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finity 戀愛不定式

Submitted by sdx on Mon, 2002-11-11 00:00

Thoughts

                           ++ love of infinity ++
                                 戀愛不定式
                           無     色     系     列

想法。
你對他的想法。
你覺得他不夠體貼。沒有在你生病的時候陪你一起生病。
沒有在你睡覺的時候,好好地陪你睡;沒有在你說話的時候,仔細地聽著。

但是他很溫柔。在你睡著的時候絕對不吵醒你;在你說要減肥而不吃東西的時候幫你把所有東西都吃掉。
你累了回家的時候,他會送上一杯溫度剛剛好的咖啡給你,為你打開電腦,打開你喜歡去的那個網站,甚至連密碼都未曾忘記過。
你喜歡唱歌,當你哼著曲子的時候,他會乖乖地聽著,一邊抱著你一邊撒嬌。
有時候他會像小貓一樣溫順,有些時候他卻又像小孩子一樣白癡。
你很喜歡他的單純,專一。

你定下的規矩他一條也沒有犯過。他總是待在家裡,等著你回來。
有些時候你會把朋友帶上來。他只好在街上流連。不過回來的時候,他總是喜歡胡亂買禮物送給你。
你卻不喜歡他這樣子浪費錢。他好無辜。確又什麼都不說。
那天晚上,他沒有睡在你旁邊。

早上的時候,你發現他不見了。
就在你最著急,最彷徨的時候,你看到他捧著一大堆快餐回來。
他說,他怕你會餓了,所以先買好一大堆東西。等你消了氣,他再回來煮飯給你吃。
你叫了他一聲傻瓜,然後馬上把他抱在懷裡。
不是他不想失去你,而是你不願意沒有了他。

有些時候,他會在假日定期地四處走走。
大馬路上看到對方的時候,他會很識相地假裝普通朋友;所以從來沒有人看得出來你們是情侶。
雖然回來的時候一定會聽到你不滿意的訴斥,不過他仍然面帶微笑。
他說,我還是覺得你的聲音很好聽呢。
你說他是笨蛋。
他卻告訴你,傻瓜喜歡笨蛋。
那天晚上,你們都沒睡。

他漸漸地潛入了你的心中。
他也習慣了和你一起呼吸。

三年後,你們再一次見面,是在一個婚禮。
你們都還記得兩年前分手的那天。
你問他是否有了心上人。
他卻說,還是兩年前的那一個。

他沒有怎麼變,只是個子高了好多。
你們聊天。
聊著聊著,談到了你最近的兩年的生活。

你說,這兩年來還是無法忘記兩年前的那個孩子。
他高興地抱著你,說,笨蛋還是很喜歡傻瓜。


那是你的想法。
也是他的想法。

兩年後,他開始第一次反攻。
雖然位置換過來的時候還是有點不習慣。但是他對你的溫柔減少了你的不安。
那一個晚上,他刻意沒有進入你。

第二天,他有點沮喪地做了一份用鹽做的蛋糕。
你覺得好難吃。但是看到他無精打采的臉,你為了安慰他,把所有的蛋糕都吃完。
他後來發現自己放的都是鹽,連連道歉。還說自己不配做你的情人。
為了安慰他,你讓他進入了自己一次。
雖然並不是完成式。

三個月以後,他高興地告訴你說大學的通知書拿到了。
那一天,你們剛好18歲。
你們哭了一個晚上。因為你們讀的大學分別在這個世界的兩個盡頭。

分開一年。他卻突然用插班生的名義進入你的班。
你們被編進同一個宿舍。夏天一起流汗,冬天一起取暖。

今天......是你們相識的第4131天。
你又忘記了他的生日。

不過今天晚上......是你們的第一次完成式。
你喜歡他,因為他很愛你。
那是你的想法,也是他的想法。

 

 

 

 

 

Not even a kiss
                                           ++ love of infinity ++
                                                   戀愛不定式
                           無     色     系     列

