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 · 邊緣少年

Submitted by sdx on Sat, 2005-07-09 00:00

無責任提要:


菸的味道弄醒了他。
眼睫毛顫動了一下,露出了深鬱的淡泊雙眼...

...一彥,買了他的初夜。
--------------------------------------------------------------

 

『我愛你』他聽過很多次。
但現在,這簡單的三個字變成了無限諷刺。

                        那是什麼意思?
                        對自己所受的皮肉之苦的廉價同情?

 

難堪的記憶又要湧上了。
他摀住自己的耳朵。


                        聽不見。聽不見。聽不見。


「下流——!」

                        用那樣色情的手指,撫摸自己的下體。
                        男人的右手,他的技巧——

 

「啊啊啊啊啊——!」


                        將頭埋在枕頭之中怒吼。

 

                        夜晚,9:03分。

 

安靜了。
他伸手。拿起一張卡片。                猶豫著。        看了看。

 

「……一彥。」

 

                        『我愛你。』


                        那才不是愛。

 

延續不斷的麻煩,令他心情灰暗。

只有角落的落地燈還亮著。

他無力地趴在床上。葯的效果,似乎還在持續。

枕頭上的菸味,令他更加煩躁。

和他做愛有多久了?高潮過多少次?好像是一次都沒有射?

自己和他的精液都一樣顏色——身體很多地方都被他玩過。沾上的精液究竟是誰的,也搞不清了。

 

但喝下的,一定是他的。

想像到對方的精子正在被自己的胃所消化,有種作嘔的感覺。

 

「呿……有錢又怎麼樣,還不是一個變態同性戀。」

 

                        有點寂寞?

 

                        一種無法容下他人存在的寂寞。
                        又不希望被人安慰的矛盾。

 

「……累死了。」


                        他閉上了眼睛。

「那禽獸……」

                        若果一彥只是個普通的禽獸,可能還好些。

                        偏偏,一彥是一個在不適當的時候溫柔,在羞恥的時候殘酷的野獸。

 

                        他放棄了怨恨這樣的人。
                        將苦痛,收藏在心中一個被遺棄的角落。

 

 

                        會過去的。
                        一定要撐過去。

 

                        夜晚10:15分。

 

他一個人離開了酒店。
疲倦地走在路上,坐了一趟公車。


下了車,又坐上另一輛。


窗外的夜色,和昨天沒什麼分別。
早就看習慣了。

這樣的城市。

 

                        今天,


                        他一個人到夜總會上班。
                        然後,被一彥帶走。

                        現在,再又一個人,帶著疲倦的身心回家。


掏出了鑰匙,解鎖,輕聲地走進。

終於到達客廳的時候,他愕然了。

 

飯桌旁,是睡著的十二歲弟弟。

 

他悄悄地走近,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回來了。到房間睡吧。」自己都累死了還要照顧他。

                        知道自己的身體被男人買了一個晚上的話,這小孩會作嘔嗎?
                        或許是時候要污染這血肉之親?

                        是啊。竟然連身邊最後一個人也要污染了嗎?
                        ——頹廢生活背後的自暴自棄。


                        是啊,如果連他也被強姦了該多好。
                        就只有自己承受這樣的不幸!

                        還要假裝自己很享受被那變態同性戀玩弄!

 

                        這些話你都聽見的話,該有多好!


                        一個人背負的骯髒,由你來承受該多好!

 

「快起來。明天還要上學吧?」他不耐煩地推了推。

 

                        弟弟移動了身子。還沒張開眼睛,就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喂喂——?」


                        千萬別聞到身上的異味!


「哥哥……」弟弟的低語,像是夢話。
「我……」我並不是特別喜歡你啊。

 

                        腰上的溫暖,慢慢地滲入了他的心。

                        一點、一滴地。
                        慢慢地。漸漸地。暖暖地。

                        寂寞會融化,感動能衍生——無聲的痛楚,瞬間成為了慾墜的眼淚。

                        他又何嘗能忘記,這總是在等自己回家的弟弟。

                        總有一天,他會明白哥哥究竟在做什麼。
                        但這樣單純的溫暖,能永遠不變嗎?

 

「真希望,你永遠不會長大……」

 

                        他回抱著弟弟。
                        用盡全身的氣力。

 

                        不想放開。

 

 

                        海上的流浪者,抓住了人生中所遇到的第一塊木板。

 

                        然後,總是會有那麼一天,會明白一切。

 

 

 

 

to be continued WITH 再續【菸】 藍山咖啡
-------------------------------------------------------
後記:


已經決定了第三篇的內容。
努力試試看吧……[默]

有奇妙的感覺....
很少寫……這種第三人稱的獨白。[嗯……對啊。]

不過感覺感染力還能接受....
邊緣的少年,努力讓自己的弟弟幸福啊...!

第三篇,應該就是最後的隱藏角色了吧……
他究竟會是誰呢?[笑]

 

。邊緣少年 - 他

他的職業應該也是正當的。只是不幸遇上了一彥。
他們以後還會碰面,不過暫時先賣個關子。[笑]

經濟有困難。因為某個原因,現在是孤兒狀態。
獨立照顧弟弟的同時,自己也有上學哦。

成績不太好。因為考試之前總是沒有力氣複習。
被學校認為是問題少年。

有幾個死黨。但是,家庭的背景,是秘密。

 

。十二歲的弟弟

理解家庭的經濟狀況,因此知道哥哥晚上要打工。
當然,是什麼類型的他並不知道。

年紀輕輕的他,會以為是什麼 "很需要體力" 的工作吧........[???]

 

。一彥。

這次是完全沒出現呢。[笑]

。第三個人

..他究竟是誰?
下篇主角是他啊……O O""


題外話:

《視覺界限》· 20 還在努力中..[默]
SD又在關鍵時刻[?]剎車了……..TT^TT..  [總會有個結果的..讓SD私下慢慢研究 =  ="]
殿 的人設圖終於做好了

希望這次的車禍[?!]能夠儘快處理...[默]
類,殿,過來錄口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