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王子的剖白 by 憂鬱的葡萄王子

Submitted by sdx on Sun, 2007-11-04 00:00

作者:憂鬱的葡萄王子             衍生自:雛愛  by 樁。      幕後黑手:S.D.殿

僅以此文,送給黑店及《雛愛》的幕前幕後全體成員。^ ^
-------------------------------------------------------------------------------------------

 

□  黑店  □

--葡萄王子的剖白


可以走到這個地步、這種狀況、這個樣子…

可以說很多很多人都幫上了忙,

有男有女…人口是出乎我意料的眾多,每個人都是很熱心加上那一點莫名的興奮來支持我們,

從開始到現在,在步入暗戀這個像是地獄又像是天堂的境地時,我一點都沒想過,那個有點愚笨,有點詭異
加上可愛的他,可以乖巧的待在我的懷中,讓我有種擁抱了我所有幸福的美好感--

 

那是一開始,幾乎是他跟我開口說話的剎那,心臟就該死的緊縮,從國小三年級就知道自己的性向,但是那種
感覺前所未有,我不禁感到心慌,我的心,渴望著接近他,但卻也瘋狂的害怕……

害怕在他眼中看到異樣的排斥。

我對自己感到羞愧,只能在志同道合的人身上找尋他的身影,只是可惜也雀躍著,從沒有人…從來沒有人可以
像他一樣,連一點點也沒有,我不禁感到有點好笑,也許是排他性…,下意識的我就不想讓任何人跟他一樣吧。

他是獨特的。

我無法契合心靈上的那一大塊缺陷,我只能從身體上寬慰已經快要瘋狂的靈魂,是的,我幾乎沒辦法把眼光從
他身上移開,熱切的佔有他…幾乎已經佔滿了我思考的全部。

但是,我依然吸引不到他的目光焦點。

他的興趣是多變的,而且詭異,一般人根本不能跟他多麼正常的對話,但是,我是多麼的希望變成不正常的人,
可以跟上他的思緒,可以引起他的注目,甚至…讓他的世界只有我一個人。

也許是我只注意、只在意著他,所以我對身邊周遭所發生的事變得漠不關心,也讓人覺得我不是那麼的好親近,
這似乎,只讓他跟我的距離越來越遠,但我並沒辦法去改變自己去接近那些人,像是皮條客一般的虛偽。

我憎恨著這一切。

我跟隨著他,來到了高中,轉眼間也過了兩年,對他的…該說是愛意,只有增,沒有減,我看著來到高中後益發
變得閃亮的他,我恨著,恨著所有接觸他的人,恨著可以跟他談笑風聲的人。

心靈幾乎扭曲的全。

 

第一次與他交談時,是我與他人的親密關係被他所知道,大概是憶測來的,但是他卻說的肯定,那表情像是他早
準備好了一大份資料要等著我,我像是早已知道逃不過的現刑犯伏首稱臣,在問到他時他卻可愛的回了一句只是
直覺--

天知道如果你的直覺真那麼厲害…為什麼會看不出我對你……

那時的我,光跟他說個話就冷汗直流了,身體不自覺的發抖,簡直像是神直接降臨在我的眼前,他的光芒令我難
以直視,吱吱唔唔的說了大概,卻不似我以前猜測的那種詭異目光--

我嘆、我笑……是了,你如果是一般人…如果是我所想的一般人…我就不會到這田地才能跟你說的到話--還是
你親自來找我……

你並不排斥的是吧?

對這異常好消息,我幾乎興奮的一夜無眠,如果不排斥,那是不是代表,我能接近你?那是不是代表,我能對你
訴說愛意?那是不是代表,你也可能接受我?那是不是代表……我們可能可以一起………

心中的火燄漸漸縮小,明白的,那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能和你交談,能成為朋友…

該,夠了吧?

