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 Love

Submitted by sdx on Sat, 2004-07-10 00:00

我不懂他在想些什麼。


從他打開我臥室的門、卸掉衣物、爬進被窩裡等待我侵犯他的一連串動作之間,我完全失語了。

「你最近好乖。」帶著不變的笑顏嘲笑著自己。
「……」我的靠近讓他蜷縮了起來。


我察覺到他的眼睛紅了。來這裡之前便哭過了嗎?
哭了,卻還是跑來見我——我可不記得有強迫他來。

不對。
我不就一直強迫著他和我上床嗎?

 

你究竟在想些什麼?

 

我輕輕地摸著他的臉,他的眼神有點顫抖。
好可愛的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我忍不住便吻了他。
他細微地反抗著,唇齒之間溢出小貓般的輕吟。

他就是這樣。
明知道會被傷害,卻還是遵守著我對他的戲言——什麼『你來和我上床的話,我就不對他出手。』之類的。

無稽之談啊。
我真要那樣做的話,你以為你能阻止我嗎?

但沒有一個發洩的地方,確實有點痛苦。

 

「傻瓜。我可不記得今天有要求你這樣服務我。」
「……當我犯賤,可以了吧?」

——夠了,別再讓自己可憐下去。

「難道你昨夜作了和我歡愛的春夢?」明知故問。
「……你……」

——太可憐了,這無法反駁的你。

「已經到達連自慰也無法解決你對我的渴求的地步了嗎?」
「誰會……渴求你……」

——你的不坦白,暴露了你的慌亂。

「這裡啊……夜晚的時候一定很寂寞吧。」我的手指進入了他的禁區。
「啊! 不要! 」聲嘶力竭的他,卻忘了要推開我。

「怎麼?原來你自己也有這樣弄過。」
「… 不可能! 」

「不可能——也就是說你無法自已般地做過了吧?」
「……」

——為什麼不掩飾得好一點呢?杯葉。你明明是如此對我著迷。

「好吧。這是懲罰。」
「?! 啊… 不行.. 啊啊啊!! 」

 

手心的液體,是難以置信般的熱。
你又哭了。
是因為不甘心被我羞辱,還是為了什麼事情傷心?
抑或,只是純粹的肉體上的痛楚?

 

「這樣就疼了嗎?那往後該怎麼辦呢?」
「… 覺得不耐煩.. 你就直接進來啊! 」他賭氣般地喊著。


「如你所願。」
「啊、啊啊啊啊啊啊…!! 」

——壓抑的叫喊。是什麼事情讓你壓低自己的聲音,卻增加自己的痛苦?

 

我知道的。又是為了他。
對你我來說,都有特別意義的那個人——亦。
縱使是情敵,卻也同為輸家。亦只把你我當作朋友,他早就有愛人了。

 

「伢……列……」杯葉昏迷之前,還是習慣性地念著我的名字。
有點訝異他在昏迷的時候還會淌下淚水。

至少這是第一次。

沒興趣對昏迷的人做出下流的事情,但我還是打開了他的腿,好好地檢查了剛才在他的禁區所留下的傷。
雖然說讓他放鬆很麻煩,但他受傷的話豈不是更難處理?

看這樣子,好幾天都不能用了。

 

 

 

※ 1 ※


「有沒有照我吩咐好好休息?」
「……嗯?!」

亦也在,他好奇地看著杯葉。杯葉有點不知所措,於是便恨恨地盯著我。

「那天可是你說要『直接』。」
「……」

——所以,我就再次那麼『直接』地傷害你,毀滅你的自尊。


「杯葉你臉色不大好,沒事吧?」亦很清楚自己的立場,沒多問。
「嗯嗯,沒事沒事。」他笑了。堅強中帶點脆弱。

亦相信了他的笑容。對他回以微笑。
這就是他極力保護的人。同時也是我心中永遠溫暖的光。


亦。
你的一笑,比我任何的一句甜言蜜語都要對杯葉有效吧。

「別太讓我擔心,」我拍拍杯葉的肩膀,「掰了。」
杯葉不太相信我會說這樣的話,驚訝的同時帶著一臉的防備和懷疑。


既然那傷口是我留下的,就暫且原諒你對我的懷疑。

 

 

 

 

※ 2 ※

 

「哼! 我還以為你早已放棄騷擾我呢! 」
「怎麼會呢?我只是想定期檢查『那個地方』的健康程度。」

「有你在,我怎麼會健康! 」
「說得妙,這句話我喜歡。」

「……卑鄙……你好卑鄙……」
——哪方面呢?利用你身體這件事情?

我笑著默認了他的話,又接著俯身逗弄著他的身體。

 

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付出——想要保護別人而對我獻出自己的身體。
多麼聖潔的心。
多麼醜陋的行為!

 

杯葉,你可以忍受多久呢?這種屈辱、苦痛、鬱悶、傷害。
那染上紅彩的雙眼,是如何看待我這萬惡的根源、卑鄙的生物?


杯葉。
你太可愛了。

是的。
所以我喜歡你——雖然我並不知道你是否需要『這種』喜歡。

 

你的禁區裡面,只允許有我的存在。
杯葉,你聽見了嗎?


