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奇妙 | 這裡,就是終點

Submitted by sdx on Sat, 2004-07-17 00:00

§4

 

拆開了那份所謂他用身體換來的禮物。


映入眼簾的銀色金屬,是何其熟悉——那只他那天站在櫥窗前所看的手錶。
原來那天,他不是為自己買嗎?

關上了盒子。
把它放到書桌之上。


今天明明是生日,卻完全高興不起來。

 

隔天上班,理所當然地又見到了他。
我突然想把手藏起來,卻突然發現根本沒這個必要。

我沒戴他送的禮物,是理所當然的吧?
這個變態。

 

「幾點了?」他順勢靠過來。
「我沒戴表。」順勢把空空的手腕舉起。

「哦……那——」他突然捉起我的手腕,狠狠地咬著。
「啊.!!」忍不住怪叫了一聲。幸好酒吧夠吵,根本沒有人在意。

「看,相當漂亮喲。」他把我手腕上的牙齒印子遞給我看。
「變、態。」

「誰叫你不用人家給你的手錶。」這是——發脾氣?
「那種東西我哪敢戴啊!!」

「難道我就很喜歡被人上嗎?」
「行了,知道你犧牲大了! 」

「你也會知道我為你犧牲啊?」他似笑非笑地呵了一下。

別再這樣。我會內疚。
我不想做錯的事情。別逼我!


「說真的,我不想討厭你。」我神情凝重地挑著眉。

「那就喜歡我啊。」他抬起頭。

「但你不是女人。」

 

我知道這一句的份量有多重。
但假如我不判他死刑,他一定會繼續做出這種所謂的——『犧牲』。

 

他重重地吸了口氣。似乎有點缺氧。我伸手扶住他。

 

他低下頭,輕輕地推開了我。

 

 

「……很好,」他微微發紅的雙眸堅定地看著我,「至少你承認,我的確是個男人。」

 

 

「你……」


「你啊——別刺激我太多。心理醫生說我的精神很脆弱的。」他撒嬌似地抱住了我。
「……算了,借你抱三秒鐘。」

「嘿……有興趣知道為什麼我喜歡你這種男人嗎?」
「下班了再說。」

「不行……現在不說我以後可能沒勇氣對你說。」
「……好吧。到後街去……」


酒吧的後街並沒有想像中那般黑暗。街燈之下,可以看到幾輛汽車停泊在牆邊。
還有我承認……原來這裡還有別人。

但根據他們現在「做」得火熱,應該沒興趣搭理我們。

「嗯……不錯的地方。」他偷偷笑了笑。
「好啦,你的勇氣還在吧?」

「嗯……」他的手按住胸口,似乎是有點不安。
幾分鐘之後,他似乎整理完記憶,慢慢地描述那改變他一生的事件。

 


沒錯,第一次的時候,他是被強迫的。
他喜歡了網絡上的一個男人。卻隱瞞了自己是男性的身份。

見面以後,對方並沒有生氣。

原因無他,反正對方只是想找一個發洩的玩具。
他上了那男人準備的車子,然後就被帶到不知道什麼地方給輪暴了。

似乎還被拍下來了。


從小就對男性或者女性都沒有特別感覺的他,從此憎恨男性。
但他無法制止身體的慾望,因此寧願把骯髒的自己送給男人也好過跑去玷污女人。

被家人發現自己和男人上床的那天,他就失去了家。
他覺得很好笑。

因為家人從來不知道,他是因為什麼事情而改變。

第一次流浪街頭的時候,反而踫到一個他今生今世都無法忘記的人。
沒錯,那竟然是我——一個喜歡女人的男人。


在我身上,他可以毫無防備地對我撒嬌。我不愛他,所以絕對不會對他做出不軌的行為。
他終於發現,這世上唯一的依靠。

在我的記憶之中,那也是我唯一一次會允許陌生人停泊在我家。
我對那天的小子印象只有兩個字——奇怪。

他是很奇怪啊。脫光衣服睡在我床上、不肯說話卻一直對我笑、我上班了他就一直坐在門前等我。
嗯……感覺好像是……養多了一隻貓。
不過幾天之後,他就自己離開了——我還來不及記住他的模樣。

那個人,竟然在多年後的今天,出現在我面前了。
而且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變態。

 

此外,正因為我不會對他出手,他選擇了採取主動。這一切一切,就是造成我現在被不斷性騷擾的前因!!!


是哪個混賬這樣跟我開玩笑?!?!

竟然這樣對我予取予求!!
反攻?

別噁心了!! 那樣更可怕!!! 有誰會喜歡拿著針筒往自己身體插啊?! 不對,眼前這個就是例子!!