 

 


你是他的學長,他是你的學弟。
他喜歡放學之後粘著你,而且還一個勁兒的傻笑。
你對他無輒,卻又不捨得離開他。

他經常抱著你,讓你小小的身體產生了反應。
你只好盡量克制自己,為了不嚇壞那個情竇初開的小孩。

你縱他,溺愛他,用你所有的精力經營你和他之間的微妙關係。

有時候,他到你家去玩,太晚的時候,還會撒嬌說要留在這裡不要走。
你還是縱容他。讓他在洗澡的時候跟你撒嬌,跟你打鬧。
結果那天晚上,你被投訴說罷用浴室超過兩個小時。
他對你無奈地笑笑,什麼話都沒說就衝進了你的房間,鎖上了門。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你沒有用在學習上;反倒是在門外,不斷地說著安慰的話。

可惜的是......你忘了對他說那四個最重要的字。

他沒有怪你。只是帶著有點紅紅的眼睛從房間出來。
還硬說要回家。


那是第一次他開始無理取鬧。
不過你沒有生氣。你把所有的責任都放在自己身上。
你溫柔地擁抱著他,你說,你很想他陪你一起睡。雖然當時的你,並沒有意識到這句話改變了小孩子稚嫩的心。

那一天,你15歲,他12歲。


一年後,他很高興地告訴你說考上了你就讀的中學。
雖然只剩下一年的時間呆在同一個教學樓。你們都很珍惜這個機會。

中午在飯堂,你放棄了和其它同學打球的機會,反而經常主動去找他吃午餐。
剛開始的時候他曾經連續拒絕過你十次。
雖然每一次這樣你都很傷心,不過你沒有告訴他。

那個時候,學校的垃圾桶每天都多了兩份午餐。
你的,還有他的。

他漸漸長高,可是卻越來越瘦。
最後,你從他的同學口中,知道他一直沒有好好地吃午餐。

隔天,你帶著自己做的飯盒,在中午的時候把他拉到一邊。
他很害羞。比一年前的那個小孩子害羞很多。
你問他為什麼不吃午餐。
他說,他要變得帥。
你問他為什麼。
他支吾了半天,最後竟然告訴你,是為了讓自己喜歡的人喜歡上自己。
你突然覺得很空虛。

原來自己一直愛護的他,有了心上人。

你說你突然有些事情,塞了一個自己做的飯盒給他,就走了。
那天的你很沮喪。
甚至,忘了記下老師說要交的作業。

不過你仍然記得,你說每個下午都去接他放學。
因為你們從小就是鄰居。


那天放學,你看到他被一名個子比較高的男生拉住。
你躲在了一旁,雖然聽不見他們在說些什麼,不過你很擔心。
最後他們好像發生爭執,那個男生把他推在地上,罵了他一句就生氣地走了。
你馬上衝過去把那個男生捉住,警告他不要欺負他。
那個男生樣子很難看地走了。

你扶起還在顫抖的他,溫柔地問他有沒有受傷。
始終,儘管他的心上人不是你,你還是無法丟下他不管。

他沒有說話。一直把頭壓得很低。
你問他是不是還覺得很害怕。
他搖頭。
你問他是不是不舒服。
他再搖頭。

結果,那天他沒有對你說過一句話。

第二天,他知道你因為沒有交作業被老師留堂,他拚命地道歉,還說以後不要打擾你了。
你害怕地把想要逃走的他捉住。
你說,比起要留堂,如果沒有了你在身邊,你會更加難受。
他停下腳步,愣愣地盯著你看,卻又不敢說話。

你不知道是不是他發現了你一直隱藏的感覺,但是你卻又怕他會討厭你。
所以那天,你不敢再對他說一句話。


晚上,你打電話給他。
那是你第一次打電話過去。

你笑著說,今天下午說的話很抱歉。
他告訴你,說抱歉的是他才對。

你和他有的沒有的聊了一個小時。
直到沒有話題的時候......你們放下聲音。
話筒裡面,安靜了十多分鐘。
你只聽到他平穩呼吸,以及自己的心跳。
你的心跳得越來越快,就連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過了好久,他說,他想睡覺。
你卻叫他再陪你一陣子。
他沒有再說話。

