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蝴蝶 上篇.Piano by 雅生

Submitted by sdx on Wed, 2007-12-05 00:00

「你知道嗎,其實你很神經質。」

我抬起頭,「蝴蝶,那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就神經質啊,像是隨時擔心電腦中毒的防火牆一樣。」蝴蝶笑嘻嘻地端起咖啡杯,啜飲不加糖也不加奶精的黑咖啡。

蝴蝶的本名並不叫蝴蝶,他認識的人裡,只有我這麼叫他。

他原本並不喜歡這個女性化的稱呼,但我每次都這麼叫,久而久之他也習慣了。

「你才神經質吧?」我闔上筆電,玻璃杯裡的冰塊已經相繼溶化,眼前的與其說是咖啡,不如說是咖啡水,讓人提不起一絲飲用的
興致。

「更新完了?」他也不反駁,只是笑著,看向我的筆電。

蝴蝶很愛笑,可是他的笑容往往沒有達到眼底,跟他比起來,我就更是一個成天冷著一張臉的傢伙了。

高傲的我們倆,在世界之中,以一種雖然疲憊,卻硬要保持著傲氣的自尊,這樣的方式生活著。

我們很像,我跟蝴蝶。

「嗯。」

「真搞不懂你,」蝴蝶笑瞇起眼,「在家裡安個網路不是很好嗎?你每次想更新自己的網站,就跑到咖啡店來用人家的無線網路,
三天來個一次也要花上一兩千塊欸。」

「所以呢?」我聳了聳肩。

蝴蝶攤攤手,「好吧,反正是你的錢,我不干涉。」將咖啡喝完,他微笑著合掌,「感謝請客。」

「嗯。」我把筆電收好,瞥了一眼桌上的冰咖啡水,還是沒有想喝的興致。

蝴蝶雖然喝完了咖啡,但是沒有提出要走,只是撐著下顎,看玻璃窗外人來人往。

我也沒說話。

「萬聖節就是明天了呢,十月三十一。」他忽然開口。

「嗯。」

「你的網站的營運是不是去年十月三十一開始?」

「是的。」

「喔。」蝴蝶轉回目光,精緻的臉蛋上面掛著笑容,「你要慶祝嗎?」

「大概吧,可能會特別寫點東西,我還沒有決定。」

「喔。」蝴蝶笑了笑,「只是寫寫東西?我本來期待你會變裝,然後把萬聖節魔女裝之類的啦,放到網路上。」

我扯扯唇角,「你要是願意穿蝴蝶裝,我很願意幫你把照片放到我的網站上。」

「少調侃我。」蝴蝶笑瞥我一眼,繼續看著窗外。

侍者來把空的咖啡杯收走了,「要走了嗎?」蝴蝶不喝水,很快就會口渴,而我不想再花錢叫咖啡。

蝴蝶不喜歡白色,也不喜歡透明色,所以牛奶和清水他是不喝的,他喜歡黑色,越深越沉的黑色越好。

相較之下,我對顏色就沒有那麼強烈的好惡,我只是不喜歡雜七雜八的顏色而已。

所以說,要談神經質,應該是蝴蝶而不是我。

「等一下,天陰陰的。」蝴蝶看著天空。

「就是因為那樣所以才應該趕快走。」我可不想淋雨。

「但是我想淋雨。」蝴蝶笑嘻嘻地說。

我皺了皺眉,「隨便你。」

蝴蝶的喜好,很多都是跟常人不一樣的。

窗外,一個高中生拉著一個男子走過去,高中生笑得很陽光,男子的表情卻有一點無奈,好像是因為被對方拖著跑而失笑。

忽然,雨開始下了。

蝴蝶歡呼了一聲。

高中生推著男子來到與我們僅一窗之隔的屋簷下,伸手在袋子裡翻找,似乎是在找雨傘。

「你說他們是不是情侶?」蝴蝶興致勃勃地問我。

我瞥了那兩人一眼,高中生正在死命地找雨傘,男子笑得溫和,看樣子是要叫他不要找了。

「不是。」我說。

「你怎麼知道?」蝴蝶挑了挑眉。

「直覺。」我伸手抓住黑色的吸管,攪了攪咖啡水,本來還勉強可分兩段的顏色,混在一起之後,變得更稀薄了。

蝴蝶站起身,抓過我帶來的雨傘,衝出咖啡廳。

