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悔 / 無解

Submitted by sdx on Thu, 2002-10-10 00:00

無悔

 

++Introduction++
標題,就是問題的答案。

 

 

 

 

跟你在一起,我從未後悔過。
就算是要拋棄以前所有的朋友,親人,甚至是家,我也願意。
重新開始——我想是的吧……


——早上……

「今天天氣很好啊……」我披著一件薄薄的睡袍,站在窗邊,拉開了窗簾。
「想要外出嗎?」突然我被你從身後抱住。

——你這雙手臂……昨天也是那麼熱情地抱著我吧。

「不。」我仰起頭,看著身後的你。
「嗯?」你的手滑下,摟著我的腰。
「這裡就好……嘿嘿……」我180度轉身,皎潔地笑著。「喂……昨天夠了哦……早上別這樣。」我伸手抓住了他正往下進攻的手。
「半路剎車很危險呀。」他衝破我的防線,伸手到了我的跨下。
「那是你的事情。」我弓著身子,「啊!好癢!別、別鬧了!!」
「不不不,我知道你很需要的。」他把身子貼上來,磨蹭著我。
「哥??哥————!!」我著急地喊出。
「……好……投降……」他頓了頓,離開了窗臺。出了房間。
「……」雖然已經很清楚他的脾性,但其實拒絕了他,心裡不是很好受。


我完全不介意再來一次。只是……我也不知道自己介意些什麼。
雖然知道我和他在一起一定會這樣的。
但我不習慣不是我的錯吧?

哥哥……


你會後悔嗎?後悔愛上這樣的我?


——某個下雨天……

「好煩……又下雨了……」在學校的走廊,我扒在欄杆上,對著灰色的天抱怨。
「沒帶傘嗎?」哥哥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我旁邊冒出來。
「你……你不是在上班嗎?」我斜著眼睛,發現不少好奇的人看著他。
「今天早一點下班。看到天色很灰,所以來關心你一下啊。」
「快走啦!還沒放學!同學都在看!!」我抬起頭,盯著他。
「傘,給你。」
「……」傘?
「怎麼了?難道你想淋雨回去嗎?」
「……」我伸手,接過。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一下下。

——有點好笑的是……我竟然不習慣這樣子和他相處。
這也許是因為我和他,並不是普通的兄弟吧。

他沒再說話,退後一步就走。

 

——一種莫名的罪惡感和空虛感,困擾著我。

 

我拿著手上的傘,心不在焉地過了一個短暫的下午。
雨沒停。但早就放學了。

我一直坐在教室內,把書攤開。裝作複習的模樣。
同學打掃完後,見我沒走。就吩咐我記著鎖門。
我點了點頭,但沒聽進去。

——七點……晚上……

天色已經很暗。那該死的雨仍未停。
我稍微抬起了頭,卻碰上了哥哥的視線。

「你什麼時候……」
「都這個時候了,還在學校?」他的身子淋溼了一半。
「你沒打傘嗎?」我沒理會他的問題。
「忘了。那你為什麼還不回家?」
「……在等雨停。」
「你有傘啊。」
「我沒帶啊。」
「那你手上的是什麼?」他指了指我手上握著的東西。


——一把未打開的,帶著憂鬱藍色的傘。

「這是……」我突然想起,他今天帶傘給我的一幕。
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收拾東西吧。我的車子在外面。」
「好。」

 

——你後悔嗎?後悔愛上這樣的我……

 

——上車以後,他開動了引擎。
回頭看我的時候,他又皺起了眉頭。
於是我也好奇地看著他。


「裡面的書很重要嗎?」

我被他弄糊塗了。於是低頭看了看。我懷裏的書包,沒有沾上一滴雨水。但我的衣服卻一大片一大片地濕透了。
「……不是……咳嚏——!」
「小心著涼。」他伸手拿走了我的書包,把它放在後座。「把外面的衣服脫下來。」
「……好。」我猶豫了一陣子,最後還是把外面的襯衣脫下。

他遞給我一件西裝外套。我接過,披上。
——很大的外套……鬆鬆垮垮的,顯得我有點瘦弱。

「沒有忘記東西了吧?」
「應該沒有。」
「有別的地方想去嗎?」
「……沒有吧。」
「那回去吧。」

——我很少會坐著他的車。再上的一次,是因為我發高燒。
我經常生病。雖然如此,但不生病的時候,我身體很好,就算跟他親熱很多次也不會很累。
但是,我似乎總是被同一個問題困擾。
只是我無法說出那是什麼。

