我上床。        我們之間,不就如此開始嗎?

 

『因為我不愛你。所以,你才拒絕我?』他承認了不愛我,卻連我愛他的可能也一同否定。
「沒錯,白癡。」

 

                        憤怒的我,從這一刻開始,
                        發誓再也不愛任何人。

 

 

+ +
。第三年


糜爛的夜生活無聊到比自殺更無聊的時候。
被無數個男人擁有過以後。
將自己的尊嚴完全毀滅以後。

終於有一天,從這爛醉的狀態中,孤單的白色床單上,徹底清醒了。

 

                        愛情是如何誕生?
                        從……極度地想念某個人開始?


雨後的秋天裡,從落葉中,發現了自己心中的空虛,是為何造成。
翻出了三年前某個人留給我的卡片。
從模糊的影印中辨認出數字,在某個深夜的電話亭中,對著電話筒中不停重複的回音,喊著無數次『我想見你』。

                        為了他,我妥協了。
                        但他,卻聽不到。


+ +
。第五年

這兩年中,我開始模仿某個人。
將他的一切行為一點一滴地移植成自己的習慣。

菸我戒了、女人我有了然後又換男人、結婚、離婚,曾經離開了這個城市,然後再回來。
像他那樣漂泊、像他那樣沉默、像他那樣神秘。

這種新鮮感帶來的刺激的確可以滿足我一段日子。


                        但,為什麼我要這樣做?


五年前他留給我的卡片依然還在。
從模糊的影印中辨認出來的數字早已倒背如流。但我已經不再對著電話筒中不停重複的回音,說任何話語。

                        這樣的我,卻對一個陌生的少年,說了『我愛你』。

 

喜歡玩弄他人感情的人,是你,還是我?

 

+ +
。第七年

菸戒了兩年的我,再次不停地抽菸。
不停地咳嗽著,以為這樣就能拉近和你的距離。


實在是難以置信。
七年前,那糜爛不已的我,竟然在現在,還活著。

                        其實我到底是在模仿你,
                        還是在透過模仿你的一切,感覺你在我身邊?

                        好問題。

 

在古老不已的咖啡廳中,悠閒而又憂鬱地點著菸。
時鐘即將踏進淩晨12點。


無聊地望著秒針,玩著倒數的遊戲。

                        四

 

                        三

 

                        二


『一彥。』

                        倒數以後出現的,是他低沉的聲音。

手中的菸條被奪去。
白煙在空中漂亮地劃出一道傷疤。


身旁坐下的男子,用著和我一樣的香水。
還有一模一樣的服裝。

但我實在是很難認同他這七年後的第一個幽默。

 

「白癡。」他的影子離開了我,令我重新變成了我自己。

 

                        暗淡的菸灰落入了桌上的藍山咖啡中。
                        我到底,會不會喜歡這杯咖啡的味道?

 

 

 

【菸】藍山咖啡 END
-------------------------------------------
後記:


終於,寫好了《菸》.. ><
一彥 + 邊緣少年 + 藍山咖啡 = 菸。

三篇都各有味道..
第三篇果然是特別難寫。
嘗試了很多角度,統統失敗。反而在星期一上學前的某個淩晨,將剩下的部分,填好了……
靈感和動力果然就是如此不可思議。

..修改了多次.. 越是簡單的事情越是不好寫...

感覺有點像是消失了兩個月,來用短篇來贖罪的感覺..XD"

一彥 x 藍山咖啡 = 正篇
邊緣少年 = 補充用番外

。一彥。


年輕的時候的確是非常糜爛的人……[原來他以前是受…(未來也會是受?)]
他的名字沒想到還會有這種妙用。[笑]
雖然最後一個畫面有點含蓄……

——在很久以後,在某個咖啡廳,又遇上了他。
然後……?

..不知道呢。

。他。

這位就是隱藏角色..?
應該是吧。
S.D.沒有預先想過這個角色的存在………..
所有都是碰巧。

碰巧有一個還沒出現過的角色。碰巧被激發出寫口交畫面的靈感。碰巧在他跟一彥對話之前卡住。
碰巧覺得他跟一彥有非一般關係。碰巧讓糜爛的一彥有了一個糜爛的理由。碰巧……寫成了這樣。

……所以,他最後成為了,一彥的....??


PS. 藍山咖啡,據說是可以賣到最高價錢的咖啡。通常作為黑咖啡飲用。
(沒事不要亂買... 牙買加的正品藍山真的很貴...OTZ...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