最後,你說你想見他。
於是,你約他在大院見面。

你在外面等了好久。
看看表。已經快要十二點了。
最後,在十二點的時候,他終於狼狽地跑了出來。

在他跑過來的時候,你就告訴他,你喜歡他。
他連呼吸還沒有調整好,聽到這句話以後更加害羞地把頭低下。
你鼓起勇氣,你說,也許你會覺得討厭。可是我就是喜歡你一個。

隔了好久,他慢慢地抬起頭,臉紅地盯著你,他說,前幾天他哭得很厲害......因為......他還以為自己失戀了。


你是他的學長,因為他是你的學弟。
你沒有吻他,因為他沒有吻你。
你喜歡他,因為他喜歡你。

 

 

 

 


Hatred
                                           ++ love of infinity ++
                                                   戀愛不定式
                           黑     暗     系     列

 

討厭你的人,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樣多。
你犯著他們什麼了?

 

母親,她生你,但是沒有養你。
在你墮落的時候,是她扯著你的頭髮,教你去墮落。
把你推進那個黑房。讓你度過了最難忘的七天。

你還沒有喘氣的機會,身體已經被另外一個人佔用。

——疼,如果那個被叫做疼的話,那你心中的苦悶感覺是什麼?
痛苦嗎?

不,你一點也不痛苦。
因為,你喜歡帶著緋紅色的腥味的刀子。

父親,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父親,你相信。
在夜裡偷偷地爬上你的床,把你壓在身下。
讓你讀懂了這個世界最不可否認的真實——『身體的慾望,勝於一切。』

那是他教你的。


怎麼?現在不喜歡嗎?
你讓他進入過那麼多男人,還不夠嗎?

哥哥,他是你最恨的人。

為什麼......為什麼發生了那種事情以後,他仍然可以對你笑。
甚至代替你,成為父親的發洩品,母親的排泄物?
他一點也不愛你!

因為他連你的身體都不敢看一眼。
他連碰你都不願意。

在黑房裡面的第七天,你的最後的一個客人,就是他。
怎麼了?
你已經張開雙腿,讓他壓住你了啊?
放心,他已經是這七天裡面的第五百多位客人了。
除了你裡面可能有點骯臟或者是別人的排泄物以外,應該沒有多少他應該顧慮的吧?
不過你的雙腿可能抬不起來了,你的腰也幾乎不能動。
全身都已經快要麻木了......

憑你的身體,你可以讓他達到天堂的......
把那個藥放在你身上就行......

你以為,他會像其他人一樣。
他卻把你捧起,把你送進了浴室。

燈光之下,你看得到身上的一條條淤痕。
你本來想掙扎下來,他卻不讓你走。

怎麼了......讓你死在那裡不是更好嗎?
讓你死在高潮之中,總好過要活在這裡!!

你癱軟地靠在浴缸邊上,他輕柔地幫你洗刷。
看著他滿臉的不安和愧疚,你的心更疼了。

你又不是他親生的弟弟......他卻那樣子看著你。


洗刷完畢,他跟你擦乾身子,把你放在了溫柔的床上。
然後躺在你的隔壁。

不止一次地,你伸手進入他的身體。
聽著他微微的呻吟,你越來越快樂。他卻在中途阻止你。你不要這樣。
於是,你硬把他壓在下面,把他的放進你的身體,然後一上一下地擺動著身體。

其實你已經累得快要動不了了......
為了他......如果是他的話,你願意這樣做......
雖然,可能晚了一些......