「怎麼?這樣就受不了了嗎?我原以為你能更加打開一些。」
「你……你自己試試看啊! 」

「有趣,」帶點冷酷地笑著,「只是沒有人敢對我這樣罷了。」
「呵.. 那當然! 要不是你強迫,誰會稀罕和你上床! 冷血的自戀狂! 嗚啊…!」

「是不是該找些硬一點的東西… 塞住你的『嘴巴』?」
「不… 不要這樣.. 」

——你害怕了吧。令人憐愛的杯葉。

「我真想知道亦究竟會怎樣哀求我呢?啊… 要是他被侵犯的話,會露出多可愛的表情呢?」
「… … 」他咬緊了嘴唇,似乎在努力制止自己對我破口大罵。

「怎樣?你該不會是想要我親自去侵犯亦吧?」
「… …」

「那就乖乖地自己好好地用手指打開它。」
「我… 我自己?! 」

「沒辦法呀。我的雙手都在照顧你的其他地方。」
「… …」

「拒絕還是服從?」
「… 哼… 我不能拒絕吧?」

我笑了。
我又贏了。
卻沒想到,其實我徹底地輸了。

 


「你根本… 就不把我放在眼裡… 」他小聲地說著,苦笑著。他的眼睛,泛著淚光。
他連僅有的自尊都放棄了。被動地接受我對他的傷害。他的手移到了雙臀之間,硬生生地讓自己插入。

疼痛逼出了他的淚水——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


我並不希望讓他如此痛苦。但我也是無法自已地想要欺負他、折磨他、羞辱他。

「傻瓜,對自己溫柔一點啊。」我輕輕地抽出了他的手。
「… 嗚… 嗚… 」怎麼?原來早已泣不成聲。

「沒想到最後,還是要吃『自助餐』…」
「… 沒有人強迫你吃… !」這是最後的反抗嗎?

「的確沒有。」

徹底地蹂躪你的心靈,踐踏你的自尊和尊嚴,使你沉淪在令人羞恥的性愛中——杯葉,你是否已經沉淪了?

 

 

 

 

※ 3 ※

 

 

自上次以來,最近的他有點無精打采。
亦也跑來問我,他是不是受到了什麼打擊。


打擊嗎?
我給過他的打擊太多,叫我如何知道是哪一個讓他困擾成這樣?

 

杯葉。
你為什麼在逃避我?

 

於是,我過了三個星期沒有他的日子。
日子乏味得可以。

不知不覺中,養成了回憶他的習慣。
就算是正在開會,也不免想起在這間會議室曾經和他的翻雲覆雨、烈火柔情。

但我精心為他設計的劇本,現在卻失去了另一個主角。

我從未想過自己也有失敗的一天。

 

某天的中午,我從教學樓的走廊高處,看見了操場之上孤身一人的他。
他走路的方式沒多大改變,卻一直低著頭,走至樹蔭坐下。亦很快地發現了他,跑過去和他說了兩句。
杯葉搖了搖頭。然後抬起頭,發現了我。

那現在,該怎麼辦呢?

 

幾分鐘後,我到了操場。
杯葉早就不見了。

也對,他沒有等待我的必要。

 

「學長,你在找杯葉嗎?」亦的聲音,令我突然回神。
「沒關係。找你也一樣。」

「學長…? 我不懂你的意思。」
「… …」我望入了他的眼眸,從反射出來的影子,我看見了虛偽而渺小的自己。

「學長?」
「我該走了。」

 

 

杯葉。

 

 


杯葉。

 

 

 

杯葉。

 

 

 

 

杯葉。

 

 

 

 

杯葉。

 

 

 

 

 

杯葉。

 

 

 

 

杯葉。

 

 

 

 

杯葉。

 

 


 

 

 

 


杯葉…

 

 

 

 

 

 

 

※ 4 ※

 

 

「好久不見。我可愛的杯葉學弟。」
「… …」


在走廊的不期而遇,是我們緣分的證明嗎?

「今天放學後,我會來接你。」
「… 不需要。」

「沒關係。讓亦陪我回家也可以。」
「… 我… 會等你。」


為什麼?
為什麼逼我說出亦的名字?為什麼要露出那受傷的表情?

 

放學後,我便看見他站在走廊,把書包放在腳邊。

「動作很快。那走吧。」
「… …」他似乎是有什麼事情想說,卻把話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伢列……」
站在我房間之內的他,終於開口了。

「好了,有什麼話給我說清楚。」我鎖上了門。
「……」他依然沉默。

「別逼我做出最後手段。」
「……伢列……」他放下了手上的背包。「我不是亦。」

「我清楚得很。」
「既然如此……這樣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

「意義?SEX還需要意義嗎?」
「和不喜歡的人做能有什麼意義?! 既然如此還不如去找一個陌生人算了! 何必要來……逼我做這種事……」

他哭了。
無力地跪倒在我面前。

搞什麼?

 

都半年了你現在跟我說你不要?


