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好黑暗啊…

Submitted by sdx on Wed, 2005-11-30 00:00

◆作    者:SpiritDreams
◆完成日期:2005-11-30 於 異人館
◆類    別:短篇 - 【闇閣三週年紀念】的徵文禮物
◆關 鍵 字:慾求不滿 + 校門[?] + 癡心絕對 vs 手放開
◆背景製作:搜索回來的圖片 + Photoshop 拼合修改 (大約四小時)+ 友人 ® 彌的插圖
◆感    想:很微妙的實驗作。

 

*  *  *  *  *

思維,就像是一個黑色的盒子。
沒有人知道裡面是什麼。就算我們知道、完全清楚明白它的作用,也從不知道,到底思維,是什麼樣子的東西。


為了思考這個問題。
誕生了文字,誕生了邏輯,誕生了——哲學?

我依然相信這個世界有些東西,無法用文字來表述——就像我無法向你證明,我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你不是我,你又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我到底在想什麼呢?
                        都被關進牢子裡了。

 

三面牆,一面鐵架。
我無法逃出去。但我似乎也不想逃。


我不記得為什麼會被關進來。鐵架之外,一個人也沒有。
密封的牢中,似乎也透不進陽光。

                        背後的那面牆外,會是什麼呢?

 

哎,一個人多無聊。
要是有多一個人陪我玩就好了。

 

兩個人可以一起玩很多遊戲,就算一直呆在這裡,也不會無聊了。
我什麼都可以玩。

來個什麼樣的人,陪我玩脫衣服遊戲吧。
像我這麼好色的男人,怎麼可能就這樣無聊一生?


                        為什麼現在偏偏這麼無聊呢?

 

以上,是我的夢。

 

 

■。1

 

放學的時候,我遇上了他。
像我這麼好色的男人,怎麼可能會愛上那種無聊的男人?


+ +

「喂,你是誰。」
「……」全身黑色打扮的男人抽出嘴裡的菸,緩緩地吐出一層霧。


「你幹嘛在校門口抽菸?」
「……」他轉過頭來,低頭看了看我。

                        真是不爽。
                        我竟然比他矮!


「……你到底有什麼企圖?」我非常之覺得他的眼神帶有色情的意味。
「你跟男人上過床嗎?」

                        瞧不起我嗎?!

 

「有又怎樣?!」
「……」他的嘴角異樣的歪曲著。「那你願意用多少錢來換你一個晚上的貞操?」


「……一萬美金。」順便踩碎腳下的菸頭。
「為什麼身體也可以是一種賺錢的工具呢?」他抓住我的手腕。

「有什麼不可以?!況且,是你先問我價錢的!」我堅定地抬起頭望著他。
「購買之前,可以先驗貨嗎?」


「——什麼?」
我疑問的凝望換來他一個淺淺的微笑。

                        現在回想起來,
                        那真是深奧的表情。

 

■。2

 

晚上,在酒店和他上床了。
雖然說我不是第一次跟男人上床,但……

                        這晚太刺激了。


他矇住了我的眼睛。
熱情地撫摸我、舔我、吸我。將我的腿分開,用男人的方式蹂躪那脆弱的洞。

我不停地喊不要,不停地喊要,不停地想射。


                        體內的是他的精液、他的陰莖、他的溫度。
                        好一個男人,能把我幹至天亮。

                        我不會生孩子吧?
                        怎麼可能。

                        因為這樣,所以,就沒有顧忌了吧。


對了,他那戴在手上的結婚戒指,看起來真不便宜。

 

■。3

 

第二天在學校,有點精神恍惚。
比起那酒店,學校真的太普通了。


站在走廊上,望著空曠的操場的時候,完全沒有開闊的感覺。
學校四周不是都有圍牆嗎?

然後學校的外面,被馬路上的車緊緊地圍住。
走出去,等於送死吧。


                        殺人是什麼感覺?

我笑了。

 

「像我這麼好色的男人,怎麼可能會愛上那種無聊的男人?」


                        可是我想拿起刀砍他。
                        能夠引起我這種慾念的男人,也只有他。

 

我又笑了。

 

                        我是不是,也會露出深奧的笑容呢?