那種行屍走肉,只憑著身體的感覺生存的日子,你,活了四年。

母親被人殺死後,父親失蹤以後。
他,在三年後結婚了。
對方是一個很幼稚的大姐姐。
他帶著你,入贅到她的家。
但是那裡,仍然只是一個慾望天堂。
大姐姐的兩個雙胞胎弟弟,只把你當作發洩體。
唯一不同的是,他們不需要到外頭找人罷了。

你一直忍氣吞聲,卻不料還是被他發現了。
他馬上帶你走,不顧一切。


他不需要帶你走的。真的。
為什麼他就是那麼討厭......總喜歡在你最接近死亡的時候,把你拉回來。
那天晚上,你們在一個廢置的小屋發生了關係。

看吧......你不是說過了嗎?
——『身體的慾望,勝於一切。』
他在哭什麼?

他捧起你的臉,吻著你。
他問,為什麼你總是那麼不幸福。
你說,你一直都很幸福啊。
他搖了搖頭,把你緊緊地抱著。

他太天真了。你的生活,已經被骯臟的顏色染得亂七八糟。
你不是那種清純的孩子。永遠不是。

你很幸福。
因為你很清楚你恨的是誰,愛的,又是誰。

你想明天,他大概看不到你自殺的樣子了。

 

 

Weed
                                           ++ love of infinity ++
                                                   戀愛不定式
                           灰     色     系     列

 

 

好討厭。
又是春節......真不明白新的一年有什麼好慶賀的......
少活一天又沒差。

「喂,你又發作了?」身旁的男人在紅燈前把你拉住。
「啥啊?」大街上兩個男人手牽手,多噁心。
「你啊!過馬路不看紅燈。想要在新年還沒過之前,就要我給你認屍嗎?」
「誰說的,你還不是我的監護人......」糟糕......你又說出了最禁忌的三個字。

現在的場面有點混亂。
在他還沒有火山爆發之前,解釋一下......

他,是你的叔叔。也就是你媽的弟弟。不過不是親生的......
移民到加拿大以後,你就和他住在一起。
警告,這跟同居很不相同,就像是Home stay。

「我有義務照顧你!」他再次捉住你的手,疼得你直掉眼淚。
「就算天塌下來你都是用這種理由!」你甩開他的手,揉著自己剛才被捏疼的地方。
「你不要那麼任性好嗎?我是很認真的。」他硬是把你轉過來,也不考慮你還在發疼。
「對我也是嗎?」你盯著他。忍著。
「......」他別過頭,不敢看你。
「沒話說了吧?」


——你一直不敢給你承諾。
但是他知道你最痛苦的是什麼嗎?就是一回到家,就要對他假裝微笑。

「我......」
「說啊?為什麼不說?」你帶著沙啞的嗓子,壓抑地問。

三年了。
過完這個新年,你就等了三年。

你好累。


三年前的那個春節,所發生的一切事情都是假的。
是的,都是假的。

偏偏他卻又是認真的人。
你連責備他的勇氣和資格都沒有。

——你是小孩子?是啊,你從來不認為你是大人。

「我要回去。」你扭過頭,沒有看著他。
「回去......回去哪裡?」他著急地問。
「你知道的。」你丟下這一句話,甩開他的手,在燈還沒有變成紅色之前,衝過了對面的馬路。


——你們需要分開。
太辛苦了......
你太辛苦了......在這樣子下去,你可能真的會瘋掉。

他還是快點去認識一個女人吧,談個正常一點的戀愛,然後結婚。
都那麼大的一個人了,還要你一個小孩子擔心他。
成熟一點好嗎?
那才是你愛的男人。

 

晚上,你流連在唐人街上。
所有的鋪子都已經關門了,燈,卻都還亮著。

——這裡,是最懂得浪費資源的國家。

走著走著,看到地面上多了一朵花。肯定是被很多人踩過吧?花莖都斷了。
平常你連看都不看的垃圾,今天你卻好像特別感性。
這代表你長大了嗎?