 

「忍了好幾個月了……我快忍不住了啦……」
「你、你想幹嘛?」

「我想等你下班。」
「不……不必了!」

 

「耶~這表情好讚哦——要不乾脆就在這裡先來熱身好了~」
「等、等、等等啊啊啊啊——!!」

 


§5

 

緩慢地拿出鑰匙,開了門。
「再次打擾了~」身後的人完全不理會我這黑色的心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個我說啊……」看了看早就躺在沙發上的他。
「嗯?」

「要不你乾脆住在這裡吧。」

 


「……今天會地震嗎?」

 

 

「……我在想……既然沒辦法讓你停止騷擾我,還不如乾脆讓我習慣被你騷擾好了。」
「……」他臉上沒有高興的表情。

「這樣你不是應該高興嗎?」
「不知道……我高興不起來……」他有點耐悶地走進了浴室。

我也不知道……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多心嗎?我不知道。

 

等我爬上床睡的時候,他早就睡著了。不禁想起當時的那個無家可歸的小子。

 

「眼睛是合上了,但你似乎還有知覺。」對著天花板說。
「……」

「你不是說忍了很久嗎?」
「……」

「很奇怪……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

「你覺得呢?」
「……」

「究竟少了些什麼呢……」

 


隔天我起來的時候,他還在睡。
這樣感覺也不錯……

單身了很久了。現在旁邊睡多了一個男人。啊,對,是時候把那空出來的房間收拾一下了。

 

幾天以後,屋子梩面多了些不屬於我的物件。
他也有了屬於自己的房間,偶然心血來潮才會爬到我床上。
那個——嗯——他……他身體很好,但是似乎沒有往日的精神,雖然笑容是一樣啦。

他送的那隻手錶被我當作裝飾放在了房間的架子之上。
基本上一切正常。


讓我覺得有點反常的是……他最近完全沒有打算要侵犯我的念頭。
只是很普通的抱抱和親親而已。

問題……究竟出在哪裏呢?
慢著! 我又沒說要做他愛人! 只不過是想習慣他的騷擾而已啊!!

 

某天飯後,他心情特別特別沮喪。趴在沙發一動也不動。
我把電視關掉,大廳的空氣頓時凝結了。


「明天放假,一起出去玩吧?」
「……」

「要不看電影怎樣?」
「……」

「其實……你是不是在心煩什麼?」
「……」他微微動了動身子,終於歪過頭來看我。

天啊,他在哭!!

 

「你……」
「——胸口……好疼……」


「你……」真是……
我跪在他身前,拿著紙巾擦他的淚。但眼淚反而越來越多。

「哇……這太誇張了吧……」我小聲地驚嘆道。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鎖著眉,不懂。
「剛開始你一直拒絕我的時候,雖然會很傷心……但我從未放棄過。真的。」

「……這我當然再清楚不過了。」從鼻子笑起來。
「但是……不一樣了……」他捉住我的手,不讓我為他擦眼淚。「看著你,心好疼……我沒辦法靠近你……」

「為什麼?我沒有……拒絕你的意思……」
「不……其實你完全否定了我才對。」他慢慢地爬起來。

「你……並沒有接受我……對吧?」他靜靜地看了看我,又把視線放在了遠方。
「我……不知道該怎樣和你相處下去……以前的你會很介意我碰你,但現在……」

 

沒有障礙,才是最大的障礙嗎?

 

「我……」


「你的確不再討厭我了。但原來知道一個人不喜歡自己比不會喜歡自己更要絕望。」
「……」我啞口無言。

「沒關係。我會習慣的……至少,你會關心我。」他笑了笑,眼淚卻依舊未停。


於是,我們一直同居著。
大概是……家人般的感覺吧。親親和抱抱,卻沒有更加親密的動作。
我對他沒有慾望,他對我只有失望。

嗯……我畢竟,還是個正常的男人吧?

 


無論是什麼樣的東西,都會有結束的一天吧?
就像……

和平的終點,就是戰爭。

 

「那……那個……呃……用嘴巴是沒關係啦……」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連耳根都紅了?!

 

就這樣,我再次點起了他對我產生「性趣」的火苗。
呃……基於我還是對同性有點排斥,每次都有一番激烈的掙扎。

 

哎……
為什麼他可以一上一下地爽得像是在坐雲霄飛車??

 


莫名•奇妙

 

 


*~HERE, it ENDs~*
《莫名·奇妙》——這裡,就是終點。

 

 

                                - 2004.7.17(六)-

這是後來忍不住想要多寫一個的結局。
比另外一個結局要來的令人快樂。

記得最初是為了挑戰鬼蓄受而寫。但結果沒有怎麼表現出來嘛![無H的純情BL文..]
 

 

 

 


        莫名其妙 之 ENDING SELECTION ENCORE:
       
        如果再有一次機會,這次該怎麼處理那隻手錶?
        A.戴在手上       B.留在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