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奇妙

Submitted by sdx on Sat, 2004-07-17 00:00

三年前的某天,以下的字,以某種文件的形式保存在電腦之中。

整理文檔的時候,不小心發現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惡魔也會有改變的一天?
我不信。


提起他,總令我打從心底裡發寒。我從未踫到過如此變態的同性戀。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跑來當調酒的學徒。
年紀輕輕的他,笑得相當燦爛。只可惜那一切只是偽裝。

知道他是同性戀的那天,是我被他壓在床上,被迫和他交合的時候。
他是不是搞錯了?他是同性戀我不是!

他似乎感覺很好地坐在我腰間上上下下地律動。
好噁心。


我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第一次插入的,竟然是男人!


『射在裡面也沒關係。』他坐在我身上的前一刻,我從他打開的腿間,看到了白色的褻物。

『啊……抱歉。剛才那帥哥太熱情了~』


好一個……賤貨!

 

此事之後,他非但沒有放過我,甚至變本加厲。
在工作場合突然把手放到不該放的地方、噁心的摟摟抱抱,最令我受不了的,是我親眼目睹他在停車場的角落和數名男人交歡。


我是歧視同性戀。誰叫他們不知羞恥。男人愛男人?還是男人上男人比較貼切?
噁心。噁心死了!

 

§ 1

 

「你又要請假?」我不滿地盯著他——那只徹徹底底的變態。
「不捨得我?」他的媚眼我真的無福消受!

「你這種人早死早超生。」我瞥了他一眼,便繼續擦杯子。

「死了,也好。」

我差點把杯子給摔掉。真少見,他竟然沒反駁。

「怎麼?不捨得我死?」他又伺機靠近。
我往後退了一步。回頭繼續工作。

「喂,你有沒有見到那個——」回頭的時候,他已經無聲無息地走了。


挑著眉。

「莫名其妙。」

 

酒吧終於打烊了,鬆了口氣。槌了槌肩膀,盤算著明天的假日該怎樣度過。
托他的福,最近酒吧來了好幾個漂亮的女孩,看得我心癢癢的。
誰知道都是他的朋友,三不五時打探我和他進行到哪裏的『戰況』。


現在的女生,都在想什麼啊?!


「嘿,生日快樂!」不知道什麼時候腰間多了一雙手。
「……」天啊! 是他!! 那只變態!

「好可憐哦,原來你真的還沒有戀人啊。幸好我碰巧『記得』,才回來看看你。」


誰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慢著,我什麼時候生日了我不知道?

「你記錯日子了吧?下星期才是啊!」
「不是今天?」
「白癡!明明是十八號……」死……說溜嘴了。

慢著,他分明是在套我話!!

「……你這變態……你好卑鄙!」我要掐死你!!
「哈~輸給變態的人又是什麼呢?」

「……你!!」快要踫到他脖子的手收了回來。
「怎麼?你不是想我死嗎?」他又靠近了。

「……」他那笑容,又令我想起可怕的回憶。想吐……
「怎麼?還忘不了那一夜嗎?」

他的手!!


「變、態!」
「又,你知道嗎……我喜歡正常的男人。無法自拔地喜歡……」他跪在了我身前,迅速地進攻我的下身。

「厚?那可真是多謝了! 」不要臉!

他溫熱的唇齒摩擦著最脆弱的地方。我不得不承認,我無法抗拒他的挑逗。
快感襲來的時候,本能般地配合著。

君子報仇,十年未晚!!

「啊啊……!」
釋放在他口中,又是另一個鐵一般的事實。

 

「那也太快了吧?」他意猶未盡地從下往上看。
我無話可說,就當作是暫時停戰,靠在吧臺上休息。

只是,我又想吐了。


他算是蠻有興致地自己倒了杯酒,喝下了肚子裡去。
順便清理嘴裡的味道?

「弄髒的杯子麻煩你自己洗掉。」
「拜託,我嘴裡的精液好像是你的哦?」

「……」好,比下流我比不過你這同性戀!
「放心,我不像某些人上了人家一個晚上,隔天早晨卻逃之夭夭。」

「喂,你在人身攻擊!」
「我有說你嗎?那麼激動。」

「……」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啊啊啊啊啊!!
「其實你蠻有潛質的。」他放下杯子,那雙眼睛死盯著我不放。

「……潛質?」他這種人會稱讚別人?
「沒錯,拍G片的潛質。」


「你自己不跑去拍?!」我氣炸了!!!!
「耶?不要啦~ 人家會害羞啊~~」


噁、心!! 變、態!!

 

§ 2

 

假日的來臨,卻令我更加鬱悶。
昨天發生的無比震撼的事情,教我怎能那麼快忘記?