你笑笑,檢起那朵花。

——還是走吧......這裡,是晚上最危險的區域。

 

你才沒走多遠,就被幾個男人捉著。
真是悲哀......今年的新聞,要把你當作頭條嗎?
瞄了一眼你不小心掉在地上的殘花,你似乎能夠想像得到你的下場。
只是,你不曾是鮮艷的花朵。你只是路邊的雜草罷了。

被踩過,也不會有人知道。

真是戲劇性的人生......

 

 

 

PLEASE SELECT:  ENDING        #1          #2

 

 

 

 

 

——兩個星期後。


「你會討厭我嗎?」少年,微弱的問道。
「怎麼......?」男人溫柔地抱住他。
「發生了那樣的事情......」眼中的悲傷,被眼淚朦上了一層紗。
「那又不是你的錯。」男子淡淡地說著。
「是嗎?」你輕聲地反問。
「因為那是我的。」男子慢慢地吻上男孩。

      ......事情變成了這樣子......
      他卻仍然守護著你......

        他不愛你嗎?
              不......他愛你,而且比你想像中的多很多,很多......

 

 

ENDING two

          ——兩個星期後

在男孩的墳前。


男人放下了一枚戒指。

一枚在兩個星期零一天買的灰色戒指。

 

 

        他不愛你嗎?
              不......他愛你,而且比你想像中的多很多,很多......

 

 

 

ps. 無責任詞典:weed: 雜草。具有貶義。
                能夠當作動詞,代表除草,除害。

 

 

 

 

Brothers' love
                                           ++ love of infinity ++
                                                   戀愛不定式
                           無     色     系     列

 

當你發現自己弟弟喜歡自己的時候,你一點也不驚訝。

因為你,也是用這同樣的心情喜歡他。

他很喜歡粘著你,抱著你,有時候還會撒嬌。
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長不大。

——可惜,你忽略了你們之間的年齡,差距了八年。

你覺得他慢慢地開始誤會了。所以你很少接近他。
然後,他變得不可理喻。
翻亂你的東西,收起你的電話本,寧願弄得自己生病,也不要你跟朋友出去。

你開始厭煩了——但是,你又忽略了他變得那麼壞的原因。
他對你失去了信心。自暴自棄。


終於,他沒有考上大學。

正當你想要責備他的時候,你看到他眼角的淚。
你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個時候,他在你懷裡撒嬌的模樣。

——他是一隻小貓,永遠長不大的小貓。
可是,小貓一旦脫離了照顧......就會變成一隻你無法靠近的小野貓。
就在那一天......小貓離家出走了——這是你始料未及的事情。

最後,你在街上的某個角落,找到了他。
他正坐在小巷口,可憐地蜷縮著身子。


回去吧。
——不要。
......
——你們都不要我......不是嗎?
......
——讓我冷死在這裡......你們不就少了一個負擔嗎?
聽我說。
——哼。貓哭老鼠。
跟我回去吧。
——我都說不要了!!
......

你一把抱住了他——

——你——!!
對不起。我忽略了你的心情。
——什麼......這個時候......
我愛你。
——笨——笨蛋啊!你變態!

你笑了笑,趁他呆愣的時候用嘴封住了他的嘴巴。


我可是變態的想要跟你『嘿咻嘿咻』的哦。
——......大......色......色狼......
但是偏偏你喜歡的是我。
——沒有!絕對沒有!
還不認是嗎?
——我哪裡......我哪裡喜歡你了......你是我哥耶!
可是我們沒有血緣關係。
——......你......你是男的......
可是我不是Gay的嗎?
——你......你有毛病!
有啊。我有很多。你想知道嗎?
——啊......不要!
你回家,我就讓你知道我多麼溫柔。
——我知道你很溫柔了啦!放開我!
再說我就親你哦。
——......

