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系列

黑色蝴蝶 番外.Rainbow by 雅生

Submitted by sdx on Sat, 2007-12-08 00:00

玻璃窗外,天陰陰的。

「好像要下雨了。」蝴蝶捧起咖啡杯,輕啜一口。

「嗯,不要緊,我有帶傘。」抓著吸管,繳動玻璃杯裡的冰塊。

「都十二月了,少喝點冰的。」蝴蝶撐著下顎道。

我微微一笑,「嗯。」

我跟蝴蝶的交往邁入第二個月,再過不久,就會碰到我們成為情侶後的第一個聖誕節了。

也許因為我們經歷過的事情,我們的愛情並非熱列如火,而是比較平靜的。

儘管如此,還是……會有熱烈的部份……

黑色蝴蝶 下篇.Breath by 雅生

Submitted by sdx on Sat, 2007-12-08 00:00

那個陌生人問我們是不是情人時,儘管有一窗之隔,我仍能看見,你眸底閃爍著的哀傷。

你也愛我嗎,蝴蝶?

這句話,若你不希望,我永遠不會問出口。

我必須保護你,蝴蝶,代替他保護你。

這份心情,讓我直到今日,都還不停呼吸。

我想和你一起活著,蝴蝶。

想和你呼吸同一個空間的空氣,蝴蝶。

黑色蝴蝶 中篇.Virus by 雅生

Submitted by sdx on Thu, 2007-12-06 00:00

吃完晚餐,我一個人窩在房間裡。

「在幹什麼?」蝴蝶撲到我的背上。

「整理資料。」我的手移動著滑鼠,視線盯在螢幕上。

蝴蝶看了一眼螢幕,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迅速地轉身逃了。

螢幕上堆滿了我打開的照片。

最上面那一張,是個十八歲的少年,穿著白色襯衫,他的手按在琴鍵上,對著鏡頭笑得萬分溫柔,似乎是在彈鋼琴的途中忽然被叫喚,
然後回過頭來。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張照片。

黑色蝴蝶 上篇.Piano by 雅生

Submitted by sdx on Wed, 2007-12-05 00:00

「你知道嗎,其實你很神經質。」

我抬起頭,「蝴蝶,那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就神經質啊,像是隨時擔心電腦中毒的防火牆一樣。」蝴蝶笑嘻嘻地端起咖啡杯,啜飲不加糖也不加奶精的黑咖啡。

蝴蝶的本名並不叫蝴蝶,他認識的人裡,只有我這麼叫他。

他原本並不喜歡這個女性化的稱呼,但我每次都這麼叫,久而久之他也習慣了。

「你才神經質吧?」我闔上筆電,玻璃杯裡的冰塊已經相繼溶化,眼前的與其說是咖啡,不如說是咖啡水,讓人提不起一絲飲用的
興致。

葡萄王子的剖白 by 憂鬱的葡萄王子

Submitted by sdx on Sun, 2007-11-04 00:00

□  黑店  □
--葡萄王子的剖白


可以走到這個地步、這種狀況、這個樣子…

可以說很多很多人都幫上了忙,
有男有女…人口是出乎我意料的眾多,每個人都是很熱心加上那一點莫名的興奮來支持我們,

從開始到現在,在步入暗戀這個像是地獄又像是天堂的境地時,我一點都沒想過,那個有點愚笨,有點詭異
加上可愛的他,可以乖巧的待在我的懷中,讓我有種擁抱了我所有幸福的美好感--

IZINCAN hotel。異人酒店 II.

Submitted by sdx on Mon, 2007-06-18 00:00

■ 03。

 

晨曦的陽光,照耀著灰白色的城市。
異人酒店的最高層,29歲的男人,親吻了床上19歲的少年。

裸露的軀體,在被子的包裹中,相互交纏。

19歲的少年一手推開壓在上方的男人,心情差到極點。【你這變態。到底還要玩到什麼時候。星期一不用上班嗎?警察大叔。】

【不用。】今天,是三年來的第一個假期。

對他的疑惑。

Submitted by sdx on Sun, 2006-12-31 00:00

我想成為一個不良中年,一輩子無法看透人生、在塵世中掙扎著活下去。 不論是怎樣的痛苦和悲傷,我全想把它們當成喜悅,銘記於心中。 想在無境持續下去夜復一夜沒有天使的夜晚中,也能毫不費力地活下去——如果,我真能成為那樣的人的話。 by 《邊境警備》的隊長(作者:紫堂恭子) 然後,他死了。

Pages

Subscribe to RSS - 短篇系列