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日記本——Memoirist——A by SM

Submitted by sdx on Sun, 2003-10-05 00:00

——就算打開眼睛,也還是黑色。

我聽見滴滴答答的聲音。

「你醒了?」
「沒有開燈嗎?」
「現在是早上。」
「……哦。」
「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
「名字?我沒有名字。」

——失憶——

這是醫生的總結。
一個男人的聲音說,他的車子撞倒了我,然後我昏迷了兩天。
我不記得和這個聲音的人有任何關係。

「你的眼睛,看不見嗎?」
「……」
「你還記得自己住在哪裏嗎?」
「……我不知道。」


出院以後,有著那個聲音的男人接了我出院。
我看不見任何東西,只能任他扶著我走。

「去哪裏?」
「我家。」
「為什麼?」
「因為我不知道你住在哪裏。」
「為什麼你不知道?」
「我以前並不認識你。」
「……」
「怎樣也好,直到你的記憶恢復之前,我想我有責任提供你的日常需要。」
「所有的需要嗎?」
「……看情況吧。」

我輕輕地點了點頭。不料失去平衡。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似乎已經被抱住了。一點點的熱氣從鼻子上方吹來。
我微微抬起頭——眼前仍然是黑色。

「抱歉……」
男人安靜地呼吸著。一點點的熱氣靠近,卻又退去。
「……抱歉……」他說。
「……?嗯……」

道歉?為什麼?

他領我坐上一輛車。
車子不安分地動著。我蜷縮在他懷裏。
他有時把手搭在我肩膀上,讓我靠近他一些。他的胸膛很舒服。比醫院的枕頭舒服很多。

「我想睡……」

 

——沒有光的世界很可怕,但我也不記得我曾經看過些什麼。
反而,我喜歡聽見不同的聲音。
例如……人類的呼吸。

——『沙沙沙……』
奇妙而且有節奏的細微聲音,似乎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我醒了。
但我已經不在搖晃的座位之上。身子被溫暖的液體包圍著。而且我已經一絲不掛。
「吵醒了你?」男人的聲音近在咫尺。
我想捉住些什麼來遮擋。卻濺起了水花。
「啊!」
「抱、抱歉……弄溼你了?」
「沒關係,這衣服其實也要換了。」
「我在……哪裏?為什麼?」我記得我在車子上……
「這裡是我家的浴室。下車的時候下著大雨。把你的衣服弄溼了……我怕你感冒,所以才……」

——『沙沙……沙沙沙……』

「……這些是什麼聲音?」
「下雨的聲音吧……」
「雨……嗎……?」

 

——披著一件過大的浴袍,他領著我從浴室走到客房。
浴袍不時掉落到腰上。他每次都細心地為我重新披好。
他的手掌真的很暖和。


從客房的門,慢慢走到床邊。爬上床的時候我又一次絆倒了。浴袍幾乎整個被扯下來。
我想重新穿上,但身體暴露的地方卻更多了。

「別、別亂動……」他按住我慌亂的手。
「……」被他這麼一說,我連動也不敢動。
「這件浴袍還是太大了啊……」他用另外一件衣服披在我身上。把搖搖欲墜的浴袍拿下了。「暫時就披著它睡覺。」
「……嗯。」
「晚餐我會拿上來,好好休息。」
「嗯……」

 

——然後,過了很長的時間。
我的肚子不餓了。他送來的東西並不難吃。
他說已經很晚了,我應該睡覺。
我合上了眼睛。照著他所說的去做——黑色和寂靜漸漸覆蓋了我的感覺。
身子在顫抖,我知道。希望著有誰……會在我身邊。
我知道那很奢侈。
確實,我不是一個很快樂的人。

 

——隔天。


小鳥歌唱的聲音。
我也已經分不清自己的眼睛是張開還是閉著了。
黑暗持續著。

我擦了擦眼角的淚痕,摸了摸枕頭上濕潤的地方。
我不想再哭,但是從眼睛流出來的液體,會有乾涸的一天嗎?
也許會有,只是我不知道。


我坐在床上等了很久,很久。
他沒有來。
我摸了摸我所睡的床,我所穿的那件大衣,還有每一個我所能辨認的角落。
——直至我能確認這是我昨天睡的床。我還在相同的地方。

現在不是早上嗎?
但是我確實聽見小鳥的聲音。
我搖了搖頭,重新躺下。

或許他還沒醒,我再睡一下就好了……
睜開眼睛的時候,就會聽見他平穩的聲音——『我吵醒你了嗎?』
我這樣想著。
也就這樣哭著。

然後,小鳥的聲音消失了。我聽見開門和關門的聲音。
車子啟動的噪音——

「我能進來嗎?」這不是他。
「……」
幾分鐘之後,門外的腳步聲逐漸消失了。


——我等了很久。
也哭了很久。

除了他以外,我不認識任何人。
沒有和任何人說過話。空蕩的房間,我什麼也看不見。
有一些東西讓我的鼻子更酸了。
我不明白眼淚是如何掉下來,但我不知道停止的方法。它一直一直地流,擦了一些,又流下更多了。
我蜷縮在被窩裏。直至累得失去知覺。

 

朦朧之中,一隻很大的手,包圍了我的。很舒服。

——「醒了嗎?」
我驚醒過來。「……咦?」
「你……睡得眼睛都腫了?」他帶著笑意說著。
「……」
「今天沒有跟你說早安就走了。肚子餓了嗎?」
「……」我拉著他的衣角。低下頭。
「對不起。」他伸手抱住了我。
我反射性地把他推開。

「——?啊、抱歉……我拿些東西給你吃。」
「……」我用一隻手,摸著另一隻手。
我想起了一些什麼,但我不敢確認。

 