 


「要上課了。你到底在這裡做什麼?」身後多了個討厭的雜音。
「看風景。」懶洋洋地轉身,望著背後的這位同學。

「……」他有點不自在地移開目光。
「幹嘛?」

                        那到底是什麼表情?

 

「作業——今天的份,你還沒交。」他好像的確是班長之類的人物。
「仔細聽一下你的聲音還不錯。」


                        撥起前額的頭髮,梳到腦後。
                        冷笑著,轉身拒絕和他再度談話。

「……」他沒出聲,但還站在那只有笨蛋才會站的位子。望著我的背影。

算了一下這班長的開場白和我對那個男人的感想的那句話之間相隔的時間。
的確是相差不到一秒——

那麼,他應該是聽到了吧。

 

「你討厭喜歡男人的男人嗎?」隨意地問了問。
「……」背後的他,沉默了。


                        我仰起頭。

「我更討厭讓男人喜歡上的男人。」這可是我的心聲。


                        有時候,偶然說說自己的心聲,的確是可以換來別人的心底話。

身後的他靠近,右手搭上我的左肩。
石頭般強硬的字句,準確無誤地擊中了我的心海——

                        ——「我只是純粹地討厭用肛門來做愛的人類罷了。」

                        這石頭,到底掀起了多少漣漪,擊破了多少浪花?
                        最後,又沉在哪一片海泥之中?

 

■。4

 

並不是太理想的夢。
又是那三面牆,一面鐵架。

                        不記得是什麼夢的話,給我好好翻到最前面一段。
                        虧你還是讀者。


我總是被困在那裡,好像在等著什麼,又好像是有誰等著我出去。
到底是誰把我關在那種地方?

但我依然相信這個世界有些東西,無法用文字來表述——就像我無法向你證明,我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你不是我,你又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上面這兩句話你已經看過了,還記得吧?

 

更正:
我根本不相信任何東西,別說去描述這些垃圾了——哼,我幹嘛要跟你說這種廢話,我是否存在只有我自己知道就好!

你的責任只是靜悄悄地看而已。

                        PS.去死吧。

 

 

■。5

 

                        ——「我只是純粹地討厭用肛門來做愛的人類罷了。」

 

為了這句臺詞,我非常仔細地觀察了班長大人的一舉一動。
太不平常了。

他一本正經地說出這麼恐怖的話也太不正常了!
他似乎也在暗示,他不討厭男人——只是,討厭那種做愛的方法?

用那個地方做愛的確是免不了受點苦頭。


但你硬是要用男人的方式來插我的話,我也只有那個洞讓你捅了。
就用這個理由來討厭某種人,是不是有點偏見啊?

幹得痛快不就好了?
再骯髒的身體,也是用同樣的化學元素構成吧?

 

班長名言集:


1. 跟男人交往?哼,好啊。但他要上床的話請另找對象。

2. 你最近是不是交配得太勤快了?哼。

3. 黑咖啡?怎麼,濃味的精液才合你口味嗎?

4. 去洗手間自慰吧。說不定有什麼人聽到你的求救,會免費服務你。

5. 想不到你淫蕩的臉,還蠻受歡迎——脖子上的勒痕是昨晚SM留下的吧。

 

 

以上,是我的觀察報告。

 

沒多久,我發現了一件驚人的事情。


PS. 這段日子我經常跟那個在校門口抽菸的男人見面。
幾乎每天都睡不好。唉~

 

■。6

 

班長的筆記本,夾著我跟那個男人上床的照片。
而且不止一張。


他究竟是怎麼拍到這種照片我無所謂。只是——他不是說討厭肛交的人類嗎?
我第一個反應是,他既然討厭我,又為什麼沒用這些照片要挾我?

                        他,好像並不是真的討厭……我這種人?

 

哈!太有趣了!!
班長你到底是什麼構造的人物!