——你會後悔吧?後悔愛上這樣的我。

「你生氣了嗎?」我洗澡換好衣服,走出大廳。
「沒有。」他在看電視,沒轉頭。
「……那我去休息了。」

「等等……」我剛想走的時候,他叫住我。
「嗯?」
「……沒事了。」
「哦。」隨便地回應了一聲。我拖著拖鞋,一步一步地走著。


我剛伸手向打開房間的門,就被人抱住了自己的腰。
「啊?!」我身子一縮,緊繃起來。
「來做吧?」
「明天……有學測。」我撒了謊。
「……」他是知道我撒謊的。卻沒有拆穿我的謊言。

——就是你這樣的溫柔和諒解,加重了我的罪惡感。


「好好讀書。」他摸了摸我的頭,就回去大廳。「最近我會很忙。好好照顧自己。」
「我知道了。」

 

——正如他所說一樣……
他很忙。
忙得消失了一個月。

 

我突然覺得身邊少了些什麼。忍不住想要發洩的時候,卻只剩下自己這雙無用的手。
我究竟是想念他的懷抱,還是他本人?

 

我很不習慣這樣的關係。
他太緊張我,我太不瞭解他。他愛我,遠遠多過我愛他。
我不敢再對他撒嬌,因為我怕他失望。但如果我渴望的不是他的溫柔,更不是再好的技巧,那我,究竟需要什麼?

 

——他回來的時候,帶來了一隻小貓。

 

「抱歉,我不知道要去那麼久的。這是道歉的禮物。」
「嗯。」我坐在沙發上,快樂地捧著小貓,這一個月的寂寞都不再重要了。
「沒有其他人碰你吧?」他坐在我旁邊,奇怪地問。
「你、你說什麼啊……我……」我別過頭,看著他。
「好久沒抱你了……」他突然抱著我,我手上的小貓被我拋在了地上。
「你……別這樣……被……被它看見的……」

小貓躺在沙發邊上,抬起頭,好奇地看著我。
它金色的眼睛,閃著綠色的光芒。

就在我鬆懈的時候,他突然把我橫抱起來。
最後,我躺在了他的床上,被他壓住。

「……輕點……」我小聲地吐出。

——你後悔過嗎?後悔愛上了這樣的我?


+-++-++-++-++-++-++-++-++-++-++-++-++-++-++-++-++-+
無解

++Introduction++
現在,已經不需要答案了。

 

 


我不是很會養小貓。
也許我天生,就是不會照顧任何人。就算是一隻小貓,也讓我手足無措。
我也許,連愛人也不會。

「小貓呢?」哥哥在床上摟著我。
「嗯?」我回過神來。

——我似乎正在偎依著哥哥。

「今天你有餵它嗎?」
「……不記得。」
「那就是沒有吧?」
「大概。」
「……」他笑了笑。在我臉上親吻了一下。「那我先下床。」

他把身子往旁邊挪一點點,翻身下了床。
我小心地移動身體,拉起被子,慢慢地往下趟。

——這次比平常還疼些……心理作用嗎?


我合上眼,睡著了。

「來,小貓。幫我叫醒你可愛的主人。」
「……」

有些癢癢的東西……在我嘴唇附近……
——!!

我睜開眼睛,被小貓的大特寫嚇倒。
「嗯!!」
「醒來啦。」哥哥抱起小貓,用手勢按按它的頭,「小貓~不可以輕薄自己的主人啊。親親也不行。我會嫉妒的。」

小貓的眼睛轉了轉,有聽沒懂的樣子,害我笑了出來。

「對不起。」我爬起身,看著哥哥。
「……」他一直盯著我看,直到突然把小貓放下,然後再次把我撲倒,親吻著我。
但他想揭開被子的時候,我嚇得馬上按住他的手。

「哥哥……!」

——為什麼還是這樣……我……
我根本不想拒絕他。

「……」他什麼都沒說,就離開了。
我清楚地聽見,自己的心臟因為緊張而發抖。伸手按著左胸,卻無法制止它發狂。

——不要,不要跳得那麼快……

因為辛苦的關係嗎?我竟然掉下了眼淚。


稍微抬起頭,剛好看見在床腳爬動的小貓,想伸手過去的時候,它卻跳下了床。
凝視著手掌上的空氣,不自覺地想起剛才再次拒絕哥哥的情形。

——哥哥離開的時候,也是這種失落的感覺嗎?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第二天,哥哥寫了張紙條給我,說要出差了。


