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子

Submitted by sdx on Wed, 2003-05-07 00:00

+ - ++ - ++ - ++

——他從來都是那樣認真地看著我。
+ - ++ - ++ - ++


作為地下樂團的主唱,我常常在不需要唱歌的大白天,找一個很高的陽臺,重複著自殺的故事。
那裡的風,很大。

吹得我的心,涼透了——從心頭冷到骨子裡去。


每次我坐在陽臺邊,不久之後就會有一大堆警察,很吵雜的聲音。
然後會大概看到有人走上來。

有好幾次,我看到的都是同一個大叔。
不得不承認,我們確實有緣分。


他並不會露出厭煩的目光。應該是很有經驗吧......?談判專家大叔......

我每次都會對他微微一笑。
——因為我這一次,我又不想死了


要害他沒了一份工作,我於心不忍——這就是所謂的善良嗎?
呵呵......我這樣,是惡魔才對吧?

帶著自篾的輕笑,我從高樓跳了下去。
身子快要踫到某個陽臺邊上的時候,靈活地伸手,一拉,翻身,著地。
不需要什麼技巧,只是因為我很輕。
沙子啊......就算你被當作寶物般捧在手心,還是感覺不到重量——無論我怎麼做,總是無法成為有重量的沙子。
啊......我是不是......太悲哀了?


生活在人類的綠洲......像我這樣的沙子......寂寞地......等著遠方的同伴
風啊......你不曾帶我離去
不論我如何掙扎,沙子,始終是傻子啊

真的......我有點開始絕望了
你......還會叫我不要自殺嗎?大叔......?

 

+ - ++ - ++ - ++
——他從來都是那樣殘酷地對待我。
+ - ++ - ++ - ++

 

又是......一個晴朗的天空

腳下的人,來來,又往往。
有誰......會停下來看我呢......?
有誰......
會等我......?
啊......我的新歌,又忘了填詞了
我爬上欄杆,用腳,踩著那細細的繩子——

也許,我很適合做這種特技吧......?
腳下的,仍然是一堆麻煩的制服大人們。
——天臺的門——還是被大叔打開了。

是你......總會是你......

眼淚......糟糕......
為什麼......
我在哭什麼......??

 

——我伸出手

 

大叔......


我......

 

來自地球中心的引力,突然把我拉了下去——
我的身子,被風吹歪了
我的臉,最後親吻了下方的氣墊

我再回到了起點......

再一次,從地球上,看著太陽的方向——

——沙子......你的家究竟在哪裡?
我真的屬於這個城市嗎?

撐起身子,掙脫開人群,跑回地下的酒吧
那裡的音樂好吵......好吵......
我拿起麥克風,不停地唱,不停地唱——
我的歌......最後唱到了一個白色的地方

那裡有白色的小房子......白色的人......白色的......天花板......

身子好重......
嗯......
好累......

 


讓我睡一回吧............

——不想......再做惡夢了


不過,我還會見到你嗎......

大叔......

+ - ++ - ++ - ++
我真的......很......
+ - ++ - ++ - ++

and the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沙子——逝言

 

++ - + - ++ -++
——他的心臟,最後跳動了十下。
++ - + - ++ -++


+ - ++ - ++ - ++ - ++ - ++ - +
他拿起一個小小的鏟子,在沙灘邊上,做了一個小小的山
男孩單純地微笑著,他說:它不久後,會變成一座用黃金做的城堡哦。
+ - ++ - ++ - ++ - ++ - ++ - +

——沙子!明天沒有活動,一起來玩嗎?
我很忙。
——別這麼冷淡!我們好歹也......
放開我。


我的語氣是堅決的。
縱使,我明明看到他悲傷的神情。我明明感覺得到手臂上熾熱的溫暖。

+ - ++ - ++ - ++ - ++ - ++ - +
——沙子......你知道嗎?你一直在撒嬌......
+ - ++ - ++ - ++ - ++ - ++ - +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能陪你嗎?
去死。我要祭墳。
——那我們一起去。
少囉嗦!
——我們說好的。無論什麼時候都在一起!
無聊。
——我會努力的。把你從寂寞的深潭救出來!
多管閑事。

那一天,我第一次在父親的墳前。
露出微笑

那天,是我的初吻


你總是記得,那些小孩子玩泥沙的無聊約定。
我們長大了啊......那並不一定代表我對你的感覺日益膨脹

——但,那份感覺,確實重得快要壓倒我了。
也許我很快,就無法再壓抑對你的感覺,或者再阻止你侵入我的心。

儘管如此,我還是習慣了撒嬌......

 

——會......怕嗎......?
......
——這樣子很不舒服吧......?
............不會......
——你又在說謊......沙子......
我沒有......
——那麼你是在利用我......
那又怎麼樣?是你自己自作多情。
——也許吧......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對你......
......廢話......你要做就做......
——嗯......難得今天......是聖誕節啊......

 

那一個寒冷的冬天。
在深夜,纏綿之中,我和他的身體,合二為一。
忘了是誰主動......
總之那天,是我的初夜。

 


他是我沙漠中的太陽......把熾熱的光與熱,毫無保留地奉獻給我——讓沙子慢慢地變成閃閃發亮的金子。
只可惜,那一切都是錯覺罷了。
就算再怎麼像金子,沙子,始終只是一粒黃沙。

+ - ++ - ++ - ++ - ++ - ++ - +=====
——最後,用了漫長的時間用沙堆砌而成的城堡,因為一個海浪,被夷平了。
+ - ++ - ++ - ++ - ++ - ++ - +=====

——沙子......你知道嗎?你一直在撒嬌......
......
——答應我。你不準死。
不要。
——沙子......
我也不要你死。

他只是微微的一笑,放開了手,然後停止了呼吸。
沙子把頭放在他胸前,閉上眼睛......數著他最後的心跳。

——『噗通』......
一...二......

 

 

沙子嗚咽著,嘶啞的聲音刺痛了他身旁的空氣......

——『噗通』...

 

 

 

 

 


——靜止了......

——『叮鈴鈴......叮鈴鈴......』
窗外,卻傳來了風鈴的聲音......

 

十下......
那,我就為你流下十滴眼淚。

沙子,沒有再次祭墳。沒有再流淚。
他嘶啞、悲傷的聲線,卻成為地下酒吧的靈魂。
他瘦小,殘缺的身影,在白天出沒於建築物的高臺

——答應我。你不準死。
只是,為了這個尚未答應的諾言。

+ - ++ - ++ - ++ - ++ - ++ - +
——沙子......你知道嗎?你一直在撒嬌......
+ - ++ - ++ - ++ - ++ - ++ - +


也許吧
但你的存在,造成了我撒嬌的理由

再次掉了十滴眼淚。
彷彿,再一次聽到你為我最後跳動的聲音。

 

++ - + - ++ -++
——答應我。你不準死。
++ - + - ++ -++

 

 

 

 

 

 

後記:

沙子。
' 自殺 ' 的諧音。
很懷念此文。[笑] 某種程度上,沙子跟Confession之中的那個"我" 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