 

就在我為自己的發現而激動的時候……一切事情就變得不有趣了。
唉~
我只是比較喜歡在床上做做色色的事情而已。為什麼要那麼煩啊~

 


■。7

 

抱怨的也說完了。人物介紹也弄完了。
恐怕你也知道我是怎樣的人了。(安全起見,我還是重複一次:好色好色好色好色好色)

 

另外,我討厭在床外應付男人。(事先聲明,我的確只對男人有感覺。)

 

某年某月某日某個寒冷的晚上。
我原本只是想喝杯熱咖啡,所以跑去附近的咖啡廳。


一進去就發現班長大人往那個男人身上潑了一身咖啡色的液體。(不是白色真可惜。)
這一霎那我就覺得不妙了。(我也終於想起了照片的事情)

  ♪——想用一杯Latte 把你灌醉  好讓你能多愛我一點——♪

然後——

班長發現我存在然後憤怒地盯著我我簡直覺得要馬上被他吞掉然後在班長衝過來毆打我之前
我機靈地絆倒前方的店員然後一堆沙拉和紅色的意大利粉通通往班長身上發射我差點以為發
生了血案實在是太慘烈了但我還是維持了一點點的理智罵了那個男人一聲混賬。


                        那不是什麼結婚戒指。而是他和他的定情戒指。

  ♪——暗戀的滋味 你不懂這種感覺 早有人陪的你永遠不會——♪

 

在逃出咖啡廳的那一霎那。冷風讓我不得不清醒。

 

                        那不是什麼班長。而是他的情人。

 

今天明明是聖誕節。
他明明約了我在那裡見他。

 

                        那不是什麼碰巧。是我故意出現在他們兩個面前。

 

  ♪——看見你和他在我面前 證明我的愛只是愚昧——♪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
來電顯示、吻痕、香水、照片——

 

                        那不是什麼意外。是我故意想要搶走。
                        卻又搶不走。

 

所以,我才被關在了牢房裡。
三面牆,一面鐵架。

 

我根本不想出去。外面也沒有人等我。

 

                        那不是什麼夢,而是我的願望。


  ♪——你不懂我的 那些憔悴 是你永遠不曾過的體會——♪

儘管恥笑我被男人幹完又甩掉吧。
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了。

 

 

■。8

 

很繪聲繪色地描述完以後。(大概)
我也不知道能有什麼補充。

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我只知道那個男人那天晚上沒有往我的方向跑。
還有隔天早上不見班長的蹤影。

雖然這件事情發生了,班長——就是他的情人啦,還是沒有對我怎樣。
他沒對我怎樣反而令我更擔心。也許他一早就覺得我沒機會贏。

然後,日子真的變得好無聊。


  ♪——為你付出那種傷心你永遠不瞭解——♪
  ♪——我又何苦勉強自己愛上你的一切——♪

有時候晚上,禁不住在床上自慰。
但結果弄溼被單的東西不是精液,而是我的眼淚。

 

  ♪——你又狠狠逼退 我的防備 靜靜關上門來默數我的淚——♪

 

我突然好恨班長。好恨那個男人。
但我更恨我自己。

 

                        結果,將自己孤立,一直到高中畢業。

 

畢業之後,就是真正的拜拜了。


                        以前無聊的時候還可以故意去找那男人的麻煩。

                        算了啦。
                        複雜的事情別煩我。

 

                        我能做的,只有放手而已。

 

+ B  G  M +

我給你最後的疼愛 是手放開
(……我才沒那麼偉大。哼哼哼。)

不要一張雙人床中間隔著一片海
(他的雙人床才沒有那麼寬,不過的確是深藍色被單。)

感情的污點就留給時間慢慢漂白
(那天的意大利粉不知道好不好洗掉……)

把愛收進胸前左邊口袋
(我今天沒穿襯衣啦。哪來口袋。)

 

最後的疼愛 是手放開
(好啦好啦。我放開了。)

不想用言語拉扯所以選擇不責怪
(有些問題是要用身體解決的。唉~)

感情就像候車月台 有人走 有人來
(……請問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怎麼去?)

我的心是一個站牌 寫著等待
(在心臟上寫字還得了!)

+ 《手放開》 BY 李聖傑 +

 

                        去死吧。是誰作這種曲!!

