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奇妙 | 這裡,不是終點

Submitted by sdx on Sat, 2004-07-17 00:00

§4

 

消失了。

 

我心中對他的防備。
我戴著他所送的手錶。偶然總會有點寂寞。

少了一個污點,不是應該輕鬆嗎?


我突然很懷念他那永遠不變的笑容。

 


『喂,我調了新的口味噢! 怎樣?實驗室白老鼠先生?』
『沒毒吧?』
『難道要我用嘴巴親自餵你噢?』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無意的撒嬌——也蠻有趣的……
……

『嘿嘿,別睡了! 喂! 不小心點的話我可要吃掉你噢! 』
『有本事讓屍體強暴你的話就試、試、看、吧……ZzzzZzzz……』

他後來竟然陪我陪到天亮。
……


『怎樣?今天的我是不是更帥了?怎麼看得入迷了?』
『不上班就別在這裡扮客人。』
『說一句「歡迎光臨」也好吧?就算心是鐵做的也並不代表不會疼啊。』

似乎是在尋找慰籍……不久後他就跟某個男人離開了。
……


『其實你是不是在暗戀我?』
『嗯,是啊,暗戀你的媽媽。』
『噢~有興趣讓我做你的小孩?那你要養我一輩子噢!』

就算是一天……也很受不了吧。
……


『偷偷告訴你一個秘密。我被「那個」的最高紀錄是一夜二十八次噢!跟今天的日期一樣。哈!』
『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你今天打破的三十九個杯子也是我們酒吧的最高紀錄。』
『哦?那有獎品嗎?』
……


回想起來……他的生活總是亂糟糟的。

算上今天,他剛好消失了十一天。
他為什麼不回來、去了哪裡、怎樣聯絡他,一切一切我都不知道。

其實我連他的名字也不大清楚。
名字對他來說,也許已經毫無意義了吧。

——『家?早就沒了啦。』
那輕快的語調和字面的不協調所帶來的衝擊,何其震撼。


低頭看了看手錶。
對他來說,一份這樣貴重的禮物,比愛惜自己的身體更重要嗎?
我無法理解他衡量事物價值的方式。
但他對我是絕對認真的。

我、我仍然絕對歧視同性戀。只是……再這樣下去,我似乎不愛他不行了。

 

相當之——莫名其妙。

 

 

§5

 

第二十九天了。
難道是因為意外嗎?

他無家可歸又可以睡哪裡呢?

 

這讓我突然想起我偶然遇見他正在跟男人做愛的畫面。
好像是在……公園吧?下班的我剛好經過……


他從頭到尾沒有看過那男人一眼。只是發愣般地從地上看著黑色的天空。
我聽不大清楚他們事後的談話。但我確切聽到一句——

『錢我可以不要。但你要借一張床給我。』

 

——所以,他都是這樣渡過晚上的嗎?睡在陌生男人的床上?
必要時還會去酒店吧。

 

做『那種事情』。

 


他的的確確並不乾淨。
但就算這樣,也無法抹殺他生存的權利。


他……
至少還活著吧?

 

 

§6

 

轉眼間,已經三年了。
從酒保變成了咖啡店老闆。


日子還是無聊地過。也還是維持單身。
手上依然戴著三年前的那隻手錶。


每天都在忙裏偷閒,偶然玩玩電腦。
嗯,是啊……最近就開始自找麻煩地寫小說了。

而且一下筆,也總是關於他的事情。

 

我真的不記得他的名字了。
他是我空前,恐怕也是絕後了吧。

 

我仍然歧視同性戀。
仍然等著一個該死的變態同性戀來繼續困擾我。

 

莫名•奇妙。

 

*~HERE, NOT the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慢著。最後的最後——

 

 

 

他走了。

因為AIDS。
也許對他來說會是解脫。
我無法形容那最後的一年,和他一起度過的日子是何其平靜和幸福。

——十指交合的溫暖,簡單的親吻,甚至更進一步的親密。


他平靜地睡著離開這個世界。從我的懷裡漸漸失去體溫。
這一切是如此地刻骨銘心。

 

回頭,才發現這好幾年前的作品,不但錯字多……還挺白癡的。

記住他多一點,便愛他多一分。

什麼時候,能再見他呢?
就像那天,他突然在咖啡店親吻我一樣。

 

《莫名·奇妙》——這裡,不是終點。

 

 

 

                                              - 2004.7.17. (六) -

     難以言喻的 偽·真實..
     那份珍藏在心中的愛——得不到認同的人,終究還是深深地刻在了對方的心裡。

     承認自己的拒絕,才是真正接受的開始。
     對吧?


     他最後所患的AIDS,是因為輸血而感染到的。
     正因如此,才更加地死而無憾。

     能這樣讓他深刻地記住自己...是至高的幸福。


        莫名其妙 之 ENDING SELECTION ENCORE:
       
        如果再有一次機會,這次該怎麼處理那隻手錶?
        A.戴在手上       B.留在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