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atic Arrow——亂子

Submitted by sdx on Sat, 2004-07-03 00:00

瞄準、放。
——嗖。

瞄準、放。
——嗖。

瞄準,放。
——嗖。
……


一直持續著這種動作。卻看不到箭究竟射在了什麼地方。
能射的箭已經越來越少。

最後一支了。

 

讓它刺入自己的心裡,如何?

 


+ - ++-+ - ++-+ - ++-+ - ++-+ - ++-
Erratic – adj. 飄忽不定。
+ - ++-+ - ++-+ - ++-+ - ++-+ - ++-

 

 

※ ※ ※

『你總是一個人練習嗎?』
「……」

我討厭這種搭訕。

※ ※ ※


從小,我就喜歡當獵人。
無論是什麼獵物,都會臣服於我腳下;我射出的箭從來只中紅心。

唯獨這一次——我看不見自己的箭究竟射中了什麼目標。

 

※ ※ ※


數學課上。
那老師的臉,和昨天出現在練習場附近的那個男子一模一樣。

我下意識地摸著長袖底下被箭劃出的傷口。只有第一次不懂得控制手臂的時候才會不小心弄傷。沒想到昨天,竟然被他弄得分神。

——親眼看到他被男生親吻的鏡頭。

他有男朋友?還是說被迫的呢?

那一瞬間突然脫手而出的箭,就這樣劃傷了左手的手臂。
傷口沒有流血,卻留下淡淡的印子。但它劃過時候產生的熾熱感,似乎還在燃燒我的皮膚。

在我最專神地舉起最後一支箭的時候竟然出了亂子。
我不服氣。
我不爽。

 

——特別是因為,那天,那是唯一一支射了出去,卻找不到影子的箭。


不知為何。
我就是很不爽。

 

「請大家翻開第三章——」
「請問是第幾頁?」我舉起了手。

「……五十八。」他低頭看了看課本。

他蠻專業地講課,在黑板亂涂亂畫。
我則低下頭,畫我自己的塗鴉。


很無聊。
但有什麼辦法,我無法專心啊。


「現在大家試試看解黑板上的幾道題目……嗯……」他看了看點名冊,抬起頭,「列同學,請上來。」
「……」偏偏是我。

「哪位是列同學?不在嗎?那我要記他曠課……」


                                                                                                 去死。

「好像……」我慢慢地舉手,「是我。」

「那,列同學,請上來吧。」
「只是題目會不會有點太簡單?沒有難一點的嗎?」

「既然這位同學這麼說,那下一次的小考我們提高一下難度吧。」微笑依然。


                                                                                                 去死。

 

下課之後,心情更加不爽了。
那老師破天荒地叫我放學以後到他的辦公室一趟。
喂,我今天可是有練習!

 

 

※ ※ ※

——辦公室

 

「你的成績我看過了。再這樣下去,你會被當掉的。」他桌子上的本子,確實是成績冊。
「謝謝老師關心。那你覺得可以怎麼辦?」
「……嗯……我想過了。你應該需要補習。」
「我每天下午都有社團練習,沒時間去補習班。」
「那星期六呢?」他仍然不放過我。
「……」
「那星期六我給你補習吧。」


什麼?我聽錯了嗎?

「你家?」
他想了想,「不……到圖書館吧。那裡資料全。」
「不要。那太遠了。」
「那我載你。」

 

……啊?

 

「……」我無言以對。
「就這樣說定了。這個星期六八點鐘。」
「……謝謝老師。」


                                                                                                 去死。


※ ※ ※

從辦公室出來就一肚子氣。
回到練習場,一口氣射了三百多隻箭。

「喂,全世界的箭都被你用光了,我們還射什麼?」
「你要用可以去把箭拔回來。」一邊回答,一邊上箭。
「根據你現在的心理狀態,我一去不就有數萬隻箭朝我飛來! 我是沒所謂……但一直愛慕我的人豈不是很可憐?」
「誰愛慕你?」放下已經拉到一半的弓。
「——不就是你嗎?」

一氣之下,我摑了他一巴掌。

 

「……你……」
「……」放心,我還沒忘記你是我學長。
「你……真的太帥了! 不枉我那麼愛你!」
「……」這笨蛋!
「哈……你終於笑了! 這才是我的獵獵啊!」


學長,
謝謝你。


※ ※ ※

——星期六

一大早就聽見門鈴聲。
家裡的人早就溜光了,是誰沒帶鑰匙?