我嘆了口氣,還是這樣,說風就是雨。

跟我想的一樣,他跑向那兩個人,笑著把雨傘遞給他們。

啊啊,這下真的要淋雨了,唉。

男子嚇了一跳,似乎打算拒絕蝴蝶,高中生卻在蝴蝶的說服之下開心地接過雨傘。

然後蝴蝶笑咪咪地說了幾句話,男子臉色一紅,有些尷尬,高中生撲向他,一臉開心地抱住他,猛烈地點頭,相較之下,
男子則是侷促地搖頭。

蝴蝶笑得很開心。

男子似乎頻頻道謝,高中生看了一眼窗裡的我,對蝴蝶說了兩句。

蝴蝶笑著搖搖頭。

高中生也笑了笑,撐起黑色的雨傘,跟男子離開了。

蝴蝶站了一會兒,轉身進到店裡來,在我對面一屁股坐下。

我又繳動了下咖啡,「蝴蝶,你已經二十一歲了。」

「所以呢?」蝴蝶笑咪咪地問。

「拿別人的東西去送人,是很幼稚的事情。」我放手,環住胸口。

「我是去替你找解答欸!」蝴蝶眨眨眼,「我問過了,年紀輕的說是情人,可是另一個說不是。」

「那他們反問你什麼呢?」我挑起眉。

蝴蝶有一瞬間的怔愣,隨即再次笑開來,「當然是問我們是不是情侶呀。」

「要走了嗎?」我站起身。

「我們去買咖啡粉,走!」蝴蝶興沖沖地說。

「嗯。」

結完帳,我們淋著雨去附近的超商買咖啡粉,咖啡是蝴蝶的主要飲料,一天也不能缺。

也許因為下雨,超商裡冷冷清清。

直接走到放置各式咖啡粉的櫃子,物品擺置好像有些微調動,蝴蝶的目光逡巡了一下,在櫃子最底層找到他習慣的品牌,
他咕噥一聲,彎腰去拿。

黑色的襯衫微微滑動,露出他白皙的腰,他的腰部有一個蝶形胎記,在他接近蒼白的肌膚上顯得分外漂亮。

我伸手,忍不住撫摸上那個胎記。

「哇!」咖啡粉掉在地上,蝴蝶觸電一般直起腰,把襯衫往下拉,轉頭,紅著臉瞪我。

那是他全身上下最大的敏感帶,每次都反應良好,屢試不爽。

我悶哼一聲,捂著嘴狂笑起來。

蝴蝶恨恨地瞪我一眼,乾脆蹲下,抓了兩包咖啡粉起來,甩頭就往櫃檯走。

我一邊笑一邊跟上去,把信用卡遞給櫃檯人員。

蝴蝶拍掉我的手,自己掏錢付帳。

我從後面抱住他,不管店員若有似無的目光。

「放手。」蝴蝶的臉是難得的沒有笑意。

「不要。」我的聲音是難得的充滿無賴。

紅外線刷在條碼上,嗶的一聲。

黑色的電子幕上滑出了紅色的價格。

我伸手去碰蝴蝶的腰。

「再來我就翻臉了!」蝴蝶寒著臉瞪我,白皙的臉上摻著粉紅。

我無辜地將手放開,又笑起來。

結了帳,蝴蝶也不管咖啡粉,拿了零錢就往外走。

我多要了一個塑膠袋,稍微把筆電的袋子套起來,免得雨水滲進去弄壞了電腦,提起咖啡粉之後,我向外走。

蝴蝶雙手環胸,一臉冷淡地站在門邊。

我走向他,他冷眼瞪我。

我把兩手的東西放在地上,攬住他,就在超商門口,在店裡所有店員的目光下吻了他。

甚至可以聽到玻璃門裡的抽氣聲。

蝴蝶大吃一驚,推拒著我。

我把懷抱收緊,加深了這個吻。

蝴蝶掙扎不開,無奈之下有點接近自暴自棄地瘋狂回應我的吻。

我們足足在超商門口親了好幾分鐘,我才放開他,低頭去把筆電和咖啡粉提起來。

蝴蝶狠狠地將他的咖啡粉搶走。

我又悶笑起來。

「惹惱我你很開心嗎!?」蝴蝶恨恨地問。

「嗯。」我勾著嘴角,「不想笑,就不要笑啊,黑色蝴蝶。」

雨勢已經轉小了。

蝴蝶沒有笑,瞪了我一眼之後轉身走進雨中。

我們一前一後進了家門。

「你先去洗澡,我要喝杯咖啡。」蝴蝶走進廚房。

我從房間抽了一條黑色毛巾出來,罩在他溼答答的頭髮上,隨即就去洗澡了。

淋雨真是場苦難,有問題的人果然是蝴蝶。

晚餐在家吃吧,換了睡衣出來,一邊擦著洗好的頭髮。

