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檻──The Cage

Submitted by sdx on Thu, 2003-06-26 00:00

++Introduction++

—— 瘋狂,也要瘋狂得有意義。

 

他來了。
——大概是上個星期,某個晚上的客人。

 

我忘了他給我多少錢了。
但不是一個小的數目。
今天他來找我。

 

我沒理他。
我想,他應該很快就沒趣。

 

這裡不缺男人吧?
用得著找我?

——但,他似乎是出了點問題。

我喝了點酒,就離開這酒吧。
還不算很晚。街上還有些討厭的人在摟摟抱抱。

宿舍……在那邊吧?

——喂,去哪裡?

他冷不防在我眼前出現。

 

我沒理他,調頭走。

他用力地捉住我。


放手!殺人啊?!
——我要你。今天晚上。
沒興趣。
——那現在呢?


他狠狠地捉住我的手腕。那種力氣讓我吃不消。

你這變態……


他沒理我的話,重重地吻了下來。
之後的事情,我就不記得了。

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很大的床上。
雙手被綁在床頭。
這樣的畫面,聽得多了。但親身經驗倒是第一次。
但我的衣服還在。
也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
這是……在搞什麼?
從浴室,出來的,就是他。
很好,軟的不行用硬的嗎?
他心情似乎不錯。還對我微笑。
那我也不客氣。回他一個笑容。
但他突然叫來了十多個人。
呵……測試我的體力是吧?
他慢慢地壓上我,解開了我手上的繩子。
然後,好幾個人同時扒掉我的衣服。
他很高興地拿著AV在拍。
但實在太多人了。我數不清楚。
再沒有辦法掙扎之下,我不發一言,也沒打算走。
反正這裡的帥哥也不少。
就當我幸運。一個晚上能夠吃掉那麼多客人。
然後呢,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至少我醒來的時候,身上是一套很漂亮的衣服。
他,卻躺在了我身邊。
但,我似乎除了對他有點感冒,就沒有其他感覺。

總之,那個時候的我,雞皮疙瘩都要出來了。
我看了看房間的模樣……這大概是這位大少爺的寢室……
從窗子往外看,只看到一個游泳池。
這裡究竟是啥地方……?


——你以後,只能留在這裡。
哼。無聊。
——否則,我會殺了你的。
……

他的這句話,讓我有了保留。
我知道他是動真格的。
我知道他昨天沒對我做什麼。
但,要用那種方法來嚇唬我?

你好可憐!
可憐的連愛人的方式也不會嗎?
我對他淺淺一笑。
然後跳出了窗外,落入了水中。
如果這是硫酸,我一定死得很美吧?

 

但很抱歉,我不會讓你如願……

 

喝了幾口水,我爬了上池邊。
離家出走的經驗我是有的。
這些瑣碎的障礙,還算小意思。
我猜正門大概在西邊,
於是我往著那邊跑。

很容易就出來了。這個城市,讓我覺得懷念。
不可能的吧……我明明在18年前,拋棄了懷孕的她,逃到了一個很遠的城市啊?
該死,我在原地踏步不成?!

他究竟,對我做過什麼?

我一路走,一路發現很多人盯著我看。
我的臉,有那麼奇怪嗎?

在一個櫥窗之前,我停下了腳步。

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我的臉上……
那是什麼?!

一個鮮紅的十字架,刻在我的額上。

 

我碰了它一下。
卻聞到了燒焦的味道。

 

——烙印?

 

腦海裡出現了這一個無意義的詞語。

 

我對著玻璃笑了起來。
然後,我再次昏倒了。

 

 

 

 

他,又來了。
這一次,把我困在了一個高塔之上。
我沒有翅膀,所以不能飛走。
這一下子,他是來真的吧?
他跪在我身前,伸手捧著我的臉。
要不是我的雙手被鐵鏈磨得疼死了,我肯定把他給揍一頓。
他摸著我額上的印子,嘴裡喃喃地說了幾句話。

 

從此以後,我下了一個結論。
他確實是變態。

 

——還想要走嗎?
不了。
——哦?
我比較想痛扁你一頓。
——呵,你很可愛。
彼此彼此。

我楊起嘴,對他一笑。

他似乎很滿意。
只不過跟他做的時候,
還是有點疼。

我高高興興地活了一個月。
其實我也很驚訝自己能撐那麼久。

 

我爛得不得了的脾氣和他臭氣相投。
但如果那裡小半號的話,我大概會愛上他。

 