你拉著他,然後把自己和他鎖進了小小的房間——


——我們這樣安全嗎......
放心,有我在。
——你好奇怪......
怎麼?
——怎麼突然之間對我......
怎麼?
——......沒事啦......
呵呵~~
——天!拜託你別靠過來!
親熱不是這樣子的嗎?
——是醬子沒錯......可是......
可是——?
——可是我沒叫你跟我親熱啦!
我喜歡啊。
——那......先關上燈好不好......
原來你害羞。呵呵~
——少廢話!!

——黑暗中......傳來了細瑣的衣物摩擦聲......
還有微弱的喘息......

 

Repeat
                                           ++ love of infinity ++
                                                   戀愛不定式
                      黑   暗   三   部   曲  之   一

 


「你要我嗎?」

你,一個清秀的十三歲孩子,在某個酒吧的門口坐著。
來來往往的來人都被來歷不明的你問過。
沒有一個人理你。

男人走過......
「你要我嗎?」你在等人。但是其實,你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又一個男人......
「你要我嗎?」不過只要說了這句話,就會有人給你溫柔。或者痛苦。

仍然是男人......
「你要我嗎?」可是所有的人都不理你。


一個男孩......
「你要我嗎?」你稍微抬起頭,這是你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男孩。
「我不要你。因為你臟。嘻嘻......哈哈......」小男孩做了個鬼臉,高興地走了。

酒吧裡面有兩個男人出來。
「你要我嗎?」
「掃興!一個垃圾!」第一個男子似乎喝了不少酒。
「......」另外一個男子完全喝醉了。說不出話。


再有一個男子出來。
「你要我嗎?」
「......?」男子好心地把你從地上拉起來。可是當他看到你皮膚上的黑點和紅斑,他嚇得馬上把你推倒在地。
「怪物!!」

最後,酒吧關門了。——那是凌晨六點。

你睡著了。
嘴裡還是說著那句話。

 

「你要我嗎?」

 

 

「你要我嗎?」

 

 

「你要我嗎?」

 

 

 

 

「你要我嗎?」

 

 

 

 

 


......「你......要......我......嗎?......」

 

 

 

 

 

Nobody Knows
                                           ++ love of infinity ++
                                                   戀愛不定式
                      黑   暗   三   部   曲  之   二


「你要我嗎?」

不知不覺地,你習慣了每天都經過這裡。
你已經數不清男孩問了你多少次。
但是每一天,男孩都會在那裡。

除了一天......


每個星期的星期二,男孩都不在。
然後在凌晨,男孩會拖著沉重的步子回來那個酒吧。
他為什麼要坐在酒吧門口,或者為什麼要重複那句話。

——沒有人知道。


你是帶著怎麼樣的想法聽著他說那一句話。

——也沒有人知道。

也許在過路人的心中,他們認為你是和他們一樣。
其實,你只是沒有膽量跟他說一句話。

如果不是的話......為什麼你每天都要經過那裡不下十次?

——這一切,沒有人知道。
除了男孩。

你不知道,他一直都記著你。
他一直都記著你。


——這一切,沒有人知道。


你對男孩的想法。
男孩對你的想法。


——都沒有人知道。


在一個寒冷的晚上,你經過那裡。
穿著單薄的男孩縮在一個角落,身上披著厚厚的雪。
你擔心地走到他身邊,想要把他搖醒。

男孩沒有醒過來。


——這一切,沒有人知道。

有部分人,知道男孩消失了。
有部分人,看到你為男孩做的墓碑。

有一個人,知道男孩墓碑上刻著一句話:I want you.