——就這樣,過了好幾天。
我慢慢地知道了屋子的結構,就算一個人摸著牆壁出去,也不會迷路了。
但我沒有走出這棟房子。
最近稍微能感受到光了,他說,我很快就能重新看見這個世界。
我淺淺地笑著。

這幾天,早上他很早就出門了。很晚才回來。

——某日,早上。

——『沙沙沙……沙沙……』

 

「……」我拉著他的衣角。低下頭。
「怎麼了?不舒服?」
「我……沒事……了……」
「你有什麼東西想要告訴我嗎?」
「……嗯……你今天能早點回來嗎?」
「這個……我……」
「沒關係……我只是隨便問問……」
「好吧。我盡量早點回來。」

 

——夜晚。
大屋裏很靜。夜晚了。
我一個人,身上只穿了一件很大的襯衣。
我躺在床上,等著他。
——他沒有回來。

窗外轟隆隆的聲音,顯得我的周圍更加寂靜。
我下了床。
摸著牆壁,緩緩地往他的房間走去。
我躺在他的床上,脫掉身上唯一的衣服。
這張床的感覺,這張被子的味道,還有這曾經有過他的體溫的枕頭……
他的記憶包圍著我。

——『轟隆隆……沙沙沙……』
兩種聲音互相地交錯,很吵。
我是第一次討厭這種聲音。


意識朦朧之時,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
「誰……?」
「……」

我不敢發出聲音。
他的腳步越來越近。
「走、走開……」
他突然撲在我身上,摀住我的嘴巴。
他熟練地把我的腿分開,我還沒有搞清楚是怎麼回事,雙腿間便傳來撕裂的感覺。
我咬著嘴唇,直至腥味充滿了整個房間——


一次, 又一次。
他是否停下了那種動作,我不知道,也不記得了。
……我無法認出他的聲音……但我有一個直覺……

——意識漸漸地模糊——

 

我睡了多久?
我不知道。

但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不再是單純的一片黑色。
我能看見太陽初起的時候,那微微的亮光。然後,就是自己赤裸的身體之上,一點又一點白色的乾涸物質。當然,還有一點點暗紅。
這,就是真實。肉眼所看到的事實。
我下了床,走進浴室,清理自己的身體。
這裡的一切都很陌生,此刻,我從來沒有這樣希望永遠地活在黑暗之中。


——他,仍然沒有回來。
我所等的人,答應了為我早點回來的人。

距離他離開的時間,已經24小時。
最後,他回來了。

他沒變。只是我變了。

「我想走。」我說。
「為什麼?」
「我想起了些什麼。」
「我送你走?」
「不、那個地方,只有我自己能回去。」

 

——兩天之後——


我選了一套白色的衣服。他約了我,在他的房間。

「歡迎回來。」他說。
「我不記得這裡了。」
「但你記得我的聲音。」
「也僅僅如此而已。」
「你變得冷淡了。」
「我向來如此。」
「你失憶的時候,比較可愛。」他靠上來,摟著我。
「你說謊的時候,比較可信。」

他脫掉了我的衣服,把我領到他床上。
他習慣了這樣握著我的手,帶我去任何地方。

——習慣,一個惡習。
我承認——我和他,都有一個非常壞的習慣。

「不是第一次吧?」
「不是了。」

——Mid-night.
——深夜。
A man, with a kid.
一個男人。一個男孩。
They kiss, hug, have sex.
他們接吻,相擁,做愛。
Not the first, but for the last.
不是第一次,但一定是最後一次。


他躺在床上,我偎依著他。
「那一次,果然是你。」
他笑了笑,沒有否認。

——「你殺人的方式,和我一樣。」
那是他,最後的遺言。

 

——Scarlet Blood——

A dead body of a male adult, a dead consignor, a target.
一具男人的屍體,一位死去的委託者,一個目標。
A kid, a murderer, a killer, an assassin.
一個小孩,一名兇手,一位殺手。
And for more, a lover.
而且,還是一個情人。
A mission, a perfect completion;
一份任務,一種完美的完結。
A will with a loss, a gain.
一份失去的決心,一種收穫。
A sadness, a drop of tear;
一種悲傷,一滴眼淚;
A game is over.
一個遊戲結束。
An end; a series of lies, however.
一個結局;然而,卻是一系列的謊言。

- mission completed -


回到車禍之前我所離開的地方。
牆上的字依然清晰。
我本來以為,這是一件很簡單的任務。
但我殺死了一個,我不希望他死的人。

——『welcome back。』
——『歡迎回來。』
The words are printed on the wall somehow.
這些字工整地寫在了牆上。
with the blood of this kid.
用的是男孩的血。
looks quite dark, and smells stink.
顏色很暗,味道很腥。

 

『其實,我並不是真的很想回來。』
『I don』t really want to come back, actually.』


——A MUST.

A by SM

THE END
黑色日記本:memoirist——A  by SM
----------------------------------------
PS. 這是 VERSION 2.0版本…… 1.0版本根本沒有人看得懂[失敗]
希望這樣寫會好些?? [SD已經把能夠想到的線索都寫上去了啊~~~]
SD寫的文越來越難明白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吶喊~~~]

此文的答案,在結局那裏的中英文部分。
本來只是用英文寫的,因為……那裏確實是重點~___~!!
提示就是……從一開頭的車禍開始,就是一個陷阱啊……

無責任字典:

- memoirist 回憶錄
- abysm 深淵,無底洞。

abysm 分開,就是 A by SM
類似是一篇叫做 A 的回憶錄,由 SM 來寫??-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pps. 若有疑問,歡迎隨時來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