沒過幾天,我收到了父親的信。
他說哥哥,和一個女人訂婚了。很快會過來接我走。

我頓時腦子一片空白。
我不相信這是真的。但我知道無可奈何。
去茶水間,倒了一杯清水。快速地把水喝進去,卻讓我想起了哥哥的吻。

——他的吻,總是淡淡的,有點像白開水的味道。


我突然想起了什麼。
打開冰箱,用盤子盛好,放進微波爐農熱了一下,把它放在地板上。
我蹲下來,盯著盤子。

——小貓沒有過來。


是我忘記了些什麼嗎?
站起來,等暈厥的感覺過去,去找小貓。
我這才發現,小貓在大廳的一個角落,吃著東西。

——我剛才餵過它?
但我竟然忘了。


把多餘的肉,放在餐桌上,用東西蓋好。
我回到大廳,躺在沙發上。
周圍靜下來的時候,腦子突然嗡嗡作響。但無論怎麼樣,我就是無法制止這種聲音。

難過得想哭,眼淚卻無法掉下來。
最後,我支持不住,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在床上。
「你在發燒。別亂動。」
「……哥哥……」
「怎麼了?」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出差之後當然要回來呀。」
「小貓呢?還有……那……信……那封信……」
「小貓在大廳玩。信我丟掉了。」
「啊……你看過……?那你……」
「那不是真的。沒事的。」哥哥摸了摸我的額頭。

他溫暖的手掌,讓我覺得安心。我的心強烈地震動了一下。

「吃葯前吃點稀粥吧?」
「嗯。」我楊起嘴角。
「怎麼突然那樣笑?」哥哥似乎有點驚訝。
「……不知道。」

——也許,是因為幸福吧……

他正想離開的時候,我想伸手捉住他。但還未碰著,他已經走出好幾步遠。
心口突然因為失落的感覺而糾起來。
我微微楊起嘴角,對自己這樣的行為感到好笑。

我是什麼時候開始……想要捉住哥哥……?

 

——幾天後……

 

「好一點了嗎?」
「好多了。」
「還是有點燒呢。」
「嗯……」
「你嘴唇都乾了,我給你倒一杯水。」
「嗯……」我快樂地看著哥哥。
「你、你最近怎麼都那樣看著我?」
「我怎麼看著你?」
「總之……就是跟以前的很不一樣就是了。」
「很不一樣……?」
「……但,其實我很高興。」他的大手再次摸了摸我的頭。

我心中的某個部分,似乎開始被什麼東西喚醒了……
但,我在不知所措吧?我真的……
不知道。

——過幾天……


「好了點嗎?」
「嗯,大概明天可以上學。」我在飯廳,吃著他煮的粥。
「嗯。」他坐在沙發上,小貓安靜地躺在他腿上,偶然對他撒嬌。
我一邊吃粥,一邊留意著他。看到他對小貓如此溫柔,心裡悶悶的。

「你可以去上班……我沒事……」我放下勺子,抬起頭。
「……?」他把視線從小貓上放開,看著我。
我耐悶地低下頭。

「你……你在嫉妒嗎?」
「當然沒有。」
「哦……」他微微一笑,然後繼續摸著不太安分的小貓。

「我去休息了。」我咻地站起來,低頭看著還未吃完的粥。
「……」他把小貓放下,然後慢慢地走到我身旁。
我沒再說話。
「你的臉似乎很燙。」他伸手,摸著我的臉。
我歪過頭,視線朝下。
他把另外一隻手也放在我的臉上,慢慢地把我的臉捧起。
「你……是在嫉妒吧?」
「……?」嫉妒……?我……嗎?
「那現在你想要什麼?」
他的手滑到我腰際。我的身子微微地顫抖了一下下。
「不知道……」我伸手,把自己的臉放在他胸前,抱住他。

 

他的手滑進了我的褲子。
帶著淺淺的笑,我閉上眼睛,把上身的重量往他懷裏放。

 

「我真的……不知道……」

 

THE END
無悔 / 無解

 

2007.10.27 星期六 02:48 AM

原本是兩個分開貼的帖子。但其實是,連續的故事。
前不久寫了偽父子,所以這次挑戰兄弟 XD"

嗯……想不到要說什麼。[?]
這裡,有只小貓做配角。 XD


ps.其實S.D.不怎麼喜歡照顧小貓。雖然偶然會覺得他們可愛。OT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