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十字——winter crucifix

Submitted by sdx on Thu, 2003-09-18 00:00

 

十字抑鬱少年——

 

一枚硬幣的思念。
一次屬於十字架的相遇。

 

酒店,雙人床。
一名少年,一個男人。

一個冬天的早上……

少年睜開眼睛,下了床。
裸著身子走進了浴室。

浴室的凌亂讓他回想到了昨天的情景,不禁莞爾一笑。

——只是,昨日的溫存仍然抵不住冬天的寒冷。
而少年的心,更冷。

在浴室洗刷過後,便發現已經沒有可以用來擦乾身子的乾淨毛巾。
拖著一身的水,少年習以為常地裸著身子走回床邊。
隨手抓起一條牛仔褲穿上。
那件運動上衣他找了好久,最後在被窩裡找到。

身上的水緊緊地貼著他的衣服。
渾身粘粘的感覺,好像有泥巴打在身上。

男子醒了。
他看了看床邊渾身濕透的少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會。
男子終於想起他們昨天才剛認識。

「冰箱裡有牛奶吧?」
「應該有吧……」男子的聲音仍然帶著睏意。
——這裡可是高級的酒店。牛奶這種東西……

少年打開櫃子裡的冰箱,拿出一盒牛奶。
熟練地把牛奶盒子的開口處打開,他似乎想起了什麼。輕輕地一笑。
再拉開一點點,便看到白色的液體。
把口挪近,將盒子舉到合適的斜度,少年大口大口地吞下牛奶。

男子看著少年,不發一語。

大約剩下三分之一的時候,少年把盒子放到旁邊的桌子之上。
「同樣的顏色,卻是不同的溫度和味道。」少年自言自語地說著。
「……」男子第一次?到如此特別的少年,他微微皺了皺眉頭。

「他比較喜歡冷的東西。」少年打了個寒顫。「他想看看外面的雪。」
——『拜拜』和『再見』這一類的詞語,少年總是避而不談。

男子還沒有反應過來,地毯上只剩下少年剛才走動所沾濕的痕跡。
看了看旁邊的時計,才六點三十五分。
蓋上眼睛,卻再也睡不著了。

 

——冬天的街道。白色。
少年小步地在街上跑著。刺骨的寒風卻喚起了少年骨子裡的笑意。
他的身子仍未干,在這種溫度裡,他頭上的水珠已經開始凝結。
少年的身體終究敵不過冬天的寒冷,他摔下來了。
沒有爬起來。
街上,沒有人。

男子的車,在路邊停下。
剛才從酒店跑出來的那個少年,竟然倒在街邊。
他抱起那冰冷的身軀,把他抱進車子的副駕駛座,繫好安全帶。

少年暗紅的頭髮就跟乾涸的血跡一般。皮膚卻像雪般白皙。
昨晚的少年熱情如火,白天的少年冷漠如冰——男子不懂,也不想知道。
但心底裡,就是有點在意。

 

——冬天的公寓。暖氣。


少年裸身躺在浴缸內的溫水裡,昏迷不醒。
他的衣服,放進了洗衣機內。
男子在浴缸旁邊看著他。時而把手放進水裡確認水溫。
時而摸著少年的臉,猜想他什麼時候醒來。

——距離上班時間還有一個小時。


男子稍有興致地輕輕撥弄著少年那往上翹的睫毛。
少年被驚醒了,帶著惡意盯著男子。
男子從浴缸邊站起,指了指架子上的衣服和毛巾。
「請便。你的衣服我拿去洗了,暫時先用著那些吧。」
少年的神色更灰暗了。

 

——房子。大廳。
兩個人——男性,大人和少年。


少年沒有穿上那套衣服,從浴室一直裸著身子到大廳的時候,確實讓男子大為驚訝。
他最後答應裹上一件毛毯。
少年對沙發有恐懼癥,於是便坐在地毯之上。

「我等一下要出門, 如果沒有別的地方去就留在這裡吧。這裡的東西你可以隨便用。如果有事情,打我手電。這裡是號碼。」
男子把自己的名片放在桌子上。

少年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男子離開之後,少年跑到洗衣機房,一邊聽著洗衣機轉動的聲音,一邊祈禱著。
很久以前,他是一個虔誠的信徒。
現在,他仍然祈禱,但已經不再相信神。