我忍了那門鈴十分鐘,最後還是受不了爬下床開門。


「是誰啊?」揉了揉眼睛。
「……」門外的老師皺著眉頭,「你才剛起床?」
「是你啊。進來等一下吧。反正家裡沒人。」
「不了。我到車上等。」
「噢。」關門。

他不是……只是說說而已嗎?有哪位老師會免費為學生補習而且還上門來接送?
這麼早趕來,我倒是有點……感動……

去死!

 

 

※ ※ ※

——車上

 

「你還真優哉游哉……」他回頭看著我手上一份早餐又一個書包的模樣。
「開車吧,老師。不介意的話,我就在車子上吃了。」拿出昨天剛買的麵包。

開車之前,他還從倒後鏡瞟了我一眼。

放心啦,不會弄臟你的車子。
林、某、人。

 

※ ※ ※

他選的圖書館還真夠……大……
除非必要我才懶得跑這種地方。下車以後就盲目地跟著他走。
究竟要到哪裡啊?

 

左拐右拐地終於來到一個小小的閱覽室。我把書包丟在桌子之上,不客氣地坐下。
他自顧自地拿出幾本書,幾張紙。

然後,我聽到了一個奇怪的聲音。
就是……肚子餓的時候會突然發出的聲響。


我抬起頭。他沉默了。

「拿去。」把書包裡面的壽司禮盒遞了給他。
他難得地露出了不可致信的表情。

拜託,我的血不是冷的。不過那張臉倒是挺有趣的。

 

第一次和他倆人獨處。
印象……就是他那莫名奇妙的表情。還有那無論怎樣都不會變的專業笑容。
好神奇……這是界竟然真的有那麼會忍耐的人!

 

好不容易終於熬過了。
本來的不爽感覺似乎淡了不少。

 

不過我還沒忘記,他帶給我手臂的那個熱度。
我又不自覺摸著那被燙熱過的地方,確認它的存在。

 

那支箭,究竟……擊中了什麼?

 

 

※ ※ ※


不知不覺已經三個月了。
每個星期六一邊吃早餐一邊等他打電話過來,似乎已經成為了習慣。
偶然他還會送些有的沒有的給我——從筆記本到橡皮……

……

「一直送我這些你不無聊?」
「上次我看到你筆記本都是塗鴉,我才送你一本新的啊。」

……

「那這次你怎麼又送自動鉛筆給我?」
「提醒你要填答題卡。」

……

「喂喂! 這是你第二次送橡皮給我了! 而且還是同一款! 」
「你不覺得最近答題卡上面少了不乾淨的痕跡?」

……

「天啊! 這次是尺子!」
「你的等號、根號、分數線特別難看。我早就覺得應該改了。」

……

「……這是什麼……」好不容易翻到了一個類似禮物盒的東西。
「風鈴。不過不是送給你,是送給我的車子。」說完便把風鈴掛到倒後鏡上。

……

「我受夠了。別再送我那些無聊的東西!」
「那這次的你確定不要……?」他的笑容有點詭異。

就算是鉛筆芯我也要了!!

「……要!!」伸出手。
他左手捧著我的手指,另一隻手拿出一個銀色的環形物體往我無名指上套。
「果然很適合你。」他把我的手舉起。


鑰匙扣?

「林、某、人——!!」可惡!那手指是用來戴戒指的!
「喂,我可是找了好久才找到有箭做掛飾的鑰匙扣。前幾天的比賽聽說你是冠軍噢。」

「……謝謝老師。」
「呵……不叫我林某人了嗎?聽多了倒覺得蠻舒服的……」他自顧自地笑起來。

但這個笑話,卻讓我……
心頭一震。

 

不自覺地握緊了……這套在我無名指之上的鑰匙扣。

 

※ ※ ※


數學成績直線上升。但心情卻來越煩躁。
每天練習的時候,都很煩躁。
學長也因此故意減少我練習時間。陪我靜坐。

「煩惱不少噢。」
「沒你的事。」

「弓箭不是發洩你不滿的工具。你要記住。」
「……是的。」

「最近,碰到了想要的獵物了嗎?」
「……學長……」

「閉上眼睛。在心中慢慢地重複把箭放出前的每一個動作。」


黑暗驟然而來。
……首先要把箭從箭桶抽出,上箭——舉弓,轉動手腕;
握緊箭尾,往後拉……

瞄準——

 

瞄準……對著什麼瞄準呢?
左手手臂的熾熱感,讓我想起了一個人。

 

不得了了。
原來我想要的人是他。

 