我記得朋友跟我說過兼容的問題。
像XP吃不了IMAC的軟體;還有蘋果不吃軟的問題。
我和他,大概就是大號跟高爾夫球洞般,說到兼容,
那可真是紙上談兵。

 

隨後,他乾脆把我養在一個奇怪的房間。
這地方看上去跟鳥籠沒差。
他還經常給我裝上翅膀。

但,要我和他在一根木板上做,那真是太高難度了。
我常常要摔下去。
最後乾脆扒住那該死的木板,他摔死是他的事情。
但他似乎真的會飛,就算衝刺得再多,也沒有停止的紀錄。

之後,鳥籠的門打開了。
我疲倦地跟著他去了另一個地獄。

 

那灰暗的地下室,確實讓我心寒。
但……
他在搞什麼……
在這種地方給我看恐怖片?!你家的電影院偏偏要放在地牢?

 

好做不做偏偏要在貞子爬出井外那種鏡頭才給我高潮。
最近還多了幾個裝鬼的人在我身後亂摸。


無可奈何,我每天看著蠟燭臺發呆。
一邊聽著鬼叫一邊睡覺的日子……
真是苦不堪言。

但我唯一驕傲的一點,
就是無論我怎麼叫,也會比他們好聽。

某天,他才告訴我。

他覺得我比鬼火還美。

我聽不懂那個意思。
不過後來我知道了。
他家裡的電路似乎被破壞了。於是就把我放到地牢。
而且全家只用蠟燭。

我看著地上一滴一滴的蠟,
為他的女俑默哀了十秒。
然後,就為我身後的那個地方,痛苦了24小時。

 

沒過多久,他越來越正常了。
他今天終於記得我沒有吃飯。
真是大進步啊!

 

但家裡沒肉。
他就讓廚師把某個女傭煮來吃。
我聽得心寒。

 

但其實那根本就是牛扒。
至於我怎麼認出來的呢……
就是因為第二天,家裡多了一個牛頭骨擺設。

 

沒過多久,他心情很 好,跟我去游泳。
@#$%&@#!!
鬼才跟你鴛鴦戲水!

但我還是被他脫個精光,然後拉進了水池。
我對裸泳沒什麼好感。
特別是看到他平常欺負我的地方。
我就想抓狂。

好了……一年過去了……
革命勝利了……
才奇怪……

尚未出門的我,在他每天的親熱之下,學到了不少招數。
但看見鏡子中的自己的時候,未免有點心寒。

他究竟給我吃了些什麼……
我瘦得那麼厲害?
拉長臉就變得像驢子……
天啊……
我營養不良還是天生就是這樣?

過了幾天,他突然說是他的生日。
就ABCD了我數次。
對著他這種怪胎……真是無力……

根據我的統計,
我被困了400天。
和他做了剛好一千六十八次。
其中300次是在我無意識中做下去的。
122次是因為我不舒服而中斷。
平均10天就來一次狠的。
20天就來一次天翻地覆。
這段時間,我瘦了19斤。
他卻高了19公分。
我在懷疑是不是我縮小了。
但他無意中告訴我,他18歲。

天……我跟他做的時候他未成年?!
這年頭越變態的人年紀越小啊……


最後,那大概是在十天之後。
他突然不見了。

我本來以為是做夢。
後來,卻在大廳,看到了一把染血的刀子。
他在某個角落,
吃著一個還沒死的人。

我嚇得愣住了。

 

他搖搖晃晃地站起來,還突然給我跌個狗吃屎。
他深情地看著我,對著我笑。

 

——你走吧……

 

老天,400天外加十天,上了我一千六十八次就要我走?!
還我的青春和貞操回來!

 

我冷靜了下來。
跪在他身邊,把他的頭,放在我的大腿上。


他嘴角的血,聞上去很腥。

他那該死的深情,那該死的眼淚,那該死的表情!

也對,
你確實該死了!

我拿起刀子,割下了一小塊布料。朦上了他的眼睛。

……我靜下來想了想……

他突然伸手,摸著我的臉。
他的笑,讓我覺得愚蠢。
對了,我告訴過你嗎?你的模樣跟我拋棄的那個女人很像。


玩夠了。

 

你該收手了。我可憐的兒子。

 

——他的鮮血……
染紅了我的頭髮——

 

THE END
子檻──The Cage

2007.10.27 星期六 03:00 AM 部份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