有人說,男孩在等他的天使,他等到了,所以走了。
有人說,天氣太冷,所以男孩死了。
有人說,有人看到他,殺死了他。


只有一個人說,我要你。

——這些事情,只有你記住了。

 

 

 


AIDS
                                           ++ love of infinity ++
                                                   戀愛不定式
                      黑   暗   三   部   曲  之   三

母親生了你以後就死了。
你遺傳了母親的病——AIDS。
那是一種無可救藥的病。

你不記得母親生前的事情。但是你出生在妓女的家,是一個事實。

人們不要你。因為他們看到你身上的紅點。
你每天流浪街頭。用一塊灰色,破爛的布,遮住自己的皮膚。
發病的時候很辛苦。好像不能呼吸一樣。

但是你沒有死。

它只是慢慢地侵蝕著你的身體。讓你的血液裡面,充滿了它的病毒。

生存和死亡對你來說沒有分別。
很多曾經跟你出生在同一個地方的男孩,都被賣走了。
其實你覺得你很幸運。
因為沒有人敢傷害你。

更沒有人願意愛你。

每個星期二,你都會偷偷地溜到教堂。
那裡有一個神父,和你患了同樣的病——他哥哥傳染他的。
神父原諒了他——因為他,愛他。

神父每個星期二,都會給你一些食物,告訴你一些故事。
然後和你做愛。
雖然你不喜歡。

——神父口中,總是喊著『哥哥,哥哥』。

 

沒有人要你——因為你臟。

但是神父總是說,天使喜歡聽話的孩子。
所以你一直很聽話。
就算自己不願意,也樂意張開自己的腿。

神父說,上帝愛所有的人。天使,是上帝的使者。
你不愛上帝。但是你愛天使。


你坐在街上。在酒吧旁邊。
因為出生的罪惡,你無法相信女人。
因為神父的話,你相信男人。

你總是聽到天使在你耳邊說話。所以你總是問天使。

「你要我嗎?」

在酒吧旁邊,你經常看到同一個人。
他從來不和你說話。不罵你,也不回答你。

 

「你要我嗎?」你問。

可是他總是匆匆地走開。從不回答。

從不。

 

 

Boys Next Door
                                           ++ love of infinity ++
                                                   戀愛不定式
                           無     色     系     列

 

隔壁搬來了一個男孩。應該是留學生吧。只有他一個住在隔壁。
你和他的房子其實有一個門可以連通。
不過你每天都把它鎖著。


每一天,隔壁的男孩都很安靜。聽到你那邊在煮東西,他才開始炒菜。
可是有些時候,你會聽見他不小心被燙著的聲音。
你很想過去看看。
但是那棟鎖上的門,成為了你的借口。

曾經有一個星期,男孩都沒有煮東西。
你突然覺得很擔心。畢竟他只是一個小孩。


這一天,你把鎖解開了。
可是你沒有過去。

過了兩個星期,在某個星期六,男孩敲了敲你的門。你很驚訝。
你把門打開,男孩卻一下子倒在了你的懷裡。
——他在發燒。

你馬上把他抱回房間,為他蓋好被子。
煮了粥,再拿出一些藥。

然後你馬上回到房間,摸了摸他的額頭。
男孩好像知道麻煩你了,喃喃地說著對不起。
你笑了笑,叫他睡好一點。

幾個小時以後,他醒過來了。
你把粥盛給他。
他緬甸地點點頭,吃了一些。然後吃了你給的藥。
你摸了摸他的頭,叫他快點睡。
他躺在了床上。

在你想要走的時候,他拉住了你。
他說,他好久都沒有生病了,覺得好辛苦。
他想有人在身邊。

他開始說話。
他說,他以前有一個戀人。不過他不在這個國家。
他們從小時候就經常一起玩。
告白的時候也是他先說的。
可是,他要留學了。
所以很殘酷地跟他分手。
他很抱歉,也很後悔。
他一直很擔心那個男孩是不是很生氣。

但是今天他打國際電話回去,那個人說他是變態。而且還說他已經有女朋友了。
你很驚訝,問,你的戀人是男生嗎?
他沒有說話。
你摸了摸他的頭,叫他不要亂想了。
他點了點頭,悄悄地流著眼淚。

 

——兩年以後,男孩畢業了。
你送給他的畢業禮物......

