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st 23:56:4

Submitted by sdx on Mon, 2003-03-03 00:00

The Last 23 hours 56 minutes and 4 seconds
最後的二十三小時五十六分零四秒

 

++Introduction++

這,是他最後留下的文字紀錄。

 

 

 

我接受了一個委託。
內容是要把擁有這個號碼的人殺死。

1-314-5201314——

那真是一堆熟悉的數字。只可惜,電話是空號的。
那麼,委託者,和目標,是誰?

在一切都是未知數的時候,我的手上,只剩下這五個數字23564。
數字的意思,是一天的真正時間:23小時56分4秒。
也許,他在暗示我只剩下86164秒。

只有這一次,我不打算完成任務。

 

——首先,我去了他的墓碑。

 

喂,繼承你的遺願,我做了殺手了。
你不是說我永遠做不來嗎?
很可惜你無法聽到別人怎麼稱呼我。
但他們怎麼叫我也沒用。
我的名字,只有你知道。

可笑的是,這墓碑下,沒有你的屍體。

我很早就發現,那面貌被毀的人,根本不是你。
你做什麼要在我面前做那樣的戲?
好讓我成為殺手嗎?

你不懂,你完全不懂我需要的是什麼。

那好,反正我也不被需要。

 

剩下的22個小時,我一直躺在床上。
望著那天花板。

等待,確實是漫長的。
但既然我執著了那麼久,就不要讓我回頭。

我努力地在真空中呼吸,但沉重的黑洞已把我的能力封鎖,就算再這麼呼喊,也無法從黑洞傳出。

如果你愛過我,也許你會來見我最後一面吧。


1-314-5201314——
—— 一生一世,我愛你一生一世。


為什麼父親和你,都只希望我成為殺手呢?
殺人對你來說,比我更重要嗎?
但很可惜,我無法成為沒有心的殺手。
就算親手殺死了父親,我也無法擺脫家族的詛咒。

親愛的你啊……

你是否仍在遠方嘲笑著我?

 

你欺騙了我……從一開頭,全部都是一個騙局。
你不是什麼孤兒……更不是什麼「被詛咒的孩子」。
你真正的身份,竟然是我們家族的「詛咒者」。原來我從一開始,就是你的棋子……


那,如果我殺了我自己呢?

——在沙漏的沙子,全部消失之後……

黑暗籠罩了房間。
那惡魔的羽翼,包圍著我的身軀。

——「是你叫我嗎?」那依然單純的殘酷聲音。
「我現在應該是一個死人啊。」


玫瑰花香般的血……暈開了……

——「你在做什麼。」他把手放在我手上的腥紅色刀子之上。
「執行任務。」從心臟溢出的血液快速地降溫。
——「這是誰的委託?」他吻著我嘴角的血。
「我的。」我看著他無光的瞳孔。打著寒顫。
——「……」他伸手解開了我的衣服。
「就算……是死人……也無所謂嗎?」
——「你在說什麼?我是死神。」

 

 

 

「也是……那無所謂了……」

 

你忘了。你什麼都不知道。
你再也不會握著我的手,告訴我你喜歡我。

「呵……別那麼用力,我還是第一次啊。」

為了陌生的你的微笑,是我最後的禮物。
當然,還有這個將會失去體溫的身體——
這些,全部都是你的。

 

THE END
the last 23:56:4

 

2007.10.27 星期六 02:41 AM

一天,
只有二十三小時五六十分零四秒。

一個即將死亡的人,在最後的一天,
碰上了已經死亡的人。


或許,這是有可能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