蝴蝶正坐在琴椅上,背靠著鋼琴,喝熱咖啡。

黑色毛巾披在他肩上,他的頭髮已經半乾了,不過衣服還是溼的。

「怎麼不換下來呢?」我走到收音機旁邊,把音樂切掉,「去洗澡吧。」

他拍拍琴椅,臉上已經恢復慣有的笑容。

我面對鋼琴坐了下來,拿起他手上暗藍色的瓷杯,啜了口咖啡,「去洗澡。」

「讓我把咖啡喝完。」蝴蝶把杯子搶回去。

我知道他不會聽我的話,聳聳肩,兀自打開琴蓋。

琴鍵整齊排列,黑色白色黑色。

蝴蝶蹙了蹙眉,他只喜歡黑,不喜歡白。

我按上琴鍵,音樂流瀉而出。

「蕭邦?」蝴蝶撇撇唇。

「你不是不喜歡古典音樂嗎?快去洗澡。」我流暢地按著琴鍵,黑與白在指下交替起伏。

蝴蝶一口氣喝完咖啡,把杯子往桌上一放,擠了過來,搶我的琴鍵。

「幹什麼?」我哭笑不得,動作倒沒有停。

他纖細的食指在琴鍵上跳躍著,口裡哼唱道:「為你彈奏蕭邦的夜曲,紀念我死去的愛情……」竟然是流行歌。

流行歌和古典音樂混雜在一起,我們兩個互相搶琴鍵,樂聲雜亂不堪。

我終於忍不住撤手,一把把他攔腰抱起,往浴室走。

「暴君!霸道!」蝴蝶大叫。

「少用這種口氣尖叫,等下吃了你!」我恫嚇道,伸手去剝他的衣服。

掙扎中難免碰到他的腰,他在我懷裡笑得脫了力。

把襯衫和毛巾帶走,「褲子自己脫。」給他從門外拿了條浴巾來,放到置物架上,回頭見他已笑著在脫褲子,我走出浴室,
順手帶上門。

回到鋼琴前面,坐下來,把未完的曲子彈完。

其實我不愛彈鋼琴,蝴蝶也是,他尤其不愛古典樂,這架鋼琴只要倒楣在他手下,流行歌也好兒歌也好,什麼都能彈,
就是古典樂不彈。

蕭邦的夜曲嗎……蝴蝶呀,唉。

蝴蝶洗了半晌出來了,我早就闔上琴蓋,靠在鋼琴上發呆。

「我餓了。」蝴蝶一邊擦頭髮一邊說。

「嗯。」看看表,也五點半了,我站起身,去做晚餐。

蝴蝶自己打開琴蓋,彈他的流行歌。

我轉回來,乾脆拿片古典音樂來放,這次放莫札特。

蝴蝶停下來,笑著瞪我,「你就硬要跟我作對?」

「嗯。」

蝴蝶穿著黑色睡衣,跟我是同一款的,只是我穿白色,他坐在黑色的琴椅上,頭髮微溼地貼著蒼白臉蛋,纖指搭在黑白琴鍵上。

他似乎已經接受白色的琴鍵了。

我還記得那一天,他拿著顏料,發了瘋地想把琴鍵染黑的樣子。

令人不寒而慄的瘋狂,崩潰式的激動。

蝴蝶,我們倆都不神經質,我是繃得過緊然後彈性疲乏,你是過度發洩最後什麼也不剩。

蝴蝶,我們都是夜中的殘骸而已。

蝴蝶在我轉身進廚房後切掉了音樂,繼續彈他的流行歌。

為你彈奏蕭邦的夜曲,紀念我死去的愛情。

蝴蝶,也許你該紀念的,是夜曲結束之後,燃燒殆盡的我們。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是賀文,祝SD開店快樂~XD
咳,雅某當然知道這篇賀文有點沉鬱...囧
因為是給"黑店"的賀文嘛,黑當然是主色調,如果還歡樂得起來,那這文的名要改叫"黑色幽默"XD
文中所使用的歌詞是周傑倫的"夜曲"...嗯,所以雖然要到下篇才會明講,但是發生什麼事已經很清楚了吧?XD
啊?什麼?看不懂?呃...那就等下篇吧...

同時將此文獻給親愛的葉航,感謝葉航和小草的串場~XD(灑花)
所以說...對你猜對了,就是咖啡店外的男子和高中生沒錯
如果我寫他們是情侶,浩就要來揍我了,所以還是讓葉航死命搖頭的好 囧
感謝你們的特別出演XD(鞠躬)

一定對的英文字典:
Piano:鋼琴

2007.12.05
BY 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