「你的意思是拒絕我嗎?」
「嗯? 我……我……」

「沒關係。你的意願對我來說並不重要。」

 

我笑了。
並不是真心的。
真不敢相信,他竟然拒絕我了。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你惹怒我了。杯葉——那就別怪我對你無情。


恨我、討厭我吧。
你的衣服已經被我撕毀,你的尊嚴已經被我消磨殆盡。你的禁區不是早就供我享用了嗎?

為什麼還在哭?
掙扎有什麼意義?是你自己高估了自己吧?


你本來就應該只是為了服務我而存在。
你接近我也只不過是為了防止我侵犯你所愛的亦。既然如此,我對你過分一點也只不過是讓你犧牲得有所價值。
為什麼要愚蠢地渴望我對你溫柔一些?

你該知道,我的殘酷是天生的使然。

 

這,也許就是所謂的『激情』吧。


杯葉精神恍惚地撿起地面上一塊一塊碎片,那模樣想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為什麼還要撿?等會我送你一套不就可以了嗎?」


他似乎聽不見我的話,一直喃喃自語地搜集著那殘缺得可以的東西。
我終於忍不住,再把他拉上床。

一夕之間,杯葉的淚多得猶如天上繁星、深沉得猶如大海汪洋。
那低泣的哀吟,令我覺得身下人已經奄奄一息。


那又如何呢?
他的身體已經接受了我,無論再不願意,他依然會在我帶領之下釋放出身體深處的慾望。

這樣的身體很低賤吧?
杯葉。

而讓你變得如此骯臟的人,又怎麼會給你幸福呢?
一切一切,都只是虛偽的夢而已。

 

 

 

 

※ 5 ※

 

我是這麼想的。
但我並沒有想過,就算是再虛假的東西也會留下確切而真實的疼。

 

似乎是出於保護自己,那天以後的他就連續發高燒。數數日子也快七天了,卻絲毫沒有好轉的跡象。
亦說,他一直昏迷不醒,似乎是決心不再醒來。

 

我突然心虛了。
為什麼?

為什麼我會覺得這是我的錯?

 

他終於被送進醫院了。亦和我一起去探望他。
他的手插上了針管,那吊在床邊的點滴一點點地維持著他的心跳。

 

你真的不打算醒來了嗎?

 

杯葉。
你要想死,就用一些乾脆一點的方法。
幹嘛睡在這裡當植物人?

 

我講了很多晦氣的話。努力地掩飾心中對你的感覺。
我很不願意承認我愛上了你。

但你何必用這種方法來逼我?

 

在他醒來之前的那一天,我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假如你不再是杯葉,那該多好。」

 

 


結果,他真的不再是了。

 

 

 

 


※ 6 ※

 

已經是第八個心理醫生了。診治出來的結果還是一樣。
他無法對自己的名字產生反應。不記得關於杯葉的一切。

他像小孩子般望著我,對著我笑。

「別告訴我……你現在變成了亦……」


——『他可能會變成,自己所希望成為的人。』

怎麼會?他一直想成為亦?


——『他是否長期受到精神上的傷害?假如傷害到達了某種程度,為了保護自己,他可能選擇了成為另一個人。
    扮演另一個他希望的角色。』


所以,你就放棄了『杯葉』這個存在嗎?
這怎麼可以?

你叫我如何看著杯葉的笑臉,說著亦的名字?

 

「杯葉……」
「那是誰?」

「一個……可能不會再回來的人。」
「為什麼不回來?」

「我哪知道?! 」歇斯底里地把他推開。
意識到我的失態,趕忙捉住那想要逃開的他。


「不要走。」我的杯葉。那只屬於我的杯葉。
「伢……列……學長……」

那從來不稱呼我為學長的杯葉,已經不在了。

 

「我來做你的戀人,好嗎?」

 

 


說出口的話,就要負上責任。
我算不上什麼一言九鼎。

但我知道,我對你的責任,是一輩子的。

 

 


※ 7 ※

 

杯葉。
我不知該如何面對陌生的你。

你真的以為改變了自己的身份和角色,就能保護自己嗎?
抑或你已經完全離開了這個世界?

真沒想到,我竟然親身體驗到這種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現在的你叫做亦,有一個叫做伢列的戀人。

 

真沒想到現在想哭的是我——杯葉,是我太過分了嗎?
原本好好的你變成了這樣。

 

「杯葉……」我輕輕地摸著杯葉的頭髮,卻被他用一種『我不是杯葉』的眼神望了回來。
「我是亦。」

「嗯。」其實你不是。
「你都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他放棄了。合上眼睛,趴在我懷裡睡。

我笑了笑。
又開始回憶那過往的恩恩怨怨。

——這一切,你不會知道。


※ 8 ※

 

明亮的陽光灑了進來。
好刺眼。

我昨夜忘了把窗簾關上嗎?
身子輕了,懷裡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毛毯。


「伢列! 別睡了! 」
——熟悉的,那曾經令我陶醉和珍愛的陽光般溫暖的味道。

有了另一個名字,另一個身份。
你,卻仍然是你。

為什麼我不早點發現呢?
為什麼要執著於過去,而把現在的幸福看得那樣低賤?


我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眼,伸手把杯葉拉入懷中。

 

——『我愛的人,仍然是你。』

 

 

*~ warmly end~*
His 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