※ ※ ※

期中考的成績終於知道了。
相當高分。
心情卻更低落。我越來越討厭聽見他說『又進步了』、『恭喜』之類的話。
今天他又叫我跑到他辦公室找他。

 

我放了他飛機。自己一個人跑去了弓箭部的練習場。
今天其實是沒有練習的。

 

大家都不在。
更衣室換好衣服之後,便開始一支一支箭地射。
沒有刻意瞄準,箭所射到的地方距離紅心越來越遠,然後越來越近。

偶然會被我碰巧射中紅心。
但我卻更苦惱了。

 

射中了紅心又能怎樣?
那個人的心又不見得會為我跳一次。

 

 

 



「最近的成績越來越好了,下午茶我請!」
「……」那如果我成績越來越差呢?你的態度一定不一樣吧?

……

我眼花繚亂地看著他給的資料,聽著他講述數學上的一大堆解題方法。
除了代數、幾何,我們之間又能說些什麼呢?
我無奈了。

——三角幾何共八角,三角三角,幾何幾何?


我不想討論這句話上的答案。
我只在意最後的四個字——幾何幾何?

你會明白嗎?
我真的聽不見你那完美的教學之中,有任何愛我的成分。
就正如你不會覺得這句話和我的心情有任何相似的地方——你從不在意這種事,對不對?


你看見的是答案。我在意的,是問題啊……

你何曾問過為什麼我總是偷偷看著你?你又何曾知道我正在偷偷地愛著你?

——三角是三角,幾何是幾何?
——你仍然是你,而我呢……?

 

 

瞄準、放。
——嗖。

瞄準、放。
——嗖。

瞄準,放。
——嗖。
……


一直持續著這種動作。卻不再留意箭究竟射在了什麼地方。
能射的箭已經越來越少。

最後一支了。

 

我又會為了他,而劃傷自己的手臂嗎?

 

 

「列,原來你在這裡。」
「……啊?!」


飛出去的箭羽,輕輕擦過了我的手臂。

 

「老師……」
「你總是一個人練習嗎?」


曾幾何時最討厭的搭訕,竟然成為今天他的開場白。

「……嗯……」

「不錯噢。冠軍級水準。這身打扮很適合你。」
「……」

「今天怎麼沒到我辦公室找我?」
「啊? 你有說嗎?我……忘了。」故意忘掉的。

「本來是想跟你想跟你說恭喜的。期中考考得不錯。」
「……嗯……」

「列,為什麼你會喜歡弓箭?」


為什麼嗎?
我喜歡鬆手的那一刻,箭獲得自由的快感。
喜歡身為獵人的我,射中目標時候的快感——但現在眼前的獵物,竟然讓我退縮了。

獵人,也因此無法再瀟灑地拉手上的弓。

 

「謝謝老師一直以來的照顧。」這一生人以來,第一次這般嚴肅地鞠躬。

 

※ ※ ※

 

我沒想到他會答應得那麼爽快。
毫不猶豫地停止了這持續了快半年的補習。

但一到星期六,我就無法不早起。
為什麼……

竟然如此思念他。

 

※ ※ ※

——圖書館

 

坐在了以往補習的時候一定會坐的地方。
多虧了他,這裡的圖書管理員早就認識我們兩個了。


無聊地走走然後再回來的時候,見到了一個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老師……」
沉思中的他忽地回過頭來,似乎連我的名字也忘了怎麼說。

「你怎麼會……」
「我是來找資料的。」連我自己也不相信的謊言……能騙到他嗎?
「原來如此……」
「那你呢?」
「……」


他身邊,並沒有擺放什麼書。
不可能只是為了坐坐而來圖書館吧?

「難道是……因為……我?」心底十分激動的我還是很好地控制了音量,但我已經不自覺地微笑起來了。

 


他注視著我的笑容,臉上的表情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 ※ ※


補習最後還是繼續了。
當然……那是和他約會的藉口。


我萬萬沒想到,他會在那個時候突然吻我。
臉上一直寫著『好好先生』的他,竟然非禮學生!

 

「喂……你什麼時候送定情信物給我?」我踢了踢睡在身旁的人。
「不是早就送了嗎?」
「什麼時候?」

「就在你發呆的時候啊,小獵人。」

※ ※ ※

 

「喂,我畢業了。」把畢業證書遞到他跟前。
「還早呢。大學在前頭。」
「……」
「怎麼了?」

「你真的是喜歡我嗎?」都在損我、打擊我。

「今天晚上告訴你。」

 

※ END ※
Erratic Arrow——亂子  2004.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