 

 

 

是一枚寫著你的名字的銀色戒指。

 

 

 

 

 

 

 

 

CLONE

 

『細胞可以複製,記憶可以複製,病毒也可以複製……只有心無法複製……』

 


——實驗室……

「爸爸出去了……」我看著玻璃容器中的一個女人……
「媽媽……」

——母親在我出生前的很久就已經去世了……
她仍然保留著往日的美麗……
我知道她深愛著父親……


——為什麼相愛的人……總是無法得到幸福呢……?

 

我是被複製出來的人。

 

我是道德和倫理的排泄物……不該存在的孩子……
就算如此,我對自己的出生感到榮幸。

我是數千萬個細胞之中……唯一一個成功的例子……
也是唯一一個繼承了母親記憶的孩子。

 

父親不喜歡我看他的眼神。他不喜歡碰我……

 

面對著那高大的背影……
重複著無數次相同的對話……


「爸爸……我拿到了獎金……」
——自己拿去用。

「爸爸……我做了惡夢……」
——長大了就不應該怕。

「爸爸……我肚子餓了……」
——別吵我,自己去買東西吃。

「爸爸……明天是……」母親的生日……
——我要出去,下個星期回來。

「爸爸……我做了飯……」
——我吃過了。

「爸爸……」
——我很忙。

「爸爸……我要走了……」
——不要煩我。

……

 

我和他住在相同的地方……但是他未曾正眼看過我……
他總是帶著深色的鏡片,看著黑暗的世界。
他不喜歡光亮的東西……


我從未離開過房子……

直到我十六歲。


從那個時候開始,父親忙著工作,而我搬到了學院內寄宿……
就算我想見他,也必須先聯絡他的秘書得到他的許可。

其實很多時候我在想……
如果我沒有母親的記憶……我會輕鬆很多吧?
而且偏偏我的臉……總是讓父親想起母親……


——父親是創造我出來的人……
是母親最愛的人……

可是我該怎麼做……?


我並不是母親……但是我擁有她的記憶,我感覺到她對父親的愛……
我愛父親——不只是因為母親……
就算是在我沒有母親的記憶之前……我仍然是愛著父親的……

 

——『喀……碰……』


「你在這裡做什麼?!」
「爸爸……」
「我沒有警告過你不許來這裡嗎?!」父親捉住我的手,把我拉了出實驗室……
「對不起!對不起,爸爸!」

父親沒有說話,把我推進了那個黑房子中……
我看著他黑色的影子伸手把門關掉,當光線完全消失,我的眼淚也落了下來……


——不要那樣對我……爸爸……
我……


我不是母親……
我和母親是兩個完全不相同的人……!

我的心,是我自己的!
包括我愛你的感覺,全部都是我自己的!

 

——爸爸!

 

真的不能愛你嗎?
爸爸————!!

 

 

——父親……
我只是……想更瞭解你而已……
你為什麼那麼討厭我呢……


為什麼……?

因為我是複製出來的孩子?我是母親記憶的繼承者?
為什麼你不要我……

不要我……卻又把我造出來……

 

 

 

但是我不怪你。

 

 

 

因為你和我都一樣……

 


只是用錯誤的方法……
愛上了一個無法給予自己愛的人……

 

 

 

 

 

 

 

 

2007.10.27 星期六 02:43 AM

這又是一個很謎的系列。
當時是想寫一些第二人稱的東西。當時很少接觸社會的S.D.,概念中的社會很抽像,所以寫出來的也很抽像。XD

雖然並不是什麼有趣的故事...OTL
但故事中用了一些當時身邊發生過的事情作為題材。

映射了,一些只有SD所知道的自己..嗯。是種微妙的感覺。
或許,也會有另外的一些人,能從中看到自己吧。

說到父子。其實這方面S.D.很少挑戰 XD'
總覺得是個很難入手的題材。是個總是非要挑戰傳統道德概念的東西。

要是一直著重在道德上的話,總覺將會有點無聊...
有些事情,不能用道德來衡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