洗衣機停止了轉動,少年馬上站起,顧不得滑下的毯子,打開蓋子,拿出了溫熱的衣服。
一件運動上衣,一條牛仔褲。
少年把毛毯拾起,迭好,放回男子房間的櫃子裡。

少年又想起了些什麼,他摸了摸口袋,露出更寂寞的神色。
他走出了公寓的門,卻又折回來了。

——要鎖門,但他身上沒有鑰匙。
少年坐在門關,靜靜地等著——帶著灰暗的雙眸,一個寂寞的心。

 

傍晚。

 

男子工作回來了。打開門,便看到少年坐在地上。
「你怎麼坐在這裡?」
「他想出門。」
「去哪裡?」
「去找硬幣。」


男子開車,把少年送到今天發現他的地方。
少年沿著街道走。眼睛尋找著一個叫做『硬幣』的對象。
良久,在距離男子不遠處的地方,少年欣喜地跪下,捧起了地上的那枚硬幣。


夜裡

少年爬上男子的床。
他坐在男子身上,大幅度地張開雙腿,用他纖細的手,撫摸著男子結實的胸膛。
他無神地看著身下的男子,嘴裡逸出縹緲的呻吟。

——沒有藥物的輔助,少年的熱情未減分毫。

 

隔天早上

 

男子準備了兩份早餐。

「你叫什麼名字?」
「十字。」
「十字……?」
少年抬起頭,在胸前畫了一個十字。
男子稍微思考了一下,「是這樣的『十字』啊……我的名字是架。十字架的架。」
「……」少年盯著男子。

兩人一同生活了幾天。少年從來不出門。也沒有要走的意思。
男子也沒有要趕他走的意思。

某天早上,架給了十字一條鑰匙。
「出門的時候,記著鎖門。還有,冷的話就戴上圍巾。」叮囑了這一句,架便出門上班了。


十字看著手中的鑰匙,鑰匙扣上,是一個黑色的十字架。
十字架和鑰匙?撞的金屬聲音,清脆地迴響著。


——出門

他鎖好了門,把鑰匙放進左邊的口袋。
脖子上,圍著一條架為他買的白色圍巾。
十字不願意穿上其它衣服,於是架便為他買了這條圍巾。

他一邊走,一邊記住四周的路牌和街名。
以前迷路的經歷,在他心裡多少留下了傷痕。
因此,他每次都很小心。

最後,他來到一個小小的教堂前。
教堂裡面有幾個人在祈禱。
他坐在最後一排,最左邊的位置上,遠遠地看著聖母像。
十字對父親和母親沒有什麼印象。
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多餘的,直至?到了那個男人。
那是他愛得最深,也是最痛的一次。

——『公的話我就走,字的話我就回來。』
這是男人最後,所需下的承諾。
陪伴少年的,只有一枚兩面都是公的硬幣,一份滿是傷痕的愛,一顆破碎的心。

少年拿著那枚硬幣,不斷地投擲。
帶著一個沒有可能投出字的硬幣,等著一個沒有可能回來的人。
少年穿著分手時候相同的衣服,留著分手的時候相同的頭髮,帶著分手的時候,那枚硬幣。
少年努力地想把時間停止。卻無法制止自己長大的事實。

他不再為男人的離開而覺得心痛。每天流浪街頭,遇到不同的男人,爬上不同的床。
但終究,沒有一個讓他停留,讓他值得回去的地方。


直到16歲的冬季,十字遇到了架。

——少年沒有祈禱。
他從凳子上起來,慢慢地步出教堂。
他瞇起眼睛,看了看晴朗的天空。

「該回去了。」
把手伸進左邊的口袋,拿出那條鑰匙。

「十字……架……」

 

——冬天,戀人們分手的季節。
寂寞得到救贖的時刻。

 


The End
冬十字——winter crucifix.........2003.09.18
迷幻論壇百人慶的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