 

事實得以證明,那該死的朋友光環一點用也沒有,我並沒有減少我的想法,反而一天天的,對他的妄想越來越
嚴重,在觸碰到他赤裸的肌膚時,根本難以自制,激烈且扭曲變形的愛意從嚴密的守衛中洩露出了一點。

我開始變得有心機。

他是陽光,從茂密的森林中吐出的溫和陽光,暖和著進到這片森林的人。

我死死的抓著他心軟的弱點,我開始示弱,看到他對我大張的手臂,我瘋狂的碰觸著他,瘋狂的啃蝕那旁人也
能接收的溫柔,並以此而感到滿足。

至少他的心中有我……。

人算…永遠不如天算…

當從他的口中,微顫的吐出我該喜歡他人時…,我感覺我故意築起的防備離我而遠去,腦中只閃過--幾本上
那時其實根本什麼都沒想,一片空白,我壓上了他,在那微小,弱小的顫抖身軀裡點起巨大的火花。

效果不錯,但是連自己也炸到了。

濃濃的後悔深佔著我的心,在深黑的房中不停漫延,不知道,不知道他會怎麼回答自已,一想到這裡,深深的
恐懼便緊緊的握住了我的心臟,多麼希望這時有誰能一刀讓我輕鬆一點,但是………

所以,我抱著恐慌入睡。


他躲著自己,這是很明顯的。

我不禁嘲笑自已,可是,心中的燥動還是平復不下,沒辦法,我沒辦法在吐出心意後還能安然無恙的生活著,
也許他行,但是我是絕對不能…,所以--

在他待在我製造的小小空間裡,他微低著頭,似乎有點臉紅的無語,好像是答應了自己,即使只有那種細小的
點頭也讓我心喜若狂,忍不住奪取著那想像許久的甜美回報。

你、你真的是喜、喜、喜…喜歡我嗎…………他小聲的問話,那可愛的模樣讓自己忍不住抱住了他,雖然以往
抱過他很多次,不知為什麼,都沒有比這次抱來的有感覺,好像獲得了什麼。

獲得了我的陽光。

雖然很高興他像是答應了我的交往,但卻是怯生的,畢竟他從沒交往過,也是害怕的,竟讓我們的關係比之前都來的
疏遠,緊抱著他有點僵硬著的身軀,我忍不住低嘆了一口氣,只要等…他都等了那麼久…相信是沒問題的。

這時候就要好好的感謝人…,要不是這些人的支持,我們根本走不到那一步,我也不知道,原來天真、可愛的他,
竟然會如此悲傷的考慮著一切,考慮著我們的未來,考慮著他的家人,以及……他不知道從何而來的自卑。

我並沒有高高在上,也沒有什麼值得人稱羨的地方,我只有一個膽怯的心,害怕不能接近他,害怕他不能被自己所
擁有,我只是……渴望他陽光的黑暗人種……

未來?未來那種東西……,只要交給我來就行,不需要擔心,只要待在我的懷中就行……,絕不與你分開,與你分開…
一想到這種名詞就幾乎要讓我發狂,待在我懷中哭泣著的他,比任何時候都來的讓我心動……

我,終於確實擁有了你。

在早晨裡,因為過累而熟睡在我懷中的他,我忍不住伸手將他抱緊,這就像是美夢一樣,我真真切切可以體會著他的
溫度,滿足,也該是如此。

他似乎也明白了什麼,被我抱住時並不像以前那樣的繃緊著身體,而且十分愉快的對我訴說著他所擁有的知識,
…甚至是我所不知道的知識…,他在我的懷中跳躍著、發光著,在我孤冷寂靜的世界裡,為我帶來了喜悅。

令人疑惑的……

心與身體的接近卻沒有填滿我的需求,更甚的說,我的心比以往更加更加的渴望著他的所有,不希望他對其他的人笑,
不希望他跟其他人說話,更不希望他跟別人有過度的親密接觸……

我為這一切的想法搞得不安,我不想讓他知道我是這麼可怕的人…不想讓他離我遠去,為獨佔他的慾望折磨了許久--

我才明白……自己對他的情放得有多深…

再也拔不出來,如果分離,我一定會死…絕對會瘋狂的……


可愛的,陽光,

你願意永遠屬於我嗎?

 

 

--------------------------------
後記:太陽答應了

 

2007.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