 


■。9

 

雖然不想承認,但之後踫到的人都沒有他技術好。
可是和他在一起嘿咻的人又不是我。


右耳多了六隻耳環。左手帶了六隻戒指。
在鏡子裡面的自己開始越來越老。

                        我三十歲的時候不知道還帥不帥?

唯一能自豪的就是沒抽過菸。
免得又想起那個男人。

他們分手了嗎?

 

現在的我,在同類的酒吧,當個沒有人知道的DJ。

 

                ♪——明知道讓你離開他的世界不可能會——♪
                ♪——我還傻傻等到奇蹟出現的那一天——♪

 

唉~ 這首歌幹嘛老是打擊我。

 

「DJ桑,能不能換首歌啊?」背後傳來討厭的要求。
「NO WAY。你跳你的我FUCK(放)我的!」

 

                ♪——直到那一天 你會發現 真正愛你的人獨自守著傷悲——♪

 

「用一萬美金來請你換首歌,總可以了吧?」

                        WHAT THE FUCK?

                ♪——感情就像候車月台 有人走 有人來——♪
                ♪——我的心是一個站牌 寫著等待——♪

我轉身過去。
我驚恐的凝望又換來他一個淺淺的微笑。

                        無論什麼時候回想起來,
                        都覺得,那真是深奧的表情。

 


■。10

 

酒店中他壓倒我分開我的腿插進他的東西瘋狂地幹我抓緊被子床單枕頭早就被弄得連自己
姓什麼都忘了結果被折磨了半個小時再又半個小時直至我聲嘶力竭精盡人亡。

 

隔天一大早審問了他三分鐘。

 

                        真相1:他的確結婚了。只不過妻子在我認識他以前就掛了。
                        真相2:那不是他的情人,而是他的繼子。
                        真相3:班長原本是女的女的女的女的女的……(歐麥嘎。)

 

                        推論4:班長是BL控。他是美少年控。

 

看來自作聰明也要有個限度。


最後,我懊惱不已地望著那又帥又賤的元兇,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吻痕咬痕勒痕。
這是不是叫做,那個什麼,身心飽受摧殘啊。

 


♪——我把收音機打開聽著別人的失敗啃咽的聲音彷彿訴說著相同悲哀    你的依賴還在胸懷我無法輕易推開我無法隨便走開——♪

♪——感情中專心的人容易被 傷 害——♪

 


PS. 滿意了吧。我完了。

 

 

 

 

這個世界真的好黑暗啊……
---------------------


+ + Free Talk++

HI HI HI!
基本上這篇文的目的是用來交作業的——FN BOARD‧闇閣的賀文。
11月底截止[抖]。

不過既然是交作業,S.D.也很認真地去想應該寫什麼題材…
草稿從10月26就開始了……結果直到昨天才把最後的兩千來字完成。[笑]

不過到底主題是什麼……[不明]

途中開發了很多新的描寫方式。的確是很有意思的過程。
這男人也的確夠色的……[默]


還有一個SD也很在意的問題——班長的性別原本是女的女的女的女的……那麼現在是什麼?
                        ……不知道 OTZ…

雖然可能有人沒注意到,不過中間的歌詞我有根據場面來配。雖然節奏沒可能跟上……[汗]
歌名分別是《癡心絕對》+《手放開》

PO之前終於把題目定好了,《這個世界好黑暗啊...》(笑)
而且我也寫了好長一段的後記..

沒興趣看長篇的各位,或許會稍微留意這個短篇吧……[希望]

如果要說靈感的話……嗯……
就是在校門抽菸的男人,好色的男人,還有——觀察這兩個人的神秘人物???
最後怎麼會變成這樣咧……OTZ

轉折的過程真的是蠻有趣的...
看第二次可能會更有意思也說不定。[笑]

 

這個世界有時候真的很黑暗....
致闇閣 · FN BOARD,三週年紀念。

 

PS.剛發現我的排版都是兩行絕句[笑]

例:
現在回想起來,
那真是深奧的表情。

……嗯。好微妙啊……[笑]


PPS. 感謝彌答應為S.D.畫插圖
- ENDING 整理:2005.12.13
- 2007.11.23 - 正文編輯 5%。

 

- 2007.11.23 - 正文編輯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