和之前的參差在一起,還真是一杯相當難以入口的苦酒。

 

一直這樣過著單身的生活,本應是很簡單才對啊。
好想談一場浪漫又正常的戀愛……那樣我就能徹底忘掉那只變態。

 

啊啊……為什麼放假了我還要想起他啊啊啊啊!!!

 

……
好想殺了他!!


繼續待在家也無事可做,我換了衣服便外出了。


也許是冤家路窄,我竟然發現他正在某個櫥窗外面站著。
我沒記錯的話那店子是名牌手錶的專門店。

那傢伙有這個錢嗎?

 

糟糕,他望過來這邊了!!
……不可能就這樣逃吧??

天~他在對這邊揮手~~!!

 

「很巧喲~」真不明白他為何每天都能這樣笑。
「你在看什麼啊?」沒錯,要保持平常心~平常心!

「那只限量的紀念版手錶。」
「……」不貴的東西你不要嗎??

「喜歡嗎?」
「我才不稀罕。還不過是表一隻。」

「那你喜歡什麼?」
「啊?」

「人家問你問題要回答。這是基本禮貌啊。」
「……」我抬起頭想了想。

「現在我最想要的,只是平靜而已。
  再漂亮的衣服、裝飾,再豪華的車子、別墅,擁有這些的人如果每天都不快樂,那有什麼意義呢?」

「你不想做富家公子嗎?」
「難道你想做?」

「想。因為我需要錢。」他難得地認真起來。

 

「那有錢的話你會做什麼?」
「買一個家。」

 

「家……?喂,那種東西……」能買嗎?


「我約了人,先走了。」

 

——這人……

莫名其妙!!

 

§ 3

 

做了兩個月的學徒,他終於有資格做調酒師部分的工作。
擁有一張漂亮的臉蛋,他確實很受歡迎。

既然他能減輕我的工作,我倒是不介意和他站在一起,甚至表現得稍微親密一些。


真沒想到我還能忍受他那麼久。

 

 

「你叫我來,是有些什麼事情要說嗎?」


好不容易下班,卻被他拉到附近的一個小公園。
還好……

不是酒店。

 

 

「都兩個月了,還是這麼冷淡,好無情哦。」他笑笑,坐在了鞦韆架上。

「我已經對你很好的了。」
「果然是因為『那個事情』嗎?還是很在意?」他抬頭。

這樣細微的動作、挑逗的語氣,讓我不安至極。

 

「那種骯髒的事情怎麼可能忘記?!」不自覺提高了音量。
「骯髒?是你,還是我?」

 

為什麼還要說出這種難堪的話?
撕破自己臉皮來跟我鬥嘴真的是那麼快樂的事情嗎?

 

「骯髒的人……不是你還有誰?」
「說別人髒的人——也不見得乾淨到哪裏去。」他突然站起,往前一撲。


我和他雙雙跌倒在碎石地上。
背部的石頭,大概快刺入皮肉之中了吧。

「你……」
「你真的好無情呢。」他把全身的重量往我身上壓。他的語氣……有種奇怪的味道,讓我一下子無法答辯。

「我可以親你嗎?」

 

「……啊啊啊?!」他說的話也太勁爆了吧?


「沒有人會看見的——」溫熱的氣息逐漸逼近。

「慢著,說話別靠那麼——」近……

 

 

他吻了我?!

 

他吻了我?!


他吻了我?!

 

他真的吻了我?

 

他真的真的吻了我?


他真的真的真的吻了我?


他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吻了我?

 

啊啊啊啊!! 誰說你可以把舌頭伸進來啊啊啊啊!!

 

我費勁力氣才終於把他狠狠地推開。只可惜嘴裡可以舔的地方都被這變態舔過了!

 

「啊、好疼噢! 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憐什麼香,惜什麼玉啊?!

 

「又,接住。」
「啊?」

黑色的空氣中,飛來了一個盒子。
單手接住。

 

「回禮——」他的手指點了點自己的嘴唇,「——親愛的男主角。 」語畢,往我丟了個飛吻。
「……啊啊啊???」


「別把它丟了。那東西可是用我的身體換來的。」
「……」

「覺得很髒吧?」
「……你不需要經常把那些字眼擺在嘴邊。」這樣的禮物……簡直就是……


該說它真誠,還是無恥呢?

 

「走了。」他站起來,拍了拍褲子。

我呆愣了幾秒鐘。

「啊,喂! 你去哪裡?」

 

他停下腳步。害我擔心了一下。

 

 


他該不會是打算折回來陪我度過一個『纏綿』的夜晚吧?

 


「……不知道呢?」語氣有點不負責任。

「你不回家?」


「家?早就沒了啦。」

他始終用背影面對著我。
我始終看不見,那天他離開時候的表情。

 

 

to be continued...


        莫名其妙 之 ENDING SELECTION:
       
       該怎麼處理那隻手錶?
        A.戴在手上       B.留在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